(ZT) 芦笛 关于“理性经济人”的荒谬假定,再说两句

作者:light12  于 2009-10-1 19:3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11评论

关于“理性经济人”的荒谬假定,再说两句       时间: 01 10 2009 09:14  

作者:芦笛


关于这荒谬假定,北京碁迷网友的评论堪称警句:

“共产主义乌托邦是假设自然人可以成为毫不在乎私利的‘理性高尚人’;

而经济自由主义乌托邦则假设自然人可以成为只在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理性经济人’.

这是一对儿活宝.

如果人人都是天使, 那根本不需要法律;
如果人人都是理性经济人, 那根本不需要有道德, 伦理和政治.”

这话说得真绝,马克思理论与经济自由主义一左一右,貌似水火不相容,在思维方式上犯的错误却一模一样:都是极度简化一元化了非常复杂的人性,只将其中一条抽出来“抓牛鼻子”、“纲举目张”,都属于oversimplification,因而具有对庸众的强大蛊惑力。

马克思看到人性有乐于助人的无私的一面,这当然存在,否则社会也无法形成了,却没看到那其实是洗脑造出来的社会性。经过强力洗脑,人类甚至可以战胜贪生怕死的本能,变成神风特攻队员或人肉炸弹。但人性并不是无限可塑的,培养舍生取义的烈士容易,那不过是瞬间决策,需要的不过是浊气一涌,即时拼死,而要将全人类洗脑为终生毫无私心的圣贤,一辈子只做好事,不做坏事,毫不利己,专门利人,那就绝对是梦呓了。被我党俘虏的国军将领可以在战场上英勇就义,却没谁能熬过我党“思想改造”的钝刀子,就是这个简单道理。

至于“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社会意识,私有观念来自于私有制”也是P话之最高最活顶峰。从发生学上讲,私有制当然后于原始公有制发生,但那并不是说实行原始公有制的原始人就没有自私心理,只不过是那时的人类头脑简单,而财产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观念,必须智能发育到一定程度才会具有。没有私有财产的原始人照样有趋利避害的自私本能。若丧失这一本能,则人类早就灭绝了。例如“领域意识”是所有高等动物都有的,原始人部落的领地也与猿猴部落领地一样,不许他人入侵,你要去入侵就要引来全部落的攻击。那难道不是自私本能而是大公无私?就算是无私也是在部落内部的,而内部之所以无私,恰是“局部利益最大化”——要是部落内部自相残杀,那就谁都活不下来,因此说到底还是自私本能的表现。

所谓“理性经济人”的基本假设在思维上的错误也类此,它涉及到以下几个假定:

一、人的决策总是理性的,不会受到感情的干扰,具有圣贤式的自制力,虽然一切行动都为贪欲所驱使,却又能奇迹般地克制自己,始终抵制贪欲的巨大诱惑,以致绝不会有冲动性决策,更不会干出杀鸡取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捞一把再说的蠢事来。

二、所谓“理性”,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具有相当高的智商,受过良好教育,精通博弈理论,具有很高的心算能力,而且所有的人的智力与决断能力均等。

2)心平气和,深思熟虑,不但能准确看到自身利益何在,而且能看到影响它的一切客观因素,并能在千头万绪的事物中一眼便能洞察哪些因素影响自己最大利益的实现,这些因素既包括客观因素(诸如商品价格走势),也包括他人的主观决策(亦即能洞见所有涉事人员的心态以及最可能作出的决策),等等,因此总是能在当时当地作出最合理的决策。这是从横的维度上说。

3)高瞻远瞩,戒急用忍,在千头万绪瞬息万变的复杂情况下,不但能看到眼前利益,而且能看到长远利益,并能均衡考虑,找出能最大限度符合自己的长远利益的方案。这是从纵的维度上说。

毋庸赘言,以上诸条件全都是必要条件,是个“逻辑和”的关系。只有全都满足,才可能出现“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努力导致长远的集体利益最大化,使得经济自动成长为健康的平衡的经济”。

如此展开后,任何人都能看出这完全是乌托邦,pure fantasy, nothing else。

要满足第一条,只有假定人类全是毫无肾上腺的机器人,因而绝不会因贪欲诱惑而做出冲动性决策,但这本身就与“一切经济决策都是贪欲驱使下作出的”前提相矛盾。

反过来,人类的一切经济决策也并非全由贪欲驱使。例如政府曾经欠了我将近万元的税。我这人从来不是经济动物,因此原来不知道,稀里糊涂地多交了税。后来经人提醒,知道政府欠我的钱,于是打了个电话去追问,人家让我写封信去,附上有关材料,他们查对后便给我退钱,and that was the end of the whole story。我天天都在想,明天一定得把材料找出来,写封信去退税,跟寒号鸟一模一样。可惜那封信到现在也没写出来,就这样错过了deadline,近万元钱就这样永久丧失了,无私无畏地捐给了国家。这用“理性经济学”该怎么解释?

第2.1条无法满足就不必说了吧?不瞒大家说,本人就没那本事参透老狼的海盗分金博弈,每次打开看了几行便无法看下去,觉得太伤脑筋,废然而罢,而我并不是一个怕动脑筋的人,只是最怕在这些方面动脑筋。人的智力是有选择性的,智力上的懒与勤也是有选择性的。

当然,商界荟萃的不是我这种人,或许个个是博弈高手也未可知,然而这些人的智商、情商是否均等大可怀疑(在决策时智力其实并不是决定因素,在很多时刻性格更重要,张国焘败给毛泽东不是他智力不行,而是他比较软弱,缺乏赌徒和痞子气质)。然而只有涉事各方的智商与决断能力均等,才可能实现局部的利益最大化导致整体利益的最大化。

第2.2条我早在旧作中说过了,其实就是纳什的囚徒困境:

“以常理度之,要让‘想让自身利益最大化=自身利益实现了最大化’的等式成立,其前提是经济活动者们必须洞察全局,能预知一切风险,看到一切陷阱,以避免追逐利益最大化的动机反而将自己诱入火坑。而这根本就是超出人类智力的要求,注定无法实现。这次金融危机就最能说明这一点,它的每一个环节都是基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考虑,最后却通向深渊。

这其中最强大的致祸因素,恰是业者们生怕血本无归,因而采取了‘分散风险’的保险措施,那思路就是涉及的人越多,风险也就越小。所以,放烂账的投资银行想分散风险,便把保险机构拉进来;保险机构想分散风险,便将自己的金融责任制成所谓‘衍生产品’,弄到证券市场上去出售,让广大股民帮他们承担风险。等到房价暴跌,房奴付不出按揭,最后账烂了,便把所有的人都拖下泥坑。

在这过程中,从放债的投资银行,到为他们担保的保险公司,到制造营销他们的‘金融产品’的华尔街,直到供房的房奴们,无一人不是出自‘利益最大化’的考虑,大家都以为自己干的是有赚无赔的好买卖。谁也没真打主意去损人利己,从理论上来说也确实是‘共赢’局面,然而最后的结果却恰恰相反,所有的人都亏得一塌糊涂。这毫不足怪,人在微观环境中不可能得知宏观经济活动全局的所有信息,绝无可能知道该怎么做才能真正实现个体利益最大化,完全是盲动,而个体的盲动绝无可能自动整合为群体的理性操作。右派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在认识论上的错误,倒很像莱布尼茨的‘单子论’。”(《“自身利益最大化”的陷阱》)。

关于第2.3条,我想请大家去看看xoyuanfen写的美国汽车工会是怎么实现“自身长远利益最大化”的:

https://www.backchina.com/space-158750-do-blog-id-41271.html

那位作者是个很善良,不兴judgmental的中国女性,文章写得很平和,没有右派们的积极分子气息。惟其如此,她的介绍就相当可信。我这80年代的工科脑壳出国后一直呆在大学或研究所中,没有和洋普罗打交道的体会,看了那文章,这才无任亲切地发现,NND,敢情工人阶级无论土洋,全TMD一个样啊。那实行了“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的“两参一改三结合”的鞍钢宪法的美国汽车工厂,咋就那么像文革时代工人阶级当家作主的中国工厂涅?

请看看这些段落吧:

“前期设计会议,总坐着一排工头老大哥老大姐,设计一切以如何安装简单容易为主,颠覆了我的想法,我当然认为设计要从安全,外型,结构,质量,油耗等等出发,没想到在这里工人阶级领导了一切。如果他们想从安装上找任何一个人的茬的话,那人就倒霉了,他们有几十年的无理取闹的经验,那架势把我吓惨。……

开始造样车了,和Prototype Lab里工人的接触更多了。工作慢慢吞吞,每次去请他们帮忙,他们不是休息就是开会,等到会开完了,他们下班了。任何更改,得写报告,画草图,拍照片,一级级领导批,等改动落实到工人手里,几天都过去了。有的工人故意刁难,你忙得焦头烂额,他一个电话过来,来车间指导一下,天大的事你也得放下,不然他又是开会,又是下班,你那改动就搁着吧。更不敢得罪他们,万一你叫他把胶布剪开10厘米,他‘不小心’把电线剪断一点,等车造好,你去找错吧。当然大部分工人还是很好相处,也是非常心灵手巧的。

还有一个非常不合理的规矩是–工程师是不可以动车间里任何一样东西的。比如你要把胶布剪开10厘米,几分钟就可以完成的事,你如果偷偷做被发现,轻则警告,重则赶出工厂,永远不能入内。你非得花几天的时间走所有的程序,最后还是你去工厂手把手地教工人该剪哪儿。办公室挪个地方也是,搬电脑,非得工人搬,提出申请,有专门的人来拆线,再有专门的人来搬运,最后有专门的人来接线,你碰一碰就违反了工会的规定,抢了他们的饭碗。有时从一个办公室搬到另一个,几天的时间就在等待中没了。搬过无数次办公室,郁闷啊!

……

等到大规模投产了,以为可以松一口气,其实不然。有一次一个工厂连着出了几辆车电动门窗不工作,被总工程师叫到办公室一顿臭骂,想不出原因,飞过去把车拆了,才发现他们用错了螺丝。工人说短螺丝用完了,就用长螺丝啦。可是总工程师说错还是在工程师,谁让你们设计的车让工人容易出错, Error Proofing怎么做的!”

请问这和理性有什么相干?把原来有锦上添花、烈火烹油之盛的汽车工业闹到墨西哥去了,大树爬倒了,工人便只好如鸟兽散,原来是50-80美元一小时的工资,还有各种劳保福利,现在能找个10多美元的工资就算阿弥陀佛了,这算哪门子的自身利益最大化?之所以落到这个悲惨境地,完全就是因为大众根本不可能做到高瞻远瞩,戒急用忍,不但能看到眼前利益,而且能看到长远利益,并能均衡考虑,找出能最大限度符合自己的长远利益的方案。

50-60年代中苏蜜月期间,中国翻译了许多苏联科普作品,供中学生阅读,其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趣味物理学》、《趣味生物学》、《趣味天文学》等“趣味丛书”。记得有本书上说,人类经常观察到蚂蚁齐心合力地搬运一块面包和乳酪,以为那是团结一致的象征,为此非常感动。后来有人作了个实验,用草棍把奶酪或面包的一侧的蚂蚁赶开,只许一侧有蚂蚁附着,发现搬运的速度快了一倍,这才发现蚂蚁其实根本不是协同动作,而是每个蚂蚁都试图按自己认定的方向推动那块乳酪。乳酪的运动是各个方向的合力,其中有大量的分力是互相抵消的。如果参与的蚂蚁少些,而且只集中在一边,则净合力反而要大得多。

这其实也就是经济现象,所谓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学家们看到了乳酪毕竟是在向蚁穴蠕动,于是便断言曰:无数个微观上的盲动可以合成整体上的理性运动。

据鬼子说,上天欲使谁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这话是否成立,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就是,上天欲使谁糊涂,必先使其去学经济伪科学,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马克思如此,右派经济学家们也如此。

附录:

 


作者:易明

所谓经济理性,好象也没那么复杂。      时间: 01 10 2009 10:15

 

所谓经济理性是微观层面的一个基本假定,无非是说人在信息完全的情况下,会选择理性行动使得自己利益最大化。作为消费者,其目标函数是效用。所以产品降价就多买,产品涨价就少买。作为生产者,其目标函数是利润。人工贵就多用机器,或转移产地以降低成本。这都是在实际生活中司空见惯了的。

你所描述的经济理性是高瞻远瞩的救世主才能胜任的,而论述的多是宏观层面的问题,与经济理性的假定关联不大。宏观决策需要政府的参与,但与市场一样,也许政府可能失败的几率更大些。所以无论宏观微观,经济理性并不是说人或国家会不犯错误。

您也许和我一样对经济学深恶痛绝,但恨归恨,道理该怎么讲还是要怎么讲。术业有专攻,特首的党史系列绝对是史家绝唱,就是小说也很有看头。不过一转到经济学,就有点天马横空的感觉了。估计我读你的经济学文章,就如同你读我的诗的感受差不多:)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0 回复 putongren10 2009-10-1 21:06
sf
0 回复 xoyuanfen 2009-10-1 23:10
谢谢光! 看了, 芦笛的评论非常有意思: 善良, 平和, 不做JUDGEMENT, 右派, 厉害, 他好象和我是老友.
0 回复 brainwasher 2009-10-1 23:55
我的名字有一点马克思主义。反本猫,就是反马克思主义。
0 回复 brainwasher 2009-10-1 23:56
xoyuanfen: 谢谢光! 看了, 芦笛的评论非常有意思: 善良, 平和, 不做JUDGEMENT, 右派, 厉害, 他好象和我是老友.
哈哈。XO的文章被引用了。祝贺一吧。才人。
0 回复 xoyuanfen 2009-10-2 00:16
brainwasher: 哈哈。XO的文章被引用了。祝贺一吧。才人。

不是才子?
0 回复 brainwasher 2009-10-2 00:43
xoyuanfen: 不是才子?
不知该用才子或才女。
0 回复 xoyuanfen 2009-10-2 00:48
brainwasher: 不知该用才子或才女。
继续糊涂吧, 什么时候来车城我请你吃麦当劳.
0 回复 light12 2009-10-2 08:04
xoyuanfen: 谢谢光! 看了, 芦笛的评论非常有意思: 善良, 平和, 不做JUDGEMENT, 右派, 厉害, 他好象和我是老友.
他讲你没有右派们的积极分子气息。右派可能是吧。
0 回复 light12 2009-10-2 08:05
brainwasher: 我的名字有一点马克思主义。反本猫,就是反马克思主义。
0 回复 xoyuanfen 2009-10-2 11:36
light12: 他讲你没有右派们的积极分子气息。右派可能是吧。
右派是肯定的。
0 回复 brainwasher 2009-10-2 21:43
light12:
本猫越来越喜欢芦笛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7 06: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