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唢呐 社会主义四兄弟的现状与前途(3)

作者:light12  于 2010-10-14 20: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政经军事

时间: 25 9 2010 08:52
金唢呐


对于越南的改革,我的看法是两点:
1、目前越南的经济改革与中国很相似,政治改革目前虽比中国略强但也很有限,似乎还没有到让中国尴尬、汗颜的程度;
2、将来越南的政治改革我认为要比中国顺利,这与越南的地理位置、国民素质、历史和文化传统等因素有关。

再重申一遍我这里所说的政治改革的含义: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改革与资本主义国家不同,政治改革从根本上说就是剥夺共产党的部分权力;彻底的政治改革,就是让共产党失去二杆子,成为一个可上可下的政党,从而也就褪去了我党的二杆子本色。改革的具体成果就是看我前面所说的几项指标里有哪一项出现了实质性的突破。邓小平的改革在市场经济上有实质性的突破,私有化搞了一些,但农民并没有真正拥有土地,只是获得了一定年限的土地使用权。而工业领域的私有化基本上是“二杆子私有化”,即“权贵私有化”。中国的国情是先搞经济改革没错,问题是不能停留在只搞经济改革的水平。无论从理论还是实践上看,在集权专制下进行市场经济的结果,就是贪污腐败横行、社会问题丛生。国家尽管看上去虚胖,但横看竖看还是不像个正常健康的社会。

看政治改革的进程,关键还是政体的变化,没有政体的改变,政治改革就是个大忽悠,现在好像很多国内外的精英都没有这个概念。前一段MariahSarey女士过来看芦笛,转过一个“井底望天居士”的大作《主权在民之群众路线》。人家女士本来是寻找探索真理来了,希望老芦能够出面答疑解惑,不曾想来了一群以小钟为首的肌肉男,又亮腱子肉又上裸照,最后就这么不了了之了。我当时还打开“井底望天居士”的《主权在民之群众路线》认真看了一下,尽管这之前已经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不过还是看不下去。首先是文章写得实在太烂,文笔太差,句子不通顺不说,关键是搞不清爽他在说什么。文章内容尽是些大而无当的空话套话废话,国内外政治家思想家的警示名言引用了一堆,可到底也没说清楚在什么样的政治经济体制下,来实现这“主权在民之群众路线”。好像他就没这个概念:“主权在民”必须在一定的政体中才能实现。

具体说,这“主权在民”是否包括给民众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我看了一下,如果没理解错的话,井居士的意思大体上还是主张在一党专制、公有制(实为官有制)、计划经济(实为指令经济)的框架下,用二杆子用二杆子治理国家。也就是在坚决不给民众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前提下实现“主权在民”。只要政治上不搞民主,即不实行多党制、议会制、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新闻自由,经济上不实行私有化,西方反华势力就拿咱没治。他所说的“主权在民”就是为保证不会有人背离这条二杆子路线,民众要对政府实行民主监督。如果就是这个意思的话,没必要抬出德国思想家米歇尔斯的“寡头政治铁律”,直接引用毛主席语录就行,包括那段在延安和黄炎培的对话。

下面就说说越南的事儿。凡是我这个年龄上下的老家伙,提起越南心里就不是滋味。一提起越南,耳边就响起胡志明伯伯“越中情谊深,同志加兄弟”的优美诗句,伟大领袖“七亿中国人民是越南人民的坚强后盾,辽阔的中国领土是越南人民的可靠后方”的庄严承诺,“越南中国,山连山,江连江,同临东海我们的友谊象朝阳。同饮一江水早相见,晚相望,清晨共听雄鸡高唱”的雄壮旋律(《越南—中国》歌词)。这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在毛主席和尼克松握手开始两国就变成了仇人,据说现在越南人普遍认为毛那时拼命阻止越南跟美国谈判,结果让越南白白多打了许多年仗,不但死了很多人耽误了多年建设期还导致许多破坏,因此,越南仔非但不感谢“援越抗美”,反而抱怨上了中国人的当,这花钱搭人买冤家的事儿毛主席干起来最拿手,恐怕这笔账越南佬一时还不会忘。这不是小道消息,是当时越共总书记黎笋向全党作报告讲的,说越共最终踢开党委闹革命,决定不理会毛周的阻挠自主与美国在巴黎谈判,结果达成协议后美国就撤军了,然后越共轻而易举地解放了南方。

到了70年代末,男生小合唱《越南—中国》不让唱了,开始流行《再见吧,妈妈》、《十五的月亮》、《血染的风采》,全民同仇敌忾教训越南小霸,开始了对越自卫反击战。两国关系在经历了大起大落的过山车之后,现在算是到了平地上,结束了过去那种如胶似漆日子,也没有了用中国人鲜血换来的对方“十倍的疯狂、百倍的仇恨”,两国关系基本上处在正常的“国与国关系”(不过南沙群岛越共还是不含糊滴),没有了过去的爱恨情仇,开始互相切磋、共同进步。

越南在1986年以前主要是跟着苏联搞苏式社会主义,86年以后开始改革(他们称为革新)。总起来说,越南共产党的历史罪恶不大,他们的苏式社会主义和咱们的毛式社会主义还是有区别的。苏式社会主义血腥、僵化,但没有毛氏社会主义的“诗人般的浪漫”(实际上就是胡闹、瞎折腾,代表作就是大跃进和文革),也没有对知识和传统的刻骨仇视。所以比较起毛主席的“精神原子弹”来,威力相对较小,智力下降、思维混乱、道德沦丧、人格分裂等后遗症也轻,事后纠正起来相对容易。

而且越南以前一直是殖民地,和中共不一样,很长一段时间内,越共的武装革命对象都是殖民统治者,而不是国民政府,长期以来是民族解放的旗帜。越共确实也干了几件大好事,我知道的起码有推翻法国殖民统治、实现民族独立,人家的“奠边府大捷”可是正经干掉了一万六千多法国鬼子,跟我党的干掉二三百人运输部队的“平型关大捷”是两回事儿。另外,当年“威武之师”出兵柬埔寨,不管主观意图是什么(保护越桥或是地缘政治的需要),客观上干净利索地推翻了人类历史上最暴虐的红色高棉政权,拯救柬埔寨于水深火热之中,是一场国际共运史上少有的正义战争,也是苏共对毛共的胜利。这件事情当时惹得中国举国愤怒,最后出兵教训越南小霸,才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1986年开始的越南改革主要是效法中国,也就是在强权政治下搞渐进式经济改革、瘸腿改革。很多提法也跟中国一样,越南把它现在所处的发展阶段叫做“社会主义过渡时期的初级阶段”,经济模式称作“社会主义定向的市场经济”。改革的顺序也是农村包围城市,先在农村搞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又在城市进行企业改制、鼓励发展私有中小企业,对效益不好的国营企业实行关停并转。中国引进的外资,主要来自港台同胞和海外侨胞,而越南靠的是当年赶走的资本家。越南一开始还和意识形态较劲,放不下身段,后来看着资本家都往中国跑,也就不再追究姓社姓资,学着中国“筑巢引凤”,把赶走的资本家再请回来,“帝国主义夹着皮包回来了”。越南的海外侨民约有近三百万,按比例比中国还多,侨民探亲旅游或者投资经营,已经成为经济建设的重要资金来源。

不仅做法相似,连越南改革路线的总设计师、前越共总书记阮文灵跟老邓的情况也类似:辈分上也属于越南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N起N落,70年代当过越南的书记处书记,以后因右倾路线遭到黎笋批判和排挤,在1982被解除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书记处书记的职务。和老邓一样,也是在86年黎笋死后重出江湖,全面背叛黎笋制定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效法中国搞起了对外开放、对内走资,就连长的模样老阮都和老邓有几分相像,故被称人为“越南的邓小平”。越南改革路线是“中国摸着石头过河,越南跟在中国后面过河”,据报道越南前总书记黎可飘曾说过:“一切由中国去想,去做,他们成功了,我们就模仿。”因为前面有人给摸石头,所以少走了不少弯路,少呛了不少脏水。所以,诸如环境恶化、贪污腐败、贫富悬殊等问题也不像中国这么严重。现在过河的方式反了过来,中国希望越南在政治改革方面“摸石头过河”,中国紧随其后,呛水、摔跤之类的受罪差事不能总是老大哥干啊。

越南的改革成绩也极为辉煌,其“去贫致富”速度好像不亚于甘阳教授所说的“人类前所未有的”中国速度。因为战争的影响和苏式社会主义枷锁的桎梏,越南曾经是世界上最贫穷、最落后的一个地方。越南北方在20世纪50年代,人均的粮食都已经三百六十公斤了。实行计划经济20年,70年代人均的粮食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大大减少,大约是二百五十公斤左右。改革前过去越南一直是一个稻米进口国,每年要进口上百万吨的粮食来填饱人民的肚子。而1986年提出改革之后,也出现了“联产承包,一包就灵”的现象,仅两年时间就结束了稻米的进口。再过了十几年,人家把世界上最贫穷落后国家的帽子彻底甩到北部湾里去了。那么个人口稠密的地方,不但“用占地球百分之几的土地养活了占世界百分之几的人口”(我数学差,请网友代为计算:越南人口是中国的1/15,国土面积1/30,当然,越南的可耕种土地的比例远大于中国,而且还有两个三角洲,土地更肥沃),而且还一跃成为世界第二位的大米出口国和咖啡生产出口国。

顺便跟诸位推荐一下,越南咖啡(在网上可以买到)味道确实不错,尤其适合非资深咖啡爱好者,香味浓而苦味淡,国内很多小资都是喝了越南咖啡后再也不碰别的牌子了,越南咖啡现在大陆极有人气。

不过要说越南现在比中国怎么富裕恐怕也不是事实。虽然不少人一再强调越南是“民富国穷”、“藏富于民”,但我认识从越南回来的人说,和中国相比,越南只不过城乡差距相对较小,社会总体比较和谐,血腥拆迁也较少(但基础设施建设速度不如中国)而已。大多数越南人的生活水平并不比大多数中国人高,至少城市是这样。在中国城市里已经很常见的私家车,在越南还不是很普及。从旅游得出的印象也是这样,摩托车充斥着大街小巷,整天都能听见轰鸣的摩托声。我记得在哪儿看过这样的说法,说是有这样一个规律:尽管石油和咖啡都是黑色的,但石油是大地涌出的黑色黄金,象征着富有;咖啡是散发着芳香的黑色血液,象征着贫困。也就是说,凡是靠出口石油为生的国家都是富国,靠种植生产咖啡为生的国家都是穷国,看到咖啡,让人联想起黑色血液在现代文明的血管里流动、从伤口渗出,让人想到的是苦难和呻吟。同样,越南作为世界第二位咖啡生产出口国,目前也还谈不到什么富裕。

从越南已经进行的政治改革看,可圈可点的似乎只有以下几条:
1、国会部分议员是直选,而且是专职。因为这样直选出来的议员因为要向选民负责,所以有相对的独立性,对政府的权力多少有了些制衡作用。国内各媒体举得最多的例子就是越南国会否决了政府一个被称作“越南经济发展新引擎”的修建南北高铁的560亿美元项目计划,国会认为,越南还很落后,有些农村连像样的桥梁、道路都没有,学生上学还要“摸着石头过河”,目前政府应该把钱花在需求更加迫切的教育、医疗和电力等民生基础项目上,而不是贪大求洋,弄这些面子工程。

这让人想起日本的情况。有这样一个说法:“日本农民的稻田,就是自民党的票田”、“自民党就是农民党”。换句话说,日本自民党能够在日本多党竞争的情况下长期一党独大,就是因为自民党有个稳定的选票来源:农民。套用一句陈毅的话说就是,“是日本农民用小车把自民党总裁推进总理府去的”。因为与知识分子的摇摆性不同,农民是一根筋(哪的农民都一样),只要给他干点好事就记你一辈子。不但自己投自民党的票,连亲戚朋友一起动员。所以议员上台就要为本地农民干点好事,看得见的实事,结果越干越欢,乃至出现这种情况,一个屁大一点的偏僻农村也有体育馆,也通公路,“路面上除了狗熊什么也看不到”。这可能就是选票的力量:选民虽然职业身份地位财产各不相同,但他们有一张分量相等的选票。

当然,不能一概而论,印度议员也是农民选上去的,农民也有一张分量相等的选票,可印度农村还照样是又穷又破。

2、党的总书记既非指定、隔代指定也非协商禅让,而是差额选举出来的,具体说就是二选一。越共总书记农孟德是经过竞选,以七成选票战胜获二成的另一候选人当选的。不但总书记,连省委书记也搞了差额选举。而且越共将党代会的政治报告草案事先公布,按照伟大领袖的教导“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要商量商量”,供人民讨论提出意见。这在西方国家不值一提,但在社会主义国家则是开天辟地。再就是从2010年3月16日开始,干部要申报个人财产。这些措施,说白了就是搞了点党内监督、党内民主。实际上还是自己踢球自己吹哨,只不过增加了几个边裁而已。自我监督这一套效果非常有限,已被无数革命实践证明;

3、对媒体的控制多少有些松动,当年反法独立期间越共的统战对象民主党、国民党也开始按照当初的纲领搞点“争取自由民主人权”之类的活动。不过说实话,并没有像人们说的那样邪乎,跟蒋经国开放党禁报禁完全是两码事,还差得很远。越南民主党、国民党的活动主要还是在海外,越南国内反对党活动还是受到限制。不过和中国民运多为百无一用的书生不同,越南民主党的主席是几年前曾担任越共总书记的黎可飘。我想这种老党棍对越共知根知底,大概对如何与虎谋皮,会拿出些切实可行的办法来。

至于人们经常引用的越南政府总理潘文凯那句话“越南将要建设成一个美国式的国家”,完全是潘的个人行为,并非代表党或政府的宣言。2006年越共中央委员也效法中国搞“干部年轻化”、“大换班”,与此同时,越共8大元老(国家主席陈德良、政府总理潘文凯、国会主席阮文安、书记处书记潘演、国防部长范文茶等)自动告老还乡,退出政治舞台。潘文凯是在这样背景下说出这番自由主义言论的。这跟中国情况也类似:谢滔提出“民主社会主义”也是退休后的事儿,而非在中央党校副校长的位置上代表中央党校说话。

让我说,如果越共要搞民主宪政,小打小闹、偷偷摸摸不行,挂羊头卖狗肉也不行,第一步恐怕还是要达成共识后修改党纲,承诺还政于民,然后再按照伟大领袖的教导“不要招急,慢慢地来”,这样就有可能在越共一党独大的情况下搞渐进性民主。否则恐怕迟早要迎来一场革命:左派的暴力革命或者民主派的天鹅绒革命。

各位如果还知道越南还有哪些“政改”措施,还望不吝赐教,我知道就这些了。

ZT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light12最受欢迎的博文
  1. 预告: 4月19日上午9点美国之音专访郭文贵 [2017/04]
  2. 芦笛 无限怀念萨达姆 [2020/01]
  3. 芦笛 治国白痴毛泽东:内政篇(一)......(八) [2020/08]
  4. 芦笛 治国白痴毛泽东:外交篇 [2020/08]
  5. 6月30日郭文贵报平安直播视频---关于王岐山与范冰冰的关系 [2017/06]
  6. 文贵十九大政治局常委.及政治局委员名单!郭文贵蓝金黄之八弟之死:坑爹坑弟坑朋友 [2017/10]
  7. 孫政才私生子DNA對比確認, 王岐山私生子DNA證據呢?(《點點今天事》) [2017/07]
  8. 郭文贵真正的两个常委级“老领导”浮出水面 [2017/10]
  9. 刘少奇女儿刘平平的悲惨一生 [2012/04]
  10. 直播:明鏡專訪郭文貴第四期(《法治與社會》第49期) [2017/07]
  11. 芦笛 略谈中美冲突的实质与前景 [2020/01]
  12. 郭文贵6月11日报平安直播✊️✊️✊️, 6月10日有关海南航空的公告的回复 [2017/06]
  13. 刘刚   郭文贵爆出的最大特务是明镜的老板何频! [2017/03]
  14. 可怜的南非,南非越来越悲剧了 [2019/05]
  15. 润涛阎:梁警官事件暴露出来的家教短板 [2016/02]
  16. 坏人已是最坏---个人感悟 [2017/11]
  17. 芦笛 方励之轻狂死了 [2012/04]
  18. 岳东晓歇菜吧! [2011/09]
  19. (ZT) SHWJ 一个人死了,被怀念的是四个活人 [2009/06]
  20. 要不要开车 [2012/04]
  21. 爱国主义与跨国婚姻 [2012/03]
  22. 道德的标准:评婉儿和翰山 [2009/04]
  23. (ZT)芦笛 标题: “辩证法”是最强大的“致愚教”(一) [2009/03]
  24. 我们为什么不应该仇恨日本人? [2011/12]
  25. 难得糊涂 [2013/03]
  26. 错误的人到错误的位置 [2012/07]
  27. 捐款有没有违法 [2011/08]
  28. 科学证伪 [2013/03]
  29. 欲速则不达 [2013/04]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4: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