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唢呐 社会主义四兄弟的现状与前途(9)

作者:light12  于 2010-10-24 12:0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2评论

关键词:

时间: 2010-10-24 周日, 上午8:36        
作者:金唢呐 在 芦笛自治区 发贴, 来自 海纳百川

社会主义四兄弟的现状与前途(9)


金唢呐


再说说第二个问题,如果共产党真想进行实质性政治改革,即政体的改革,到底怎么个改法?实际上,不管越共还是中共,由共产党主动或被动进行政治改革,最后 实行民主宪政都非常困难。中国和越南的区别可能就是越南比较小,改革不容易但搞橙色革命还是比较容易成功的,扯上条幅街上走几个来回,再静坐几天,就有可 能拿下。最重要的是后续政权建立相对比较容易,理由正如学徒网友所言:“国家较小,一般来说环境和人们的诉求差异较小,人口也较少,达成合意的成本较 低。”即使出点问题,国际社会干涉一下,在维和部队监督下来几次全民投票,也就慢慢适应了。

有人认为越南将要走的是“党主立宪”的模式,这是中国党校大佬20年前提出的、现在还在热议的改革主张:“既然历史上出现过君主制与民主制以及宗主制与民 主制的结合,为什么我们不能设想党主制与民主制的结合呢?既然有了君主立宪的概念,为什么不能演化出党主立宪的概念呢?”他们提出的党主立宪的要素有二, 一是政党主权,二是政党主权受宪法控制。这些党校大佬呼吁了二十多年,中央也无动于衷,这道理很简单:具体说共产党的哪些权力要受到制约?是军队,媒体还 是司法机构?欧洲的君主立宪都是虚君共和,像欧洲大多数国家和亚洲的日本;或者是多少给王室保留点权力,如泰国。泰国王室别的权力没有,但还控制军队。所 以一旦王室和首相意见相左,就可能发生军事政变,这次他信下台就和得罪王室有关。所以君主立宪就是让皇室交出全部或大部分权力,作为回报就是世世代代保留 皇室待遇。共产党凭什么要交出权力?这么庞大的官僚集团又怎么养得起?

我党无法进行实质性的政治改革,是由共产党的性质所决定的。一提民主宪政,很多人拿台湾做参照物,我看没什么道理。蒋经国在台湾开放党禁报禁,成功实行民 主宪政,因素很多,固然也有个人因素,但我认为其中最重要的一条还是与国民党性质有关,它的最终目标就是实现民主宪政,还政于民。军政训政宪政三步走,这 是国民党的庄严承诺,在那儿明明白白写着;同样,搞土改也是国民党非做不可的事情,因为这是三民主义中“平均地权”的重要内容。蒋经国临终前毕竟大陆已经 开始“以经济为中心”,对台湾的赤化威胁已不复存在,再实行军事戒严和集权结合的专制统治,靠“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来治国,有点说不过去了,而实行民 主宪政是顺理成章的事。

马英九在《怀念蒋经国先生》一文中对蒋经国有这样公正的评价:“我们可以说经国先生是一位威权时代的开明领袖,他一方面振兴经济、厚植‘国力’,一方面亲 手启动终结威权时代的政治工程。”蒋经国死后,台湾的社会变革以巨大的惯性继续向前。从修宪、直选台湾“省长”,最后实现了让台湾人民每人一票选举“总 统”。你看看我附在后面的“台湾政治笑话:蒋介石与孙中山在天堂的对话”就知道,国民党再不搞宪政实际上已经混不下去了,人家要拿国民党的性质目的宗旨纲 领、国父的遗志来找你说事的。再看看大陆群众自编的政治笑话,也有类似“毛泽东与邓小平在天堂的对话”的段子,都是借毛主席之口大骂邓小平背叛社会主义路 线。

所以,台湾“政治转型”、实行民主宪政也就是早几年晚几年的事儿。国民党内大佬尽管不愿意走这一步,但只能拿时机是否合适说话。对于国民党来说,搞专制独 裁是权宜之计,行民主宪政是终极目标。人家小蒋可是继承国父遗志、将革命进行到底,完全可以理直气壮、明目张胆这么干。同样,前一段时间坛子里争论的南非 曼德拉是“非暴力领袖”还是“恐怖分子”也是这么回事。在非国大的“蔑视不公正法令运动”后,曼德拉看到成效甚微,为了激发群众的觉悟和引起国际社会的注 意,于1961年创建了非国大军事组织“民族之矛”,并任总司令。在当时情况下,可供曼德拉和“民族之矛”选择的武装斗争方式有4种:破坏活动、游击战 争、恐怖活动和公开的革命,曼德拉选择了第一种方式。他认为游击战争与公开革命只会导致南非分裂或爆发内战,恐怖活动亦将给种族关系带来不可弥补的裂缝。 而“破坏活动”不以人为目标,可避免杀伤生命,把种族仇恨降低到最低限度。根据这一方针,在实际操作时,“民族之矛”的破坏活动是受到全国最高指挥部严格 控制的,袭击目标主要是带有明显的种族隔离标记和具有重大经济价值的目标。指挥部一再强调“对物不对人”,反对针对个人的恐怖主义活动。据后来宣布的数 字,破坏行动中确实很少危及生命的,即使有也纯粹是个人行为。

所以我认为非国大领导的废除种族隔离运动,运动的性质整体上是非暴力的。把它和甘地、马丁路德金领导的运动并称为“三大非暴力抵抗运动”并没什么错,“非 国大”本身也应该属于非暴力组织。它的“破坏活动”是无奈之举、权宜之计,不得已而为之。而共产党正好相反,在某些特殊时期、特殊场合,为了斗争的需要, 为了“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去夺取政权,领导人不得已也做出一些民主的承诺,其实那不过属于“说了一些违心的话,办了一些违心的事”,当不得真。大陆 自由派作者笑蜀把49年以前我党这些对民主的承诺写成了一本书:《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我想作者的目的无非是两个:一是提醒我党,要兑 现自己当年的承诺;二是恶心一下我党,你老小子说话不算数!其实只要熟悉党史的网友都知道,我党从来是不拘小节的,信奉孟子所说的“大人者,言不必信,行 不必果,惟义所在。”,这个“义”,在我党眼里就是夺取政权、巩固政权。(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话不一定守信,做事不一定非有结果不可,只要合乎道义就 行。”凡是50岁以上的人都知道,1974年批林批孔的时候,说是林彪抄了孔老二这两句话,意思是林秃子说话不算数,做事不负责,来说明林彪欺骗毛主席。 后来在孟子语录里找到了类似的说法,孔老二是否说过,至今我也不清楚)

而共产党的性质纲领就在那摆着,多党制、议会制、司法独立、新闻自由、军队国家化那条能拿到桌面上来?要让今天的党魁进行实质性的政治改革确实很难。邓小 平当年提出搞市场经济实际上是钻了个空子,含糊其词说了句“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资本主义也有计划”,靠着他本人的权威,“不争论”、“不问姓‘社’姓 ‘资’”,再加上计划经济确实难以为继,而市场经济短期内就可以见效,明摆着国营菜店的黄瓜就是发蔫,个体户的黄瓜顶尖带刺,毛左们有苦难言,能拿到桌面 上说的理由实在少得可怜,真争论起来也未必占便宜,市场经济就这么瞒天过海搞起来了。

“今上”可不能再玩这一手了,你“不争论”会有人找你争论,你“不问姓‘社’姓‘资’”可有人找你去问姓“社”姓“资”。左派惹不起老邓还惹不起你小胡? 况且你搞政治改革跟大部分民众的利益并没有直接关系,而且在短期内也见不到什么实际效果,除了极少数自由派知识分子,不会得到太多的民众支持。而且有关共 产党领导和专政的条文都在宪法、党章中清清楚楚写着,再搞瞒天过海恐怕蒙不住人了。所以真要进行实质性的政治改革的话,恐怕再来“不争论”不行了,得修改 宪法、修改党章,甚至还要把共产党改名为人民党,除此无他。

像英国工党的布莱尔就是这么干的。英国工党从一开始成立就宣称以社会主义为奋斗目标。1918年由费边社领导人悉尼•韦伯起草了工党的党章,确定了为实现 公有制(common ownership)而奋斗的党章第4条:“在生产资料,分配和交换公有制以及对每一工业或服务行业所能做到的最完善的群众管理和控制的基础上,确保从事 体力劳动或脑力劳动的生产者获得其辛勤全部果实和尽可能做到的公平分配。”以后英国经济发展缓慢,英国人把“英国病”都算在工党推行的“公有制”和大力支 持的“工会”头上,使得工党常年在野,就只好用“公共所有制”代替“国有化”口号,以后进一步发展为“社会所有制”。无奈选民还是不买账,工党还是上不了 台。90年代叛徒布莱尔当上党魁后给全体党员摊牌:是要党章第4条还是要政权?在布莱尔等修正主义分子的不懈努力下,工党最终取消了原来关于“公有制”的 表述。把从一个自称为工人阶级的政党,转变为“超越于左右”的“人民的党”。在布莱尔的领导下,工党终于“杀去伦敦,夺了鸟位”,实现了入主唐宁街的目 标,而且是长期执政:在20世纪的100年中,工党仅执政23年,而自布莱尔取消第4条以后,工党就执政了十几年。

共产党实际上也是面临同样的问题,如果想进行实质性的政治改革,第一步就是修改党章。可惜共产党不是英国工党那种松散的组织,不是一个动不动就妥协、退让 的资产阶级政党,况且目前共产党也不存在“是要党章还是要政权?”的困境。党魁的位子坐得稳稳的,干嘛要与共产党决裂当叛臣逆子?这种做法不要说胡温,连 主张“第二种忠诚”的老干部那里恐怕都通不过。而且我党最恨的就是叛徒,远超过拿枪的敌人,当年托洛斯基逃到了墨西哥,照样没有躲过斯大林派出的斧头帮, 还是给活活的劈死了。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里八大金刚有这样一句台词:“三爷最恨的是让共军逮住过的人”,说的其实完全是一个道理。再说即使胡锦涛 想这么干,其他人也不答应啊。共产党新生代领袖不同于不丹国王,自己捞点、给亲戚朋友谋点私利没问题,要想政治上做出点让步他可没这个权力。

这也是为什么在国际社会主义阵营里,所有的国家的共产党都是被颜色革命赶下台的,而没有一个为了继续执政修改党章做出让步,也没有一个是实行民主后曾经执 政一段时间,然后被选下台的。因为他们都明白,楞梗着脖子下台,那属于“虽败犹荣”、“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修改党章做出让步,首先未必反对派能通得 过,即使反对派通得过,革命阵营的同志也不答应,最终还要落个叛徒的悲惨下场。所以苏东波各国共产党领导人的态度都是“下台不要紧,只要主义真”、“宁可 站着死,不愿跪着活”。而且所有的共产党(真)没有一个能够重新上台:重新上台就意味着要废除多党制、议会制、司法独立、新闻自由、军队国家化、私有制, 这在民主国家可能么?如果不坚持一党专制、计划经济、公有制那还有脸叫什么共产党?所以所有民主宪政国家中的共产党,都是“永远的在野党”。

真正的共产党通过议会道路上台执政也还没有成功的例子,顶多在议会中占几个席位。议会道路成功的共产党要么是“混合党”,如70年代,智利共产党与社会 党、激进党、社会民主党,统一人民行动运动和独立人民行动组成人民团结阵线,联合参加总统竞选成功,阿连德成为总统。要么是“挂羊头卖狗肉党”,如尼泊尔 共产党,虽说上了台,可连一党专政都实现不了。没有一党专政、公有制、计划经济,凭什么叫毛主义共产党,你也配!仅仅搞点武装斗争连李逵都懂,不能叫“毛 主义共产党”,顶多是个“李逵党”。一个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政党上台后应该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或曰人民民主独裁”(毛主席语录),而不是在一个资产阶级 民主政体中混日子,否则根本不配叫“毛主义共产党”,这完全是对毛泽东思想的最大亵渎。这事儿想起来就令人气愤,说句幼时经常听到小女孩说的一句话就是: 呸、呸、呸,呸你尼共一脸黑!

所以,共产党这实质性的政治改革怎么个搞法,这良性互动应该怎么动,如何在实行政治改革过程中保证不让我党下台,我实在想不出来。即使靠“神情迷乱”网友说的幻觉,也还是想不出来。


【全文完】


台湾政治笑话:蒋介石与孙中山在天堂的对话
蔣介石去世後,不可避免的在天堂遇見了國父孫中山先生,壯志未酬身先死的國父孫中山,非常關心中華民國的狀況,於是問老蔣:
『我死後中華民國有沒有行憲啊?』
蔣介石馬上回答:『有啊!有行憲,有行憲啦!』
孫中山又問:『那第一任總統是誰?』蔣介石回答:『是我。』
中山心想還好,反正才做一任,又問:『那第二任呢?』
這時老蔣不太好意思說還是自己,可是又不太想說謊對不起老孫,於是回答道:『于右任,﹝余又任﹞。』
孫中山高興的說:『不錯,不錯,書法家當總統,文學治國,那第三任又是誰呢?』
蔣中正腦筋一轉,機智地答:『吳三連,﹝吾三連﹞。』
孫:『嗯,輿論界有人出任總統,也好,那下一任又是誰?』
蔣:『趙元任﹝照原任﹞』
孫想了一想說道:『很好,語言學家當總統,那第五任呢?』
蔣:『是,是趙麗蓮﹝照例連﹞。』
孫中山開心的說:『太好了,連教育家也做總統了,那國家可真是越來越進步了,那第六任呢?』
說到第六任,蔣介石已經有點詞窮了,於是隨便嗚拉的說:『伍子胥﹝吾子續﹞。』
這時孫中山有點不解了,問道:『怎麼春秋時代的古人也能跑來當總統了呢?』
老蔣只好不慌不忙的回答:『同名同姓啦!』
聽了國父若有所悟,慍中含笑的說:『該不會是林憶蓮﹝您憶連﹞吧』
老蔣尷尬假裝耳背的說:『......是啊,俺也喜歡吳復連﹝吾復連﹞.....』
國父聽了火氣更高了,怒聲說道:『你乾脆改名叫﹝連.......佔﹞!』
接下來應該是..老蔣也發火了,大聲說:『隨便(水扁)啦』

ZT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1 回复 珍惜眼前 2010-10-24 23:46
1 回复 light12 2010-10-25 00:59
珍惜眼前: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light12最受欢迎的博文
  1. 预告: 4月19日上午9点美国之音专访郭文贵 [2017/04]
  2. 芦笛 无限怀念萨达姆 [2020/01]
  3. 芦笛 治国白痴毛泽东:内政篇(一)......(八) [2020/08]
  4. 芦笛 治国白痴毛泽东:外交篇 [2020/08]
  5. 6月30日郭文贵报平安直播视频---关于王岐山与范冰冰的关系 [2017/06]
  6. 文贵十九大政治局常委.及政治局委员名单!郭文贵蓝金黄之八弟之死:坑爹坑弟坑朋友 [2017/10]
  7. 孫政才私生子DNA對比確認, 王岐山私生子DNA證據呢?(《點點今天事》) [2017/07]
  8. 郭文贵真正的两个常委级“老领导”浮出水面 [2017/10]
  9. 刘少奇女儿刘平平的悲惨一生 [2012/04]
  10. 直播:明鏡專訪郭文貴第四期(《法治與社會》第49期) [2017/07]
  11. 芦笛 略谈中美冲突的实质与前景 [2020/01]
  12. 郭文贵6月11日报平安直播✊️✊️✊️, 6月10日有关海南航空的公告的回复 [2017/06]
  13. 刘刚   郭文贵爆出的最大特务是明镜的老板何频! [2017/03]
  14. 可怜的南非,南非越来越悲剧了 [2019/05]
  15. 润涛阎:梁警官事件暴露出来的家教短板 [2016/02]
  16. 坏人已是最坏---个人感悟 [2017/11]
  17. 芦笛 方励之轻狂死了 [2012/04]
  18. 岳东晓歇菜吧! [2011/09]
  19. (ZT) SHWJ 一个人死了,被怀念的是四个活人 [2009/06]
  20. 要不要开车 [2012/04]
  21. 爱国主义与跨国婚姻 [2012/03]
  22. 道德的标准:评婉儿和翰山 [2009/04]
  23. (ZT)芦笛 标题: “辩证法”是最强大的“致愚教”(一) [2009/03]
  24. 我们为什么不应该仇恨日本人? [2011/12]
  25. 难得糊涂 [2013/03]
  26. 错误的人到错误的位置 [2012/07]
  27. 捐款有没有违法 [2011/08]
  28. 科学证伪 [2013/03]
  29. 欲速则不达 [2013/04]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1:3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