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令营舞文弄墨参赛]在French Quarter打工

作者:酸柚子  于 2012-7-11 05:1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166评论

关键词:, , 密西西比河, 爵士乐, 发源地

      上次提到在French Quarter打工,大家应该能猜到我抵达美国的第一个城市,对,就是新奥尔良,The Big Easy,爵士乐的发源地,又叫月亮弯城(Crescent City),地处在密西西比河的入海口,沿密西西比河呈一新月状。20年前我行走在新奥尔良的River Walk上,看着河对岸的码头和飞架的密西西比大桥,仿佛是在看上海外滩对岸的浦东和黄浦江上的行船,初离故土的柚(游)子,最难忍的不是清贫拮据的生活,而是浓浓的思乡之情衍生的无法排遣不能释怀的寂寞。如今,物是人非,密西西比河对岸依旧是荒芜的草滩和破旧的码头,外滩对岸已是高楼林立的金融中心(看翻老的陆家嘴),但我心中却故乡变他乡,他乡成家乡了。以前念念不忘的上海,只能永远存在心底和偶尔的梦境之中。

      新奥尔良还有个名字,叫Sin City,指的是这个城市的堕落和放荡,城中的French Quarter以旅游,酗酒和色情业闻名,之中的Bourbon Street,更是酒吧和脱吧比邻,夹之以Cajun CuisineCreole Food为主的各种餐馆。我就在其中的一家Creole Kitchen做酒保,收银兼经理(BartenderCasherand Manager)。

      初来美国,最大烦恼还是语言,虽然我小学就开始学英语,中学加固一边,大学又是一边,那全是应付考试的,所以托福鸡阿姨能手到擒来不在话下,但到了美国,还是成了聋子和哑巴,特别是南方口音的New Orleanians,更是不知他们所云,记得初来2年内,最害怕的是接电话,当面会话还能看表情口型猜出点意思,电话就抓瞎了。所以,当室友毕业离城需要找人接替他法国餐馆(他的话)的工作找到我时,我还是很犹豫的,怕听不懂别人说话干砸了,但后来还是豁出去,去那老板应聘揽活了。现在回想,我还是很感激那位哥们室友(他后来也是去某地开餐馆了,学的博士学位也浪费了),自从在那打工后,短短几个月,不仅学会了英文的各种污言秽语,而且在不知不觉中发现自己能开口讲话,再也不怕接电话给客人direction了。语言,书本上学不会的,还得实际使用才能流利熟练。

      所谓法国餐馆,老板是个台湾商人,是当地华人工商会(以前的华侨组织,又说以前带有黑社会的性质,不详)的头,低价租用了工商会在Bourbon Street上的产业,开了个Cajun餐馆。厨房是个黑人厨娘做大厨(Chef),雇佣一群黑人在里面做菜洗碗的。外面基本是白人waiterswaitress伺候客人,有时也有一个两个黑人waiters,老板自己有大生意要做,不来餐馆,需要一个在金钱上信得过的人看在店里,这个角色,就有俺,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国留学生,充当了。老板在招聘这个酒保收银兼经理时,一不看有没有配过酒,二不看英文好不好,只看人对不对自己的脾性,诚实与否和不要求高薪。于是,俺就择日上班了。

      酒保,就是给客人倒各种啤酒,葡萄酒和配制鸡尾酒,好在是餐馆的吧台,没有sitting customers,只是招待接受客人的order后把单子交到吧台,再由我倒酒或配酒,鸡尾酒我有一本Bartender Guide,凭咱分析化学课程的试管技巧,冰块加酒加果汁,两天的工夫,俺就是专家了,只要记得一个诀窍,想取悦客人,多加酒精,你就是一个very good bartender了。

      收银,其实这也是老板雇佣我的主要原因,信得过咱。餐馆一天的营业金额,全是进入我那个小小的收银机,晚上关门后,再由我取出结算完毕,放入餐馆的保险柜里,老板一周来取一次。老板规定,金额差入,每天不能超过10块钱,周末忙时,餐馆会有45千美金的营业额,凭咱中国人打小练就的计算天才,我每天的误差,不会超过一块钱。但每天的结账计算,还是蛮琐碎耗时的,有现钱的,信用卡的,waiter在信用卡里的小费兑现,有时付busboy现金的,算完快的也需半小时,金额不对再返工就得1个多小时。餐馆11点多关门,等客人走后,结完账,也就12点快1点了,回到家基本都是临晨1点以后的事。所以在美国开餐馆挣钱的辛苦,我那时就深有体会。

      经理,就是厨房由Chef厨娘管,外面餐厅,wait staff由我管。我手下一般有2busboys三56个招待(waiters or waitress)和一个door person领位(hostess or host)。Busboy一般是1516岁的黑人小孩(老板的儿子暑假也会来打工),wait person是白人多,door person一般找年轻漂亮的女孩,有段时间也有个70多岁的白人老头,餐厅到外面街道(就是Bourbon Street)有个长长的走道,需要door person领位进来。我去上班后,原先的经理(也就是我室友哥们)带了我段时间,就离开了,我又在学校里替老板找了个中国留学生做part time和我替换,当然我做周末加2个周日。我平时是开门前到餐馆(我和chef有钥匙),等第一班的waitersetup tables,督促busboy冲洗走道,打扫餐厅,晚上也是最后个离开锁门,我一般会留一个busboywaiter和我一起离开,以策安全。我一周给wait staff排一次班,这里面谁做周末谁做那个班,对挣钱多少,很有讲究,俺一般尽量做到公正公平。我还负责招聘,当然也炒人鱿鱼,有谁quit了,我会叫busboy去门口贴个helper wantedor wait person wanted的牌子,一般当天就会有人进来,补充空缺。

      老板虽然不来餐馆,但不说明老板不管不控制餐馆,老板控制餐馆的方法,就是每件事,每笔帐都要写下来,客人点的菜,要的酒,每样都得写下来,我收的每笔钱,都得打入收银机里的记录纸上。有时waiter忙,客人点的酒,没写下单子,随口和我说了,老板关照是绝对不给他酒的。餐馆的wait staff吃饭,一律写单子,20%off,厨房staff吃饭fried food免费,但不得外带,每天剩余的食品,一律倒掉。我曾抓住过一个busboy把一盒fried shrimp放垃圾桶里带出去,被俺抄了鱿鱼。

      在餐馆打工,知道挣钱不易的道理。也了解到人善会被人欺。刚去餐馆的时候,由于英文不好,对人多傻笑。然后那班waiters就开始欺负人了。Wait person的工资,当时餐馆只付2美元一小时,收入主要靠小费,餐馆规定waiter的小费,还要拿出20%分给busboybartenderdoor person,叫tip out。合理不合理,我不知道了,反正我去以前就是这样。我刚去的时候,busboy就老和我反映谁谁谁tip out少了。开始还脸嫩不和那些waiters计较,但长此下去,就觉得那些家伙有点欺人太甚了,这不仅有我bartender的份,还有busboydoorman的份,所以有次就找一个特抠门的家伙,一张张账单核实,那餐馆都是游客来吃饭,小费一般都是20%左右,非得那家伙拿出相应的份额才算完。事后,doorman对俺说well done。慢慢地,那些waiters也知道柚子也不是总是甜的(nice)。

      餐馆打工的,其实就是美国底层的人群了,特别是厨房里,全是黑人,偷懒是常事,偷东西的,你就得要睁大眼睛。和这班美国朋友打交道,nice绝对是不行的,不久,俺就能F words满嘴地和他们针锋相对了。曾抓住个洗碗的偷喝啤酒,虽厨房归Chef管,但啤酒是俺的地盘,就叫他走路了,为此还被那黑人兄弟威胁了俺的生命,声称I am deadWell,那个威胁让俺紧张了好几天。当然,和厨房staff长期相处,也不觉得黑人有什么特别可怕,其中还是有讲义气很仗义的哥们。我和Chef就是好朋友,她菜做的好,但就是动作太慢,周末忙起来的时候,她是不能on the line,否则出菜太慢客人要complain的,但我每天晚上吃的饭,她会亲手为我做,特想念她的拿破仑鸡,是鸡胸脯加crab meat拌特殊的white source。有时下班晚了她错过了摆渡船,我会给她ride。厨房里的2厨叫Fat,是个五大三粗的家伙,缺颗牙有点像Laurence Fishburne,混熟了也很哥们,外面如有客人无理撒野,他会出来叉手一站,基本能解决问题,俺还和他去钓过鱼,钩上的鱼都让我拿回家了,带骨头的鱼他们不会吃。其实我知道Fat也偷喝啤酒,但既成了哥们,也就眼开眼闭了,再说老板也损失得起。Wait staff和我和得来,有个叫Chuck的,是个白人,当时也就20来岁,脑后勺上有道2寸来长的刀疤,说是在Correction Penitentiary里打架得的,以前是个drug dealer,那会正假释,已经改邪归正,交了个跳脱衣舞的女朋友,说wait table挣钱比dealing drug来的心安。那家伙经常在wait table期间把单身的美女顾客勾引上,下班后同去hotel销魂。

      坐在办公室里,想起以前的日子,虽然有时累得够呛,有时还会为安全担心受怕,但现在脑子里全是些美好的回忆。我的那些朋友们,现在你们又都在做些什么,衷心地希望生活能善待你们,祝福你们。

Chuck and me

Chef and me

      (下回再讲Mardi Gras时卖啤酒的事。)


高兴
2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3

支持
60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66 个评论)

10 回复 总裁判 2012-7-11 05:23
思路清晰,尤其是第一个自然段,把我带进了你早期的域外生活。
5 回复 懒懒猫 2012-7-11 05:26
板凳1
6 回复 fanlaifuqu 2012-7-11 05:32
打开就知道是好文,不急着抢沙发,慢慢读。跟着文字回到了多年前的新奥尔良。对你的能力,勇敢,智慧赞叹不已。早就该写了!让我也想起了刚来的岁月。与现在来的不一样,那份磨练是财富。
谢谢柚子!
8 回复 酸柚子 2012-7-11 05:37
总裁判: 思路清晰,尤其是第一个自然段,把我带进了你早期的域外生活。
上茶。谢谢阅读。
6 回复 酸柚子 2012-7-11 05:40
fanlaifuqu: 打开就知道是好文,不急着抢沙发,慢慢读。跟着文字回到了多年前的新奥尔良。对你的能力,勇敢,智慧赞叹不已。早就该写了!让我也想起了刚来的岁月。与现在来的 ...
谢谢翻老。有些事情,再不写下来就快忘记了。
6 回复 酸柚子 2012-7-11 05:40
懒懒猫: 板凳1
懒猫今天还蛮勤快的
4 回复 foxxfam 2012-7-11 05:44
中餐馆是大部分新移民必经之路
4 回复 远洋副船长 2012-7-11 05:45
投一票!
6 回复 总裁判 2012-7-11 05:45
酸柚子: 上茶。谢谢阅读。
但是现在看和离乡前看,是不一样的。仅凭你第一段,现在看抱有同感,而出来之前看的话,则一定当作是辉煌人生的序曲来聆听,还极大地受着感召:到外国去,到西方去,到人生最需要的地方去!
现在固然觉得,当时的无知是蛮好笑的,不过笑过之后,让我重新选择,我还是选择你的第一段,无怨无悔,这不仅是美国伟大,而且我们原来的国家还是老样子,所以至少有一半人,到现在还想出来辉煌一下人生。
9 回复 懒懒猫 2012-7-11 05:45
酸柚子: 懒猫今天还蛮勤快的
   柚子滴参赛文,俺当然要献花滴!!!!
6 回复 白露为霜 2012-7-11 06:34
你可真能跑。几天前还在澳洲看孩子,一转眼就来美国了。
5 回复 酸柚子 2012-7-11 07:07
foxxfam: 中餐馆是大部分新移民必经之路
是练口语的捷径
7 回复 酸柚子 2012-7-11 07:07
远洋副船长: 投一票!
谢谢捧场
4 回复 酸柚子 2012-7-11 07:08
总裁判: 但是现在看和离乡前看,是不一样的。仅凭你第一段,现在看抱有同感,而出来之前看的话,则一定当作是辉煌人生的序曲来聆听,还极大地受着感召:到外国去,到西方 ...
当然,选择出来的,大多数都留下了,回去的不多。
6 回复 酸柚子 2012-7-11 07:09
懒懒猫:    柚子滴参赛文,俺当然要献花滴!!!!
谢谢美女的鲜花,得意ing
5 回复 酸柚子 2012-7-11 07:09
白露为霜: 你可真能跑。几天前还在澳洲看孩子,一转眼就来美国了。
你记错了吧,俺啥时候去了澳洲?
6 回复 懒懒猫 2012-7-11 07:11
酸柚子: 谢谢美女的鲜花,得意ing
   俺更得意,柚子在支持俺们呢!
6 回复 白露为霜 2012-7-11 07:13
酸柚子: 你记错了吧,俺啥时候去了澳洲?
白纸黑字。

http://my.backchina.com/home.php?mod=space&uid=260831&do=blog&id=153833
4 回复 酸柚子 2012-7-11 07:13
懒懒猫:    俺更得意,柚子在支持俺们呢!
原来你就是那个“亲近贝壳村”啊?
8 回复 酸柚子 2012-7-11 07:14
哦,我是听说那里便民了,没去那里亲身体验。
123... 9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11:4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