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婆

作者:酸柚子  于 2012-10-10 04:4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81评论

     其实我对外婆并不甚了解,见过她有数的几次都是我母亲带我去看望她,上海人叫去外婆那白相。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外婆住的房间和外婆的基督徒身份。

      我外婆住在一石库门的弄堂里,后门进去上楼梯一转就是外婆住的地方,不是二楼,而是夹在一楼二楼之间一个以前放杂物的地方,有十几平方米大,约一米二高的一个空间,有窗户能见日光。印象深是因为大人进去都要弯腰,而我当时还小(不到十岁吧),可以直着身子进去直来直往,觉得很开心,当然后来几次渐渐地个子长高,我也是要弯腰进去了。外婆就孤身一人住在那个直不起腰的小房间里。

      说实话,外婆的基督徒身份,刚开始在我不到十来岁的心中,是很神秘的,还些许带着恐惧的成分,因为那时的教育,帝国主义在中国办的教会和育婴堂连在一起,好像那些修女都是特务,还有食吃婴儿的习惯,所以,外婆深陷的眼窝和瘪瘪的嘴巴,总不能让我有慈祥的感觉,她那一口宁波话说着“阿拉信亚苏(耶稣)的怎样怎样。。”,总让我觉得很遥远的感觉,不能亲近。当然,外婆招待的牛奶(用奶粉泡的)和饼干,我还是很喜欢的(每次都是那种一样的杏仁饼干,小小的圆圆的,以致于现在我看见那种杏仁饼干,就想起外婆那张瘦瘦的脸)。所以,小时候妈妈说去看外婆了,我还是很欣然前往的。

      外婆的事,是我大一点,听我母亲陆续提起的。

      外婆嫁外公前,都各自有段婚姻。我外公是前妻去世,留下个男孩(也就是我舅舅)。外婆却是带了个女孩(上海话就是拖油瓶)嫁给我外公的。我外公是家里长子,所以前妻留下的那个男孩是长子长孙,很为家里的婆婆,我母亲的奶奶(宁波人叫阿娘的)看重。以前的老观念,后娘是不会对前妻的子女好的,一家老小眼睛都盯着外婆,生怕她虐待了我那舅舅,我舅舅也从小被灌输了后娘不好的想法,时刻都要和后娘作对。宁波人家里的婆婆规矩很大,外婆又是二婚过来,很不被婆婆喜欢,再加上嫁来后和我外公又生了个女孩(也就是我母亲),外婆的日子之难过,可想而知。

      事情好像是出在我母亲五六岁时,外婆端汤时被我舅舅故意拌了下,把汤撒在了我舅舅身上,激起了轩然大波,不为婆婆所容,只得扫地出门,当时外婆还想带我母亲一起走,但不被允许,只能带走当时带来的那个女孩(我母亲同母异父的姐姐)。我母亲之后就这样被奶奶(阿娘)带大,满脑子也被灌输了被亲娘抛弃的想法。直到我母亲二十几岁成年懂事后,才找到亲娘,母女相认。那时,外婆已经住在了那个直不起腰的房间里,当初带走的那个女孩(我的姨妈)也已嫁人离开了。

      在母亲的叙述中,那个阿娘当然是个恶婆婆,我外公对我外婆如何,母亲没怎么说,我也不得而知。我当然希望他是个孝子,只是出于母命无奈逼妻出走。外公之后活到了九十多,再未重娶(我外婆也未再嫁),我想(也是希望)他们还是有感情的。我外公外婆都是虔诚的基督徒,他们是认识后一起受洗信主的,还是以前就各自信主,我母亲也不甚了了。后来母亲还想促合他俩复合,外公倒没表示反对,但外婆却说,都这么老了,还是算了。

      在我读初中的一个秋天,外婆去世了,在殡仪馆成殓时,她的许多教友也来参加,当司仪说向遗体鞠躬时,她的教友说:阿拉信亚苏的,只向主鞠躬。那时是70年代末。
1

高兴
23

感动
4

同情

搞笑
5

难过

拍砖
1

支持
20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1 个评论)

4 回复 早安太阳 2012-10-10 04:50
酸柚子好像没试图渲染什么或酸什么,只是平淡的叙述。我读了,却很感动,也有很多的同情。愿逝去的,安息;活着的,安心。
4 回复 dwqdaniel 2012-10-10 05:10
这个故事不酸,有点苦涩。
3 回复 xqw63 2012-10-10 05:12
苦命的人
4 回复 孔甲己 2012-10-10 05:13
柚子变种了,有苦又有甜。
3 回复 酸柚子 2012-10-10 05:45
早安太阳: 酸柚子好像没试图渲染什么或酸什么,只是平淡的叙述。我读了,却很感动,也有很多的同情。愿逝去的,安息;活着的,安心。 ...
没想酸什么,只是见到园里在写外婆,突然有种冲动,写写自己的外婆。谢谢你的感动。
5 回复 酸柚子 2012-10-10 05:45
dwqdaniel: 这个故事不酸,有点苦涩。
也不能老酸
4 回复 酸柚子 2012-10-10 05:46
孔甲己: 柚子变种了,有苦又有甜。
在别处写的交作业
5 回复 dwqdaniel 2012-10-10 05:47
酸柚子: 也不能老酸
下次来点甜的柚子。
4 回复 活水涌泉 2012-10-10 05:54
嗯,外婆好可怜,叹息一声。
6 回复 玮哥 2012-10-10 05:56
俺外婆也是上海的宁波人
5 回复 xoyuanfen 2012-10-10 06:14
   看得眼泪水落下来了。
5 回复 卉樱果 2012-10-10 06:40
而是夹在一楼二楼之间叫组贰层搁,外婆好可怜~
4 回复 meistersinger 2012-10-10 06:51
外婆可怜,不过这也说明了传统中国社会妇女的地位。
3 回复 酸柚子 2012-10-10 06:55
xqw63: 苦命的人
其实人生在世,就是受苦来着
5 回复 酸柚子 2012-10-10 06:57
活水涌泉: 嗯,外婆好可怜,叹息一声。
同叹,小时候不觉得,现在年龄越老越觉得世事多艰那
4 回复 酸柚子 2012-10-10 06:57
玮哥: 俺外婆也是上海的宁波人
宁波阿娘骂起人来凶的很
4 回复 酸柚子 2012-10-10 06:58
xoyuanfen:    看得眼泪水落下来了。
别说,我写到后来,也是眼泪汪汪的
4 回复 酸柚子 2012-10-10 06:59
卉樱果: 而是夹在一楼二楼之间叫组贰层搁,外婆好可怜~
那种房子,我也就在我外婆那看见过,整体弯腰待在里面,唉
3 回复 酸柚子 2012-10-10 07:01
meistersinger: 外婆可怜,不过这也说明了传统中国社会妇女的地位。
确实,那时候,男人要赶老婆走,老婆只能圈铺盖了
3 回复 徐福男儿 2012-10-10 07:03
娓娓道来,不胜唏嘘。
123... 5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10 16:0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