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写给妈妈的信

作者:女人话中话  于 2009-6-21 21:5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育儿之话|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2评论

关键词:

··· ···

  “当夜降临时,我们在前厅沉思幻想。我们等着群灯经过:大人把灯放在有如花架的灯座上,每一盏灯都在墙上摇晃出状如棕榈叶一般的美丽影子,我们脑中开始幻想,然后大人把这一束光与影送进客厅。

  就这样,我们的一天到此结束;我们被送上小床,向明天启程。

  我的母亲啊,您向着我们俯下身来,我们正要进入梦乡,您让我们一路平安,不让我们的梦受一点惊扰;您抚平床单上的这道皱折,这片黑影,这股长浪……

  您在床前的安抚一如天神的手指平息大海。”

  可能作者安东·德·圣埃克苏佩里本人并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写给妈妈的信会出版于世人面前,这些书信其实是他和妈妈一生的秘密缔约,而不是与出版商签订的一纸合同,所以他的语言是非常原生态的,但仍然闪耀着文学的光泽。那是一种细腻、敏感、活泼、有体温而又渗透着爱意的语言,处处充满了生命的气息。从10岁到44岁,100封信,顺序看来,能看出安东看待世界的眼光、他的思索和心情。
  比如,他讨厌数学,“讨论抛物面,有如在泥沼中前进,在无限大中滑行”;根据他的观察,“比起外省的穷乡僻壤,巴黎大抵来说是个生活比较不容易糜烂的地方”;他拉小提琴,但更爱波特莱尔小集,“即使布隆尼森林里大雨滂沱,只要有它,身子蜷缩着也可以沉思默想”;一个肖邦的音符,一句沙曼的诗,一些自然绿意,都能让他的忧郁褪色。“我很想念自然绿意,那是精神的食粮,可以让人的举止保持温和,维系心神的安宁。……当我遇着一棵矮树,总会抓下几片叶子,塞进我的口袋,回到寝室后,我爱怜地注视它们,轻柔地翻转它们。我能从中得到慰藉。我想再望见故乡,那里处处都是绿意。”

 这些信,不能说有很高的文学价值,但至少是诚实的,有趣的,甚至是湿润的、忧伤的、厌倦的。我更愿意用湿润这个词来概括这些信的总体气质,因为湿润是心灵在呼吸的特征,如果安东的内心是干结的、硬化的,也许他会写出柏油马路、钢筋水泥建筑、玻璃幕墙那样的论文,但怎么可能建构起一个“小王子”的世界,那个像光一样温暖我们的世界?

  由于只收录了安东的去信,妈妈的来信是完全缺席的,所以我们只能从他的信中勾勒出那位女性形象:她是个好妈妈,由于丈夫早亡,她独立抚养子女们;在很大程度上,她能为孩子们提供物质的和情感的依赖;她是一个不错的画家;热心于慈善事业。这样的妈妈在10岁就离家进了寄宿学校的长子的心中,自然是像圣母一样的母亲,但也正是由于距离的阻隔,妈妈的形象愈完美,也就越造成儿子的精神孤独,孤独成就了苦闷的独白,却是连妈妈也无法走进的世界。

 “教我什么叫做浩瀚的,不是银河,不是飞行,也不是海洋,而是在您房里的另一张床。那时候要是生病了,真是大好的机会。每个人都想生一次病。只有感冒的人才能享有这片无尽的海洋。”

  他是如此需要妈妈的、家人的来信,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孤独而茫然的,需要交流,需要读懂这世界和自己短暂的一生。他的信其实不具备故事性,他只是信笔写下自己的事,所以,不是故事,就像人在短暂的世间之旅结束后,最终留给历史的(如果可以的话),也无非只是一些语焉不详。但,关于灵魂的叙述,也许信笔正是唯一和可能的形式。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1 回复 yulinw 2009-6-21 21:56
SF  自己都读不懂,更读不懂世界。
1 回复 东北银 2009-6-22 06:07
强烈地建议你在转贴的贴子上标注"转贴"或ZT, 这里是博克原创区, 你长期转贴别人的东西又不注明, 太不尊重原作者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09: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