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馄饨汤

作者:jimx98  于 2010-4-10 06:0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18评论

关键词:

那是1987年的农历大年三十早上. 天空是阴沉沉的一片灰色. 早上睡了个懒觉, 起床后去南京中央门长途汽车站买回家的车票. 售票员拉长着脸没好气地说, 今天的票几天前就卖完了.

回头的时候中央路上人和车稀稀落落. 人们大概都已经收拾好身心准备欢度农历新年了. 中午去南工告诉哥, 乘长途汽车回老家过年肯定是没指望了. 这个时候到办公厅找人去打招呼哪里能见个人影?

哥俩一合计, 得了, 骑自行车回去吧. 不过就是 180 公里, 当年红军还长征过呢, 咱们有十几个小时就能到家了.

主意拿定后说干就干. 于是到文昌桥的市场买了两袋子法式切片面包, 两只烧鸡, 若干香肠外加汽水八瓶. 急急忙忙赶回天津新村的宿舍, 收拾完东西后差不多已经下午两点多了.

再出来经过省信访办门口, 这里平常总有些衣衫褴缕的上访人群. 不过今天这大过年的, 不该还会有什么人在这阴冷的天气里守在这里吧? 只见有一个六、七十年纪的老头, 衣服特别破烂, 几天前上下班时见过的, 还守在那里. 门口是持枪的警卫. 老头的衣背上写着一个巨大的黑色 "冤"字, 依然跪在大门边苦等着.

这是一张无法用文字形容的脸面, 满是皱纹的面孔灰黯和肮赃. 这个时间的南京天黑得很早, 在渐渐暗淡的天空下, 那张麻木、布满愁苦的脸和那耸立、气派的机关衙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站岗的战士换岗时间到了, 老头依然在那里, 等着.

我叹了口气, 无暇它顾, 继续骑车赶路去了.

哥俩汇合后先上大桥. 这下子知道苦头了, 这引桥一路似乎骑不到头, 费尽千辛万苦爬上桥, 内衣已经被汉湿透了, 再经过大桥上西北风和下桥时的逆风一吹, 才骑完十三华里的长江大桥就开始后悔不该干这傻事.

但是事情到这一步, 回头多丢人啊. 那个时候血气方刚, 世界恨不得都能踩在脚下, 征服这180公里应该没有问题. 于是哥俩稍歇后咬咬牙继续顶风往六合方向骑去.

一路骑骑歇歇. 到六合时就把带来的食品和饮料全部消灭干净了. 这个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气温骤降. 身上的汉湿被寒风一吹, 冻得不停地打哆嗦. 兄弟二人不敢有丝毫片刻的停留往扬州方向赶去.

一路过宜征、擦邯江, 到扬州时早已经饥肠碌碌、饥寒交迫.

1987年农历大年初一的凌晨. 古城扬州的街道上寂静无声, 听到的只是我们自行车轮子和马路摩擦的沙沙声. 这个时候绝没有心思想那瘦西湖的长堤春柳, 满脑子里是硝肉和冰糖猪蹄, 再不行能搞点董糖也不赖啊.

找了好几条街, 别说商店、饭店, 就连个鬼影子都没见着. 黑怵怵街道上阴森得可怕.

谢天谢地终于在一个十字路口碰到一位正收摊回家的卖馄饨的大叔. 大叔问明我们的情况, 把手一摊, 这个时候哪里会有饭店或者商店开门? 我这里的馄饨也卖完了, 正准备回家, 你们要是愿意的话我把这锅里面剩下的一点汤热一下送给你们.

一边等热汤, 一边我们和大叔聊起家常. 大叔家有个病儿子, 每天下班后靠在街上卖馄饨挣点钱给儿子治病. 不然也不会大年三十这么晚还在街上摆摊.

那碗馄饨汤是这辈子最可口的汤. 喝的时候几乎是直着脖子倒进去的. 下去后一下全身暖过劲儿.

大叔死活不肯收我们的钱,  千恩万谢后, 我们继续赶那剩下的80公里.

大叔消失在夜色中, 我突然想起信访办门口的那位老大爷. 他的今夜是如何渡过的?

他曾经和将要渡过多少象今天这样的夜晚?

我们继续赶路.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看过中央台的春晚.

那年的夏天, 我辞去了政府机关的工作.

1989年的夏天后, 我离开了那个国家.

今天, 我仍然记得那碗难忘的馄饨汤. 还有那位老大爷的背影.

2010.4.8 @ Chicago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0 回复 fanlaifuqu 2010-4-10 06:45
这样动人的故事不多了!
0 回复 德州龙 2010-4-10 10:00
从来不骑长途,一下骑180公里还是很厉害的哈,俺从家里(浙江桐乡)骑到上海120公里,累得够呛
0 回复 cedarloo 2010-4-10 12:25
那个国家看来并不是你的国家。
0 回复 彩舟云淡 2010-4-10 12:59
估计我们是同龄人,那时候,年轻,有热情。。。。。很美好的回忆,很希望你以后再多写点类似的回忆
0 回复 彩舟云淡 2010-4-10 13:00
德州龙: 从来不骑长途,一下骑180公里还是很厉害的哈,俺从家里(浙江桐乡)骑到上海120公里,累得够呛
你真是厉害啊,那么远。。。。。想想都怕
0 回复 jimx98 2010-4-10 16:19
It was the worst season to ride for such long distance. When we finally arrived home around 6:00AM, my mother told us, our faces were almost "green".

The most difficult part of the journey was about 2 hours after Yang Zhou, when we almost reached Tai Zhou. We were tired, cold and hungry to death.

We did it again in a summer, it was much more comfortable.

After I came to this country, over time, I loved the running. I took marathon races from time to time. Last year I did the Chicago half marathon for 1:47, ranked 143 in my age group.

That long new year night meant a lot to me. It made me from a fresh college graduate to a person start observing and thinking about social conflicts in China. It was a quite unique life experience.
0 回复 jimx98 2010-4-10 16:43
cedarloo: 那个国家看来并不是你的国家。
In USA, we call it "this country". Here, of course, "that country" is China. To me, the longer I live in this country, the further I feel apart to that country. The county I loved and remembered has been gone forever.

I remember the film "Forest Gum". At the beginning and the end, there was a tiny piece of feather flying in the air. That moment I saw it, I almost lost control of my tears.

Life is like that flying feather. I don't know where I will be ended with. But I know my fate is like that feather drifting in the air forever.

橄榄树

三毛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流
浪远方流浪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
为了宽阔的草原
流浪远方
流浪

还有还有
为了梦中的橄榄树
橄榄树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远方
为了我梦中的橄榄树.
0 回复 yulinw 2010-4-10 17:31
心底里的记忆用文字留下来好
0 回复 任飞飞 2010-4-10 20:15
够难忘的
0 回复 方方头 2010-4-10 22:51
真不容易,非常有毅力
0 回复 德州龙 2010-4-10 23:56
彩舟云淡: 你真是厉害啊,那么远。。。。。想想都怕
人家180,比俺更牛啊
0 回复 light12 2010-4-11 01:24
0 回复 winddrift 2010-4-11 04:03
感动人的故事,记忆中永远地泛着热气的混沌汤~
0 回复 jimx98 2010-4-11 10:34
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
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

古代一闺阁弱女子尚有此见识, 如今的御用文人有何脸面鼓吹当今所谓的盛世!
0 回复 XiMi 2010-4-11 10:48
I would not complain any more by long distance driving...it is more comfortable than riding a bike.
0 回复 xqw63 2010-4-12 12:57
在机关里,那个年代,大部分都找人代买汽车票和火车票的啊,你没有动用这个心思?
180公里,很艰苦的历程啊
0 回复 jimx98 2010-4-13 01:04
It was too late. My brother was stuck with some project work at the university.  :(
0 回复 tree24405 2010-4-25 13:32
我有过类似的经历,至今不忘。也是大年三十,晚上8点多钟,我回办公室拿东西。(当时住的地方离办公室不远。) 看到一个农妇抱着个孩子坐在站牌下在等公共汽车。因为那里是城乡结合处,那么晚已经没有公共汽车了,我就告诉那农妇不要等了,没有车了。 她说她不是在等车,只是休息一会儿。我就说这冰天雪地的, 别冻着孩子。她说,孩子已经死了,下午才从医院里出来。我又问为什么早不坐公共汽车?她说没有钱了。我把围巾和手套摘下给了她,她还要走30多里路才能到家。20多年过去了,至今想起,心中无限凄凉。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3 02:4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