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毒不过桑兰心,最傻不过刘谢薛

作者:解滨  于 2011-7-18 21:2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多管闲事|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91评论

 

最毒不过桑兰心

解滨

桑兰的诉讼案即将到达一个转折点。 这一官司到目前为止进展究竟如何,桑兰是不是已经“得到了想要得到的”,并拿了1000万美金的赔偿,大家心里都有数。 与这几家洋人诉讼对象仅仅会谈3小时就神速达成了和解协议,以象征性的代价就同意永远不再状告这几个单位,这使人们对这场官司的目的越来越清楚。 人们很难不相信,桑兰状告时代华纳、主办方美国体操协会及其保险公司这些“洋人”不过是这场官司的小插曲。 而状告桑兰当年的恩人刘、谢夫妇才是这场官司的主旋律。 这场戏到现在帷幕才真正拉开。 正如岳东晓博士一开始就指出的那样,这场跨国官司实质上不过是一场“唐人街的斗殴”。 而很多网友们早就指出,桑兰把自己当年的恩人拉上法庭,无非就是贪图人家的钱财。

最近几天桑兰忙得很。 忙什么呢? 根据桑兰律师714日在他博客里的说法,“这两天,桑兰在家做家庭作业,要准备好下周二,719日前去纽约州由检察官负责人,警察局,侦探和政府翻译官组成的专案小组,去提交口供。”   海律师在他716日的博客中说,桑兰“报案”那一天,“新华社会去,中国日报会去,电视台会去,纽约本地媒体都会去。桑兰维权后援会会去。 还有谁想去,报名,我们将提供地址”。  据说报案后还有可能会见纽约市长。

桑兰要报案,在美国是比喝杯茶还容易的事,既不需要专业知识,也不需要特别培训,只要对警察实话实说就行了。 这么简单容易的一件事,为什么桑兰却要事先“做家庭作业”呢? 而这个“家庭作业”又是谁布置的呢?  桑兰报的是性侵扰案,这种案件每年在美国至少有好几万起,请问有哪一位报案者要别人事先布置好作业,然后按照老师布置的细节,反复彩排,踩准台词,确保严丝合缝吗? 这种有预习有排练有指导有配合的报案,可真算得上是古今中外的一大奇观,桑兰应该申请专利!

而桑兰报完案后,既不准备去配合警方进行调查,也不回去搜集整理证据,更不去和心理医生在一起接受咨询,而是立即把这个性侵扰案件披露给全世界的媒体,甚至还有好心情要和市长大人见面,我说这是在报案呢,还是在演戏?  这个世界上有任何一个经历过极度痛苦和创伤,在跟警察回顾和陈述那段伤痛之后还有心情和媒体侃侃而谈的受害者吗?

桑兰的律师一再声明这个刑事诉讼不是为了钱,甚至为了证明这一点桑兰已经把针对薛伟森的民事诉讼给撤了。 幸亏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的大脑都是直来直去的。 薛伟森是谁? 他既是桑兰当年的恩人,桑兰喊了多年的“哥哥”,英文媒体把他们这一对称作“soul mate”,他也是桑兰恩人谢晓虹的儿子。 刑事诉讼是要干什么? 就是要把诉讼对象送到监狱里。 用桑兰律师716日的话来说:“比如2 年前的一次,立案成功,警察当天就立刻拿着逮捕令,搜查令破门而入,带走嫌犯,搬走几大箱证据,一关就是半年。还有一位嫌犯外逃。外逃者将会当作在逃犯处理”。 这也就是说,719日那一天,桑兰就要开始她的计划,把她的哥哥,她的soul mate薛伟森给投入监狱。 哥哥不在美国也没关系,律师不是说了吗:“外逃者将会当作在逃犯处理”。  桑兰对于谢晓虹多么疼爱她的儿子是一清二楚的,所以桑兰就赌谢晓虹会为了儿子不至于蒙上不白之冤而会拿钱与她和解,花钱消灾。 这样一来,桑兰的目的就达到了。

有位网友说的很准:“在美国,普通老百姓最怕的就是诉棍。因为即使你有理,也经不起无赖死搅蛮缠的折腾,上法庭要耽误很多时间金钱和精力。因此很多案子即使被告没错也可能忍气吞声地与原告和解,哪怕是破财消灾。”  桑兰恰恰看准了这点,她赌刘、谢夫妇最后一定会为了保全名誉和她和解。 为什么桑兰敢下这个赌注呢? 因为美国就是一个讼棍走遍天下的国度。

在美国不要说普通老百姓见了讼棍要绕道走,就连知名人物、大财东碰到讼棍们也要让三分,情愿花钱消灾。 大家应该还记得已逝的流行歌王麦可杰克逊。 麦可杰克逊的童年是在忙碌和辛苦的卖唱生涯中度过的。 他长大后仍然童心未改,他把他的大庄园建成了一个儿童乐园,总是邀请一大群普通人家的小孩子到他的乐园里做客、玩乐。 终于有一天一位儿童的父亲盯上了麦可杰克逊的财富,状告麦可杰克逊性侵他的儿子。 一夜间全美的大小报纸上这个案子成了头条新闻。本来那不过是无中生有的捏造,但那个讼棍却特别懂得利用媒体打官司,舆论越来越同情那个所谓的受害者,最后搞得麦可杰克逊的形象一落千丈,演唱会无法继续,唱碟销售直线下降。 麦可杰克逊被逼得走投无路,只好付了两千万美元和解了那场官司。 从那以后麦可杰克逊一蹶不振,再也没有和以往那样到处风尘仆仆地演唱,再也没有一张又一张的专辑出版。 敲诈他的人接二连三,就连我本人也曾深信媒体传言,认为麦可杰克逊确实有干过性侵儿童那种事。 直到歌王逝世后,那个当初指控麦可杰克逊性侵扰的儿童长大成人,出于良心发现,承认当初对歌王的指控纯属捏造,完全是其父亲手把手指导下报的假案(事先做好家庭作业)。 再加上FBI的秘密档案曝光,也证明麦可杰克逊清白无辜,这时候世人才恍然大悟,原来麦可杰克逊白背了许多年的黑锅,在他事业大红大紫之时,被一桩诬陷官司彻底打倒。 一代歌王,栽在几个小人手里,临终也没有得到平反昭雪。

也许40年后,桑兰风烛残年之际,倾家荡产的刘、谢夫妇早已在穷困和悲愤中辞别人寰,就连薛伟森也业已过世;众叛亲离的桑兰,一场大病之后,终于为她在2011719日所做的那件事有所后悔,甚至和下人悄悄透露一丝悔意。 人到终年,她领悟到了人生的真谛,后悔当初不该听信黄健的谗言,更不该去找海明,但一切晚矣。 史书上记载了两个前后截然不同的桑兰。 桑兰的后半生,虽然“想得到的都得到了”,但却被世人永远唾弃。

今天的这个桑兰是铁定了心,无论网友们如何诚心劝阻,她不拿到刘、谢的钱誓不罢休!2011719日就是这场跨国官司的转折点。 她正式开始利用刑事诉讼来逼迫她的恩人就范。 今天已是718日,我和众多网友一样曾希望桑兰在最后一秒钟会良心发现,中断那个无中生有的性侵扰诉讼,但她即使想改变主意也来不及了。 精明的海明已经把消息传遍世界,她撒谎还是说真话已经没有多少选择余地。 甚至她去对纽约警察说些什么已经不是很重要的事了,重要的是:2011720日的中美各大媒体都会出现一则消息,桑兰在律师的陪同下去美国警方报案,指控刘国生、谢晓虹的儿子薛伟森13年前对其进行性侵扰。

至此,桑兰驾驭了这场官司的主动权。 刘、谢夫妇如果对桑兰回击太猛烈,她一个坐轮椅的人一定能博得舆论一边倒的同情。 你刘、谢夫妇不是绝不和解,要把官司打下去吗? 那好,我今天叫路平拿上56斤血纸去见媒体,明天我亲自一把鼻涕一把泪接受美国电视台的采访,后天我去写个博文亲诉薛伟森的劣行,一直搞到美国警察下达国际通缉令,香港警方拒绝合作,把这场原本民事诉讼变成一场国际纠纷,让中美两国的报纸和电视每天都追踪这件事的进展,这个时候薛伟森他在香港也呆不下去,又不敢回到他自己亲人身边。 而谢晓虹也不堪媒体骚扰和不白之冤,看着儿子一天天身陷险境而不能出手相救,这时和解就是她唯一的选择。

谁说靠媒体打不赢官司? 当年那个诬告歌王麦可杰克逊的讼棍不是靠媒体打赢了官司吗? 他可以做到的事,桑兰为什么就不可以做到?  有的网友不是想替刘、谢夫妇和薛伟森打抱不平吗? 那好,桑兰的律师现在就把你列入John Doe 1-15的名单里。

所以我说大家不要再小看桑兰的能量和智力了。 尽管她在北大其实并没有读过多少书,尽管她的经纪人和律师看上去确实有把她教坏的意思,她却是这场官司的灵魂和主心骨。 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能够干出置自己的恩人于死地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把当初曾抱自己上楼下楼,一天到晚给自己端屎导尿的“哥哥”说成罪犯,并决心将其送入监狱的? 桑兰确实做出了她同代人中很少有人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很多网友把桑兰比作“农夫与蛇”中的蛇。 我说你们错估桑兰了。 那条蛇其实在它受恩时并不清醒,它醒来后咬死了它的恩人也是出于无知。 桑兰对于刘、谢夫妇以及她的“大哥哥”的恩情是历历在目,一清二楚的。 就这样她仍然要反咬自己的恩人,她比那条蛇还要坚决、果断、厉害! 那条蛇不过是咬死了它的恩人。 但我们今天见到的这条毒蛇,却是要将其恩人吞噬下去。这种狠毒,用“蛇蝎”来描绘,岂不是太轻描淡写了吗?所以我劝大家不要再去责怪黄健先生,不要再攻击海明律师了,他们不过是在尽职地做他们的工作,这世上最毒不过桑兰心。

海明曾说,桑兰的故事是写入小学课本里的。 但大律师百忙之中却忘记了,桑兰和她薛伟森哥哥的那段佳话,却是写入了大学生的读物里。 就是今天,我们还可以在北京大学徐挺所编的考研读物中找到桑兰和薛伟森的一段中、英文对照故事:

“她叫他哥哥,他叫她妹妹,但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 女孩桑兰出生于中国南方一个普通家庭,她八岁开始练体操,从那时起, 为了奥运会上金色的梦她全身心投入

到训练中。七月份, 在一次热身训练中, 桑兰在做一个翻跃动作时不慎失手,头朝地摔落下来,造成胸部以下瘫痪。从此,她开始了另一种生活。在美治疗期间她认识了Winston Sie, 她监护人的儿子, 一位纽约大学的学生。他成了她的朋友和她的哥哥⋯⋯ 他们说是命运把他们连在一起。”

http://lib.bgu.edu.cn/websql/date%5CH%5CA2016972.pdf

 

看来,桑兰在2011719日那天的说法,还是要被事实检验的。

今天,我们都是John Doe! 桑兰们,把传票送过来吧,把官司炒起来吧,把我们给抓起来吧。 正义不会由于你们不相信而不存在。

在本文的最后,笔者恳请网友们陪桑兰做点功课,把桑兰当年如何哥哥长、哥哥短的那些佳话给找出来。 这里英文的故事我随便都找到一堆:

http://articles.nydailynews.com/1998-12-07/news/18089068_1_spinal-cord-chinese-gymnast-sang-lan-dreams

http://articles.nydailynews.com/1998-11-01/news/18078771_1_paine-webber-goodwill-games-sang-lan

http://articles.nydailynews.com/1999-05-24/news/18096202_1_sie-sang-lan-goodbye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4

难过
4

拍砖
13

支持
3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91 个评论)

3 回复 oneweek 2011-7-18 21:44
跟你站一起。
3 回复 解滨 2011-7-18 21:45
oneweek: 跟你站一起。
你也敢做 John Doe?  
2 回复 oneweek 2011-7-18 21:49
解滨: 你也敢做 John Doe?   
事情该来, 就来了。 俺这么大年纪了, 什么事情都这么回事了。 水来土屯。
2 回复 解滨 2011-7-18 21:51
oneweek: 事情该来, 就来了。 俺这么大年纪了, 什么事情都这么回事了。 水来土屯。
这就叫爷们!
3 回复 oneweek 2011-7-18 21:51
这几天天天趴在sino vision上面读参考资料, 只是没有解博士的文采, 写不出来这么好的东东。 你说的都是俺想说的。
2 回复 解滨 2011-7-18 21:53
oneweek: 这几天天天趴在sino vision上面读参考资料, 只是没有解博士的文采, 写不出来这么好的东东。 你说的都是俺想说的。
俺也在那里紧盯着进展,还联署了那个给美联社的信。
2 回复 ofox 2011-7-18 22:01
这事我得先想想前因后果........
3 回复 yulinw 2011-7-18 22:15
   老解,话说的太狠了呀~~怎么也不觉得桑兰的心就那么毒,她的“恩人”就那么无私的高尚呢!可能的话,改改标题行么?
2 回复 解滨 2011-7-18 22:19
yulinw:    老解,话说的太狠了呀~~怎么也不觉得桑兰的心就那么毒,她的“恩人”就那么无私的高尚呢!可能的话,改改标题行么?
雨林,谢谢提示! 改什么标题呢?

报刑事案和民事案的不同的地方就是会把人整到监狱里,俺觉得这对她的恩人也太狠毒了,怎么能够狠下心来张口跟警察报这种案呢?
3 回复 yulinw 2011-7-18 22:24
解滨: 雨林,谢谢提示! 改什么标题呢?

报刑事案和民事案的不同的地方就是会把人整到监狱里,俺觉得这对她的恩人也太狠毒了,怎么能够狠下心来张口跟警察报这种案呢? ...
咱们都不是当事人,怎么就可以替他们下断定呢~~一切都要看啊~·

在俺看来,桑兰没有那么毒,刘谢也绝不是您说的傻人~~


以大侠你的水平和文采,用一个稍许温和点的题目轻而易举啊~~当然改不改在您啦~~
3 回复 解滨 2011-7-18 22:36
yulinw:    咱们都不是当事人,怎么就可以替他们下断定呢~~一切都要看啊~·

在俺看来,桑兰没有那么毒,刘谢也绝不是您说的傻人~~


以大侠你的水平和文采,用一个 ...
你说的很对,我们确实都是局外人,并不了解所有的详细情况。 但从目前公开的信息来看,诬告的可能性绝对是有的。 这世道路不平也要有人踩,理不公也要有人说。

很多网友都在劝桑兰三思而行,报假案虽然很容易,但对别人可能带来无法挽回的终身恶果。 她决意要那样做,没人能拉住她,她不听任何人的劝阻。

那我就把标题改为“桑兰心已横,不告倒刘、谢的誓不休?”
2 回复 yulinw 2011-7-18 22:55
解滨: 你说的很对,我们确实都是局外人,并不了解所有的详细情况。 但从目前公开的信息来看,诬告的可能性绝对是有的。 这世道路不平也要有人踩,理不公也要有人说。
...
   一件被人瞩目的案子,公开的信息会不少,不过关键的信息绝不会提前透漏出来的,莫律师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否定呢~~ 不能因为海明大嘴巴胡说,就这么说桑兰啊~~海明再讲的多,做得差,关键的信息也是滴水不漏的啊~~

作为非当事人,仅凭不完全的分析就下判断起码不算合适吧~~俺自己打过官司,有过司法黑暗不可控制无奈的直接体会,所以才多少知道说出来的不一定全真,还是看最后结果吧,老解~~
3 回复 解滨 2011-7-18 23:00
yulinw:    一件被人瞩目的案子,公开的信息会不少,不过关键的信息绝不会提前透漏出来的,莫律师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否定呢~~ 不能因为海明大嘴巴胡说,就这么说桑兰啊 ...
雨林你是个老实人,谢谢你的忠告,我会三思的。 但愿我是错的。
4 回复 goodoctor 2011-7-18 23:00
支持,不过我更倾向是桑兰周围的几位男人为了各种目的把她教坏了。

一个坐在轮椅上怎么多年的残疾人,心理上会有许多问题的。
2 回复 解滨 2011-7-18 23:05
goodoctor: 支持,不过我更倾向是桑兰周围的几位男人为了各种目的把她教坏了。

一个坐在轮椅上怎么多年的残疾人,心理上会有许多问题的。
俺一开始也是这么个想法。 但是到了她准备向警察报案,控告薛伟森性侵,俺的观点就变了。 要狠下那个心,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2 回复 goodoctor 2011-7-18 23:10
除非性侵犯是真事,如果为了什么目的怎么做,是够狠的。这样搞,已经不是简单的
民事诉讼案件了。
3 回复 yulinw 2011-7-18 23:12
解滨: 俺一开始也是这么个想法。 但是到了她准备向警察报案,控告薛伟森性侵,俺的观点就变了。 要狠下那个心,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如果真的被性侵了呢?也不报么?最后到底怎样还是要警方做结论吧~~
3 回复 解滨 2011-7-18 23:16
yulinw:    如果真的被性侵了呢?也不报么?最后到底怎样还是要警方做结论吧~~
如果真的被性侵了,早在13年前就可报案,更没有必要前年还喊人家“哥哥”。 回到中国后没有人堵桑兰的嘴了,她喊了这么多年的“哥哥”,不会是有人教她那么喊的。  

唉,你真是个好人。 哪里会有警方做结论哦。 就是想搞臭人家,逼人家拿钱消灾而已。
4 回复 yulinw 2011-7-18 23:22
解滨: 如果真的被性侵了,早在13年前就可报案,更没有必要前年还喊人家“哥哥”。 回到中国后没有人堵桑兰的嘴了,她喊了这么多年的“哥哥”,不会是有人教她那么喊的。 ...
   唉,桑兰都解释过了,只是不被接受罢了,事已至此,往后看吧~~到了法庭上还不知会怎么样呢~~

刘谢也绝不是那么单纯的好人,说的也不一定都是真的~~
2 回复 解滨 2011-7-18 23:27
yulinw:    唉,桑兰都解释过了,只是不被接受罢了,事已至此,往后看吧~~到了法庭上还不知会怎么样呢~~

刘谢也绝不是那么单纯的好人,说的也不一定都是真的~~
确实如此。 刘谢确实未必是那么单纯,当初帮助桑兰肯定也是有为自己打广告的意思。
123... 10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0: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