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种责任(五)

作者:解滨  于 2012-7-1 08: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新手上路|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62评论

 

第三种责任(五

解滨

人类有几万年到十几万年的历史。 但我们今天这种固定的父母和子女的人类家庭,恐怕只有几千年的历史,也就是一百多代人而已。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今天的人类家庭也还在演化之中。  虽然《圣经》中早已把家庭的一切细则都规定好了,但“违规”的事情还是频频发生。 有些违规,被社会慢慢接受了。 有些违规,还不被社会所接受。一百多年前,伟大的革命导师恩格斯在《家庭、国家、私有制的消亡》一书中石破天惊地说到:“家庭、婚姻、国家、私有制等不过人类社会在其发展过程中的一种中间状态,而并不是人类社会的全部状态及永恒状态。家庭、婚姻、国家、私有制必然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而终将趋于消亡。” 虽然革命导师的这一伟大发现被百年来的历史证明基本上是扯淡,但传统家庭的解体却是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

人类历史最复杂的关系,既不是党和群众的关系,也不是官兵和强盗的关系,而是男人和女人的关系。 人类家庭中最复杂的关系,不是婆媳关系,也不是父子关系,是夫妇之间的关系。男人最讨厌女人的究竟是哪些事情,目前还没有普遍的定论。 但女人对男人最无奈的,无非就是两个暴力: 热暴力和冷暴力。 所谓的热暴力,就是老拳相向。 所谓的冷暴力,就是不跟你做爱。前者,随着社会的文明,在逐渐消失。 后者,随着社会的开放和女性的经济独立性的提高,发展趋势不明。 但是,在两个暴力之外,还有一个最令女人们难以启齿,也难以对付的,这就是第三种暴力。这种暴力,既不是丈夫刻意施加的,也不是政府有意强加的,而是社会施加的,这就是世俗暴力。 所谓的世俗,既可以用堂而皇之的法律包装起来,也可以用美而妙之的道德加以崇高化。此所谓“温存一刀”,所以这也可叫做“温存暴力”。 之所以称之为暴力,是因为其结果与暴力无异。关于这个,下一集将细说。

很多年前,有一对年轻的恩爱夫妻,男人在医学院附属医院做外科医生,女人在大学教外语,郎才女貌,天造地设。 有一天医院的急症室来了一位脑感染病人,要开刀才能把病人救活。这位医生本来值班已结束,但还是自愿留下来加入了抢救的行列。  不料抢救过程中那医生不慎被手术刀透过医用手套划破一个小口子,等开完刀后才发现,但已经晚了。 那医生感染上了大脑炎。 虽然经过多方抢救和治疗万幸保住了生命,但从此变成了一个傻瓜,吃饭穿衣无法自理,见到妻子喊妈……。 单位决定养他一辈子。 那女人在男人的床头死守了几年,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已经毫无治好的希望了。 在流淌了不知多少眼泪后,她提出离婚。医学院党委派人做她思想工作,她单位里的同事们也在背后对她指指戳戳,说她忘恩负义,不能尽到妻子的责任。 最后经过几年的挫折,她还是离婚了。  但舆论让她无法在那个城市呆下去。 最后她不得不辞职,漂流到另外一个城市。两年后有人看到她在一家涉外宾馆的KTV里当领班……

小露知道这件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也曾为那位流落娱乐场所的外语系教师惋惜。

这个社会里,理想的事情太少,惋惜的事情太多。

与其惋惜,还不如珍惜。

昨晚我在家翻箱倒柜,找出来爱妻多年前的旧笔记本还有杂七杂八的信件照片之类的,在一张发黄了的旧报纸的复印件上看到了小露当年发表的一首诗,那时她和文杰在谈恋爱:

落日余辉,

燃烧着的火焰,挽留着即将熟睡的大地,

热烈,奔放穿透着无际的天边,

光照中释放着耀眼的灿烂,

大地被映红,江河潮汐更加深邃,迷雾如画,山川因你而巍然。

我奔向你,夕阳

想要留住你的光芒,

我守候着你,

仰慕着你的的美丽,

我亲吻着你,

体味着你的温暖,

我紧紧拉住你手,

心中万分的愁畅,

你渐渐退去,淡淡微笑,

低声告诉着生活就是这样,

珍惜!

 

找出她这首诗的目的,是告诉她:生活就是这样,要珍惜。

 

小露当初爱上文杰,受了“一张白纸”理论的影响,要和文杰一起,画出世界最美的图画来。文杰是个专业里的精英,生活上的傻瓜,爱情上的糊涂蛋,这她早就知道。小露还知道,文杰是个好人。

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后,这张图画出来了,但殊不知那张图画的背后,有小露的多少辛酸。 有的辛酸,是可以“量化”和“直觉”的,有的辛酸,却是隐形的,无法量化,看不见摸不着,女人难于启齿。正是那些难以启齿的辛酸,导致了小露今天的“净身出户”的想法。

上一集里说了,没有小露的辛勤和汗水,文杰的那个博士学位是拿不到的。 文杰读学位的每一分钱,都是小露挣的。  多年来,小露默默地支撑着那个家。 要说她无怨无悔,也不尽然。 她不后悔的,是自己的付出和努力。她不埋怨的,是文杰要靠她支持,读这么多年的书。 自己当初和文杰走到一起时,就知道文杰的弱点:不主动,不具有进攻性,不懂很多人之常情。 但这些也许是可以改造的。即便不能改造,也可容忍的。 有时她即使有怨有悔,也不完全是冲着文杰的。

他们感情上的裂痕,我们早就观察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但不知道会最后成这个样子。

三年前,小露就说过要把她的business减小规模,少收一些病人,不想那么累了,实在没劲的话干脆把它关了算了。那个时候文杰还没有赚现在这么的多钱,小露还在支撑着大半个家。 她确实累了。 从她的话语中,我们隐隐约约感觉到她有些埋怨丈夫不能担当起应有的责任。 但是这种事情我们也不便说什么,只是安慰了她几句。

两年前,感恩节我们夫妻带着孩子去C城还有那边的风景点旅游。 本来我们都已经订好了酒店房间的,但小露要我们住她家。我们也没有过多地推辞,就cancel了酒店房间,去小露家住下了。 反正她家够大,住个十来个人是不成问题的。

他们家坐落在湖边,绿树成荫,一栋红瓦房。

到了她家,哪知道小露和文杰居然叫我们夫妻住她和文杰的主人房(master bedroom)。 我们一再推辞,说这怎么可以。 文杰是个老实人,一不小心说漏了嘴:“真的,你们都是自家人,到这就别客气了。 其实就是你们不住,那个卧房也是空着,我们不是因为你们的到来而让出来的。”

小露瞪了文杰一眼:“文杰你瞎说个啥呀。 姐姐,姐夫,咱们是觉得在大房子里住腻了,空荡荡的,喊一声都有回音,才搬到小房间去的。”

听的出来,小露这是在打圆场,似乎要瞒住什么事情。

“那好吧,恭敬不如从命,咱们也来住几天六星级宾馆了”,我妻回答。

那个卧房,确实如同六星级宾馆那么高级。 那里面真大。

那个主卧房,在我们到达之前也确实没人住。 因为所有的柜橱都是空的,里面有薄薄的灰尘。 当过certified forensic examiner的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我们以为他们搬到了第二套主人房(secondary master bedroom)去住,所以也就没太在意。不过第二天我们就发现他们是分房而睡的。 这种事情,也算是一种潮流吧。 如今的有钱人,差不多都是这样。

中国有钱人夫妻分房而居,并非为了摆阔,多半是因为各有情侣了,夫妻不过是一种假相。 维持夫妻名义上的关系,唯一的原因是利益不可分。

但小露和文杰分房而居,却不是因为任何一方有了外遇。 他们不是那种人。

小露的苦衷,她早就和我们说过,而且有的时候是当着文杰的面说的。 她说文杰这个人很好,很老实,就是太呆板枯燥了,不懂得人情世故。

我们当时没听懂小露话里有话。 女人叨唠男人,这是世界上最普通的事情。 小露的叨唠,我们没有在意,清官难断家务事。

一年前,我们回国旅游,顺便给文杰家里稍点东西,他母亲跟我们说了实话。

老人家抱怨说,七、八年前就盼着儿媳妇再生个儿子了。 美国又不搞计划生育,想生多少就生多少,干嘛不多生呢。 老太太抱怨,几乎每次儿媳妇回国时,老太太都跟她亲自提起过这件事。“生孩子这种事情,哪能等啊,他们也都老大不小的了,守着一个孩子,老了也寂寞”老人家有点急。

我妻说对老人家说:“是啊,这事他们早就该办了,还真不能再耽误了”。

“唉,我跟小露说,你们也老大不小了,听俺一句话:人家去美国的都生了三、四个孩子,你们就只有一个,听人家说在美国多生孩子少缴税,多拿钱,跟中国刚好反着,多好啊。你们现在还不生,再过几年就生不动了”老太太说 。

“那她答应了吗?” 我问。

 “答应个啥呀。 小露跟我说:妈,文杰都不要和我住一个卧房,我们怎么可能再生个孩子呢?他每天晚上那么忙,都快忘了我和孩子的存在,我一个人上哪去怀上孩子? 他的身体也怕不消啊。”

听老人家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在他们家发现他们分卧房那件事。

老太太说:“我问小露,文杰这孩子很老实,不会在外面有坏女人打他的坏主意吧? 现在国内的女孩子抢别人的老公可是如狼似虎,会不会文杰被人家敲诈了?”

“对呀,那小露怎么说呢?” 我妻问老太太。

老人家无奈地说:“唉,小露说,文杰他要么不下班,下班后一定立刻回家。 他手机里打进打出的电话差不多都是他公司的同事,他的短信也差不多都是那些东西,家里的电子邮件都是共用的,他这个人又很少去泡网,要泡网也是看科技或军事那些栏目,加上他从来不去酒吧,周末下餐馆都是全家一起去,上哪去有外遇啊。 他要是真有个外遇什么的,那女的给他生个孩子,我还真不嫌弃呢。好歹那也是你们文家的一条根啊。”

“小露她乱说,文杰不会干那种事情的”我妻有点生气。

老太太叹一口气:“我当娘的哪会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呢。 文杰那孩子就是有人逼他出轨他也没那个胆。 后来这件事我电话里跟他说了不知多少次,叫他说什么也要再生个儿子,他一听我说这件事就嫌我叨唠,赶紧把电话挂了。这孩子怎么会是这样? 你们帮我劝劝他们俩好不好?” 老人家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去年我们从中国回来后,还真的按照老太太的旨意,去说服文杰和小露再生个孩子。 文杰的工作不太好做。这种事情不太好开口,只能半开玩笑半恐吓地说说,不敢一本正经地说他,怕他生气。小露和我妻的关系是钢铁铸成的,就是天塌地陷也牢不可破。所以跟她说话可以尽管直说,不必担心她接受不了。 就是骂她几句,她也得受着。

电话上,我妻开门见山,单刀直入:“小露,文杰他妈把那件事都跟我们说了,老人家怪可怜的。 你们真的就忍心辜负她这么一个老人的心愿吗?再生个孩子,对你们难道有什么不好? 你们孩子也快长大成人了,几年后就要出去上大学,你们再生个孩子也能解点寂寞呀。 再说了,你们又不是前些年那么忙碌了,为什么就不能尽点孝心,让老人家高兴,也给自己添点乐趣呢?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

我在一旁听着,兴许能帮个忙什么的。

“姐,他妈也应该跟你们说了,这件事怎么能怪我呢?” 小露辩解道。

“一个巴掌拍不响。 文杰冷落你,是不是因为你老在他面前叨唠个没完,让他烦死了?”

“姐,我们夫妻这么多年,哪里有吵过一次架? 他说什么,我有几次说过不? 他要做什么,我哪一次不是拼命帮着他实现他自己的愿望?我跟他有什么叨唠的? 我放弃了考医生执照的机会就为了支持他圆梦,……

我妻知道,小露关于文杰的话夹子一打开就没完没了,赶紧打断了她的话:“小露,你觉得他这是生理的问题还是心理的问题?”

一听话说到这份上,我觉得有点披露隐私的意思了,赶紧知趣地说:“你们姐妹俩慢聊,俺大老爷不好意思介入这种谈话,俺还是躲远点,去厨房弄几个菜今晚下酒。”

其实我是跑到二楼,用二楼的电话偷听。

“姐,他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那你感觉是什么问题? 你有没有带他去做个全身体检? 你有没有叫他拍个脑垂体的MRI,看那里有没有病变? 你有没有查一下他的各种激素的水平? 你……”。

一听她们说起医学,我就头大起来。 我实在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 什么叫“MRI”? 那玩意儿是不是一种新型X光?

“姐,那些东西早就检查过了,正常! 他不爱体育锻炼,那是最大的问题,多少年都是那个样子的了。 他的饭量现在还不如我。 家里什么锻炼机器都有,他从来不碰,就只有我和儿子用那些机器。给他买了一年的GYM membership,他就去过两次。 他不care自己的身体啊!” 小露话中有些愠怒。

“跟你说实话吧,姐,他早就不跟我做爱了。 就是要做,也是敷衍了事,不到三分钟准完事,然后就去做他自己的事情。 但他也说,他是爱我的,对我好。我要买什么他从来不反对。 家里的事,他一概让我当家。 那些年我们过穷日子时,他还为我用手工打造了一辆摩托车,那些零件都是文杰在junk yard一个一个挑出来的。 虽然不能上牌照,但我在小街上骑出去兜风还真的感觉很好。 他对我的爱,还是存在,但我总感觉已经没有激情了。 也许是习惯的亲情?或感恩之心?或者已经转化为柏拉图式的了? 我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要跟我做爱”。

“这怎么可能呢? 小露你可是大美人一个。 对了,是不是你这些年太忙了,不化妆打扮,让他对你失去兴趣了? 网上把这叫做审美疲劳,你觉得会不会是这个问题呢?” 我妻问她。

“姐,我就是穿叫花子的衣服也不丑呀。 我在大街上走路,就是现在也有很高的回头率。 有时洗澡,我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身体,哪点不如别人了?我36D的身材,至少也算及格吧。 就算文杰是对我审美疲劳了,那我们去朋友家里参加party,总没见他眼睛往别的女人身上乱瞟呀。可我总觉得别的男人往我身上瞟。”

一听这话,我在楼上差点笑出声来, 小露说的确实不假。 文杰绝对不是个好色之徒。 恰恰相反,他简直跟个不开化的木头疙瘩似的,我还从来没见他跟任何女人献殷勤过呢,包括小露。小露呢,也并非半老徐娘。 她其实还是那么风韵无限。 我实在搞不明白他们之间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哥,我知道你在偷听,不在厨房弄酒菜。 你就别装了,俺有啥事能瞒得住你? 姐还不是枕头上要一五一十地跟你说,你就光明正大地出来吧。那酒菜,我去给你order一桌,好不?”

我一阵尴尬。

文杰和小露的朋友们都羡慕文杰这么一个既美貌又能干的媳妇,这事我们早就知道。 有一次在他们家开party,男士们在party上侃侃而谈,说笑自如,偶尔夹几个浅黄的段子助兴。 文杰就闷闷地夹菜,吃饭。不过一聊起修车、修房、高科技问题,文杰精神就来了,大家甘拜下风。

小露接着说;“你们也不是不知道,他就是个高科技的呆瓜,一个geek。”

我忍不住笑了,也不装了:“小露,请你不要这样说文杰。 他的学问你不懂,我懂一些。 他是他那个专业的出类拔萃的精英。 他不善言语,但他确实是个大才子,比那些花里胡哨的男人强多了。”

“可我是要跟个男人过日子呀,我这日子过得很郁闷啊”,小露无奈地说。

去年这段对话就这么不了了之。 末了,他们还是没有生个孩子。 他们也没有搬回主人房里去住。 我和我妻真有点后悔。 当时哪知道小露今天会闹出这么大的一个动静出来。早知道会这样,那时就该好好劝劝他们。 那样也许还有救。

今天看来,小露和文杰的婚姻,基本上已经沦落为一种既无家暴也无外遇的特殊的无性婚姻。 随着时光的流逝,他们之间的感情渐渐淡化了。小露对文杰的爱情,严格地说是一种仰慕之情。 文杰对小露的爱情究竟是哪一种,恐怕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数年的淡漠之后,他们只剩下互相的感激之情,而不是那种铭心刻骨的爱慕之情。他们早就不互相为之动情,早就没有激情了。 文杰感激小露为自己牺牲的一切,小露感激文杰对自己的听之任之和无比信任。 与其说他们还爱着对方,还不如说他们还怀念着对方,念叨着对方的好处。但文杰是无法给予小露所需要的东西了。

在这种脆弱的东西维系下的婚姻,到底有多坚固?

感情搁浅,如果有性爱弥补着,也许还有挽救的余地。 性爱不和谐,如果有强烈的感情维系着,也许还可以支撑很长的时间。 如果这两个都出问题呢?

好在还有另外一个强大的力量在维系着这种婚姻,这就是这一集一开始说到的“第三种暴力”。 那种暴力,至少在今天这个社会中还是强大的。

但那种温柔暴力在今天这个越来越开放的社会里,会有多少效果呢?

最重要的,还是他们的幸福。 怎么样他们才能既不离异又过着幸福的生活呢?

不知道。

无论如何,我和妻子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尽最后一次力量,看看能不能挽救他们和婚姻。 毕竟,我们是他们最要好的朋友。 二十多年了。

我们拟定了一个对话提纲,罗列了一组问题,决定和他们做最后一次长谈。

我们订了机票,利用独立节那个周末,飞到C城去和他们好好谈一次。

(未完待续)


高兴
1

感动
3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2 个评论)

2 回复 酸柚子 2012-7-1 08:58
沙发。老解的沙发不容易坐哈
2 回复 解滨 2012-7-1 09:00
酸柚子: 沙发。老解的沙发不容易坐哈
哈哈,您请坐。 俺给您沏杯茶。
1 回复 oneweek 2012-7-1 09:02
应该看职业的心理辅导了
2 回复 海外愤青 2012-7-1 09:03
改写长篇小说连载
2 回复 解滨 2012-7-1 09:10
海外愤青: 改写长篇小说连载
还不算长篇,再有两集就结束了。

写这种风花雪月,最大的好处是既不挨骂也不挨砖
2 回复 解滨 2012-7-1 09:12
oneweek: 应该看职业的心理辅导了
好主意! 一定写到下一集里面
2 回复 徐福男儿 2012-7-1 09:25
大侠挺会吊胃口的。   
1 回复 解滨 2012-7-1 09:26
徐福男儿: 大侠挺会吊胃口的。    
下两集见分晓啦
1 回复 活水涌泉 2012-7-1 10:02
大侠风格一变,还有点不习惯~~~      送花鼓励~~~
1 回复 解滨 2012-7-1 10:03
活水涌泉: 大侠风格一变,还有点不习惯~~~       送花鼓励~~~
俺被拍砖拍怕啦
2 回复 活水涌泉 2012-7-1 10:07
解滨: 俺被拍砖拍怕啦
那可不是你了。砖越多,你越文采飞扬,大家都喜欢你这点!!!
1 回复 解滨 2012-7-1 10:08
活水涌泉: 那可不是你了。砖越多,你越文采飞扬,大家都喜欢你这点!!!
行! 俺明天就恢复真正的俺!
2 回复 潇湘妃 2012-7-1 10:13
第三种冷暴力最可怕.
1 回复 解滨 2012-7-1 10:14
潇湘妃: 第三种冷暴力最可怕.
下一集要仔细地说这个
1 回复 活水涌泉 2012-7-1 10:15
解滨: 行! 俺明天就恢复真正的俺!
你挨的砖头多,但是收到的花更多!!每次你文章的阅读量就说明你被关注的程度,这个就是你在大家心里的位置,你的“大侠”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
1 回复 解滨 2012-7-1 10:16
活水涌泉: 你挨的砖头多,但是收到的花更多!!每次你文章的阅读量就说明你被关注的程度,这个就是你在大家心里的位置,你的“大侠”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 ...
谢谢您的鼓励和支持!
1 回复 awang9988 2012-7-1 10:18
开篇的一大段,属于政论文, 和爱情小说风格不很一致。 后面的很好。
1 回复 Akissmyass 2012-7-1 10:36
辛苦, 辛苦, 码这么多的字, 真不容易。
1 回复 甜,不甜 2012-7-1 10:38
写的真好,故事吸引人~~
2 回复 穿鞋的蜻蜓 2012-7-1 10:41
闺秘谈性,别开生面
123... 4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4 07:3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