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贝壳文学》的一点随想

作者:解滨  于 2013-12-5 03:2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一本正经|通用分类:村内互动|已有68评论


最近剑为许多村民办了一件大好事,就是把一些村民的一些作品装订成册,以纸质书刊这种形式汇集在一本《贝壳文学》里。 虽然还没有收到这个集子,但我已经为剑的精神而感动了。 为村民做这样的事情,不但要有水准和奉献精神,更重要的是要有勇气。 我要在这里对剑说一声:谢谢你!

我们早就进入了一个多媒体时代,也许纸质刊物很快就要被无情的市场打入冷宫。 “出书”这件事看上去也许是和市场趋势逆流而上的。 但我认为纸质刊物也许永远会在出版物上有其一席之地。 这一期的《贝壳文学》也许还谈不上是一个正式发行的刊物,但这已经迈出了最重要的第一步! 虽然这种方式看似有点古香古色,但至少以“一书在手”这样的方式满足了一些村民们对过去几年在村里的这段美好时光的一种怀念,一种对自己和对这个网络时代的美好的回忆。 从这个方面来看,这就是一件大好事! 不管当前的市场如何走,说不定过了许多年,陈列在书架上的纸质书刊又“洛阳纸贵”,被人们当作精品来收藏。 所以,剑做的这件事确实是意义深远的。 几年前,雪的烟花等村民就编辑过很精美的《贝壳月刊》,很受欢迎。 今天,她这个思路在被发扬光大。贝壳人在进步,在成熟,在成功!

虽然经常写几个字,其实我对书和文字真的没有多大的兴趣。 我从小的梦就是长大了当兵,骑马挎枪走天下。 只是因为时运不济,没有赶上战争年代,让我满腔热血被冷漠的现实所冰封。 我本来就对文学不开窍、不发烧、不懂。 我一读那些文学巨著就犯困。 正是文化水平太低的缘故,我来到村里后只对那些“檄文”感兴趣,以至于在过去的几年中忽略了大多数村民的好文章、好作品。 前些天剑要我自选一篇文章加到那个集子里的时候,我才突然发现虽然我的一些烂文在网上传来传去,但我真的没有写过一篇像样的文学作品。 这让我惭愧、汗颜啊。 此次承蒙剑老第的抬举,我的名字也列入了这个集子,我真的感到很勉强,很尴尬。 所以诸位如果在集子里看到敝人的拙文请莫见笑,跳过那一页直接阅读别人的好文就是了。 在下一定好好向各位学习,今后争取写点像样的东西出来。

所以,最近我很少写我那臭名昭著的政论、争论文了,而是花了些时间去阅读村里许多村民的文章和作品,学习他们的写作技巧。 我发现贝壳村确实是个才子佳人集中营。 有很多村民的作品的水平可以和任何专业作家的水准相比拟,甚至有胜于那些专业作家。 和专业作家相比,贝壳村民们的作品固然没有浓妆艳抹的笔墨、精美的修饰和专业的构思,却更具有原始、粗旷、真实的美。 也许只是淡淡的芬芳,却带有海外华人生活的浓郁原始气息。 有许多村民的作品都是可以成为一个个精美的专集的。 我随便都可以举出一大堆例子,比如说老地雷的歌,小小的多才多艺的各类作品,XO的大学生活系列、若水无痕的诗词,婉儿的从怡红院到夜阑宫系列,Xinsheng写的《贝壳缘》系列,徐福大哥写的务农趣系列和反思中国传统文化系列,千年等一回写的读书札记以及他和赌博客关于儒家思想的对话,赌博客写的《堕落》系列, 雪的烟花写的抒情散文系列,白露为霜写的美国见闻系列,小皮狗写的海外生活系列,张医生写的《草垛情缘》系列,刘小雨的美术生涯系列,三丫老豆写的旅游系列,的小说,凯诺、懒猫、铜山的多媒体,杨立勇的杂文,还有许多诗人写的诗歌,等等等等,等等等等,这些都可以成为一个个精美的专集。 由于本文篇幅有限,我没有提到很多村民们的精美作品,在此抱歉了。 把这些精美的作品保留下来,也许等我们都很老的时候再来读这些文字,回味这段美好的网络情缘,心中会是何等舒畅。

这一次的作品集里面有位作者叫“若水无痕”。 从去年起年她已经不常来村里发文了。 说起来惭愧,我是在她离开村里后在油管上听到她唱的一首歌曲后才去读这位诗人的作品的(http://www.youtube.com/watch?v=SeZwbpNH0F0)。 读了她的诗词和散文后,我成了她的忠实粉丝。 我真切希望她回到村里来继续发表她的作品。 无论当初她还有别的诗友、文友是为什么离开的,今天都有100个理由回来,因为今天的村里的温馨已经在慢慢地回来,

一个多月前的一天我在网上瞎逛,听说某处又开了一家新店。 我走过去一看,那里面既温馨又平和,没有战火纷飞,没有恶言相向,就像当年的那个叫贝壳的小村,大家都亲亲切切的。 一开始我不知道是谁在经营,一直过了好几天后我才发现是当年村里的两个丫头在那维持的(饶恕我使用“丫头”这个不敬之词,当时我脑瓜子里想到的就是这个词)。 那俩丫头为了躲避NAND的战火,逃来逃去,最后逃到那个地方建立了一个温馨的小天地。 此情此景,让我心头一酸,老泪差点吧嗒吧嗒掉下来。 这种事,这情景,怎能不让人唏嘘? 当年的厮杀,曾经的恩怨,谁输谁赢,谁胜谁负,又有何意义?

我不懂文学,但我也是有偶像的,我的偶像就是莲波。 她以诗经体翻译的《Scarborough Fair》成为中文网络文学的一个奇

斯卡布罗集市       Scarborough Fair

问尔所之,是否如适。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彼方淑女,凭君寄辞。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伊人曾在,与我相知。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嘱彼佳人,备我衣缁。 Tell her to make me a cambric shirt.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勿用针砧,无隙无疵。 Without no seams nor needle work.
伊人何在,慰我相思。 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彼山之阴,深林荒址。 On the side of hill in the deep forest green,
冬寻毡毯,老雀燕子。 Tracing of sparrow on snow crested brown.
雪覆四野,高山迟滞。 Blankets and bed clothes the child of a mountain.
眠而不觉,寒笳清嘶。 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嘱彼佳人,营我家室。 Tell her to find me an acre of land.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良田所修,大海之坻。 Between the salt water and the sea strand,
伊人应在,任我相视。 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彼山之阴,叶疏苔蚀。 On the side of hill a sprinkling of leaves
涤彼孤冢,珠泪渐渍。 Washes the grave with slivery tears.
昔我长剑,日日拂拭。 A soldier cleans and polishes a gun.
寂而不觉,寒笳长嘶。 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嘱彼佳人,收我秋实。 Tell her to reap it with a sickle of leather.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敛之集之,勿弃勿失。 And gather it all in a bunch of heather.
伊人犹在,唯我相誓。 Then she will be a ture love of mine.
烽火印啸,浴血之师。 War bellows blazing in scarlet battalions.
将帅有令,勤王之事。 Generals order their soldiers to kill and to fight.
争斗缘何,久忘其旨。 For a cause they have long ago forgotten.
痴而不觉,寒笳悲嘶。 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问尔所之,是否如适。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彼方淑女,凭君寄辞。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伊人曾在,与我相知。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虽然我曾把这首诗介绍出去,但直到今天我才细读了一遍这首诗。 这是一首抒情诗还是一首爱情诗,或两者都是? 我还是没有读得很懂。 但是有一句我是读懂了:“争斗缘何,久忘其旨”。

争斗缘何,久忘其旨”—— 我们都是贝壳人,也许到了我们回归和谐,走回温馨的这一天。 


——————————————————————————————————

后记: 今天,2014年1月6日,在本文发出的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大诗人若水无痕终于回村啦!   真高兴她回到村里!

发表评论 评论 (68 个评论)

4 回复 白露为霜 2013-12-5 03:49
Scarborough Fair给她翻成这个样子,不知是哭还是笑。   
5 回复 解滨 2013-12-5 04:02
白露为霜: Scarborough Fair给她翻成这个样子,不知是哭还是笑。      
没办法,去年我把这个翻译介绍给国内网友后,国内的网友们对这个翻译好评如潮。  大概是找到了古老的中国文化和英国文化的一个交界点吧。  

但是国外的网友确实有些争议。 例如CND的廖康就觉得这个翻译有点牵强,为诗经而诗经,把英文诗里面的意境中国化了。http://liao-kang.hxwk.org/2009/05/27/%E4%BB%8E%E4%B8%80%E9%A6%96%E6%B0%91%E6%AD%8C%E7%9C%8B%E7%BF%BB%E8%AF%91%E7%9A%84%E7%BE%8E%E8%80%8C%E4%B8%8D%E4%BF%A1/
5 回复 猪扒戒 2013-12-5 04:09
真情实感。赞。
4 回复 解滨 2013-12-5 04:11
猪扒戒: 真情实感。赞。
谢谢!
5 回复 白露为霜 2013-12-5 04:14
解滨: 没办法,去年我把这个翻译介绍给国内网友后,国内的网友们对这个翻译好评如潮。  大概是找到了古老的中国文化和英国文化的一个交界点吧。  

但是国外的网友确实 ...
我比较相信“信,达,雅”中信永远是第一。这就包括忠于原文的意思和风格。我不知道如何能何能把“问尔所之,是否如适”与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等同起来。
5 回复 解滨 2013-12-5 04:20
白露为霜: 我比较相信“信,达,雅”中信永远是第一。这就包括忠于原文的意思和风格。我不知道如何能何能把“问尔所之,是否如适”与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
所以廖康的译文“你是否要去斯卡堡赶集?”比较忠实于原意。 莲波是为了凑足诗经的八个字才那样译。 有些网友则认为翻译实际上是一个再创作的过程。 两种语言、两种文化无法实现严格的对等翻译,因此译者可以发挥创作。

文取心是这样说的:“
我倒觉得还是原译译得较切,原因其一是parsley,这就是中国人说的洋芫荽,也就是香菜,至少原译忠于了原作。这些植物名并无实际的含义,只是音节合韵,就如京戏的过门那样。老廖本了中国人的一厢情愿,把些植物当作‘忠贞’的象征,这就有以己之心度人之腹了。意大利人做菜是用parsley最多的。他们有句民俗:He is parsley. 意为此人在各种场合都混得下去。哪有老廖所说的‘忠贞’在内?
不过老廖译文也开创了新局面,就像国内人喝红酒加冰那样,特别合适中国人。”

“还有,廖译遂字咭文,字义也许清楚了,但音乐性被削弱了。不信的话诸位可先读一下英文原文,注意它的节奏,再读原译,再读廖译,原译的诗性胜过廖译,感觉立现。”
5 回复 白露为霜 2013-12-5 04:28
解滨: 所以廖康的译文“你是否要去斯卡堡赶集?”比较忠实于原意。 莲波是为了凑足诗经的八个字才那样译。 有些网友则认为翻译实际上是一个再创作的过程。 两种语言、 ...
有些情况没法做到,那是没有办法。比如英诗有些压韵中文做不到就算了。把人家的意思随意改了,又打着翻译的旗号,还拿“再创作”当挡箭牌。
4 回复 解滨 2013-12-5 04:37
白露为霜: 有些情况没法做到,那是没有办法。比如英诗有些压韵中文做不到就算了。把人家的意思随意改了,又打着翻译的旗号,还拿“再创作”当挡箭牌。   ...
所以廖康坚持认为莲波的翻译是“美而不信”。 不过有人(“老瓦”)也认为:“记住这是一首歌词,除了考虑翻译中的信、达、雅之外,还必须考虑与旋律本身的“和”。单从这点上看,四字一句的诗经体衔接得很好。但诗经体同时带来的模糊涵义,是专业翻译最忌讳的。 ”

玛雅咖啡里讨论过廖康的这个批评:http://www.mayacafe.com/forum/mcpost.php?t=1243415537
4 回复 老地雷 2013-12-5 04:56
老解说出了我的心里话,同谢剑!唱得比说得好听,做得比说的唱的都好听!
4 回复 小皮狗 2013-12-5 05:17
顶好文!喜见大侠 “卸械 “。我个人感觉你实际上是一位侠义柔肠的多才艺好男人。我们的文字耕耘,是一种抒发情感,记叙往事的方法而已,无论是平面还是电子媒体,只求愉悦欢快,互相交流,增进友谊,提升自己。上网一年多,确实从各位朋友那收益颇多。      
4 回复 病枕轭 2013-12-5 05:35
老解的提议令人动容~争论归争论,不伤情谊才好~不知道贝壳村的分裂起因缘何。。。只希望朋友们能相聚愉快~美文迭发   
3 回复 解滨 2013-12-5 05:58
老地雷: 老解说出了我的心里话,同谢剑!唱得比说得好听,做得比说的唱的都好听!
老地雷会说,会唱,还会做!
4 回复 解滨 2013-12-5 06:01
小皮狗: 顶好文!喜见大侠 “卸械 “。我个人感觉你实际上是一位侠义柔肠的多才艺好男人。我们的文字耕耘,是一种表达自己的日常情感,往事记叙等等的方法,无论是平面还 ...
小皮狗过奖了。  
5 回复 解滨 2013-12-5 06:01
病枕轭: 老解的提议令人动容~争论归争论,不伤情谊才好~不知道贝壳村的分裂起因缘何。。。只希望朋友们能相聚愉快~美文迭发       ...
就是嘛,争论归争论,千万不要伤感情。
4 回复 kzhoulife 2013-12-5 07:11
老解改写小说吧,你叙述故事的本领绝对一流,文笔更没得说,只要多花点时间就够了。写小说的最大难处是花时间,不像写政论文那样,可以一蹴而就!
5 回复 jjsummer95 2013-12-5 08:52
  
4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3-12-5 09:02
解滨是个真诚的人。
4 回复 trunkzhao 2013-12-5 09:34
要是真有世外桃源,告诉我,我也厌倦这无休止的攻击吵闹。不知你说的那个桃园能安静几天。当年猪窝大逃亡时,也宣称是最美好和平民主的家园。可是现在呢?
4 回复 解滨 2013-12-5 10:24
kzhoulife: 老解改写小说吧,你叙述故事的本领绝对一流,文笔更没得说,只要多花点时间就够了。写小说的最大难处是花时间,不像写政论文那样,可以一蹴而就! ...
是啊,确实是这样的。 写小说对我来说是件新鲜事,有些困难。 我的最大问题就是不能静下心来慢慢构思、写作并润色。 我写的大多数杂七杂八的东西都是在一、两个小时内,兴头之上,一气写成的,属于短平快类型的。 小说不是那么容易写的。 但是我看了村里好几位写小说的村民的作品,例如麦燕萍的那个商海系列,赌博客和张医生的两部,确实得到一些启发。
5 回复 解滨 2013-12-5 10:25
jjsummer95:   
谢谢您阅读拙文。
123... 4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18: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