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男女相拥而眠:有人看到高尚,有人想到龌龊

作者:HappyUSANA  于 2012-3-18 12:0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村内互动|已有9评论

转载抗美援朝的事:男女两位战士,为了生存和保护体力, 不得不相拥而眠。 对于有些人,他们根本无法理解这种高尚的精神!

转:忆抗美援朝:军令要求和女兵相拥而眠 2012-03-17 15:33:00

虔谦转载评论:很美的一篇文章,真是纯真年代,纯真的人!


    早春的朝鲜,依然天寒地冻。由于敌人完全掌握了制空权,部队只能白天隐蔽,晚上行军。而夜晚寒气逼人,每个人负重又多,满头大汗加冷风吹面,很多战士伤风 感冒,部队一入朝就出现了非战斗减员。师首长对此特别关心,强调一定要在部队内部搞好团结互助,大力开展老带新、强帮弱的互助活动,对新同志、伤病体弱同 志,尤其是对随军入朝的女同志要给予特别的关怀和照顾,帮助她们克服战斗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尽最大努力保持与发挥我军特别能战斗的革命精神。


  张科长立即贯彻上级指示,要求我们每两人组成一个团结战斗的互助组,不仅在行军战斗中要互帮互助,而且宿营时要相拥同眠、共御风寒。科长看了看科里唯一的女兵张琳,盯着我说:“你和她组成一个互助组。”

   我听到他的吩咐,头脑一下子就懵了:“叫我和她互助,那宿营时不就要一起睡吗?”科里的男兵“轰”地炸了锅,都涌了过来。见我把手摆得停不下来,大家哈 哈大笑。老魏头揪住我衣领说:“你这小鬼,什么不、不、不的?告诉你,这叫革命需要,战斗互助。小屁孩,人没长大,还敢质问科长‘这算哪档子事’,想翻天 啊?”

   张科长推开他,温和地对我说:“其实,大家商议时,对这件事还是很慎重的。要做到战友互助、男女同眠,确实不合常理,你情绪上有抵触和不满,我们也能理 解。只不过,这件事非办不可,咱们指挥所里你最小,除了你实在别无他人。如果改派他人去和张琳互助,对小张有失尊重,而且人家姑娘也未必点头认同,只有你 最合适。”

   科长又说:“你也看到了,入朝以来,我们全体指战员都毫无例外地远离村庄宿营,疏散隐蔽在山林之中,卧冰踏雪。为了防寒,我们都是好几个人挤在掩体里, 抱成一团,相互腿靠腿、背靠背,再搭伙盖上夹衣,最后在头上严严实实捂上雨布,才能勉强抵御风寒。但这几天,张琳是一个人睡,尽管大家帮她铺了厚厚的干 草,又给她多盖了一条军大衣,仍不顶事,她还是冻得发抖,冻得哇哇直哭!”

   张科长的话让周围起哄的人都安静了下来。科长说:“科里先派老魏头给张琳做工作,要她可怜你年少体弱,又拖着一条伤腿,值得同情扶助,请她发扬阶级友 爱,跟你结成‘团结互助二人战斗组’,由她任组长,不仅在行军战斗时关照你,而且到达宿营地要带着你睡,抵足同眠,共御风寒。人家姑娘都同意了,你还在这 里拿什么架子?”

  我低垂着头,心里觉着别扭,半天都没开腔。科长揪着我的耳朵叮嘱道:“说是让她照顾你,那是说给她听。你要把她照顾好才是真的。给我听好,你必须把她保护好,不能让她被冻坏了,知道吗?”

   本来,前指是不安排女兵参加的。但张琳脾气倔犟,死缠硬磨,一再向组织表决心,坚决要求参加。她自幼习武弄剑,体魄强健,又有较高的英语水平,所以被特 批入朝。这些天来,严酷紧张的战斗现实与她事前的预想,真是有天壤之别,更迫切需要组织的关爱和战友的援助。听到我同意和她互助后,她跑过来,亲切地拍了 拍我肩上厚实粗重的炒面袋说:“嗨,欢迎你,我的小战友,咱俩好好团结、互助,共同迎接考验。”

   第一次互助同眠是在负重行军40公里后。其他战友放下背包,刚咽几口炒面就呼呼入睡了。融化的冰雪从他们的手心滴落下来,珍贵的炒面也松散开来,掉进了 草堆。战友们如兄弟一般,相拥而眠,从相互的体温中取得一些温暖。张琳比我年长五岁,可我们总是两个未婚的青年,这样互助算什么事呢?我还是想不通,就近 找了一处避风的岩坎,用膝盖托着军用皮包做起统计报表来。

   “我看你这小家伙是故意把问题搞复杂了!道理讲过了,困难明摆着,你还腻腻歪歪的找借口逃避,这不是小资产阶级的敏感、多疑、自私,还有啥子说的?革命 就是要认真,一心忠诚,不存歪念,流血牺牲都不怕,难道陪自己的阶级姊妹睡睡觉取取暖就失去人格尊严了么?何况,你们是和衣而眠,众目睽睽,还有什么不好 意思?去,马上进去休息,下午还要跟部队奔袭清川江呢!”

  说着,彦文科长又甩过两件同志们临时支援的夹大衣,严肃而亲切地瞪了我一眼就进洞去了。我硬着头皮进到洞内。张琳笑了笑,给我腾出一半卧位。

   这个废弃的洞坑至多只有六七米,散发着阴冷潮湿的霉气。坑洞尽头,已横七竖八地挤着一团战友,他们鼾声如雷,梦呓声声。我和张琳睡在坑口,地下铺了一些 干草,头上顶着两件夹棉大衣,再裹上双层雨布,密不透风。第一次紧挨着异性躺卧一起,我紧张得很,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尽管和着厚厚的军衣,但在我身体 一侧,在双层雨布捂盖的特殊空间里,我还是仍能真实地感受到她柔软的身体,和那散发着女性芳香和温馨的呼吸。异样的温暖像电流贯穿我全身,令人有些晕眩。 我的心跳和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赶紧悄悄把身子挪开一些。只听张琳说:“挨近点,靠近我,不然要钻冷风!咱们是行军打仗,没啥怕的,千万不能冻着!” 她一边亲切的叮嘱,一边伸过手来,侧过身子,轻轻将我已冻僵的伤腿揽向她的怀中,用她的体温温暖着我,姑娘丰满的身体让我热血冲顶,我像遭雷击一样一动也 不敢动。慢慢的,她像亲姐姐般给我的温暖使我心情放松下来,我也轻轻抱住了她的双脚,把自己的体温传给她。

  从这天开始,直到料峭的春寒过去,我们一直相拥而眠,一起度过了入朝初期那段最艰苦的时光。在这难忘的纯真体验里,与其说是我用体温帮她熬过了寒夜,倒不如说是她用阶级的情怀,帮助我克服了“小资”的敏感和犹疑,逐渐蜕变成一名合格的志愿军战士!  (转自,原题:学生兵忆抗美援朝:军令要求和女兵相拥而眠)

高兴
1

感动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9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1 回复 越湖 2012-3-18 17:12
俺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深有体会。
人在一定的条件下,思想被其它东西占领,基本不太可能有龌龊的想法。
1 回复 rongrongrong 2012-3-18 19:57
越湖: 俺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深有体会。
人在一定的条件下,思想被其它东西占领,基本不太可能有龌龊的想法。
给大家讲讲
1 回复 总裁判 2012-3-18 20:29
当时学徒进厂三年不得谈恋爱,大学生不得谈恋爱。正是青年的道德准则。伊斯兰国家更严格,婚前性行为当被众人乱石砸死,但是结婚后可以娶4个老婆。厂党委书记的女秘书换了好几个,学徒级级别不许进厂办,不知党有多少机密。直到文革造反,变成老工人的学徒揪斗走资派,党委书记(老革命,抗美援朝师政委)才交代:“她们把我当成最亲爱的人,我裤带松了,就腐化了。”注:作家魏巍歌颂志愿军,称之为“最亲爱的人”,作品经《人民日报》推荐,登时成了志愿军官兵的代名词
1 回复 陈营 2012-3-18 21:12
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情,合情合理。用今天的眼光看历史的事件,怎么说都可以。
1 回复 liuxiaoyu 2012-3-18 22:05
越湖: 俺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深有体会。
人在一定的条件下,思想被其它东西占领,基本不太可能有龌龊的想法。
人在一定的条件下,思想被其它东西占领,基本不太可能有龌龊的想法。
1 回复 越湖 2012-3-18 22:44
rongrongrong: 给大家讲讲
陈年老事,还是别倒大家胃口了。再说了,当年的那女孩现在过着美好的家庭生活,人家的家里人不知道也不见得愿意听到。。。
1 回复 hr8888hr 2012-3-19 01:05
睡过几次就没有感觉了
1 回复 麦燕萍 2012-3-19 07:29
越湖: 俺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深有体会。
人在一定的条件下,思想被其它东西占领,基本不太可能有龌龊的想法。
我也同意这种看法。
1 回复 越湖 2012-3-19 10:52
麦燕萍: 我也同意这种看法。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31 18: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