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60:折腾,还是投资-不安分的比尔

作者:pcw  于 2016-3-10 12:0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职场内外|已有10评论

随笔60:折腾还是投资---不安分的比尔

 

这个秋天,办公室的停车场上落叶纷飞,今年的落叶好像格外的多,如果不及时的清理,厚厚的树叶会使得车轮打滑很不安全。比尔的车子停在车场的中间位置,也不管其它的车是如何的停靠的,径直的推开了我的办公楼的前门,也不和任何人打招呼,直奔我的办公室,提着他不离身的公文包,急匆匆的样子进来。

比尔在房地产的投资上是无孔不入,收获的资金供应他过上了随心所欲的生活。现在的他,突发奇想地研究起了家谱,而且还大有斩获,得到一个重要的线索,急于也乐于和我分享。我也拿了他一把,一定要求他带我去看他熟悉的哈德逊河边的房产,他也乐意。

周五的傍晚,我们在河边的斯蒂文科技学院前的餐馆会合,然后步行去看他认为的好的地产项目。在花灯初上的的大街上,他的兴致很高,一反常态的边走边说。他告诉我,他的家谱研究已经论证到了前十二代,已经有了重大发现,在他的母亲这边竟然连到美国总统麦迪森的第一夫人。

他洋洋得意的叙说着他的“研究成果”,那意思是说:老弟,你看,我比尔不但富有,而且还很贵族。那种得意忘形的样子溢于言表,红彤彤的脸颊上泛着红晕,他生怕我不相信他的话,又把这次感恩节去维吉尼亚认亲、团聚的日子中见到了什么人吃的什么饭不厌其烦的向我叙说着。我一边听一边及时地点着头表示认可,不想扫了老朋友的兴。他在一种难得的昂奋的状态中,一向谨言慎行比尔今天有点高兴得过了头。也好,让他尽情的释放也好,正好在他警戒放松的时候找机会让他吐出一点投资真经,何乐而不为。

我一边迎合着他的话题,一边伺机准备着我的问题。

比尔还在兴奋的谈论着他的家谱,由于他的研究成果使他几乎要进入美国大家族,贵族的圈子的时候。他说,他有了一个超级大粉丝,那就是他的太太。因为看到比尔的家谱研究,使比尔几乎挤进了贵人的圈子,他的太太也按耐不住了,给他提出要求,要比尔抓紧时间也要把自己的家谱研究出一个系列来,也许也能连上美国总统之类的人物,她自己也混进更贵的圈子。

比尔告诉我,这是一个难题。因为在他研究他太太家谱的时候,只上延到第四代就到了厄瓜多尔共和国啦。他说,那个地方怎么可以有贵族啊。可他看着自己老婆热情的期待,也不敢轻易地把这个真实的信息告诉她啊。这让比尔也郁闷了一把。比尔边说边走,我是边听边跟随,不一会儿就来到十二街和克林顿大道的交叉口,眼前的这栋楼就是今天的目标,我们准备进去了。

我站在这栋物业的门口,比尔在我的左前方。他看我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用征询的眼光望着我。然后,用挑衅的口吻问:发现什么问题了?我摇摇头,表示什么也没有,然后跟着他进了楼。比尔上上下下的带着我把楼上楼下看了个遍。然后告诉我物业的要价。同时解释道,你知道这个地方的名字,可你知道这个名字最前面的字头HOBO的意思就是流浪汉集聚的地方。也就是说,当年 这里是外来人口集聚地,所以,这里最初的居民鱼目混珠,非常复杂,有享誉美国和世界的大文学家,也有领导音乐潮流的弄潮儿,更有人数众多的流动人口,新一代的移民。你看这里的楼房,现在每栋楼里住着几十、上百家人家,可在过去,这其实只是一个家庭的住宅,就是现在的这栋楼,还是一个拥有者。

我接着比尔的话题问,这个价格明显的低于市场价格,为何还能被你盯上,没有被人抢走?比尔一乐,老弟,你还不知道这栋楼的地契有问题。我紧接着问,什么问题?比尔反问道,你在看楼时发现了什么?我说,是有一些地方很特殊,尽管在灯下,似乎颜色很独特,比尔满意的伸伸大拇指,表示赞赏我的观察力。

比尔说:对,你说的对,这个地产的地契有一些特殊的规定,其中一项就包括你提到的颜色,这些奇怪的特殊要求吓走了许多买家,人们不喜欢这些制约,不过我认真的研究过,其中的最重要的一条被人们忽视了。这时,我接口道,高度。 比尔满意的点头,厉害。

因为在我进楼之前曾停留了一下。观察到这栋楼的四周边的前后左右,基本是七、八层的建筑,而眼前的这栋楼只有两层,显得突兀和另类。现在,在这块寸土寸金的地方,这可是一个极大的商机。当时,就有点嗅到比尔的意思,再加上后边比尔的解释和介绍,逐步摸清了比尔的投资意图。他在沙里澄金,眼光独到,没有被地契的苛刻的要求所迷惑,找到了他的投资点。

我们回到了原定的餐馆,继续着我们的谈话和探讨。现在的这个小城经过了多年的兴衰起伏,大浪淘沙,因为她特有的位置成了纽约边上的交通枢纽,转换器。在曼哈顿的旁边,几乎成了仅有的几个的最佳的投资点之一。许多人看到了她的投资潜力和前景,在这个一平方公里的独特的最佳位置上寻找商机,寻找投资的机会。 比尔老谋深算,在多少人过滤后的沙滩上,依然可以捡到大贝壳。

 在餐馆坐定后,比尔若有所思地望着河对面的曼哈顿岛,似乎很有心事的盯着窗外,竟然像忘掉他的面前还有一个我。

我被比尔晾在一边,只好独自喝着咖啡,等着比尔的回神到现实中来。比尔终于从冥想中回到餐桌上。我友好的问比尔,刚才是不是又穿越到你的第一夫人姑姑那里去了?没想到比尔竟然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我被他的真诚打动了,只好也随着他说:你好幸福啊!哪天等我也有了足够的闲散时间,你也教教我如何能论证出一个豪门贵族的出身的方法和方式,也去寻找寻找我的祖上。比尔知道我在拿他开心,不气也不恼,还是那么平和和友好的谈起他的家谱中的新发现。尤其是在这个感恩节时他见到的家族成员。在他的脑子中,在思考着如何的将他现在的家族资源的优势开发利用起来。比尔在设想用这个联络的网络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拿他所收集的资料及文物集中起来,并很认真的征询我的建议。

正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自己的一个办公室就在麦迪森总统的出生的小城附近,人们为了纪念这位总统把这座小城已经命名为麦迪森了。在城的中心还有麦迪森的铜像。麦迪森城的位置离这里并不太远,我问比尔要不要到这个小城的图书馆去搜集一些资料,补充和完善到他的资料库中。比尔听后很兴奋,我们当即商定了时间。然后,我问比尔:怎么样?现在还谈谈咱们在这儿的开发吧,你是怎么想的?

一谈到眼前的项目,比尔立刻显露出轻松而淡淡的平静 他不急不缓的对着眼前的咖啡杯,而不看我,好像是谈一件和我们自己不相干的事一样。然后,缓缓的说:这个项目对你我来说,很简单,只有咱们把市里的建筑部门搞定,在原有的地契的基础上,避开他原有的约定,就像你说的那样,把高度和其它建筑拉平,就是成功了一半,下边的事情还不是你的拿手好戏啊。

这时,我接着问:那么原有的地契可以改吗?比尔回答:不行。这就像你们东方人收藏一样 你可以在原来的藏品中加盖你的收藏印章题字 但不能改。不过 我研究了这份地契,有许多的运作空间,最最要紧的就是你说的高度。他们没想到现在的市政建设部门也会通融。这样一来,搞不好还能设计出一栋别具一格的新建筑。

那么对分割的空间的面积你有何打算?我尽可能的详细的想听听比尔的建议, 他毕竟是老马识途,经历和历练非同一般,常有精辟而独到的见解,有着超强的超前意识。比尔听后,用不经心的态度说,每个单元尽可能小些,但厨房的设计不能小,你懂的。一句话把下边的事情交代了。事实上也是如此,前期的研究和分析做好了,下边的执行就没有多么大的问题和难度了。比尔在寻找,我在跟进,一起默契,这已经成了定式,如此而已。

昨天,纽约地区风和日丽,比尔和我约定一起去麦迪森的出生地,麦迪森小城的图书馆去搜集资料。比尔喜欢动脑,我喜欢动腿,他想的多,想的远,想的深,善思却不善动。他花了那么多时间研究家谱,既然已经把麦迪森的夫人都研究出来了,却竟然没来麦迪森城来实地考察过,这实在是让我吃惊,感到意外。看来,比尔是太善于动脑,而不喜欢动腿了。相对于比尔的动脑,我则喜欢动腿,动眼,这也许是新移民的缘故吧,我跑的勤,走的路多,更多的是喜欢亲力亲为,由感性到理性,从现实到抽象。脚下有着风光无限,促进自己的理性和抽象思维。他是老美国,我是外来人。一个外来人带着一个老美国人来到和他研究相关的地方,这本身看上去就有些滑稽,好玩。

我们来到麦迪森城,这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小城,也是一座传统的美国小城,在这座小城中,只有两万多的居民,可这里却有三家大学,其中的一所文科大学竟然是闻名全国的高等贵族学府。这里就是美国的第四位总统麦迪森的出生地和家乡。人们为了纪念这位为美国作出贡献的总统,把小城的名字命名为:麦迪森。

我很喜欢这座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小城,经常在这里漫步街头,从这里的主街向南就是很有特色的居民区。在这座小城中,有着说不完的故事和历史典故。我们的产品曾经装备了这里的警察局,市政府,图书馆等等等等,也正是这个原因,使我认识这里的许多人,有警察,有侦探,有市长,有餐馆的老板,更有在主街上开业的医生,律师,珠宝店的店主,古董店的老板等等等等。用我的兄弟的话说, 在这里我可不能做坏事,认识我的人太多了。虽然警察在这里拦住我超速时总会放我一马,甚至还会开几句玩笑,但平时我还是这里的一个奉公守法的好人。在这里的民风民俗的影响下,我曾被熏陶着成为好人。

比尔看我对这里这么的熟悉,有点意外。他知道,在这小城往北开车用不了半个小时就有我的一个办公室,但他着实没有想到我这个外国人对他要研究的相关的地方竟是这么的熟悉,比尔有点不好意思了。。

小城的图书馆静怡而整洁,比尔去查他的资料,我去逛我的古董店,找老朋友寻宝问踪。其实对比尔的家谱的研究我还是不理解,他一个对时间和金钱达到吝啬程度的老人,怎么突然对此这样的感兴趣,不知何故,不知他搭错了哪根神经,更不知这样一个对投资有着深刻理解的老人,宝贵的时间用在家谱研究上有着什么样的内在的意图。带着这些疑问,等比尔从图书馆出来。

在朋友的古董店的一角,比尔找到了我,我们就顺便坐在古董店的高桌子的两侧,一边礼貌的和古董店的老板搭几句话,一边有意识的旁敲侧击的掏着比尔的问题的缘由。比尔是聪明人,我的问题一提出,他就明白了我的用意。老朋友的互动很自然,比尔也不隐瞒,娓娓道来他的想法:老弟,你虽然年轻,可你清楚的知道投资的初期看重的是钱的数字和数量,随着你对金钱的投资的掌控能力的提高,慢慢的会达到一种境界。比如,上周咱们在HOBO的投资项目,对你我都已经不是难事,利润回报也很清晰,这些几乎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就像你们中国人说的那样“一代人可以成为一个富人、高官,可三代人的积累和传承才有可能成为贵族”。先不说这句话对否,但能给人一个启示和思路。尤其是现代的社会,这些你都看得很清楚。

比尔说起来竟然如此的滔滔不绝,我听着,迎合着,点头示意鼓励着,比尔还在往下说。

比尔的谈话的兴奋点被我拨动了,他有点停不下来,继续着他的高谈阔论:老弟,你想啊,投资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装作后不懂的皱皱眉头,示意他讲下去,讲出来。比尔在兴奋的高阶的峰值上,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平时的那个谨言慎行,老谋深算,不吐真言的老者了,而是一个激情澎湃,口若悬河的演讲家了。语言在不停的从他的大脑中制造,在他的口中涌出:投资初期过后,作为投资者,一旦掌握了投资的原理、技巧、手段,有那么一天,就会从量变到质变,赚钱本身已经变得不是那么的困难了,那么,这时你的脑子里想的东西也会慢慢的有所变化和调整。你可能更加注意你的生活质量,文化修养,社会的认知,慢慢的由追求富而调整到贵,由贵而调整到生命的价值。慢慢会有使命感、责任感。

     哇呜!今天的比尔放水了,一发而不可收,我只有听的份了,不时的配合着他的言辞的高低顿挫而调整着自己的点头的方式,方向,程度。同时也调整着自己听他讲话时的态度。

我一边装做认真的听比尔的高论,一边偷偷的思想走私暗暗的乐着:几天不见你老兄水平见长啊。

这时的比尔还在侃侃而谈:我研究家谱,也就是在寻找自己的路上的一步,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投资的目的就是要让自己,让自己身边的人能够分享到这种回报所带来的益处。我们不再单单是为了钱而投资,也不单单是为了某一个单一的目的,而是慢慢的有了这样的一种责任感。这你就明白,为什么犹太复国后的生命力为何在那么一大片的阿拉伯人中,小小的犹太国屹立不倒,而且发展强大,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在这个犹太人的群体中有着许多财物自由,又有责任感的人群,这种力量是巨大的,是有理想的。我研究家谱的过程中,也越来越有这种责任感。我听着,同时看着比尔,好像不太认识他了,他哪里是一个投资专家,这不是一个政治家吗?一个传教士吗?比尔变了,变得看轻了利润,是好?还是不好?我盯着他的秃了的头顶,想看到里边的智慧的大脑中究竟在不断的想什么。

莫非比尔已经真成了贵族?莫非比尔的投资还有其它的“企图”?我边听比尔的叙述,一边在思考着这些问题。认识比尔几十年来,深知他对利润的关注程度。不,不是关注,是专注,专注也不能准确的描述出比尔的状态。他许多时候对利润,对金钱,是疯狂是上瘾,有时甚至是掠夺。平时,平静、文雅的比尔在利润,在金钱面前会情不自禁的显露出那种不顾吃相的海盗般的嘴脸。

不能否认,这些年来他的投资手段日臻成熟,投资的方向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随着我对比尔的了解和认识的不断加深,不能否认,他也成了我的“研究”对象。这个典型的犹太人是如何的对待财富,对待资金的走向,如何的处理他多年来所投资,所积累,所“掠夺”来的财富的。这是一个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美利坚富人所面对的问题。他也像我的老朋友--强森那样圈住自己的财富不放手,还是像托尼那样去浪迹天涯?比尔现在的叙述也许就是正在描述着他的财富理念,温文尔雅的比尔,善思喜想的比尔,肯定不一样。他有他的见解和追求,坐在我对面的比尔,还在谈着他的理念,他在兴奋的状态下竟然没有发现我的大脑在开小差,更不会注意到我的脑海里在“算计”他。。

今天的比尔难得的兴奋,今天的我,难得的冷静。在美国的每一个十二月的时间里都是我特别忙的日子,今年也是如此。可现在的我们,不在各自的第一线去像往年一样在公司里指挥着自己的人去挣钱,反而在这里坐而论道,看似很不合常理。不过,这也说明了我们心态的变化,不再为一时一事的胜败高低而无休止的去竞争,去奋斗。不知不觉的在转,心态在转,所以,行为方式也在转。能在忙里偷闲中去想一些事,去做一些喜欢的事情。

这时候,比尔的语速慢了下来,我的精神也从开小差的状态回归到了眼前。比尔这时问我:听完我的话你在想什么? 我说:我在想你所想的问题。比尔乐了,同时告诉我:他在把自己的家谱研究完备后准备建一个小型的博物馆,把这一百多年来他家族的变迁史整理出来。

他说:在将来的岁月中他不准备退休,他会花出一定的时间和精力对自己选择的这个方向继续下去。我听着他的想法,突然的感到有些孤单,比尔有了方向,强森退了,汉斯就要走了,林鸿回了台湾,托尼准备去周游世界。在美国的这些好朋友们,本来我是他们的小兄弟,莫非我也该面临着选择?

窗外飘起了细雨,不,是雪,是雪花。

比尔站起身,我也从座位上缓缓的站起,突然发现我的左腿在隐隐作痛,眼睛前面也似乎在有飞扬的彩色的雪花。莫非,自己也该整修一下了……

比尔回到了他的书斋中继续他的研究和运筹帷幄,专注在电脑中寻找,整理着数据,寻找新的焦点,搜索着自己要投资的新项目。

我又奔驰在路上。。。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9 回复 蒔花闲人 2016-3-10 12:32
听您讲故事是滔滔不绝,能否也透露一点你的脑海里在如何“算计”比尔?
8 回复 pcw 2016-3-10 22:49
蒔花闲人: 听您讲故事是滔滔不绝,能否也透露一点你的脑海里在如何“算计”比尔?
好,下边接着写如何‘算计’他
8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6-3-10 23:31
:投资初期过后,作为投资者,一旦掌握了投资的原理、技巧、手段,有那么一天,就会从量变到质变,赚钱本身已经变得不是那么的困难了,那么,这时你的脑子里想的东西也会慢慢的有所变化和调整。你可能更加注意你的生活质量,文化修养,社会的认知,慢慢的由追求富而调整到贵,由贵而调整到生命的价值。慢慢会有使命感、责任感。

阅读详情: http://www.backchina.com/blog/267561/article-246009.html#ixzz42VxRNoku

精彩!赞同!
8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6-3-10 23:35
这时的比尔还在侃侃而谈:我研究家谱,也就是在寻找自己的路上的一步,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投资的目的就是要让自己,让自己身边的人能够分享到这种回报所带来的益处。我们不再单单是为了钱而投资,也不单单是为了某一个单一的目的,而是慢慢的有了这样的一种责任感。

阅读详情: http://www.backchina.com/blog/267561/article-246009.html#ixzz42VxnOP2h

有了足够的物质,就要追求人生的目的,自我的人生价值。希望越早进入这个阶段,越好。否则人什么时候翘了,后悔来不及了。
9 回复 【小虫摄影】 2016-3-11 03:20
ChineseInvest88: 这时的比尔还在侃侃而谈:我研究家谱,也就是在寻找自己的路上的一步,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投资的目的就是要让自己,让自己身边的人能够分享到这种回报所带
    赞同
7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6-3-11 04:36
莫非,自己也该整修一下了……

楼主整修了没有?
9 回复 pcw 2016-3-11 09:34
ChineseInvest88: 莫非,自己也该整修一下了……

楼主整修了没有?
修的差不多了
10 回复 pcw 2016-3-11 09:34
【小虫摄影】:         赞同
    
6 回复 pcw 2016-3-11 09:34
ChineseInvest88: 这时的比尔还在侃侃而谈:我研究家谱,也就是在寻找自己的路上的一步,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投资的目的就是要让自己,让自己身边的人能够分享到这种回报所带
有道理
13 回复 pcw 2016-3-11 09:35
ChineseInvest88: :投资初期过后,作为投资者,一旦掌握了投资的原理、技巧、手段,有那么一天,就会从量变到质变,赚钱本身已经变得不是那么的困难了,那么,这时你的脑子里想的
谢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21: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