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恋 (中) by 山哥 (转载)

作者:浪宽  于 2010-4-23 06: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友情转载|通用分类:爱情婚姻

关键词:

我的初恋 (中)by 山哥:(友情转载)

 

五一前那个周末,我决定回父母家一趟。一是我答应过母亲五一要回去的,现在依约去湘谭,提前回去才不负母意。二是不妨侧面了解一下父母的看法,毕竟和虹家是世交,牵扯面宽了些,谨慎为妙。那时中国还只休周日,周六为工作日。不过既然要回去探父母,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早早吃过午饭,便乘车回家。那天的旅途极为顺畅,平日要五,六小时倒车,那天只用了4小时多就到父母单位了。看看手表,还不到五点下班时间,估计家里不一定有人,我便直接去了母亲上班的资料室。母亲抬头见我,简直是又惊又喜。我忙说五一有事不能回家,便提前来了。母亲连连说好。只是晚饭菜不一定够,一会叫你爸去农贸市场再买点。她又微笑着说,你彭阿姨刚刚走了不久,最近她常来我这里聊天儿,今天差不多聊了一下午呢。我心头一阵狂喜,却装着满不在乎地说:“她工作轻松,又没多少家务,有的是闲工夫。”我漫不经心地接着说:“你们哪来那么多话闲聊呀?”母亲笑笑说,可怜天下父母心。还不是聊自家孩子。我赶紧吓唬妈说,您可不要随便透露我们兄弟的隐私。上次你们说弟弟有女朋友了,他知道后气得不行。母亲若有所思地说道:“也是。自那以后他们就不再你家老二,我家老二的了。好像最近老提你呢。说你稳重,社会经验好,有礼貌。。。”“彭阿姨说她就是后悔以前不该老是叮嘱虹专心学习,不准恋爱。哪知道现在的行情是大一娇,大二俏,大三急,大四没人要。虹说她们班女生大三都有男友,就她给剩下了。”我说:“行了,就知道瞎操心。你看虹会没人要吗?“彭阿姨说那倒不至于。他们的系政治辅导员老师一直明里暗里死追她,可她觉得此人不学无术,就会吹牛拍马,所以挺讨厌他。不过讨厌还不能表露,毕竟人家毕业分配大权在握,得罪不起。”

 

我觉得事情挺有意思,便静静地听母亲叨咕。“虹还告诉她父母他们班长也一直很喜欢她,人也不错,可小伙子家里来自农村,所以她一直很犹豫。彭阿姨态度倒是很坚决:我们家可不想再有一大帮农村亲戚。郭叔叔那些穷亲戚就够我们家受的了。小虹这孩子还挺听话,马上就赞同她母亲了。”我不由得大感意外:“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强调门当户对呀”。

 

说话间,已到下班时间。父亲接到母亲的电话通知,已经去单位附近的农贸市场买了我喜欢的鲜鱼和蔬菜。这会儿正忙着煎炒呢。晚饭桌上,父亲对我回家十分高兴,同时也提醒山你都24岁了,有合适的对象该留意了,别只顾死读书。我说我哪能只死读书呀。研究生会主席的工作可麻烦了。好在在学院教书时兼职过团委书记,能力上还没有问题,就是时间不够用。母亲年轻时一直是老团干,对儿子深表同情。她支持我道:“社会工作也是学习,我们家老大少年老成,谁不喜欢,不愁没有对象。”的确自山哥大学毕业后,家里不少接待那些好事的媒人,有的甚至是领导,长辈亲自推销他们的女儿。可是一来山哥毕业时刚刚20岁,我们不想搞姐弟恋;二来眼光也有点偏高,不是正牌大学本科,人材出众根本难以接受。那年代女大学生本来就稀少,何况各方面优秀的呢。父亲有点不满地说:“眼光也别太刁了。我看你以前的女同事琳就很好吗。人家女孩都上我们家来过两次,那眼神都能看出她对你有情有意。。。”我有点不耐烦了:“您就能瞎操心。琳是有男朋友的,我们也就是兄妹般友情而已。你总不能让我去抢别人的女朋友吧。”我缓口气对父亲说:“我也真不是刁到谁都看不上。确实偶尔遇到不错的,都名花有主了。我可不愿意一谈恋爱就来段三角恋啊。”母亲连连点头说儿子说的没错。父亲有点不高兴地道:“老大你太像你母亲般刻板。看你弟弟,又是另外一个极端。真让人操心”。母亲叹口气说:“我真的更耽心老二。他太像你这老爸了,天生的情种。。。”我乘机打趣道:“老爸初中就和郑阿姨好上了,弟弟真是得您真传。”

父亲有些尴尬:“你也该为自己的事情多操点心。别像你妈,一辈子就知道学习工作。生活还是更重要。”我马上接口说:“您说的很对。从今以后我一定留心”。

父亲突然道:“刚才我又遇到老郭。他说谢谢你帮虹联系上你们学校研究生的事”。我不自然地说:“这事一点把握都没有。英文她差一分,导师也要男生”。

老爸笑着说:“难怪老郭夫妻也是听他们儿子刚回来说这事。原来是这样。。。

 

转眼五一到了。我随着节日人流从长沙到湘谭,早上出发,磨到下午方到湘大。举手敲虹的宿舍门时,已经是下午3点。

 

门敲了好几下才开。

 

里面探出一个小伙的头,问我找谁。我便说出虹的名字。小伙立刻将门打开说:虹等了你好长时间,刚去实验室不久。“我们在听音乐,没听到你敲门,真不好意思。”原来里屋还有一个戴眼镜的女生,衣衫不整,神情不太自然。我当然知道自己惊扰了一对鸳鸯,暗暗有些歉然。小伙子自我介绍自己叫兵。从湘大化工系毕业分到岳阳工作一年了。他又介绍那女孩名玉。玉朝我文静地点点头。我也介绍了自己同时打量这间宿舍。房间分里外两小间,各置一个上下铁床。玉指着外间的上铺说,那就是虹的铺位。

 

说话间,虹已经回来了,埋怨说咋才来,都以为你不来了呢。看人家从岳阳来都到好久了。我有点歉意地说,巴士太挤了。是不是火车反而更快?兵忙说当然是火车快。虹关切地说,一定很饿了吧。我们一起去食堂小抄部如何?那对小情侣欣然同意。

 

到了食堂,离正常开饭时间还早。不过小抄部是照例开着的。一会功夫,虹和玉商量着点了鸡丁,煎鱼,肉丝,等等好几个菜。同时,4大瓶五星啤酒也上桌了。看着虹跑来跑去,忙得不可开交的样子,一会额头上冒出了层层汗珠。我说:“看你们忙的,点这么多酒菜,是不是打算我们走后要吃一星期白菜下饭?”虹不甘示弱地对我说:“我们是穷一些,不像你们研究生和工作人有工资津贴。今天高兴,明天吃白菜就饭也爽气。”说着,还冲我淘气地笑笑道:“喝闷酒没劲。我们来划拳行酒令吧”。我听了简直有点目瞪口呆。我转身看看玉,她也无可奈何地笑着摇摇头。“咋了?你不会?那玉对不起了,我只好借兵使一使了。。。”兵马上一幅求之不得地模样雀跃起来。虹和兵便站起来卷起衣袖,面对面的划起拳来了:“拳,拳,拳,钩子拳。。。”

 

3年后我下乡“了解国情,科技扶贫”,才再次见到乡村干部们划拳喝酒的情形。不过少女行酒令,山哥平生仅开了这一次眼。虹大口爽气喝着啤酒,嘴上还不忘嚷嚷,“今天本小姐真痛快。玉,我们再来四瓶如何?”我看着已经酒气扑面,满脸通红的虹,连忙阻止道:“行了,别再多喝了,你的酒量差不多了。。。”那一刻,我心里五味杂陈。瞧一瞧文静的玉,眼望远处,一幅受气包的可怜样。

 

彭阿姨曾描述虹小时候和哥哥一块上树掏鸟窝,我还曾怀疑她夸张,看来决非虚言。眼前真是一个又可爱又可气的女孩哟。这是我等了24年的女孩吗?那一刻,山哥我也酒不醉人人自醉了。

 

晚餐终于吃完了。我们便在食堂与玉和兵告别。在回虹的宿舍的路上,她不时地侧过头说些兵为玉和别的男生打架之类的逸事。我并不太感意外,笑笑说看得出来他俩关系挺深的;不过要是你是兵的女友,他可能更舍得为你拼命。虹听出了我的话外音。她有点不高兴地道:兵这家伙在我眼里只是一个好玩的活宝。不过当初确实他是先追我;遭我回绝后才转向玉的。我不假思索地说道:他这就对了,你看玉多老实文静。。。“你是说我不老实文静吧。你们男生就知道看表面。。。玉可不是真的老实。。。这两年,我可没少受她的冷言冷语。”虹一幅非常委屈的样子。

说话间,我们便回到了虹的宿舍。天气有点热了。我脱掉外面的夹克,挂在墙上的衣架上。虹坐在床边眼瞅着我,露出了一丝不自然。“晚上看电影好吗?是<芙蓉镇>。”虹平静地说道。“这个电影我看过。湘大周末没舞会吗?”我有点不解地问道。“你喜欢交谊舞?我不太常去。。。”虹小声道。我有点意外地说:“没想到你这校文艺队的骨干不喜欢舞会。”虹不置可否地笑笑。“虹,去看电影吗?”一个女声在门外。“惠,快进来吧。正等你一块去呢”。一位娇小女生,手拿凳子进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惠。我们在银城高中起就是死党。这位是山,我的世交哥哥。”虹一下子活跃起来。我赶紧对惠说“你好。”同时觉得虹对我的介绍好像很特别。惠大有深意地望着我道:“早听虹说你呢,大研究生。如雷贯耳呀”。我不好意思地笑笑:“见面了就发现不过如此吧。。。”“不,不。比想像中的还要神气些。”惠轻轻地叹道。“你该早些来的。。。”我看看虹,努力打趣道:“看来我是真的来晚了。。。”虹有些谎乱地说道:“电影快开始了,我们走吧。”说着我们一人一凳走进了离宿舍不远的露天电影院。“你的那位真的不来了?”虹关切地问惠。“他回去看父母了。”惠不无怨气地说道。虹回头对我说,惠的那位也是她们高中同学,只是晚一年上的湘大。“很聪明的男生,就是贪玩了些。”虹由衷地说道。“别丧气了,惠。你们来日方长,这次正好和我一块陪山哥吧。”俩丫头很亲近地紧靠在一起。“你也别坐那么远呀。”虹对我亲切地说道。

我赶紧把凳子挪到靠近虹一排。电影结束。虹让把凳子放到她宿舍后,说:“山哥对我们学校的舞会有兴趣。我们还是让他见识见识吧。”我忙说:“舞会门票也是要钱的,都时间过半了,多不合算?算了吧。”虹说:“没关系的。我们还是去吧。”

 

进了食堂楼上的舞厅,一看也是人山人海的。马上有一个大个子男生来邀请惠。虹忙拉着我下了舞池。一曲轻快的伦巴<万水千山总是情>。虹轻盈地跳着。我握着虹,努力地压抑自己内心的激动。“你跳得真好。”我由衷地说道。“很久没来了,人真多,真热。”虹说着。我也确实感觉她的手心有些汗津津的。“我们还是出去吧。这里太热了,空气也不好。”说话间,惠也跟出来了。“没跟我们温柔的惠跳一曲,遗憾不?”虹调皮地打趣道。我无奈地对惠说:“我想以后还有机会吧。”惠忙点头道:“我想会有的”。虹又对我道:“不早了,我带你去男生宿舍吧。一会宿舍关门了”。惠对我招手道:“山哥,我们明天见。”

 

我和虹走到男生宿舍。这里的格局和我们长沙那些老大学相似,8人一间,远不如女生宿舍宽松。几位正在摔扑克。虹与他们熟悉地打着招呼。那两位光膀子的兄弟也没有太多的尴尬。有位穿白衬衣打领带的高个男生站起来,虹对他略带严肃地说:“我把山哥交给你了。。。”“这位是政。我们的班长。”虹对我介绍道。“明天早上8点我过来。好好休息吧。”说着转身走了。英气勃勃的政,似乎有些寡言。待人接物的周到与朴实,却是一望而知。

一夜无话。

(待续)

 

本文作者:网友 山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浪宽最受欢迎的博文
  1. 扳倒薄熙来 胡温现在最怕什么? [2012/04]
  2. 习近平麻烦来了 对女人不感性趣都不行 [2012/11]
  3. 孩子眼中的中国——ABC回国札记之二(组图) [2011/07]
  4. 海不归的呐喊:早知道这样打死我也不出国 [2010/05]
  5. 日本女人真牛X 让美国人心碎 令中国人心服 [2011/07]
  6. 中国行(八)馋人不倦 吃而不厌(下)(组图) [2012/11]
  7. 回国拾零十则 续集 [2012/11]
  8. 80后海归女刘俐俐给中国人上了一课 [2012/01]
  9. 老华侨爱国热情今不如昔 谁知原来却是这个原因 [2011/03]
  10. 剪不断理还乱 海外华人回国养老难于上青天?(组图) [2010/04]
  11. 看了《建党伟业》才知道中国比人家领先了100年 [2011/06]
  12. 到底是小伊伊重要,还是中国的铁路事业重要? [2011/07]
  13. 中国行(二)惊喜上海 [2012/10]
  14. 薄熙来风波外一章:中国改革不会成功的理由 [2012/03]
  15. 打温家宝实际助纣为虐 我为《纽约时报》感到不齿 [2012/10]
  16. 中国特色的强奸 怎一个邪恶了得? [2011/11]
  17. 华人第一代移民哪些毛病能改,哪些毛病改不了? [2010/05]
  18. 王立军告洋状抱洋人大腿该当何罪? [2012/02]
  19. 为世界的进步欢呼—写在利比亚革命胜利前夕(组图) [2011/08]
  20. 出国后算算政治经济账:这一趟到底是赔了还是赚了? [2010/04]
  21. 仗义执言:为小悦悦难过 你们配吗?(组图) [2011/10]
  22. 信不信由你,从长远的角度 其实美国比中国难搞得多 [2010/05]
  23. 年终感言:海外华人为什么老和中国过不去? [2011/12]
  24. 华侨酒后真言:左派如何变成右派? [2012/01]
  25. 海归正气篇:我是正常男人 这就是我的“天上人间” [2010/05]
  26. 搞不搞关系真的有关系啊 洋妞在中国搞“关系”乐此不疲 [2010/04]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4 17: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