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盛- by 北京胡同串子

作者:newyorker92  于 2014-3-17 07:5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博你一笑|已有3评论

关键词:法拉盛, 美国, 大城, 华侨, 南方

作为滞留北美多年的老爱国华侨,俺这近百年基本在美国的中部平原小镇,南方大城郊外等地方居住。习惯了青山绿水,地广人稀,蓝天白云,新房新建筑,宽敞干净的地方。俺一直以为这是典型性的美国风景环境。对于牛妖城,指甲歌等超大都市,我一直不喜欢,认为是人类发展的怪物性结果。俺多次路过牛妖城,到过曼哈屯,屯里的中国街,也登上过当年高耸的世界贸易中心。既见识了牛妖城的大气辉煌也知道了它的拥挤和破烂地方,比如哈莱姆区。当年给党组织的思想汇报中,我坚定地指出,牛妖城这地方,如果不是雄心大志想赚大钱的人,最好还是别来混。它既是美国,又不是美国。想来美国享受山清水秀的,千万别去牛妖城。这句话的意思是,能赚大钱的人,自然会住在曼哈屯的好区,不在乎房价贵。虽然也拥挤点儿,可方便。还有各种文化地方可去,各种世界级的活动可参加。要是你万一赚不了大钱,比如俺这种村支书助理级别的,牛妖城周围也有的是地方可去。出什么价码就有什么东西让你享受。老华侨们去中国城花七八百找个小屋就幸福的不知道咋庆祝了。要是再省点钱的话,花四五百元还可以在那里找个床位。听说还有更狠的主儿呐: 一个床位也可以再分租,白天黑夜轮着睡。每人一月不到三百就足够了。总体而言,大牛妖城周围环境太庞杂陈旧拥挤杂乱,对于习惯小镇,城郊生活的人来说,那就是红楼梦中的刘姥姥进大观园,毛爷的农民军队进上海,老干部进了花花世界的境地,令人眼花缭乱,兴奋, 害怕, 心里发怵啊。

没想到,几十年后,俺居然不得不离开阳光明媚地大人稀的南方搬到令俺闻名生畏的大牛妖区谋生了。 这次是俺第一次近距离地观察牛妖城,走进中国街。那毛爷早年常说的同工农兵一起同吃同住同劳动的生活,就这么突然开始了。当然,俺过去在南方也是红军战士甲工农赤卫队员乙的生活,但那是村里,镇头的见识,这是在世界头号大城牛妖周围。 大不一样么。

初来咋到曼哈屯, 中国街那边,在俺眼里,破屋烂楼,狭窄街道,各种招牌乱七八槽,各种小饭店,杂货铺,满街看上去跟俺长的一样唯一不同就是比俺尺寸小一号的亚洲人群。 第一天到牛妖城的中国街,俺想找一个咖啡店买杯咖啡,走了几条街也没有找到。心里念叨着这中国街没有文化么。等以后熟悉了,俺才知道,不是没有咖啡店,而是在那几条街内没有。当然,要是反过来换成俺们南方的城郊小镇,除去咖啡店,你也找不到广东杂货店嘛。估计老广们会嘀咕着,埃塞垓啊,没个地方吃茶嚼风爪,多农村啊。 逛了几家杂货店,菜摊,等俺从一个手机摊子里买包走私烟出来后,突然有种从哪里钻出洞,时光倒流到上世纪广东某个镇头的感觉。我居然不再觉得我在美国,有种熟悉感,好像回到神舟某个镇头的环境了: 满街全是俺同胞们和看着像同胞们的亚洲人。有几个白人,黑人在走着,估计他们是来中国进行民风旅游的吧?

要去的地方在拉瓜迪亚机场附近。靠近另一个中国街,法拉盛区。据说这地方很繁华,俺从来没有去过。 从牛妖城中国街有地铁可以直接到那里,但是要先在牛妖城地下绕,转车。我怕费事,转丢了就不好玩了么。打出租车,要四十元左右。有种华人经营的中巴每十五分钟一次去法拉盛缅街,坐上一辆中巴去那里才三块钱。很方便。中巴能坐二十二人。不知道这司机想多赚点钱还是吃错药了。居然多上了二个人。我这第一次中巴经历就这么被他给毁坏了。他递给我和另一个人一人一个塑料马扎。让我们坐在过道上,手里抓着车座。心里不高兴,有心下车不坐了。但第一次来,不想添麻烦,咱就忍一会嘛。车子在满是坑洞的街道上颠簸着, 穿行过无数低矮破旧的房子,无数杂乱的小店铺。车子里的无线电传来调度的谈话。那是个道地的北京人, 一口京片子。开车的东北人司机和北京人调度在协商。前面道路堵塞,要换条路线去法拉盛缅街。同车的有人在用江浙口音指点司机怎么走。多亲切啊。恍惚间,我以为成了北京通县城关的建筑民工呐。到了法拉盛缅街下车。看到英文路牌,才明白这所谓的缅街就是主街的意思。看中文报纸多年,一直不知道缅街的英文意思,今天总算搞清楚了。这“矛塞顿开”的时间比当年陈景润弄明白哥德巴赫猜想费的时间还长呐。

站在法拉盛缅街路口,俺这心里感觉又五味杂陈了:熙熙攘攘的,人头拥挤,比牛妖城中国街还热闹。破破烂烂的各种房子,还不如中国街呢。因为靠近拉瓜迪亚机场,巨大的飞机从街道上空轰鸣而过,噪音还蛮大的。

在牛妖城这边的同事早已经交代清楚了:想住的好,靠近机场的有大旅馆。但交通不方便,没有中餐馆。 想吃得好,住法拉盛,各种美食应有尽有。住的条件一般。俺心里盘算着,咱在南方城郊多年,吃多了匹萨,打嗝都是起司味儿,这次一定要遍尝各地美食,大快朵颐。反正吃住有公司报销,每天补助的数额足够吃几只烤鸭烧鹅半只金猪了。

于是,找家门口有公车的旅馆住下。这地方选的不错。门口有公车去公司指定的场所。离法拉盛缅街也不太远。 晚上回来,特意多走几条街,沿路大小饭店小吃铺麦当劳汉堡王星咖啡卖鞋卖衣物电话的,应有尽有。很快,没有几天,俺也搞清楚了卖私烟的地方。为什么一定要提卖私烟呢? 俺是个多年的瘾君子了。牛妖城周围一盒烟要十二美元。这牛妖政府未免也太黑了吧 ? 抽烟又不是抽大烟啊。看来牛妖城政府想赶着瘾君子戒烟改抽大烟啊。中国街有几个地方可以买到走私烟,只有四元一盒。让俺抽起来的感觉好点,不像在烧美元么。

来的时候,牛妖正是最冷,连续下大雪的一个月。从南方带来的羽绒衣服在这里根本不管用。上街后被冻得直哆嗦。脚下的皮鞋更是个笑话了。踩在冰雪上,站不住。必须小心翼翼地跟鬼子进村那样,一步步地挪。不然一个不留神就四脚朝天。这把老骨头了,根本摔不起了。冰雪还经常从脚脖子那里渗进鞋子,搞得很难受。赶紧弄了一件很厚实的半大衣,一双厚底靴,一只毛线帽,一双厚手套, 全副武装起来。这样,上街时候,就悠然自得,任凭风雪狂我自巍然不动了。

法拉盛不论白天黑夜都是人气很足。大街上想走快也不太可能。人流大,街道窄,还总有冰雪堆,站着说话的人,等公车的人群,颤巍巍的老海华等阻挡着前进的速率。其实,法拉盛街道很多,只有这条缅街拥挤。好像大家从四面八方汇集到缅街再匆匆离开缅街回到自己那条街道。周日,尤其阳光明媚的时候,缅街最拥挤。大家都出来找地方吃东西。办事吧。

我周末出来散心看热闹。法拉盛中国街不大,周末忙活传道的倒不少。法拉盛图书馆前,中巴站前,车轮功摆了二个摊子。喋喋不休地咒骂着红帮朝廷。有一天坐中巴去曼哈屯。老远就听见一个底气十足的声音在喊: 江泽民集团。。。。“ 等走到跟前,发现是个年约六十出头的老者。面白,颇有文艺演员范儿。他继续在演说,控诉”江泽民集团残害功友活摘器官“的”罪行。“ 我有点烦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晴朗天气,心情好点了,这老家伙没玩没了地喊,多烦人呐。 趁他停住,换气的空挡,我问他:老人家,你是收钱干活呢还是真信啊?老者说,我是真信。 我再问,你信功, 练身还是干革命啊? 老者说,江泽民集团杀害我们功友几百万人啊。。我打断他:这是中共承认的,还是你们头目说的。老者说,我们知道真相,你们不知道。” 切,标准功内说教。 我再问: 你是在国内就开始信还是来这里后开始信? 老者说,来这里后发现了真相才信的。他又开始控诉了。这时,二个排队的女士加入,劝说老者不要偏信,别在街上制造噪音。 老者跟她们对话兴起,又开始喊了。一看反正这老家伙也是底层炮灰式的,多说无益。 再说我也达到毛爷那种挑起群众斗群众的目的了,就转身上车,坐在车里阴笑着去曼哈屯吃中饭去了。还有一个类似末世福音基督教派的,在三,四条街口摆摊子。每摊子二个人守着。桌子上摆着宣传品,任人自取。喇叭里合唱着基督早已降临世界的福音,让大家尽快来她们教会去得解救,升天。守摊人很安静,不喊不叫。一副守株待兔的样子。我反正没有伸嘴上钩,没有基督军女战士亲身示范登堂入室舍身救我的话,我也只好就这么沉沦下去,反正最低不过是地狱嘛。周日还有个江浙口音的干瘦女人在街口单练。 她嘶声喊:我早就告诉你们了,这世界要毁灭了,你们就是不听啊,我还能怎么样子救你们啊? 我一听,啊,这人把自己当成基督老大了。这不是跟毛爷时代的红帮老二林彪一样有篡党夺权的野心么? 看她那眼神,发射着阴冷毒狠的光,我赶紧走开了。说不定哪天她能学维吾尔人一把,不再开侃而是开砍了。不是俺偏见,这信佛神道的,心理一定有问题。古代民间说法,远离神佛僧道三味,还是有道理的。前几天在万维网上看到一个自称四岁跟基督对话的基督徒的文章,描述他跟基督和魔鬼间的对话,看得我毛骨悚然的。不知道其他基督徒们看到这种半疯文章会有什么想法。估计基督徒们会理解他不理解我的。人在信念的围城中不能自清自拔的。 中间我还遇到二位身穿黄衣的和尚大兄。二人光头,在寒冬中不戴帽,不东张西望,低头走着。法拉盛有二间佛教经堂。对于佛教徒们的低调,我很认同。但是,佛教徒们不近女色和诸般苦行戒律又让俺这种俗人不敢投入。

早年回国时候,满街是发小广告的。现在北京街头已经不再有了。这次,终于在法拉盛街头再次看到了。一群老太太老大爷们往行人手里塞广告,不外是按摩,手机,报税,地产,等类行业。还好,没有人强塞给路人。 大概看我东张西望的像咱党的地下工作者,有个老头塞我一张按摩广告:小姐漂亮着哪。去看看吧。我多嘴问一句,有文学大妈吗?老头楞了,不知道怎么回答。笑笑,我说,秃大爷跟你开个玩笑么。俺这把岁数,党性强了,组织纪律性强了,可基本上对女性没兴趣了。唉,这话虽然是玩笑,也可以说悲哀的现实啊。那天去一条小街道找一家食堂,五元吃四菜一汤。在我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的时候,有个大妈凑过来,神秘地说,楼上小姐按摩可好了。去试试吧。我这次很严肃地说,没这个兴趣。那大妈不理解地说,男人怎么会没有兴趣啊?走到街道尽头也没有找到这家五元食堂,我走回来。那大妈看到我回来,高兴地说,想试试吧? 我嘿嘿一笑,您歇会儿吧。转头一眼看到那家五元店。原来刚才被大妈纠缠住,没有往对面街道看。 进店付钱,人家给一外卖盒,一勺白饭,自己从二十多样菜中挑四样,还有一杯汤。非常像国内大学食堂吧。相对于当地的贵房租等,这种五元店真是好吃不贵很家常了。以后一个月,每周多次来这家店,挑红烧肉丸(二个),家常豆腐,辣子鸡丁,炒绿菜叶, 茶叶蛋(二个), 成为固定搭配。营养俱全,得一盒而天下定。不过,我的胃口好食量大。这些东西可以平常作工作餐,可是总感觉油水不够。问同事哪里有自助餐。同事说,法拉盛没人敢开自助餐。房租太贵,吃客太厉害。过去开的二家全倒闭了。最近的自助餐要去新泽西那边。 没辙了,只好接着吃五元餐吧。

后来,发现有个大型J mart商场。其地下一层有一食街,全是各地小吃风味食品。这样,周末过去大吃一顿,聊解平时馋虫之痒吧。 这里面大概有十四五家小吃店。云南米线,重庆麻辣烫,鲅鱼饺子, 兰州牛肉面,拉面,馍夹肉,火锅,台湾刨冰,小笼包子,铁板烧,北方小炒,基本上种类齐全。不过,全体店家都只收现金,没人收卡。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合法。只收现金,这里面店家做手脚余地可就大多了。那我交的税也一并被黑了吧? 那天点了一个重庆麻辣烫。一人份,鱼片。 里面做好了,放在一个大瓦盘里。红油漂着,七八片鱼片。还有粉丝,魔芋,白菜,等类。十二元。吃完了,才惊觉,那一层红油,全喝下去了。不过,幸亏不是经常。按照俺平日的幸福面条成分,根本一个月也喝不了这么多油啊。想起了习大大吃庆丰包子,俺也去点了一笼小包子。大概七八个吧。里面汁水很多。小心翼翼地先把包子皮咬破,吹吹,再把里面的汁水咽下去,顺便一口包子。味道么,还可以。啥东西趁热吃,都不会差么。 为了感谢习大大吃庆丰包子,俺也点了一个馍夹肉。陕西名吃么。三元一个。 拿到这东西一看,不就是一块烙饼中间撕开塞进肉么? 当然,那肉要先腌过,用多少种佐料吧。那饼要和面筋道有咬头。再趁热一起吃。俺们陕西大大们平日吃不饱,总是山药蛋玉米茬子,苞米糊糊之类的,过年过节才能吃到这白面和肉,能不好吃吗? 我咬一口,实在没有啥味道。那饼也热蹋蹋的,不是真烙出来的热饼。大概是微波炉出来的。把肉掏出来,把饼扔一边儿。叹口气, 唉,没有别的,就是穷得吃不了几次才觉得好吃啊。 这东西,要是搁在俺们大清时候,秃大爷一声怒喝,这是什么玩意儿?去赏了喂马的习老大吧。兰州拉面很吸引人。那师傅在抻拉着面块。很快,就成为面条。要一碗。肉臊子,加上红辣椒末,一点香菜,几片菜叶,高汤。那点肉沫,恰好让这面好吃多了。热气腾腾地吃完,头上有汗了。拉面显然比挂面好吃多了。还在那里点了喜爱的宫保鸡丁辣椒牛肉丝之类的炒菜。味道么,就没有什么特别了。

法拉盛有赌场大巴接送赌客们。好几次,周末没事闲的发呆,就晚上坐车过去到康州赌场。车资十二元,到地方发十元餐卷,十五元老虎机卷,二十五元赌桌卷。不过,这几次大巴经验不太好。上车者多老人。他们反正白天黑夜都没有事情,出来去赌场赚顿饭钱,十五元老虎机是就把本钱捞回来了。唯一不便就是要待够四个小时才有回来的车子。有个东北老太太霸占二个车位,放她的包。跟车员让她腾出来她坚决不干。嘴里骂骂咧咧的一个小时。全是“他妈的,你个比的”这种巨荤的词汇。那跟车的上海女子没办法。我跟她说,可以叫警察赶她下去。小姐居然说那要停车等警察,写报告,起码半个小时。她只好认栽了,不再要求那老太太让位子。全车人都坐满,只有老太太一人占二个,悠闲自在。还有一次,坐下后,有个韩国老头进来,半身不遂,多次进出,每次都要给他让路,看着他扭着去厕所,找东西,折腾了一路。更要命是,半路上韩国老头不管规定,拿出猪肉包子开吃。那个味道啊,对于我这不吃猪肉的,熏得我真想吐了。我后面坐个国男。他旁边坐个印度女孩。那国男把印度女孩当成练英文的对象了。满车子安静地睡着,就听这哥们在那里侃英文。 再过一会儿,这哥们拿出韭菜包子,这个味道之强烈啊,比起猪肉包子还厉害。心想,一会儿下车,看到这哥们牙缝里有韭菜,绝不意外的。前面开车的黑人司机广播说,本车禁止吃食物。这味道,居然传过半截客车了。 感觉上,本土气息浓厚的老韩,老中虽然人在美国但是都没有公众卫生习惯和意识。

赌场见过一次福建女人吵架。一声尖叫突然回荡在大厅里。大家全吓一跳。看过去,一串听不懂的福建话从一个瘦小女子嘴里冲出。口气极其凶恶。她对着身边一个女人发火。老美庄家让她安静下来,不然要叫警察。我旁边的朋友解释,这女人说边上那个女人偷她的钱。把她赢钱的那块牌偷走了。只见旁边的那个女子很尴尬地把二块牌推给骂人的,这场戏才平静下来。心说,这么大的动静,估计当年要是跟党走闹革命,杀人会是把好手呐。那股狠劲儿,难怪毛爷说革命要靠工农群众啊。

法拉盛这地方,已经看不到什么白人出没了。不是完全没有,而是比例而言,白人成了绝对的游客了。那天晚上,倒是看到一对白人夫妇走过街头。二人巨胖,行动不便。男的走在前头过马路。女的走在后面跟着,隔挺远的。满街车子全停下来等着二位过马路。难得十字路口这么安静。 不然,谁不小心蹭到他们一个,估计二人就等着打官司呢。唯一一次见到一堆白人是有天坐在一临街店里吃牛肉面,忽然停下一辆中巴,下来十几个白人男女。有点惊异。喔,好久没有看到白人了么。再一看,隔壁是法拉盛市政厅,估计他们是外地来参加什么活动的。

大街上,任何店家,遇到任何人,基本可以说中文。你不说,店家也说。总的比例上,华人为主,韩国人不少。附近就是韩国区域。黑人有一些,看上去面相善的。印巴和拉丁裔人也不少。走在街上,从人潮上看过去,一片黑发。听人们说话,广东话,福建话,普通话,三分天下。东北口音,北京口音,江浙口音,此起彼伏的。基本上,从幼儿园到殡仪馆,中间行业都有华人从事,所以,说中文基本可以”一卡通。“ 不过,那么华人第二代呢? 第二代华人上大学就基本离开生长的中国城,不再回来。大街上年轻的华人,大都是第一代移民。尤其福建人居多。要是那天福建发现金矿允许福建人回去淘金的话,估计法拉盛就得没落成哈莱姆区了。

法拉盛的活力很足。满街各种店铺。全是少数民族,华人,韩人,印巴人自己开的。华人超市里人潮滚滚。隔街口外不远的美人超市就门可罗雀。再走二十个街口开外,不是唐人街区域了,顿时就感到人气不足,有气无力的。真是奇怪。跟当地朋友们闲谈时候,他们指出,虽然牛妖城周围很拥挤,破旧,但是这地区的经济活力,机会是别的地区没有的。别的不说,你如果今天被老板炒鱿鱼了,改天找到同样工作还是可能的。相同的公司,饭店,商号,在整个大牛妖城很多。比如,我注意到世界日报的广告好几页。单就华人经济圈来说,没有其他城市可以比的。所以,朋友们说,对牛妖城是又恨又爱,住不好,可是吃的好,机会多,玩乐多,离不开。 来过俺们南方大城的人说,他们喜欢俺们南方的气候,便宜大房子,可是,如果你没有工作了怎么办? 俺无语了。

不过,这就回到俺这片东西的题目上:法拉盛是美国么? 来法拉盛算来美国么? 如果来美国只局限于在法拉盛吃喝出没的话,那你呆在北京上海广州长三角任何地方,要比来法拉盛的感觉好太多了。看着法拉盛林林总总的,俺感觉上要是毛爷能回来再次闹革命的话,这地方会是个好根据地。比如,在一片破落的街口开个杂货店,作为党的秘密地下交通线落脚点。去中餐馆动员员工们,重新搞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再组织党的地下武装,搞暗杀,设个电台啥的,硬件环境是不错的。就看毛爷能否回来了。所以,如果国内土豪们想来美国的话,看他落脚点在哪儿,喜欢哪儿,就知道这厮的美国概念是什么了。他是黄世仁呢还是荣毅仁呢,也在落脚点上看出了。

总而言之,我是坚决不认同法拉盛和曼哈屯的中国城的。 在这二个地方呆了一个月,把俺闷死了。幸亏俺现在逃出法拉盛,落脚于牛妖城南部的某个小镇,重新回到树木茂盛,安静干净的环境里,接着做俺的美国梦了。法拉盛,不过是一个噩梦吧。

嘿嘿,得罪了,法拉盛的乡亲们。其实,俺现在挺想再回法拉盛一天放松一下呢。

- See more at: http://blog./laotubi/user_blog_diary.php?did=176439#sthash.7th9JA74.dpuf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2 回复 fanlaifuqu 2014-3-17 08:45
真会写!
2 回复 秋天的云 2014-3-17 10:06
去过两次,貌似是那个样子的。
2 回复 秋收冬藏 2014-3-17 10:48
好久没见这种好文章,特逗 。就是长了点,分成上下两章贴就更好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9 06:2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