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密码(连载2)

作者:laketree  于 2010-3-21 12:4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诗词书画|已有4评论

前 言(1)

“敞开你的心扉,握着我的手,跟着我,去经历七天的奇妙之旅,去寻找生命的七个密码、七条法则,去感悟人生的各种问题。希望你的心灵能在旅途中净化升 华。”

  ——米哈尔·巴特·亚伯拉罕


  耶路撒冷 1980

  屋里黑漆漆的。拉比的妻子无奈地叹了口气,她很累。那天傍晚,非常闷热,房里所有的能量似乎都蒸发了,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疲惫的味道。我的老师丽贝卡, 显然已被我无休止的问题折磨得忍无可忍。她系上印花围裙,我知道她的这个动作意味着,她想回去看孩子了。

  丽贝卡有11个孩子,她的丈夫是这所耶什华① 里最有名望的拉比之一。和其他耶什华不同,学生在这儿可以学习犹太神秘主义。丽贝卡除了要照料这个庞大的家庭外,还承担着组织安排的任务,因为每天慕名来 拜访她丈夫的人络绎不绝,有很多还是飘洋过海来的,当然更多的是来自国内的拜访者。

  ① 耶什华:讲授律法的正统犹太学校。——译者注

每个星期二和星期四,我都会搭巴士前往离耶路撒冷古老中心不远的正统犹太居民区。车站正对面是一个现代咖啡馆,咖啡馆老板现在已经见惯了这样的场景:一名 穿着牛仔裤、T恤衫、帆布鞋的欧洲女人走进咖啡馆,点一杯浓咖啡,然后径直走进洗手间。几分钟后出来时,她已经身着长裙、长袖羊毛衫,包着头巾。

  第一周,那老板警惕地盯着我。第二周,他走过来要我给个解释。那天以后,他便分享着我的秘密:我正在学习犹太神秘哲学喀巴拉,我所在的学校地处耶路撒 冷中心,是最好的也是最有争议的正统犹太学校。我不知道哪件事让他觉得更震撼:是我装束的改变还是一个女人居然在学喀巴拉呢?后来,每当巴士一到站,老板 便会给我准备好一杯浓咖啡和一块犹太三明治①。为了让我能更好地保守这个秘密,他还特别为我在吧台后预留了一个位置,以方便我整理包裹。喝完咖啡,三明治 打包带上中午吃,我悄悄溜出咖啡馆,心怦怦直跳,生怕被认出来。如果有人看出我是一个现代欧洲女人,那我的喀巴拉学习生涯立刻会成为历史。当然,被认出的 几率并不大,因为我伪装得太好。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过了拐角后,我还是加快了脚步。

  ① 犹太三明治:一种犹太教食物,根据犹太教一系列复杂的饮食法规制作而成。——译者注

每次走到半路,我都会遇到一帮热情的小孩,他们冲上来抱住我,取笑我的荷兰口音,把小手塞进我的提包里摸索。首先被他们瓜分走的,是我的午餐。如果提包里 没有他们感兴趣的东西,他们会继续向我的口袋进攻,到最后连我秘密藏东西的半统袜也会不保。和丽贝卡的这群孩子在一起,让我觉得是那么的温暖、快乐。最小 的本杰明总是把我的衣袖当手帕,用他的小鼻子在上面来回磨蹭,这温馨的一刻,让我的思乡愁消失得无影无踪。不一会,快走到学校门口时,孩子们会立刻安静下 来,嬉笑打闹的小朋友瞬间变成了沉稳懂事的小大人。

  他们知道自己是谁的孩子,他们知道在这些遭遇了生活痛苦的人面前,不能表现得太放肆。这个院子里,住着拉比一家。每天都会有很多人等在门口,等着能让 他们摆脱痛苦的箴言。

  丽贝卡叩着桌子,打断了我的思绪。时间到了,我该告辞了,可我却不想动。一股难以控制的情绪席卷了我:想家,孤独沮丧,还面临着缺钱的窘境。

  “丽贝卡,这不管用。”我小声说道。她把我的手翻过来,手心朝上,似乎在寻找一条生命线,这样可以更好地了解我。

  “为什么不结婚呢?就像我一样,嫁给拉比?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小孩,你也很漂亮。不妨学学我,在里间屋里读书,倾听丈夫谈话,在恰当的时候问他问题。 我能教你的只有这些了。你知道那些对女性的规定,你的问题,只有拉比才能帮你。”

  那一刻,我知道了她的秘密。她知道答案,却不能和别人分享。她的任务,只能是解释犹太妇女注定要遵守的规定、法则和章程。除此之外,她无能为力。

  我是多么愚蠢啊!我以前总觉得她什么都不知道,总觉得自己比她有知识,因为我常常冒用父亲的名字从神学院图书馆里偷偷借书出来读,那些书女人是不能看 的。可原来,我读过的书她也读过,可能还比我读得更多。见缝插针的时间里,她在秘密的小屋里,忐忑地看完了那些书。“你丈夫教你吗?”问题一出口,我吓了 一跳,我以为她肯定会生气,可她只是摸了摸我的头,起身离开了房间。这堂课结束了。我很困惑,我发现了一个我不想知道的秘密。

  与传授他人知识比起来,维护丈夫的声誉对她来说更重要。我不禁想起了我们历史上那些被埋没的女性,有多少人湮没在浩瀚的历史洪流中?有多少人放弃了自 己的梦想,仅仅因为她们是女人?我也想起了那些传奇女性,她们能感知宇宙的力量,能通晓生命的奇?,可她们最后却遭到统治者和教规的迫害。她们战战兢兢地 将自己的故事和知识传给女儿,希望后人能从这些故事中感悟到她们的智慧。

  我呆坐着。在这神秘的智慧圣地,我默默祈祷,希望天堂中那些智慧的母亲能来帮助我,我不能再这么一无所获地离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我要起身收拾 提包去向丽贝卡道歉时,门开了。

  拉比走了进来,坐在他妻子刚才坐过的椅子上。

  “你就是那个有很多问题的荷兰女人?我听说你坐巴士到这儿来,在街角的咖啡馆换衣服,我的孩子们每周有两次会像小狗一样等着你和他们一起玩;我听说你 不打算嫁人,却宁愿花时间拜我妻子为师,问她各种各样的问题;我听说你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个女人,不能和男人们一起在耶什华里学习。我不知道你来这儿 我是该生气还是骄傲,可是如果万能的‘哈筛姆’① 都认为,你让我这智慧圣地喧嚣起来是无可厚非的话,我又有什么理由把你拒之门外呢?不过,虽然我们是犹太教的神秘主义分支,但即使是犹太教领袖也不知道是 该把我们视为叛徒还是值得敬仰的先驱,因此,我无法让你同男人们在一个房间里学习。我妻子对你期望很高,她希望我能成为你的老师。从今天起,你每周可以问 我一个问题,只能问一个。而我,会在每周适当的时候传授你生命密码。今后的七周,你得在规定的时间到这儿来。我们从星期一开始,因为哈筛姆是在星期一创造 了世界。但是,你必须保证,除非我同意,否则你不得向外透露这些密码。你必须以你父亲的名义起誓,你会牢记这些密码,除非得到神灵的指示,除非我托梦于 你,你才能把这些密码传递给他人。你发誓。”

  1哈筛姆:希伯来语里对上帝的称呼。——译者注

我从未感觉自己如此渺小,却又如此骄傲。他的语气听上去很严厉,可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他对一名虔诚探寻者的赞许。在写满字的碗柜里,在每个故事的细节 里,在智慧的阳光里,我在不停地寻觅,我热切地渴望着知识,渴望着顿悟,渴望着智慧。

  童年时,我总是缠着父母东问西问,似乎脑袋里有十万个为什么。父亲总是笑着缩在沙发里,捂着耳朵大叫:“够啦,够啦!我的小祖宗,到外边去,去外边 玩!像别的小孩一样,去玩去!”

前 言(2)

拉比的话,仿佛瞬间打开了我心灵的窗户,内心深处那些深埋许久的想法一下子都跳了出来。这个睿智的人,他犀利的眼眸能洞穿人的心灵,他平静地倾听着我的诉 说。我给他讲我童年的故事,讲那时我是多么渴望知识和智慧。我还告诉他我少年时的秘密,那些莫名奇妙的梦。这些,我从未告诉过我父母,我怕他们会认为我是 怪人。虽然有时候,从父亲眼里,我能读出他认同的目光,可我还是不敢告诉他们这些秘密。毕竟,一个小孩居然想要寻找上帝,这太奇怪了。

  我向亚伯拉罕拉比描述着那些我曾见过,却又无法解释的事情。当讲到我常被一股难以名状的巨大忧郁笼罩,仿佛内心被掏空了一样时,我不禁哽咽起来。我究 竟在追寻什么,渴望什么,我毫无头绪,只能徒增我的孤寂,让我常常在漆黑的夜里无法安睡。

  我坐在那里,脑海里全是关于生命的各种问题。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存在?我在哪里才能找到上帝?

  在学校里,老师总是教我们各种现象、知识和科学。可是从来没人告诉过我,生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我们为什么会存在于这世间。无数次,我想尽一切办法 去寻找答案,我想知道,我们该如何生活,我们该遵循怎样的生命法则,才能生活得更好。

  我毕业那年,父亲去世了,房间里顿时显得空荡荡的。从此,我将关于父亲的所有记忆封存在脑海深处,因为回忆只能让我更加悲伤痛苦。我决定去以色列,去 那儿找个导师学习一年。接着我就遇到了丽贝卡。无论如何,我得弄明白自己到底在追寻什么。讲到这儿,我泪流满面,四周一片寂静。

  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一丝认同的眼神。他被我的讲述打动了吗?还是这仅仅是我的错觉?我告诉他,我曾在他的书里读到这么一句话,虽然那本书的大部分 内容我并不明白,可这句话让我无比震撼:

  “在《创造之书》(Sefer Yetzirah)里,上帝将生命密码透露给亚伯拉罕。这些密码一旦被掌握,便可重塑人生。”

  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信息!从那时起,我攒下每一分钱,不惜任何代价到这所学校学习,因为在这里能找到我长久以来追寻的答案。那句话,点亮了我的生 活。亚伯拉罕拉比重重地点了点头,似乎他已明白了我的孤寂。

  我犹豫着问了拉比第一个问题:“亚伯拉罕,密码,真的存在吗?如果存在的话,到底讲的是什么呢?”

  他站起身,微笑着说:“我妻子总有很多问题,不给我片刻安宁,你跟她一样。”走到门口,他转过身说:“每个星期,你可以学习一个密码,留一个问题回去 思考。我们从下周一开始。”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1 回复 yulinw 2010-3-21 14:33
是电子版么?有Link?
2 回复 贝壳村长 2010-3-21 15:06
踩踩
1 回复 MapleTree 2010-3-25 00:34
神秘。
1 回复 此山中 2010-7-16 04:41
"密码", "只要...就能...", 我书念得少, 也听过无数遍了, 好像有点故弄玄虚, 应该不过是本鸡汤书吧, 但我决定捏着鼻子看下去先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14:3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