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囚徒洗脑: 药物,电子刺激,教会,写作课,暴力

作者:Cannaa  于 2012-3-2 23:5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王立山案|通用分类:法律相关

关键词: 狱方扯谎,肆无忌惮

自己代表自己,并不容易。这里也不断设置障碍。原先说可以要信封寄有关法律文件。星期二告诉我每月只能有五个信封。我二月二十九日还要 出庭,到时回向法官提出这个问题!

辩护方面,除了揭露他们阴暗面外,也有不少有利的证据可以证明无辜!政府律师及控方总以为我是钻空子,其实不然。总之,还需要多手准备。信里也不能相谈。听说每封信都会被拆开。来信是百分之百拆开。寄出去的我就不知道了。这里也有不少有趣的事,有时一时有所感触,写了不是诗的诗。但有一段时间,我会多写一些。星期三有个囚犯,在小组学习上说他要求他父母及一家人来看他,结果一家人在来的路上被一卡车撞上,全部遇难,卡车是因为爆胎。这里不时有狱卒与囚犯打架。报纸也会报,但报纸上都是扯谎。狱卒去Danbury医院看病,每次都说事,最多只是皮毛小刮伤。但囚犯都是送到州立康州大学医学中心治疗脑损伤等。由于大众不同情囚犯,所以,狱方扯谎,肆无忌惮。还有,许多囚徒都属于好胜心强的人,打球下棋对输赢十分在乎。赢了,自己了不得,输了,垂头丧气等。

这里社工给囚徒洗脑是多方面。从药物,电子刺激,教会,学习班,写作课,然后就是暴力。狱卒是黑脸;社工唱红脸,像止痛药。囚徒大多数也是没出息。

上次提到的那个Weglarz的白狱卒,上周五在过道碰到我向我道歉。不知是领馆,还是狱方给他施加压力。那个Deleassio在周四(二月十六日)在这个区上班时也离我远远的,不像以前老找我麻烦。也有可能只是一时没见到我。以后见到我,也有可能继续找麻烦。

好,先不多说。如有谁认识PrivateInvestigator或ForensicExpert,请推荐。最好是东北部附近,方便见面。谢谢!

王立山写于狱中
公元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

高兴
1

感动
2

同情

搞笑
2

难过

拍砖
2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7: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