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父亲 (一)

作者:huihuier  于 2009-8-22 01:0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14评论

 

 

 

 

 

 

                                           

                                               1

在这个世界上,有时候、不,是很多时候,人真的应该相信自己的直觉。

这一年,我一直就有一种无法说出的内心不安,隐隐的,不知是什么。                               

丈夫大明说:“孕妇忧郁症吧?”                                                                          

“会吗?怀老大时怎么就没有呢?怀老二就‘忧郁’了?我挺高兴的呀!                           

他不语。

我仍旧不安着,。那究竟是什么呢?是说不上来的灰灰暗暗,一种特不安稳的感觉,一直堵心头。                                                                                                                    

女儿生下来好几个月了,那隐隐不安的感觉,像是一浓黑的阴影跟着自己,不透气的憋闷。         

“是产妇忧郁综合症。”                                                                                      

“去你的!儿女双全,我忧郁什么呢?还‘综合’上了呢!庸医!”                                  

他没有再续话,这不像大明所为。

 

那一天,我永远记得。

上午9点多,电话在最不该响的时候,沉闷地吼起来,不等响第二声,我扑过去,抓起电话:“Hallo?

“是我。”是大明。

他是知道每天的9点是女儿的头一觉,什么事儿非得这会儿打电话?心中一下子有一股强烈不安的预感,我不说一句话,揪着心静静地听,心一下一下地往下沉着。

“嗯天宇,我刚收到天航的E-mail,说你爸你爸他现在在医院里,你最好给天航打个电话,别打家里,家里没人,你记一下,这是他的新手机号

刹那间,我大脑一片空白、麻木,满耳里轰轰作响,响声沉闷,手指一下一下颤抖着按着键码。

“喂?”是天航。

……”我喉头是紧紧的干涩,半个字也吐不出来。

“是姐姐么?” 电话那边意识到。

“嗯”我已经开始哽咽。

“稍等,姐”我听到那边的关门声。

“姐姐,你别哭,听我解释,爸身体不舒服已经快两年了,他顶着,坚决不看医生,爸倔强你是知道的,谁劝也不听。确诊是癌症晚期后,我就给姐夫发E-Mail,因为你怀孕反应大,明哥说还有出血,医生说是先兆性流产迹象,需要静养,所以商量后,就先不告诉你。你生完孩子后,喂母乳,怕你难受把奶回掉,也就这么一直瞒着你。                                                           

其实这一年多来,爸进出医院好几次了,幸亏是他身子底好,硬是扛过来了。这次是突然大出血要大手术,医生说他身体已经非常虚弱,怕怕下不了手术台,所以才通知你,心里有个准备……

“是是什么?”

“胰腺癌。”

“没有救了么?”

“姐,是晚期。”

我沉默着,长久的。

“爸知道么?”

“不知道,我想。妈也不知道,一直就跟他们讲是老年性肠胃紊乱”。

“就你一个人顶着?”

“嗯,差不多吧。青也知道的。”青是他的妻。

我心中一阵阵心酸,天航真不易!几年前他还是棵青楞的刺头苗,就这么一下子,长出阔叶成为男人树为他人遮阴凉了。

“我把电话给爸,你跟他讲几句,不要太长啊。”

“嗯。”

 

抹去一把眼泪,把声音涂一层虚伪的明亮:“爸,爸,你还好吗?”

“宇儿,宇儿….你什么时候回了看我?你什么时候回了看我啊!啊?”爸是憋足了全身的气力喊,我感觉得到,是全身的气力。

哗哗地我的泪水顿时夺眶泻出,我用手紧紧捂着嘴和鼻子,全身一抽一抽地耸动着。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父亲对女儿有过这样的请求?从来也没有。爸是憋足了全身的气力在喊,在喊,声音苍老无力。我是在尽最大的努力压抑着,借助电话掩饰着悲伤,刹那间,崩溃了,全线崩溃,无以设防。

“爸,爸,我马上回来,你等着我,你一定要等着我!听见了么?爸,你等着我,等我回来啊!爸,你听见了么?等我,等着我!等……

啪,我掐断电话。

忍不住,忍不住啊,泪水倾盆,我放声大哭。

 

终于醒悟,一直盘旋在心头那阴沉感觉,其实就是父亲、女儿之间的心灵感应。

我忽视了一年多了。竟然。

捧着吃奶的女儿,呆坐在沙发上,泪水淌下来,擦干,又淌下来,无穷无尽的。

 

前几天,在朋友家的聚会。

朋友笑问:嗨,有儿又有女是第一喜;房子买了,美国梦的框架搭起来了,那是第二喜。双喜临门,是不是该接老人家来看看?

是,正是。我笑着回答。

谁家的先呢?是你家的,还是他家的呢?

略略沉思一下,我咬下一口Pizza,顺便还咂吸一口流淌在指缝间的奶酪汁儿:嗯,也许是我爸我妈先吧,他们年龄更长些,拖太久不好,是吧?大明,你说呢?

这算是不经意间向男人提出为妻的心愿,这心愿潜藏于心很久了。

大明背对着我,正往酒杯续着红酒,不回答。

我却是认真的。做了你的女人,养了儿又添了女,方知爹娘的艰辛,回报爷娘的恩,是水到渠成的理所当然,我爹娘先,你爹娘后,如何?

我要听他的回答,静静的等待着,女友们的只只耳朵都是是竖立着的,雷达天线一丝不苟地搜寻着、过滤着空气中的微粒情报。

他没听见。他竟然没听见。

用胳膊肘轻轻地撞击他的背,然后扳过他的身子,让他直视我,还递给他一个眼神,很妩媚的那种:表个态吧。

他咧嘴笑一笑:嘿嘿,好啊,好啊,听你的,就听你的。说完他一溜烟的窜进男人堆,永不复返。

现在才记起,那次,他回避了我的注视。

无论多么冰雪聪明的女子,成为男人的妇人后,都会沾染一些浑沌的傻气,那是心甘情愿的被熏染,有些竟然蠢到四处炫耀那一份白赚的傻气。

我呢?我真傻。

大明,你,你,你,你究竟为什么要瞒着我如此长久的时间,是为了我,还是我腹中的婴儿?

你不该啊!那是我的父亲,而你,也是父亲。

我真傻啊,真傻。

 

我一直就有一个梦。

我承认,我是一个讲究小情调的女人,也喜欢、愿意自己是一个讲究情调的女人。就像芸芸众生里的大部分居家的女人,每一天都是普通、寻常的,无论多么粗糙的日子,都会尽心尽力的把时光雕磨的圆润,细致些。天性使然。

这是我们在美国拥有的第一个房子,在一个不大的城市里,小城很没有名气。

从租居公寓搬入宅子的那天晚上,宽大的客厅,散乱着没有开封的箱子,还有袋子,我赤着脚,四肢大字张开,仰躺在地上,呼吸着簇新的地毯气味感叹着:我有房子了,我终于有房子了!

美国的宅子,英语叫“House”,在中国,很多人说是“别墅”,那我就是有别墅了,面积不算大,是我的家。

屋前屋后,花簇簇,草依依,绿茵茵的草坪托着房子,绕着我的家,孩子在茸茸的绿草上,奔跑着,嬉笑着,小脚丫被青草汁儿染个半绿,彩色的球,童车,玩具散散的点缀在草坪边上

我不崇洋不媚外,只独独喜欢这一派静谧,一地的绿。我不骗自己不骗人,我所追求极致的爱和美,是人与自然的亲亲相融,是绿。我也想要父母融入这自然,爱上绿。

我,我,我还想等攒够了钱,在后院建一个游泳池。地处亚热带的佛州,全年郁郁葱葱、焖热潮湿,一年有十个月是游泳的佳季呢!

淡蓝的水,清清亮亮,盈盈的荡着,水上漂着彩色的,或者更确切说是黄色的水球,气垫,鸭子头游泳圈儿,父亲站在齐腰的浅水区,双臂举着外孙女,女儿胖胖的的小腿绷得直直的,两只小手舞动着,被外公蘸在水里,一起一落,池水一晃一晃,涌溅出水池,斜躺在椅子上的老妈,半嗔半爱,躲着溅湿裤脚的水起水落…..

小圆桌上有啤酒,给爸爸的,不是冰镇,他喜欢温和的室温啤酒。红色的草莓汁,橙色的橘汁,浅黄的柠檬汁,苹果汁…..是妈妈的,要加冰块。我妈一辈子都是小女人,爱喝、爱看透明玻璃杯里,果汁浇在冰块时冒着气泡吱吱叫。

在美国缺什么都不缺冰块。妈爱喝,我供应,大量的。还有一碟点心、饼干,女儿的小奶瓶儿,奶嘴儿。

一杯茉莉茶,是我的。

这是我为自己、为父母涂抹的一幅含饴弄孙图,想象里,我无数次的变幻着色彩。梦简单,真简单,仅仅是彩色的,永远的留在我的想象里,留在我的心碎里,没有出笼就夭折了。

多么简单的梦,为什么就不能实现呢?

我发着呆,泪水无穷无尽的流,突然,放着悲声嚎哭。

 

大明下班回家,取出一本蓝色的护照:“女儿的,早就办好了,你定个时间,马上订机票。”

我接过蓝本,径直往卧室去,红肿着眼睛。

“哎,你,”大明上前扯我的胳膊:“听我说,这么做也是为你好,再说了,你回去也帮不上忙,所以只能

我不想说话,说什么也没用,说什么也改变不了我就要失去父亲的事实。

 

夜深人静时分。

女儿的呼吸声纯纯的,温温柔柔散发着乳香,一派夜的宁静祥和。

我翻身下床,赤着脚,浅蓝色的睡裙在月光下,洒上一袭柔和的黄晕,裙衫水一样的缓缓垂下我光洁赤裸的小腿。

我双膝跪下,面朝窗外北方,抬头仰望夜空,幽蓝的天际深邃,高远,空灵。

我深深的,深深的吸一口气,神情虔诚、平静,然后闭上眼睛,默默地祷告:天上的父神!帮助我。依靠你的大爱,依靠你平安的约,请求你!请求你!帮助我的父亲,护佑我远在中国的父亲,明天手术顺利!让我们父女有一个再见面的机会。感谢您!

那一夜,我的睡眠安然、宁静,一夜无梦。

次日,电话给天航,他说:爸爸醒过来了,医生说真没想到。

7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2 回复 xqw63 2009-8-22 01:10
眼泪水夹夹的,感人
2 回复 宜修 2009-8-22 01:19
xqw63: 眼泪水夹夹的,感人
同此。
2 回复 shipuliu 2009-8-22 01:26
我父亲过世时我正在澳大利亚出差,那天头痛欲裂,不知是怎么搞的。回国下飞机是三个兄弟都来接我,好生奇怪。我跟父亲最好,老人家暴病过世,兄弟们怕我责怪他们。生老病死不由人,怪谁啊?亲人好友间有心灵感应我有体会,我相信。
2 回复 milu 2009-8-22 01:38
真情感人
4 回复 十里荷 2009-8-22 08:48
顶!
2 回复 彩舟云淡 2009-8-22 09:02
情深意切,很小资的女人,写出了心声:爸爸,我爱你
2 回复 越湖 2009-8-22 09:29
愿上天看顾你们。
2 回复 newsound 2009-8-22 11:51
心痛,眼潮,无语。。。
写吧,写出来心里好受些。
2 回复 laketree 2009-8-22 12:37
“都说养儿为防老,可儿山高水远他乡留。“ 这是远在故乡的父亲去世后,不孝之子的我,常用这两句歌词反问自己......心里更加感到内疚。
2 回复 yulinw 2009-8-22 23:15
珍惜现在的吧。
2 回复 韭菜花 2009-8-23 00:57
感人! 期待!
3 回复 任飞飞 2009-8-23 06:34
感动~
2 回复 xoyuanfen 2009-8-24 08:13
好!
2 回复 hr8888hr 2009-8-28 08:06
更要珍惜现在, 珍惜活着的亲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5 16:0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