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父亲 (7)

作者:huihuier  于 2009-8-28 00:2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13评论

父亲怕夜的黑,我是突然意识到的。

昨天夜里,妈累了一天,早早熄灯睡了。女女睡在我怀里,含着乳头,小手揪着我的衣襟,攥成个小拳头不松手,我怜惜地轻缕她的柔发,手指轻轻地滑过小脸,北方的初春,风大干燥,一整天石榴抱女女外面疯玩,小脸蛋起皮了,明天记得给她涂婴儿润肤霜,多涂一点,还有,明天晚上一定给她泡个热水澡。

我把衣襟从她的小拳头里抽出来,墙上的挂钟指向11点,父亲的睡房还亮着灯,我轻推门,探身,爸爸睡着了,我伸手按下门边的开关。

“不要关灯。”是爸爸的声音,冷不丁吓我一跳。

“爸,还没睡啊,”我进来。

“刚迷糊了一会,整天都是躺着,晚上就睡不着。”

床边茶几上,杯子空着,“爸,想喝水么?”我俯身问,父亲没有回答,似乎在思考什么。我从厨房倒一杯热水,双手捧着,放在茶几上,拿出吸管:“爸,喝点热水。”

爸没有理会水杯,突然,他头离开枕头探起身子,睁大眼睛:“宇儿,你说,人家美国,人死后是怎么弄的?”

我一怔。

爸一向混浊、无力的眼神闪烁着渴望和探寻,还透着精明。我不知道父亲嘴里的那个‘弄’究竟是指什么,但显然是值得即将临到自己的身后之事。

我没有参加过中式的,也不知晓美式的,两头都是茫茫然,电影看过不少,从宁静肃穆的教堂,到绿草茵茵鲜花开放的墓地,男人女人一律黒装,没有悲天动地的哀嚎,只是素静的悲哀着。

爸爸的眼睛直视着我,渴望、等待着,我究竟应该如何回答父亲的疑问呢?

“爸,我,我不清楚,真的,到现在为止,我参加过朋友的婚礼,那个么,我没有参加过。”这样的夜,我不愿说出“葬礼”两个字。

“美国人是火葬,还是土葬?”爸 坚持着半探着身子,似乎想要从我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中,探出个究竟。

“也许….也许都有吧,或许土葬多吧!”

“哦。”爸躺下了,我把吸管顶端放置到他嘴边,爸只是稍抿一口,吐出吸管,叹一口气,脖颈上那颗硕大的喉结滞涩地上下滑动几下,然后闭上眼睛。

我默默地坐在父亲床边,昏黄的灯光下,他的脸色更如蜡黄。

夜深人静时分,母亲睡了,女女睡了,外面楼群的灯光大都熄灭了,一片寂静,只有这间,昏黄的灯悬挂在天花板,我注视着爸爸,在这样寂静的夜,他究竟想要知道什么呢?他脑际里的世界是阳界?还是阴界?或许,更多的是阴阳交界地带?

对活着的人,毫无疑问,那是一个神秘、幽暗的区域,彻底舍弃这世界的人,没有一个能回来报信的,没有,一个也没有,所以神秘,所以恐惧。父亲正是举手敲门的人,那是怎样的一份忐忑,怎样的一份恐惧!

父亲似乎睡着了,我正欲伸手关灯….

“我不要关灯。”

我吃一惊缩回手:“要不,我把台灯拧开,头顶亮着灯,晃晃的照着不好睡。”

“不要台灯,就这样。”声音突然粗暴、执拗,爸睁开眼睛,恼怒的瞪着我,然后别过头不理我。

蓦然间,我心里闪电般的透亮明白:父亲怕黑。

昏暗、朦胧的空间,闪着台灯的弱光芒,会不会在父亲眼里似嶙嶙鬼火?

父亲骨瘦如柴,变得婴儿般的弱不禁风,他衰微了。我心中涌起一片怜惜柔情,我要好好呵护他,握住父亲被子外的手:

“爸,我在这里啊,不关灯,我们就不关,你喜欢让它亮一夜就亮一夜吧。爸,在美国,有很多教堂,很多人是基督徒,他们信神,信主耶稣,相信人死后升入天堂,与先去的亲人、朋友再见面,在那里,人再也没有病痛

我不知道,爸爸是不是能接受西方人的信仰,我是想用这样的话温暖他,驱逐黑暗的恐惧。

“你也去教堂?”爸转过头,睁开眼睛。

“去,我去。”

“那里怎么样?”

我笑了笑:“刚开始是想练练口语,在家闲着无聊,被朋友带着去的。后来,就是自己愿意去,也带新来的朋友去,是喜欢那里的氛围。刚开始是觉得那里的人傻傻的,后来,就觉得其实是单纯、善良,那样的地方人心变得干净纯洁。还有,也喜欢教会的音乐,优雅柔和,轻声的,不像我们上学时的大合唱吼着嗓门,哪一班吼得声大、响,哪一班就得第一……”说着说着,我忍不住轻声笑了。

“真的,爸,教堂的音乐很美,唱着、听着,心里会有一片宁静,和说不尽的平安,…..爸,如果你去美国,我一定会带你去教堂的。”

“美国人的教堂?”

“也有华人的啊,讲中文的,你听得懂。”

“你也信吗?”

“什么?”

“信那个教吗?”

想起了临回国前的那一夜,赤脚跪地的祷告,我微微笑着:“信,我信。爸,我也愿意是基徒。”

“哦。”爸陷入沉默闭上眼睛,片刻,睁开眼睛,说“宇儿,我也想信。”

我用力握紧爸爸的手。

“宇儿,你说,我还能去美国看看么?”

“行,怎么不行!”其实心中已经泛起一阵心酸,为了我那个从未向任何人提及的梦!

“那,那你说,我会给你添麻烦么?语言不通,机票那么贵。”

“不会,一点也不会。”我握紧父亲的手:“那里很多人想要学太极拳,你可以教,挣一些零花钱,等女女上幼儿园,我会工作的,你不用担心机票。”

父亲脸上露出笑容,“我和你妈真想去你那里看看,就看一眼,我们就放心了。你妈呀,最难受的就是没能帮你照顾月子、孩子….

“爸,那儿不兴坐月子,一个月不洗澡、不动窝的吃喝,我成什么了!再说我这不是挺好的。”

“大明对你好吗?”

“还好。当然,吵架也会啊!”

“你们打架吗?他打你么?”爸脸色已经严峻,眉峰挑动着,天下没有一个父亲不过问女儿嫁入他门后的日子。

“有过几次小动手吧,不记得为什么了,不过,别担心,我是坚决的对打回去。”

“我和你妈,吵架归吵架,这辈子我没动过她一个手指头。”

“那我清楚。爸,你们是老式夫妻,我们,时代不同,与时俱进,是打出来的夫妻,不打不相识。”

“你打得赢他?”爸知道大明是高我一头,宽我两倍。

“打得赢!”我边笑边说,一字一句:“第一,他比我大,必须让着我;第二即使打不赢,我会用脚啊,踢他,他躲,逃啦,我就赢了,他骂我是母老虎。”

爸眯着眼:“宇儿,等女女送幼儿园后,你要工作独立啊!不要像我,唉,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早年让你妈辞掉工作呆家里。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知道,爸爸。”我比谁都知道。

6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1 回复 milu 2009-8-28 00:51
还是女儿贴心
1 回复 jjsummer95 2009-8-28 01:22
欣赏你能有机会和父亲进行心对心的交流。。
1 回复 thelastwaltz 2009-8-28 07:41
看的心酸了
1 回复 hr8888hr 2009-8-28 07:57
感人, 催人泪下......
1 回复 宜修 2009-8-28 10:37
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1 回复 yulinw 2009-8-28 12:07
贴心。让老爸放心。
1 回复 田苗 2009-8-28 18:39
宜修: 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靠你这件小棉祆!
1 回复 宜修 2009-8-28 21:20
田苗: 靠你这件小棉祆!
作为女儿,心从来没离开过父母。可是距离这么远,即便是件“小棉袄”,也做不到在双亲跟前尽孝了......
1 回复 田苗 2009-8-29 15:35
宜修: 作为女儿,心从来没离开过父母。可是距离这么远,即便是件“小棉袄”,也做不到在双亲跟前尽孝了......
能做到应该做到,不能做到的想法做到,实在做不到说清楚请求谅解。
1 回复 rongrongrong 2009-8-30 06:40
1 回复 人間的盒子 2009-8-30 06:44
rongrongrong: 好
rongrong好。
1 回复 人間的盒子 2009-8-30 06:45
写得好。
1 回复 rongrongrong 2009-8-30 09:27
人間的盒子: rongrong好。
盒子姐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3 14:0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