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父亲 (11)

作者:huihuier  于 2009-9-6 03:4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6评论

                                                   11

父亲不是没有想吃的愿望,他说他想极了罐罐鸡。

那是什么?

母亲解释,记不得是那年的一次旅游,大巴士停靠在一个山脚下的小镇,沿街山民们一溜排儿的摊位,父母亲被一声一声“罐罐鸡”的幺喝和浓香吸引,一只一只农家小土瓦罐,架在炉子上,咕咚咕咚的滚开着,土瓦罐炖着几块土鸡或山鸡,肉不多,意在品汤,配上山野的蘑菇,那个鲜!

“这过去那么多年,你爸从来没提过,今儿突然这就想起,那他实在想吃了。”母亲念叨着,顺手提包出门了。

挺长的功夫,母亲回来,怀里抱着一只摸样古朴的瓦罐:“跑遍所有的店,现在哪儿还找得到真正的土瓦罐?这是五楼的白老师听说为你爸,就塞我怀里。”

石榴从村里捉一只芦花鸡:“俺村七婶儿家,真真儿土鸡,”她说。

瓦罐咕咚咕咚的冒着热气,太阳正红,母亲守着蜂窝煤炉子,一勺一勺的撇去浮沫,浮油。炖好汤,母亲小心翼翼捧着,似捧着一颗易碎的心,碎步点脚挪进父亲屋里。

父亲很难咽下一小口,只是长久的注视那冒着热气的汤,直到凉透。

“让你爸闻闻也好。”母亲说。

 

父亲唏嘘:“唉,‘老齐家’的豆腐脑儿!漂一层芝麻,蒜茸,姜末,葱丝,红辣子

母亲手提保温杯,拉开门,我心疼爹、怜惜娘,挡在门口拦住她:“妈,我去吧”。

 “豆腐脑儿摊儿在老街道,修路不通车,出租也不开那窄巷子,你不认路。”没有丝儿的商量,妈拉门就走了。

 母亲从保温杯倒出一碗,摆在父亲面前。

父亲还只能是闻一闻。

 

“美国人吃什么呢?病人吃什么呢?”父亲忍不住问我。

我提着小篮子,在小城不多的几家超市里,穿行在一行一行的货架之间,眼睛上上下下搜寻。

“宇姐,寻啥哩?”石榴抱着女女跟着我。

我没法回答,因为自己也不知道,眼睛一刻不离食品架搜,搜,搜,….眼睛一亮,停下脚步:正宗美国薯片“Pringles”,商标脸上两撇夸张的胡子,我火急火燎地付钱,快步转家。

两筒薯片放在茶几上,两撇胡子的商标脸,面对着父亲,我还是感到抱歉:“这城太小,只能找到的这些,你尝尝,一个是烧烤味,一个是洋葱味,”我要让这洋人脸代我孝顺爹。

父亲点点头,我撕开包装,拿出一片,父亲只是轻咬一口,嚼一嚼,滋吧出味道,不敢咽下去而是吐在纸上。我拿一瓶女女的果汁,插进吸管:“这是专门给婴儿的纯果汁,你尝尝,葡萄味的。”

父亲缓缓地吸完小瓶果汁,抿一抿唇:“好果汁。”

我大喜,欲拧开第二瓶。

父亲阻止:“不要打开了,我尝尝就行了,剩下都给孩子留下吧。”

“爸

“宇儿,爸是吃不下了,就是闻闻,不要再破费了。”父亲用手指指那两筒薯片。

撇着八字胡子的脸苦苦的面对着我。

4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1 回复 宜修 2009-9-6 04:20
办公室曾有位关系不错的韩国老先生。老人家胰腺癌临走前,我问他想吃什么?他说想吃鲍鱼。俺跑到中国城,那顿只吃了几口的鲍鱼,成了老人家的最后一餐饭......
1 回复 人間的盒子 2009-9-6 07:42
1 回复 rongrongrong 2009-9-6 10:20
1 回复 hahahajj 2009-9-6 10:32
1 回复 yulinw 2009-9-6 20:53
最痛苦莫过于此。
1 回复 xinsheng 2009-9-16 08:40
好像晚期病人都嘴馋,但又吃不了。
我的遗憾是父亲来美治病(癌症)时我没能很好地满足他对事物的欲望。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3 01:5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