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父亲(18)

作者:huihuier  于 2009-9-8 15:3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8评论

                        18

这天,我刚进住院部的大厅,看到吴姨。

吴姨不是一个人,是被搀着,搀着她的女子的另一只手提着网兜,里面是脸盆、水杯、饭盒等杂物。

我心揪缩一团,定定的站住,吴姨蹒跚走到我面前,嘴唇哆哆嗦嗦:“昨夜里,他他人没了。”

我眼圈一红点点头,不知该说什么。

“唉!走了好,走了好啊!再不受罪了,他疼啊!走了好!”

我静静的听着,吴姨用衣袖蘸蘸眼角的老泪,痴痴的拉着我的胳膊似自言自语:“我料就这几天。前天输液,吊瓶滴滴嗒嗒滴着水儿,他全身也开始冒水儿,衣服湿成一片,我我估摸着许是时间到了,昨夜里,这…..人就没了!”吴姨的精神似乎有些痴痴觅觅,搀她的女子对我摇摇头示意我不要接话,然后,搀着吴姨蹒跚走了。

我默默的目送她们离开医院,转身拐进病房区,对门的病房出出进进很多壮年男女,脚步匆匆,脸色凝重。

父亲的病房门少见的紧闭,显然,是妈关的。

“今儿怎么没看见对门的吴嫂来坐坐?”爸爸问。

“啊,人家的大儿子接他到大城市医院,那儿条件好,医生水平高,今天办出院手续,忙。”母亲的口气淡淡的,神情也从容。

“宇儿,先陪你爸说说话,我去去就来。”母亲拉门出去,顺手把门关死。

父亲再没有说一句话,也不搭理我,闭眼陷入沉默。

我故作镇静,若无其事的样子,像往常一样坐在父亲的床边,突然,父亲睁开眼睛,神态平静的说:“走了,那我也该走了,”似自言自语,亦似做一个决定。

静悄悄的,我无言以对,让我说什么呢?说什么都怕是错!

母亲煞费苦心遮着,掩着,怎敌父亲心中的那面明镜,风雨夫妻几十年,谁瞒得了谁!

6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1 回复 jjsummer95 2009-9-8 19:12
唉。。。
1 回复 丹奇 2009-9-8 19:36
可怜我的母亲,到最后的关头,我们都瞒着她病情。她自己也不敢承认。结果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地走了。痛啊。你的父亲和我的母亲都是患的胰腺癌。他们痛在身上,我们痛在心上。
1 回复 rongrongrong 2009-9-8 20:57
1 回复 森森 2009-9-10 23:47
1 回复 宜修 2009-9-10 23:54
丹奇: 可怜我的母亲,到最后的关头,我们都瞒着她病情。她自己也不敢承认。结果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地走了。痛啊。你的父亲和我的母亲都是患的胰腺癌。他们痛在身上,我们
腺体癌症都非常痛。
1 回复 xqw63 2009-9-11 07:02
这个时候的人很清楚
1 回复 xinsheng 2009-9-16 08:13
丹奇: 可怜我的母亲,到最后的关头,我们都瞒着她病情。她自己也不敢承认。结果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地走了。痛啊。你的父亲和我的母亲都是患的胰腺癌。他们痛在身上,我们
丹奇节哀。
我父亲是前列腺癌走的,肯定也是痛的。所幸的是他一直有很好的止痛药,对此我要感谢曾给他治病的美国医生(他们想尽办法让他回国落叶归跟时带充足的止痛药),也感谢李嘉诚在父亲生活的城市设立了安宁中心为当地癌症患者提供止疼药及其他帮助。
1 回复 xinsheng 2009-9-16 08:14
我父亲是前列腺癌走的,肯定也是痛的。所幸的是他一直有很好的止痛药,对此我要感谢曾给他治病的美国医生(他们想尽办法让他回国落叶归跟时带充足的止痛药),也感谢李嘉诚在父亲生活的城市设立了安宁中心为当地癌症患者提供止疼药及其他帮助。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22:2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