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父亲 (20)

作者:huihuier  于 2009-9-11 03:0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12评论

父亲夜里突然喊:娘,娘!舅,舅!等着我!等着我!

母亲说:你们的奶奶去世的早,跟你爸成婚后,从来没听他提过他娘,更不知道他还有舅舅!几十年了,冷不丁喊娘、娘的,许是他看到娘、舅舅来接他。

白天,父亲神智开始呈现迷乱。

烧啊,烧啊,烧啊,父亲迷乱的喊着,用手使劲撕扯胸前的蓝绸薄棉衣服,烧啊,烧啊,烧啊,用脚踢开被子:不要不要,烧啊,烧啊,烧啊,父亲的手不住的扒扯着胸腔,想透透气。

顽强的拽撕,揪扯,踢掉被子,抓褪掉不属于自己身体的所有饰物,赤裸着蜷缩在床上,昏昏的迷睡着,安静了。

母亲搭一条薄被,盖在他身上,他紧闭着眼睛突然仰起头忿怒茫然、暴躁的骂: 滚开!烧啊,烧啊,烧啊,不要不要,混账!滚开!滚开!被子被掀翻在地。

父亲紧闭眼睛,蜷缩着瑟瑟颤抖,挣扎着在我们看不见的战场搏斗着。

下午。

赤裸的父亲排出身体内所有的粪便、尿液,排在床上,被单、褥子污浊一片。

然后,父亲归于平静,婴儿般的任人摆布,母亲用水清洗父亲的全身,理发,洗头发,刮胡须,鼻孔,耳背仔细清洗,剪手指甲,脚趾甲。

…….

父亲像婴儿初涉入世那一刻,干干净净的纯洁,赤裸着,不挂一丝一线地轻松,赤条条的来,亦准备好赤条条的归,身体洁净如新。一切就绪。

此时的父亲平平静静,或者确切的说,父亲从神智迷乱开始陷入昏迷,安静的样子似婴儿嗜睡,鼻孔里导进两只通氧细管,呼吸细弱宛如游丝,似有似无。

父亲是第二天早晨平静离世的。

5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3 回复 韭菜花 2009-9-11 04:16
还有下文吗? 看得心酸。
2 回复 宜修 2009-9-11 05:08
2 回复 酸柚子 2009-9-11 05:27
难道冥冥中真有神灵,灵魂?
2 回复 huihuier 2009-9-11 06:05
酸柚子: 难道冥冥中真有神灵,灵魂?
是。
2 回复 伊兰泓 2009-9-11 06:11
一直在读,心里沉甸甸的。
3 回复 Hongenpei 2009-9-11 06:36
我是含着眼泪读玩的。死亡,任何人都没有豁免权。
“人赤条条地来,赤条条地走,不带走一片云彩”,
人这一生,不到百年,想通了,也就豁然开朗了。
一个婴儿呱呱坠地,大声地哭着,旁边的人笑着;
一个人临死的时候,旁边的人哭着,他(她)却笑了,从此解脱了!
3 回复 xqw63 2009-9-11 07:06
解脱了,一切,无论是离开的还是存活的人
2 回复 jjsummer95 2009-9-11 08:37
姐姐把这一切写出来, 也是一种解脱。
2 回复 milu 2009-9-11 08:42
永远的怀念
3 回复 huihuier 2009-9-11 08:57
韭菜花: 还有下文吗? 看得心酸。
有。
2 回复 rongrongrong 2009-9-11 08:57
3 回复 yulinw 2009-9-11 11:46
终于结束,走了的释然,在生的却不平静。人人都躲不开的结局。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4 13: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