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的歌聲》4-4

作者:Chaos75  于 2009-8-31 15:4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創作歷程|通用分类:音乐欣赏|已有5评论

关键词:

85、         夜,外。湖滨黄楼门外。

 

海风提着箱子走出黄楼,拿出钥匙把门锁上。愣愣地想着。

楼下一辆出租车正在等他,司机不耐烦地按了两下喇叭。

海风走下台阶,忽然趴在灌木丛边剧烈地呕吐起来。

 

86、         夜,外。湖滨公路。

 

出租车在湖滨公路上行驶。

海风看着窗外,又看看手里的钥匙,抬手把钥匙扔了出去,摇上车窗。

海风闭上双眼。

 

87、          晴,外。湖中小岛。

 

一个蒙面的精灵伫立在湖边的岩石上,遥望远方。

风吹掉了精灵的面纱,是姜夏。

海风手足并用地往岩石上爬,喊着:姜夏!是我!

姜夏回头,泪流满面,忽然纵身跳入湖中。入水时,发出的却是嘈杂的音乐和喊叫声。

 

88、         日,内。嘈杂舞厅。

 

海风被音乐惊醒。他躺在一个嘈杂舞厅包座的沙发上,身边的一群朋友和美女正在做着各种游戏,痛饮威士忌。大厅里DJ随着音乐狂喊乱叫着,无数男男女女正在疯狂舞动。

海风努力地睁睁眼,伸手去拿桌上的酒杯。一个酒瓶伸到他面前,海风凑上去就喝。

旁边拿着酒瓶喂他喝酒的性感美女得意地大笑着,周围的人也都在起哄。

一个女孩凑过来,托起海风的脸,开玩笑说:大导演,你要是把我捧红了,我天天用嘴喂你喝酒……”大家哄堂大笑。

海风猛地推开她,踉踉跄跄地往外走去。

后面的人还在起着哄,大叫:别走啊!我们都爱你!……”

 

89、         晨,外。繁华街道。

 

海风从舞厅大门跌跌撞撞地走出来,过马路时几乎被一辆轿车撞倒,轿车急刹车停住,海风却顺势倒在地上。

一辆旅游大巴被堵在轿车后面,坐在前排的小静站起来看看,对司机说:师傅,您开下门,我下去看看怎么了。

司机没好气地回答:前面一个醉汉被车撞了,有什么好看的!

小静转头看窗外,一辆救护车开过。

 

90、         晴,外。医院门口。

 

海风酒已经醒了,颓废地往医院外走。何言在后面追着喊道:海风!等等啊!

海风站住,抬头看了看耀眼的阳光。

何言跑过来,开玩笑说:你怎么就跑了?好歹还是我给你付的钱吧?

海风拿出钱包,掏钱给何言。何言尴尬地说:不是这个意思……”

海风冷冷地说:你别管我了,让我去喝酒吧。你们好好过日子就行了。就当我死了!

何言笑着说:好,我们一起喝,喝死了算。

 

91、           晴,内。小酒吧。

 

海风和何言都喝得差不多了,两人舌头都大了。何言说:你凭什么不回去?

海风舔着杯子,说:我都把她害成那样了……”

何言忽然大骂道:真正的坏人都没事呢!是他妈的你丫害得吗?

海风干掉了杯中的酒,没有说话。

 

92、          晴,外。小酒吧门口。

 

两人东倒西歪地走出酒吧,海风抬头看看太阳。

何言晕乎乎地说:要是让你丫现在就喝死,你最想见谁?娴娴就甭说了,别人!

海风扶着树说:我他妈的……”忽然,姜夏在小岛上的话回荡在耳边:如果你现在掉下来,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了吗?海风又抬头看看太阳,自语道:这他妈阳光……”轻轻闭上眼,泪水流了下来。

 

93、          日,内。姜夏病房内。

 

贾经理轻轻推开门,四下看了看,走进病房。

姜夏穿着病员服,坐在逆光的床上,看着贾经理的鞋,说:这是海风的鞋。贾经理低头看看,忙说:是,是海风的鞋。

姜夏得意地点点头,说:我认识你的鞋。你今天来晚了。坐下。

贾经理看了看空荡荡的病房,摇了摇头。

姜夏催促说:你不坐我也没办法。我给你买了小凳子了。

贾经理答应着,想往外走。姜夏突然抽泣着问:我都给你买了小凳子了,你为什么骗我?贾经理回头看着姜夏。

姜夏一动不动,毫无表情,但是声音在哭泣,眼泪不停地流淌。

贾经理低着头推门走出去。

 

94、          日,内。姜夏病房门口。

 

贾经理刚刚出门,看到海风和何言快步走过来。贾经理迎上去,拉着两人的胳膊,亲热地说:你们回来了?姜夏很好。走,我先跟你们说点事。两人一头雾水,被他拉着走了。

 

95、          日,外。医院花园。

 

贾经理拉着两人走到花园里。他冲上去一拳打倒了海风。跟着拳打脚踢。何言忙拉住他,喊着:有话好好说啊!贾经理奋力挣扎,边打边骂:你还敢回来!何言无奈,使出一招小擒拿,远远地把贾经理退了出去,倒在地上。

小静提着饭盒,沿着画廊走过来,在一边看着。

何言站在两个鼻青脸肿躺在地上的人中间,对贾经理说:我们回来就是来面对问题的啊。海风比你还难受!

何言伸手拉起海风,海风走过去拉贾经理。贾经理打开海风的手,海风又把手伸过去。贾经理终于拉住海风的手,三个男人拥抱在一起,贾经理低声哭着。

小静走过来,拍拍三个人,三人忙分开。

小静对海风说:她一直说你会回来。海风努力笑笑。

贾经理忙说:我其实……”小静不屑地说:你其实就知道哭!说着掏出一包纸巾递给他,没好气地说:给人家海风几张!

海风和贾经理相视一笑。

何言说:这儿也是保守疗法,我们带她回去吧,在家里也许更容易恢复。我们去办手续。

海风忙说:我也去。

何言冷笑着说:你?大夫看见你该报警了!你们俩老实在这儿呆着吧!

海风和贾经理坐在画廊上,抽着烟聊天。贾经理说:“……大赛一直在初选阶段,没什么人发现其实已经停了。……到露了的时候再说吧。……老两口怎么样了?

海风揉着脸说:我们俩刚才去了,这才找到这儿来的。挺好。…………你们成总下一步怎么打算?

贾经理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哎哟,别说,何言小子还有两下子,我练过5年拳击,都不是个。

海风不屑地说:你也就打打我吧!何言从10岁开始练武术。拳击?雕虫小技,何足道哉!

贾经理不服气地说:那是我注意力都在你身上!下次我们俩正经打,还不定怎么着呢。你看我刚才的刺拳,多专业!

海风吐了一口唾沫,说:呸!我的直拳也不错吧,你的鼻血是自己出来的啊?

贾经理诚恳地说:是,是,的确不错。就是你不会用勾拳……”

84场中的小护士端着消毒盘路过,看到两人喝斥道:不准抽烟!没来过医院啊?……嗯?是你们俩?被谁打了?

 

96、          夜,内。成总办公室。

 

老成一个人算计着整件事情,愁眉不展,忽然计上心头。

 

97、          日,内。湖滨黄楼一楼客厅。

 

大家带姜夏回来,她依然没有什么反应。

大家轮流跟她说话,她谁也不理。

何言突然大叫吓唬姜夏,姜夏没有反应。她突然大叫,把大家吓了一跳。

 

98、         夜,外。湖边。

 

海风带着姜夏散步,跟她说话,姜夏面无表情。

 

99、          日,内。湖滨黄楼二楼海风房间。

 

何言给姜夏催眠,反而被姜夏把他催眠。

姜夏偷偷溜出去。

 

100、     晴,外。湖滨小码头。

 

姜夏跳入水中,往湖里游去。

从外面回来的海风看见,忙开船去追。

 

101、      晴,外。湖上。

 

海风追上姜夏,拉她上船,姜夏奋力挣扎,把海风也拉入水中。

两人在水中挣扎。最后海风终于把她打晕,拖上船,抱着她在湖面上随波逐流。

海风看着远处的山水,怀里的姜夏慢慢睁开眼睛,炯炯有神的眼睛看着海风。

姜夏的手慢慢地摸着海风的脸,海风惊喜地看着姜夏。

姜夏温柔地说:这个梦好长啊。……我在梦里什么都知道,什么都听得见,看得到,就是醒不过来……好累啊……”

海风轻轻拍着姜夏,哼唱着她自己的歌。

姜夏像婴儿一样躺在海风怀里听着。

小船在湖面上轻轻荡漾。

 

102、     夜,内。湖滨黄楼一楼客厅。

 

家里的气氛热火朝天。海风和小静在忙着从厨房往外端菜,何言和姜夏忙着张罗桌子凳子,老两口坐在桌前乐得合不拢嘴。

何言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简短说了几句,冲走过他身边的海风挤挤眼睛,海风笑着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小静不满的说:你们俩干吗啊?还说悄悄话?娘娘腔!

何言笑着说:还有人来。

姜夏脸色一沉。

王娴推门走进来,客气地跟老两口打招呼。

老两口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表情都有些不自然。

王娴走到海风面前,紧紧地抱着他。乖巧地说: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跟你别扭了。

姜夏愣住了,马上觉得不对。何言过来开玩笑说:海风抱我女朋友了,我也抱抱你!姜夏愣愣地看着何言,不知所措。

王娴搂着海风,笑着说:嫂子别上当!何言你找死!

小静大笑着说:你们两是……”

海风也笑着说:当然是啊!她从来不叫我哥的!

王娴笑着说:比我早生不到一分钟,我干吗叫你哥啊?!哼!

海风搂着王娴说:从小我们俩就别扭!好容易熬到她要嫁人了,有点大人心眼了!

王娴拧着海风的耳朵说:丛海风,我跟你拼了!

姜夏怯生生地问:你们的名字……”

孙老太说:哎哟,分着跟爹妈姓!这事闹得!

大家围坐在桌旁,刚举起酒杯碰在一起,门又开了,老成和贾经理出现在门口。

老成笑着说:来的巧啊!赶上饭局!

大家都愣住了。

老成两人也坐在桌前,但是满桌子的人谁都不说话。老成看看大家,招呼道:大家吃啊。别跟我们客气。他对孙老头说:前辈……”

孙老头哼了一声,说:谁是你的前辈?弄不好你还比我大哪!

老成忙接着话茬说:小弟痴活五十有六了,老兄贵庚?

孙老头不情愿地嘟哝着:五十八!

老成忙频频点头,说:孙老兄比我大两岁!叫我小成好了!转头厉声对贾经理说:还不给你孙伯伯赔礼!

贾经理咬了一下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孙老头看看老伴,有点尴尬。

海风也愣住了。

贾经理痛心疾首地说:孙老伯,侄儿错了!我不该把您气病,不该老是缠着您要买您的房子!我该死!我该死!……”说着扇起自己的耳光。孙老头怎么也坐不住了,忙过去拦他,拉他起来,说:别,别,别,我这不是好了吗?……好孩子,快起来!贾经理索性声泪俱下地大哭起来。

老成走过去拉着孙老头,说:这个畜牲!让他跪!

孙老太忙把贾经理拉起来,一边说:哎哟,这是干吗啊。好好说啊。

小静心疼地偷偷看看贾经理,看到他的视线转过来,又忙转过头去。

老成拉着孙老头的手,坐在沙发上,其他人都围坐在一边。

老成诚恳地说:“……周围几个村,就那么一口井,每天我都要爬十里山路去挑水,老哥啊,我从小就喜欢水啊。就想着要是我家门口有一大片水多好啊……”

孙老头感动地拍拍老成的手。

老成接着说:我就盼着将来考上大学,能离开山里,我的儿子就不用再挑水吃了。后来大学也没上成,我就努力做生意啊,有了钱了,能为乡亲们做点事情啊!我那个儿子,是个榆木疙瘩,啥也不会,我把他送到德国去学水利,还是水啊,哈哈……”他亲切地问孙老头夫妇俩:侄子侄女在哪儿高就啊?

孙老太笑着说:就一个女儿!两年前非要去法国上学……”

老成高兴地说:哎呀,好啊。我们儿女离得近啊,让他们多亲近亲近,相互照顾啊!……侄女学什么?

孙老头不满地说:学什么电影!……你说电影有什么可学的?我们从来不看电影!

老成满脸钦佩地说:有出息,跟丛兄一样,都是大艺术家啊!海风忙说:我不行,我不行!

老成说:那天晚上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不对!我心情不好,丛兄不要介意啊。

海风和姜夏对视了一眼。

老成豪爽地接着说:这个小贾,就是个急脾气!这事情本来不该交给他来办啊!……我扣他年终奖!集团内部通报批评!组织专项学习深入批判他的问题!

海风听得有点耳熟,微微一愣。

老成痛心疾首地接着说:多亏了小姜告诉我,我才知道是他把老哥气病了的。老哥,我有罪啊……”

姜夏有点感动地看着老成。

孙老头看看老伴,慢慢地说:老弟啊,这个都别说了。他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是坚决不卖这栋小楼,可是……”老成忙拉着孙老头的手,真诚地看着他。

孙老太接话说:他成叔啊,我们家老头子是心痛这个地方!

孙老头动情地说:老弟,你看看这片湖水,干净吗?老成认真地点点头。孙老头说:就剩下这么片干净地了啊!老成忙说:大哥大嫂,我不在这儿建工厂,排污水啊!

孙老头痛心地摇摇头。老成马上明白了,推心置腹地说:误会啊。老哥,我是那人吗?就是有人给我钱,我也不在这儿建什么度假村!他站起来,平静了一下心情,沉痛地说:哥哥嫂子啊,我爹妈死得早,那会穷啊,就在后山上随便扒了个坑……我想回家祭奠他们,都……都找不着地方啊……不能给爹妈建墓修坟,我不孝啊!老成抽噎着坐下,姜夏过去递给他纸巾。

孙老头夫妇也开始掉泪。海风低着头。

老成哽咽着说:这地方是风水宝地啊。我要在这儿建个墓园,给爹妈修衣冠冢,将来自己也埋在这儿,也算我的一片孝心……”

孙老头紧紧拉着老成的手,感动地说:兄弟啊,你别说了……这个小楼,我们送给你了!……别忘了,给我们老两口也留个地,咱们九泉之下,还做哥们!老成动情地握着孙老头的肩膀。

老成含着泪对海风说:海风啊,回来吧。海风应声说:好,我们接着干!

姜夏也摸着眼泪说:我也参加……”

老成对小静说:小静啊,小贾人直点,可是不是坏人啊!

小静不好意思地低声说:我,我知道……”

孙老太和王娴都暗自垂泪。

海风看看大家,也深受感动,他侧头看了一眼贾经理。

贾经理毫无表情地看着窗外。

海风由看了一眼何言,何言漫不经心地在修理自己的指甲。

海风眉头一皱。

 

103、     日,内。录音棚。

 

姜夏正在录制自己的歌,海风在控制室里看着姜夏。

雨刚落在空山里,

季节牵着傍晚的徘徊。

松林散播月色的游弋,

泉水渗透你的心怀。

风吹皱了谁的衣带,

琴声应着天际的色彩。

走过竹林是谁的期待,

水中飘荡有我的所爱。

 

104、     晴,外。湖上。

 

姜夏的歌声中。

歌手大赛在拍摄宣传片。

 

105、     夜,内。组委会办公室。

 

姜夏的歌声中。

组委会里热火朝天的工作。

 

106、     晴,内。演播室。

 

姜夏的歌声中。

海风带着一帮人在设计演播室的布景和灯光。

 

107、      晴,外。湖边山上。

 

老成和贾经理在山上游览。老成说:你看,这才叫江山如画啊。唉,真要是能埋在这儿就好了啊!

贾经理表情凝重地看着景色,低声说:在您眼里,哪有什么美景?

老成严厉地说:你以为我聋了?你想说什么?我就看得见钱?

贾经理鼓起勇气说:等把黄楼扒了,这湖边除了公园那么巴掌大的地方就再也没有美景了!整个一个环湖城区!

老成刚要骂他,忽然想着什么,喃喃地问贾经理:我怎么……突然忘了你叫什么了?话音未落,老成慢慢地摊倒在地上。贾经理忙跪下,托着他的头。

老成以从未有过的和蔼口气说:我想起来了,你叫贾骥臻。你有出息了。真的有出息了。

贾经理不解地问:您什么意思啊?又要深入批判我啊?

老成露出慈祥的笑容,疲惫地说:我累了,想睡会。

 

108、     日,内。老成病房。

 

老成虚弱地躺在病床上,正在向贾经理安排自己的后事。几个助理站在贾经理身后。

老成看看文件,对贾经理说:念。

贾经理含着泪念道:遗嘱。立遗嘱人……”

老成摆摆手,气若游丝地说:大意。

贾经理带着哭腔说:湖滨的项目全部取消,用公司的资金投资扩大湖滨公园,要让美景永远留下。公司交给我来管理。您的个人资产全部由我和我妈妈继承。哥哥在德国已经事业有成,您没有给他留下遗产。

老成点点头,艰难地在遗嘱上签了字,挥挥手让助理都出去。

贾经理跪在老成床头,老成笑着说:你会背的那个什么台词,给我听听……”贾经理抽泣着说道:曾经有一段真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当我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如果上天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要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前面加上一个期限,我愿意是一万年……”老成也跟着喃喃地说着,露出甜蜜的笑容,突然,声音和笑容都永远地变成了静止。

贾经理撕心裂肺地哭喊着:舅舅……”

 

109、     晴,内。巨型会议室。

 

项目论证会上,已经升任董事长的贾经理决定投资拍摄海风的电影。贾经理说:“……就这么决定了!这部电影如果赔钱从我个人的分红里扣除!

海风喊了一声停!过了!响起一片欢呼声。有人起哄说:贾总真成!12条!”“从贾总工资里扣!

小静跑过去给贾经理擦汗,他大大咧咧地说:哎,演自己还这么难!一辈子不演戏了!全组一片笑声。

制片人喊道:别闹了,转场黄楼!还能拍两场戏呢!快快快!今天拍不完不开饭啊!

 

110、      晴,外。湖滨黄楼外小码头。

 

剧组在忙碌地准备拍摄,

海风和姜夏偷偷跑到码头边,开着船,向湖中驶去,姜夏大声地唱着那首《水晶的歌声》。

 

 

 

全剧终

2008年定稿于塔院穷斋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1 回复 xqw63 2009-9-1 00:53
楼主,如果你把你的作品,贴到海外原创,也许可以增加读者阅读量。
博客里的东西不能太长,大家都没有时间,来这里是放松的,你这样的剧本,在这里不太容易引起大家的共鸣,绝大部分人不会看完你的作品
0 回复 Chaos75 2009-9-1 01:08
xqw63: 楼主,如果你把你的作品,贴到海外原创,也许可以增加读者阅读量。
博客里的东西不能太长,大家都没有时间,来这里是放松的,你这样的剧本,在这里不太容易引起
謝謝啊。哈哈。我以後會考慮你說的問題的。
1 回复 同往锡安 2009-9-1 13:17
是你写的吗?有机会慢慢读~
0 回复 Chaos75 2009-9-1 13:35
同往锡安: 是你写的吗?有机会慢慢读~
是啊。哈哈。是我比較喜歡的作品之一。謝謝啊。
4 回复 同往锡安 2009-9-1 14:12
Chaos75: 是啊。哈哈。是我比較喜歡的作品之一。謝謝啊。
谢谢推荐,一定拜读~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30 17:0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