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information about Gu kailai'case

作者:leahzhang  于 2012-8-10 23:3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0评论

关键词:about

赵象察的日志

2012年8月9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号审判庭开庭审理薄谷开来(以下简称谷)、张晓军涉嫌故意杀害英国公民尼尔伍德一案。本人在场旁听。

审判上午8:30准时开庭,至下午15:00左右结束,法庭审理完毕,事实清楚,被告人供认不讳。等待择日宣判。

本人旁听后,根据双方的证据,辩论总结案情全过程如下:

由于现场不给带任何记录设备,就连带的一枝小铅笔也被没收了。只能凭记忆和推断总结出案情,其中有自己根据几方陈述细节,主观推断的情节,如有错误、遗漏或添加,不必深究。

1.案件背景及作案动机

被害人尼尔伍德,英国商人,其父亲是英国勋爵、哈罗公学校友,在英国期间03年左右认识薄瓜瓜,帮助其在英国的各项活动,来往甚密,希望借以利用薄瓜瓜的家庭关系,发展自己在中国的商业业务。

05 年左右,经薄谷开来介绍,尼尔结识了大连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此人今年3月15日因经济问题已被控制),国内某红三代出身国企高管张某(谷未说明具体身份)。其合作项目涉及到法国的一处地产项目,以及重庆江北区建设的大项目。此项目如果如期完成,尼尔可从中获得1.4亿英镑的收益。但由于中国的建设项目受政治因素干预太多。此项目未能开工。

尼尔于是向薄瓜瓜往来邮件,索要预期收益十分之一的赔偿,即1400W英镑。薄瓜瓜承认自己家庭为此要承担一部分责任,但就具体数额与尼尔争议较大。在多次交往未果后,尼尔开始采取威胁手段。并将薄瓜瓜软禁于其在英国的住处。借此向谷施压。

薄瓜瓜遂向其母谷电话通报了自己被软禁绑架的情况,谷担心儿子遭绑架撕票,受到人身伤害。谷首先向重庆警方报案,时任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受理此案。但由于案发地在英国,又无确切证据,无法采取强制措施。遂动了除掉尼尔,保护儿子的作案动机。

2.作案预谋阶段

谷首先与王立军预谋,欲诬陷尼尔从事贩毒活动(此时尼尔在北京)。将其诱至重庆,再借抓捕贩毒拒捕为借口,将尼尔当场击毙。借此除掉尼尔。

王立军事先参与预谋,但后可能因为害怕风险等原因,不愿意继续参与除掉尼尔的行动。谷便转念由自己亲自下手,便通过重庆的黑道人物,借口自己做实验,弄到了毒杀尼尔的“三步倒”毒狗药。为谷提供毒药的七名人员,后因涉嫌贩毒被捕。

在此介绍一下本案另一位被告人张晓军。张晓军系退伍军人,79年10月22日生。曾担任谷父亲谷景生将军的贴身勤务人员,自05年起(04年谷景生去世),为薄熙来及谷开来一家服务,主要负责与薄瓜瓜的联系和保护薄瓜瓜的安全。

3.作案准备阶段

2011 年11月10日(记忆不确切),张晓军受谷开来指派,前往北京,邀约尼尔来重庆。将尼尔安置在山南度假酒店别墅内。此时张晓军并不知道谷开来预谋毒杀尼尔一事。13日下午,谷开来将自己预谋毒杀尼尔之事与王立军商议。商议具体内容不详。当日晚尼尔与谷开来相约共进晚餐。晚餐后,谷开来指使其司机王浩(音)购买皇家礼炮威士忌一瓶。自己配置小玻璃瓶装毒药水溶液一瓶(根据供述不同,有两瓶、三瓶、四瓶之说),交与张晓军,并告知其为氰化物毒药,张晓军内心并不愿意协同作案,但由于自己与谷家的关系,参与了协同作案。当日晚11点左右,谷与司机王浩(对案件不知情)、及另一名薄家勤务人员(记不清了)乘坐一辆车,王晓军自己开一辆车,前往尼尔所住别墅。

4.作案具体过程

谷开来独自进入尼尔所住房间,其余三人在门外等候。谷开来 与尼尔对饮(约350ml 左右40%威士忌),尼尔酒量较小,已被灌醉呕吐(现场发现大量呕吐物),意识模糊,丧失反抗能力。此时张晓军进入作案现场,将毒药交给谷开来,并把尼尔从卫生间拖到床上。谷开来趁尼尔酒醉呕吐后口渴之机,将毒药喂给尼尔。并在现场洒下预先准备好的毒品,制造尼尔涉嫌贩毒的假象。两人发现尼尔血压消失(不能断定已死亡)后,离开作案现场。谷开来打开请勿打扰标志,并嘱咐酒店服务人员,尼尔已经酒醉,不要打扰。当日晚23:38分,四人离开作案现场。

5.案发及初期调查中的各种问题

11月14日,案发一日后,谷开来将自己的犯罪经过,完整的告诉了王立军。王立军将其录音。在案发后,王立军无法继续包庇的情况下,作为证据最终提交给了有关部门。(太阴险了)

两日后,即11月15日,酒店工作人员发现尼尔两日未出房间,情况反常,遂发现其已死亡,并报警。重庆警方在王立军指挥下,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取证,提取了被害人的血液,对尸体进行CT检查。王立军及其他几名重庆公安局高级警官,为包庇谷所犯罪行,将血液等重要物证,违法携带,脱离司法程序有一天之久(为后文疑点埋下伏笔)。此后因此事与王立军的牵连,其为逃避罪责(或其他原因)于2012年2月前往美国领事馆辩护律师有几处重要质疑,虽无证据,但大家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也许能得出意想不到的结论。

毒物的来源不清晰,不能证明该毒物为氰化物

最重要一处质疑,与第一处质疑相关:

尼尔的最初尸检,并未发现氰化物中毒的主要典型症状(瞳孔放大、眼球突出、粘膜出血)。仅有肺水肿与脑水肿等氰化物中毒次要症状。尼尔血液第一次检查,未查出氰化物。案发四个月后第二次查出氰化物,含量正好为氰化物人体中毒下限。这期间正发生了血液样品脱离司法程序,被王立军及其他几名重庆高级警官违法随身携带的事件。其中缘由,大家可以充分猜想。

尼尔家族有心血管疾病病史,其饮酒过度也会引发心血管疾病死亡,加之其尸检没有典型毒理症状。(尸体已火化,无法再检查是否有心血管疾病)另外还有一重要细节:两被告人均供述,离开房间时,尼尔是头靠床头。发现尼尔尸体时,尼尔横卧在床上,床上有滚动痕迹,说明尼尔当时可能并未死亡。如果这一假设成立,说明毒药未能将尼尔毒死,谷的行为可定性为故意杀人未遂。但是无证据,法庭未予采纳。

3. 在13日晚,至15日案发之间,尼尔所住房间有外人进入阳台的痕迹,但也无充分证据证明有人闯入。

4. 谷有精神类疾病,无完全行为能力。

根据相关鉴定,谷开来患有狂躁型抑郁症,和轻度精神分裂。鉴定为,有判断能力、控制力较弱,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律师就此作其无完全行为能力的辩护,无证据。

被告的态度

薄谷开来一直保持相对镇定,但无法掩饰自己极度的紧张。本人可以清晰看到她手在颤抖。其在庭上没有为自己辩护,一直委托律师为其辩护。语言柔和,标准普通话。

她对自己的作案行为供认不讳,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其发言只有三点明显倾向:1、认为公诉方所说作案动机不充分。2、为张晓军开脱,希望其减轻罪行。3、认为王立军在此案中不适合作为证人出场,其口供系捏造。她在口供和录音中,反复强调王立军太阴险了。其中缘由,大家细细品评。

张晓军对公诉方的举证与指控无任何异议。

被告最后陈词时,均表示认罪和较真诚的悔改之意。

本人感受

本人为人大家一向清楚,我的感受大家可做参考。

我感觉法庭审理的全过程较客观公正,有少许事先排演的感觉。但不影响最终定案,事实确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人没有咄咄逼人,辩护律师也已竭尽所能,传唤证人的证词也很公正,无偏向。判此二人有罪绝对公正。

被告最后陈词时,均表示认罪和较真诚的悔改之意,感觉确实发自内心,没有表演或被胁迫的迹象。

案件审理中本人记得的少许细节:

在谷开来与薄瓜瓜的邮件往来中,谷开来称儿子为“小兔”,自称“大兔”。

本人有幸坐在沈志耕先生附近,沈志耕先生当年为厦门远华案辩护,此次薄家本想让其出庭辩护。但律师已由司法机关指定,沈先生只能旁听出席。在案件开始不久,律师刚开始发言,沈先生就叹道:这案子被律师毁了。

整个法庭内部十分平静,在冗长的举证阶段,有听众睡着,并发出呼噜。

场外,据说有少量来自东北声援薄家的群众,高呼毛主席万岁等口号,后被维持治安的公安干警逮捕。

来源:明镜网2012年8月9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1 回复 paci 2012-8-10 23:48
薄瓜瓜欠的那一大笔钱,似乎提示背后有一个巨大的贪腐案
证据摆在那,纪检部门应该好好调查
1 回复 白露为霜 2012-8-11 00:10
"反复强调王立军太阴险了"

杀人是她杀的(没有提出任何异议),怎么怪底下的人?
1 回复 shen fuen 2012-8-11 02:16
是, 背后有一个巨大的贪腐案...
这案子被律师毁了.....话中有话....
1 回复 xqw63 2012-8-11 03:43
   公安参与杀人,可怕啊
1 回复 同往锡安 2012-8-11 05:41
真是难以想象。
1 回复 leahzhang 2012-8-11 06:59
王立军是个阴谋家,防不声防,作为公安警察很可怕。不如谷开来坏在表面上,杀人敢于担当责任。
1 回复 arkone 2012-8-11 07:54
王立军是大案的关键人证之一,是不是照常理王都是应该出庭?
2 回复 leahzhang 2012-8-11 08:05
arkone: 王立军是大案的关键人证之一,是不是照常理王都是应该出庭?
I think so
1 回复 Zephyrus 2012-8-11 13:32
leahzhang: 王立军是个阴谋家,防不声防,作为公安警察很可怕。不如谷开来坏在表面上,杀人敢于担当责任。
我认为薄,谷和王立军都是狼狈为奸。
如果薄瓜瓜真的在外国被绑架,那又何必又要到美国冒险呢?怎么不就找个中国大学上呢?薄瓜瓜如果够格上得了世界第一的哈佛,还怕上不了北大清华?
现在要怪王立军并改变不了薄熙来和谷开来以前玩法的事实,薄以前连一个杀人案能都搞的公安不敢办,全是要看上级办案。所以谷开来现在被假法庭审判是活该,自己以前能破坏中国司法,现在她没资格怪司法没有保护她,也没资格怪别人都是看上级的眼光办事。
----
沉默的代价 : 二战时德国牧师 Martin Niemöller
起初他们(德国纳粹党)带走共产党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员;
接着他们带走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带走工会成员,我还是不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带走天主教徒,我仍然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来带走我,
我想反抗,但已经没有人能为我说话了。
----
1 回复 mh224 2012-8-13 06:47
怪异的社会,怪异的事情就是多。只能见怪不怪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2: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