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交的作文:三十五年前的那个清明节(2)

作者:Giada  于 2011-3-31 14:0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往事回忆|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93评论

四月三日,第一节下课铃一响,张晔就看见她的好朋友郭茗茗和魏媛向她招手。郭茗茗和魏媛运气好,坐前后桌,上课写小条最方便。她们准是上课时就商量好了什么事要到哪里去,要问她张晔是不是要一块儿去。绕过一排排的课桌和急急忙忙往外跑的同学,张晔走到她们的课桌前。“哎,”郭茗茗说,“我和魏媛中午去天安门,你去不去?”


 “去!”张晔一下子就兴奋起来了,“干吗不去?我本来就要问你们放学后想不想去天安门呢。”


 “等不了放学了,咱中午就去!”郭茗茗说,“好多诗呢,中午抄不完咱就下午放学再去。”


 魏媛说,“咱要不要问问沈立晶去不去?我早上听她说她也想去呢。”


 沈立晶是她们班的副班长,和魏媛从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在一起,两家的家长在同一个部里工作,算得上是魏媛的老朋友,尽管上了中学后魏媛和张晔郭茗茗她们成了好朋友。


 “去问啊,去啊。”张郭两人都点头。


 沈立晶和她们三个人一样,都是骑自行车上学的。她们离家远,自从学校允许学生中午在校搭伙,她们的午饭都到学校的食堂里吃了。中学在西单西边只有两站路的地方,平时中午午休时间,她们经常结伴骑着自行车到西单去逛街。现在说中午要去天安门,是再顺理成章不过的事了。


魏媛从外面跑回来,“沈立晶也要去呢。”张晔郭茗茗两人都笑,“咱们的队伍又壮大了。”“不过,”魏媛说,“我想咱们大概时间不够,抄诗花的时间长,闹不好下午的课要迟到了。”


 “迟到就迟到,”张晔说,“旷一节课也没什么。咱去天安门,悼念周总理,名正言顺的事。”


 “就是,”郭茗茗说,“学校根本就该组织咱们去天安门。他们现在不组织,咱就自己去。”


 第二节课间,沈立晶带了四五个女同学来找魏媛她们,这几位女同学听见沈立晶和魏媛商量着要去天安门,也表示想要去。问题是,不是人人都骑车,沈立晶想跟大家商量一下,是不是从西单坐车去?西单到天安门,大一路公共汽车,也就是一站地的路。但问题又来了,几位骑车上学的人,没有公共汽车的月票,身上也没有钱。大家就商量着,看谁身上有现钱的,先借着使。大家又说,要不坐车骑车的在天安门广场集合。七嘴八舌地确定不下来,沈立晶说,“我看啊,咱们大家都走路得了。”张晔说,“对,走路最好,大家集中在一起,丢不了。”那时候,中央动不动就发个文件,有时一发文件就要上街游行。她们学校里组织的游行路线基本上就是满北京城里转圈,从学校走到天安门,对她们来说,实在不算是什么长路。


 “但是,”魏媛说,“走路时间不够,下午第一节课要迟到是肯定的了。”


 大家都看着沈立晶,沈立晶想了一下,“悼念周总理,学校应该支持,就算迟到旷课,也说得过去。”


 郭茗茗带头出声支持,魏媛瞥了她一眼,回过头来对沈立晶说,“你要是跟我们一起去,旷了课你肯定是得挨斥儿『注1的。朱老师没准儿说是你带头呢。”


 郭茗茗说,“要不咱们再问问其他的女生,看还有没有要去的?”


 魏媛说,“去多少人,她也是班长,挨斥儿最多的肯定是她。”


 张晔说,“人越多越好,法不责众。”


 好几个人都是第一次听说“法不责众”这个词,但一听就马上明白了。沈立晶说,“我不怕,挨斥儿就挨斥儿,悼念周总理,朱老师也是应该支持的。咱们干脆把班上所有的女生都问一遍,想去的都跟咱们一起去。”


 这么一说,大家都兴奋起来,决定分头去问其他的女生。第三节课间,其他的女生一听沈立晶魏媛她们都要去天安门,自然也都表示要跟着去。沈立晶让魏媛她们再告诉大家,中午放学后先别回家,大家在教室门口商量一下下午什么时候动身。


第四节课,沈立晶和郭茗茗这一堂课就忙着写小条传小条了。等到下课后,沈立晶的心里已经有了盘算。她在门口仔细看了看,全班二十四名女生都在,就说,“咱们下午早点儿来,两点钟上课,咱一点半吧,就在这儿集合。下午的第一节课肯定是上不了了,但咱们争取在第二节课前赶回来。要不咱们两节课都不上,成了逃学了。第二节课前赶回来,表示咱们就是去天安门悼念周总理了,没有旷课逃学出去玩。”


 张晔说,“下午两节自习课,朱老师一定会拿来当政治学习课的。咱们去悼念周总理,也算是政治学习。”


 有人说时间不好掌握,郭茗茗说,“我大姨家就在附近,待会儿我就到她那儿去借块手表来。拿来给沈立晶,咱们就好掌握时间了。”


 沈立晶说,“好,就这样。大家一定要在一点半按时到啊。要不咱们走得晚,回来得也晚。放学后再回来,朱老师说咱们是逃学就坏了。”

 

『注1』挨斥儿:这里“斥儿”发“刺儿”的音,但读一声。意思是受老师的批评。这个词是当年北京中小学生的常用词之一。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20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3 个评论)

6 回复 yulinw 2011-3-31 14:20
   好多情景历历在目~~
3 回复 方方头 2011-3-31 23:43
现在确定你该叫我姐了
7 回复 hu18 2011-4-1 00:38
小花圈党
3 回复 宁静千年 2011-4-1 00:46
方方头: 现在确定你该叫我姐了
40年以后 都` 是 80 多岁 、90 多岁 哈 !大 同 小 异 哈!   
3 回复 宁静千年 2011-4-1 00:46
方方头: 现在确定你该叫我姐了
40年以后 都` 是 80 多岁 、90 多岁 哈 !大 同 小 异 哈!   
5 回复 RidgeWalker 2011-4-1 00:50
小姑娘要革命,世道要变了
我还记得“扬眉剑出鞘”
4 回复 xinsheng 2011-4-1 01:42
中学生闹革命?
5 回复 同往锡安 2011-4-1 07:15
原来是小说。。。交功课啦~期待下文~
5 回复 BL_518 2011-4-1 07:55
同学的积极性都煽动起来了~~~~
6 回复 rongrongrong 2011-4-1 10:07
  
10 回复 Giada 2011-4-1 12:28
yulinw:    好多情景历历在目~~
还会有让你历历在目的描述呢。
3 回复 Giada 2011-4-1 12:36
方方头: 现在确定你该叫我姐了
为什么?因为你76年已经高中毕业了?那也不能说明什么。文革中北京的学制算是最正规的,别的地方因为那句学制要缩短的话都弄乱了。我们后来上大学后发现北京的应届毕业生是年龄最大的,好多农村同学高中毕业时只有十五,十六岁。
3 回复 Giada 2011-4-1 12:36
hu18: 小花圈党
不好,怎么一聚众就被冠上结党的字眼?
4 回复 Giada 2011-4-1 12:37
宁静千年: 40年以后 都` 是 80 多岁 、90 多岁 哈 !大 同 小 异 哈!    
八哥怎么这么兴奋?嗑药了?
4 回复 hu18 2011-4-1 12:37
Giada: 不好,怎么一聚众就被冠上结党的字眼?
那时没这一说,如今尽是这一说。
5 回复 Giada 2011-4-1 12:38
RidgeWalker: 小姑娘要革命,世道要变了
我还记得“扬眉剑出鞘”
   那时人人都要革命,或是反革命。
是有这句诗,下面会谈到。
6 回复 Giada 2011-4-1 12:39
xinsheng: 中学生闹革命?
哈,我还真被问住了,这句话真不好回答。就算是中学生闹革命吧,不过后来也没弄出多大的动静来。
3 回复 Giada 2011-4-1 12:40
同往锡安: 原来是小说。。。交功课啦~期待下文~
确切地说,不是小说,但是用小说的形式写出来的。后面会说明缘故。
9 回复 方方头 2011-4-1 12:41
Giada: 为什么?因为你76年已经高中毕业了?那也不能说明什么。文革中北京的学制算是最正规的,别的地方因为那句学制要缩短的话都弄乱了。我们后来上大学后发现北京的应 ...
我们中学只有四年,小学只有五年半
9 回复 Giada 2011-4-1 12:41
BL_518: 同学的积极性都煽动起来了~~~~
是,那个时候大家都特积极。好像学生都是这样的,老坐在教室里总是很单调的,有机会就要出去走走。
123... 5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Giada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2 21:4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