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年 (小说)

作者:Giada  于 2014-1-22 12: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故事原创|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28评论

关键词:本命年, 小说

本命年 (小说)

(一)

老马吃完午饭,眯起眼,心满意足地摸摸肚子。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无不遗憾地想,可惜美国人不兴睡午觉,否则午饭后小憩一下,那将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这时,格子间的框子上被人敲了几声,同事小崔探了下头,走了进来。

小崔半年前买了幢房子,房子老旧,但小崔买了个好价,他很满意,买后大张旗鼓一部分一部分地重新装修。老马在公司的中国人里是有名的会动手做活的人,美国人称为汗滴曼(handyman)的,因此小崔经常不断地来向他请教。老马总是说,美国这地方多好啊,那自己动手(DIY)的店里什么都有卖的。自己动手,又省钱,而且干完了还有成就感,何乐而不为?小崔对此深以为然,已经自己动手把厨房重新装修,浴室的砖地都换过了,老马还过去帮了几次忙呢。

这次,小崔是为了车库门来的。老房子的车门还是用两旁两条硬弹簧翻上翻下的老门,小崔想换个滚动式的新门。他落了座,手在iPhone的屏幕上抹擦了几下,货比三家,跟老马讨论了一会儿价格。看来看去,小崔有些不满意,总觉得太贵。老马说,“别着急,等圣诞新年这阵促销过去了,有的公司会降价更多,等那时你再买再换也不晚。”

“不行,不行,”小崔说,“我得赶在春节前把这门换完了,其他的就再等等了。”

“那为什么?”老马困惑不解,“这在美国,春节也就是咱中国人小范围地庆祝一下,吃一顿。公司都不放假,又没人来拜年,你猴急着换了个新门也没人看得见,显摆不了呀?”

“嗐,”小崔摆手,“这不是为了显摆,”他顿了一下,“你不知道,我今年马年犯太岁,要小心。”

“什么?什么犯太岁?”老马觉得匪夷所思,“跟你换车库门有啥关系?”

“你看你看,”小崔用手在iPhone上又抹擦了几把,“看看,台湾易学大师严莺莺预测马年运势走向。。。”老马凑过头去,“什么易学大师严莺莺?这名儿怎么起得跟妓女似的?”

“哎,你别管她妓不妓女了。看,这儿不是说了,我属鼠的,今年犯太岁,不宜做重大财经上的改动,投资要慎重,不宜动土动工。。。”

“你信她那个?”

“嘿嘿,”小崔笑着,“这个啊,你不能都信,也不可不信。”

老马很不屑,“那我今年还是本命年呢?又怎么说?”

“哎,本命年啊?那更要小心。要是在我们家乡,你得系红裤腰带。”

“是吗?你说这美国咱上哪儿找红裤腰带去?你见过有卖红皮带的没有?”

俩人都笑起来,小崔说,“其实,不系红裤腰带。做点儿好事,积点儿德,也能把坏运气冲走,开运化解,这叫转运。佛家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比如说我,我要是今年救人一命,我就马上去买六合彩,准定中了。”

“咳,我说你小子,”老马直摇头,“你啥都没弄清楚呢,就信这什么易学大师。你救人一命中不了六合彩,你要是出门踩着狗屎了,那你赶紧去买彩票,没准就能中了六合彩。”

(二)

老马属马,过年就48岁,不用说今年是本命年。他自认是受过教育的人,对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从来都是嗤之以鼻,把他们都归成跳大神那个类别的。但是随着年纪大了,经的事儿多了,老马在这上面变得有点儿含糊。就说上一个本命年吧,他36岁,出了一场车祸。老马受伤,脖子上戴了个硕大的硬颈圈,一直戴了两个多星期。最后人家都看着习惯了,把它当成他身上的固定摆设。等他好不容易把颈圈拿下来,自己觉得很爽,但太太挺奇怪地看着他,憋出一句,“怎么没了这个颈圈你还看着挺别扭的呢?”气得老马那一整天,什么时候想起这话什么时候想踢人。过了两年,老马太太36岁那年,也不知道她怎么想起来的,忽然说要炒股,因为股市那阵子特兴旺。老马呢,也不知道怎么当时就没劝她几句。新手上路,不懂行,后来赔钱赔大了,不仅刚开始赚的那些钱打了水漂,而且后来把本儿都赔进去了一部分。从此以后,只要一提起炒股,老马两口子就心惊胆战,连公司里自己的退休计划401K都懒得看了。

要说这本命年没准儿还真的有个讲头?老马当着小崔的面自然不肯嘴软服输,但下班开车回家,思前想后,还是自己跟自己嘀咕了一路。

冬天太阳早早落山,等老马把车开进自己家的车道,天已经是全黑了。右边邻居的房子也是黑黝黝的,房主伊蒂丝前一阵去世了,她的狗也不在了,自然也不会再跑到旁门来欢迎老马回家,老马不由得有些凄凉的感觉。看看自家的窗里透出的灯光,知道太太已经到家,心里又升起了一些暖意。

老马的儿子去年秋天离家上大学,他们夫妻成了名副其实的空巢人,现在他俩还处在适应阶段。老马太太,平时挺爽快的人,自从儿子走了以后,就有些没着没落,说话开始唠唠叨叨。头几个月,不敢总是给儿子打电话,怕他烦,于是就常常坐在儿子的房间里,一坐就是好长时间,有时候还泪眼婆娑的。老马是男人,不会像女人那么婆婆妈妈。但他私下里跟自己承认,这心里好像一下子给掏空了许多。儿子在家的最后几年,也经常是一回家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到吃饭的时候不出来。可是说不清为什么,儿子一走,怎么忽然这家里就变得安静好多呢?老马太太本来就是厨艺很好的人,儿子在家的时候,一个人吃的比他俩加起来都多,而且经常是风卷残云。现在,吃东西的人走了,自然每次做饭的分量也少多了,不管是什么主食副食,烹炸煎炒煮,都用不着做得太多,所以做起来也不带劲儿。老马太太现在忽然觉得手里有了大把的时间,干什么呢?她于是上网读博聊天,上脸书,去找俱乐部参加。前一阵子说是要学织毛衣,后来又说要学做衣服,最近好像忙着学做被子。老马知道她心里跟他一样空,多找点儿事做着填补填补,省得总是眼泪汪汪地想儿子。

吃晚饭的时候,老马跟太太说了几句这本命年的事。老马太太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解释,她倒是同意小崔说的,那咱就多做好事多积德,就算不是让运气转好吧,多做好事,人家什么时候想着你都觉得你够意思,连死了以后也能让别人常念叨你的好。

她有口无心地提到死这个字,两人都不由得想起邻居伊蒂丝,一时都不说话了。

(三)

伊蒂丝是个白人老太太,究竟年龄有多大,他们都不知道。她人倒是很和气,但平时深居简出,跟邻居们说话聊闲天的时候不多。跟伊蒂丝一起住着的是一条狗,逢年过节,老马他们也从来没见过有人来拜访老太太。伊蒂丝的狗是一条雄性的金毛猎犬(golden retriever),淡黄色的皮毛,身材雄壮而适中。伊蒂丝叫它坡起(Porky),以老马的理解,这坡起翻译成中文就是猪肉的意思。对于这个名字,老马百思不得其解,挺漂亮的一条狗,又不肥胖,怎么叫它猪肉?叫狗肉还合适,跟猪肉一点不相干哪?无论如何,猪肉让老马一家最为称道的一点就是,它特别的聪明。老马见过许多狗,包括那些经常造访的朋友家的狗,每次见到老马都上蹿下跳狂吠不已,不管以前已经见过了多少回。但这猪肉,老马他们搬过来的第一天,对着他们狂叫了一番。第二天情况就有所改进,第三天,猪肉看到这一家三口,就不再叫了。一个星期后,还会对着他们不停地摇尾巴。老马对太太儿子说,这大概算是认识认可咱们了。

猪肉还有另一个特点,就是对它觉得威胁性越大的,它一定是很疯狂地吼叫,绝不退缩。比如,老马儿子有几个人高马大的白人男同学,每次一来,那猪肉的叫声,能把整条街的人都叫出来看,不管老马儿子怎么跟它说他们都是朋友,它还是狂叫不停。如果是白人女同学呢,猪肉的叫声就小多了,而且,叫不了几声就不叫了。对老马他们的中国朋友,男的,身材自然没有美国人那么高大,猪肉见了也叫,但叫的没有那么凶猛;女的,则基本上不叫。老马说,都说狗眼看人低,这猪肉的狗眼倒是很有层次的呢。老马太太则说,猪肉是个真正的男子汉,对同性勇敢挑战,对异性宽容柔和。

有一天,风和日丽,平时不太露面的伊蒂丝很难得地坐在门前草坪的一把椅子上,带着猪肉玩。伊蒂丝把一个网球扔出去,猪肉跑过去捡起送回来,再让伊蒂丝扔出去,再捡回来,周而复始。老马儿子从外面回来,网球恰好落在老马家的车道上,老马儿子捡起网球,扔了回去。风华正茂的少年,扔球的劲道自然比伊蒂丝大得多,也远。猪肉飞快地跑去捡了球,不送回给伊蒂丝,却送还给了老马儿子。儿子一时玩心大发,跟猪肉扔了好一阵的球,嘴里还不停吆吆喝喝地给猪肉喝彩。伊蒂丝坐在那里笑嘻嘻的,两人一狗都显得非常开心。

自从那天起,一听到老马的家人回来,猪肉除了像平时一样,从常呆着的后院跑到侧门来跟他们打招呼,并且一旦看到老马的儿子,就会跑去把它的网球叼过来,眼巴巴地瞧着男孩子,尾巴不停地摇。老马儿子一般也不负猪肉的厚望,跟猪肉玩一阵,把球对着看都看不见的后院方向,使劲儿扔过去,猪肉总是能够一溜烟地跑过去,一溜烟地跑回来,嘴里总是叼着那个战利品,一副得意扬扬的样子。

自从儿子离家后,猪肉很久看不到儿子了。有一次,老马回家,看到猪肉在侧门,网球就在它的脚跟前,似乎它在随时等待着儿子,如果他一旦出现就赶快让他扔球。老马看着有点伤感,走过去,也不管猪肉听得懂听不懂中文,就跟它唠叨上了:猪肉啊,儿子走了,上学去了,寒假暑假才回来呢,回来后再跟你玩球吧?你是条好狗,想着他呢,我们也想他。猪肉呢,好像听得懂他的话似的,眼睛瞧着他,尾巴时不时地摇摆着。一连好几天,老马回家下车后都会走过去跟猪肉聊聊天,多半是在聊儿子。有次老马说得动了感情,隔着门,伸手去摸猪肉的脑袋,猪肉则把它冰凉潮湿的鼻子贴过来,用粉红色的舌头舔老马的手。老马后来想想,太太那阵经常坐在儿子房间里红眼圈的时候,他自己也经常跟猪肉唠叨儿子呢。

十二月中的一天,老马下班回家,快到家的时候,发现自己住的那条街拐不进去了,警车,救护车停了好几辆。守在街口的警察对老马说,走进去可以,车是开不进去了。老马把车停在路边,掏出手机给太太打电话,得知太太还在路上,放了心。走进街去,两辆救护车停在伊蒂丝和自家门前。看到住在伊蒂丝家对面的马丁和警察救火队员一起站着,于是走过去跟他打听消息。

马丁那天下班早,为的是给房顶上安装装饰圣诞节的彩灯。他开始后还没多久,就听到猪肉在不停地叫,那个叫声有些凄厉。猪肉先是对着他叫,看到引起了他的注意,就从旁门消失,过了一分钟后又在自家的门里面叫。马丁觉得是想让他打开大门的意思,想想伊蒂丝自己一个人住,马丁本能地感觉不好。他跑过去一边敲门一边叫着伊蒂丝的名字,但除了狗叫,没有伊蒂丝的声音。马丁试着从窗外望里看,却什么都看不到,前门后门都从里面锁住,后面一个狗门,马丁也钻不进去。他当机立断给警察打电话,警车到了之后,听到伊蒂丝一个人住,决定撞开前门。进去看到伊蒂丝倒在客厅的沙发上,不省人事,警察立刻找来救护车,把伊蒂丝送往医院。

后来马丁老马他们得知,伊蒂丝送到医院已经为时太晚,心肌梗塞,回天乏术。没人知道在马丁叫警察之前多久伊蒂丝就已经倒下了,这是个令人叹息,但又无可奈何的结局。伊蒂丝无儿无女,好像也没有什么熟人朋友,更没有留下遗嘱,有关人员在全力联系她可能有的亲戚。在这种情况下,马丁只好把猪肉带回自己家。

(四)

星期天阳光灿烂,气候温暖,对老马这样的汗滴曼来说,不能白白放弃了这个好天气。老马从早上就忙起,院前屋后,剪草整理花坛,与门前阶梯相连的小径也需要维修一下。老马正干得热火朝天,忽然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抬起头来,看到马丁站在前院草坪的前面,笑嘻嘻地跟他打招呼。

马丁很由衷地赞美了一阵老马尚未做完的活儿,两人又讨论了一回老马下一个汗滴计划及需要的材料工具。说到工具,两人接着比较了一番各自的工具,包括作为圣诞礼物的最新款式。闲篇扯得差不多了,马丁才说起正题:“我来问问,你和你太太,想不想领养坡起呢?”

“坡起?”老马脑子还停留在汗滴工具上,一时还没转过弯来。

马丁把头向伊蒂丝的房子歪了一下,“就是,伊蒂丝的坡起。”

“哦,坡起。”老马明白了,“它不是在你家吗?”

“是的。但是你知道,露茜对狗毛过敏,这些天一直在吃药。我想我们不会把坡起留在家里。”

老马想起来了,记得马丁说过,他太太露茜对猫毛狗毛都过敏。多年前他们的女儿曾经想要个小猫小狗的当宠物,因为这个原因却不行,四处打探折腾了一通,最后买了个特大号的鱼缸,放进去数目众多的热带鱼,满足了小姑娘的宠物愿望。

马丁看老马没接话茬,就说,“如果你们不想领养的话,我准备下个星期把它送到动物收养所去。”

老马心里沉了一下,试探地问道,“听说在动物收养所,过几个月没人收养的话就会被安乐死?”

马丁看了老马一眼,“这个我不清楚,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会多问几处,把它放在能够寄养的时间最长的那个地方。”

老马小心翼翼地说,“坡起那么聪明漂亮的狗,一定会有人领养的。”

马丁转身准备离开,“希望如此吧,希望会有人很快领养它。不过,它现在情绪不高,咱们都知道是什么原因。”

老马往前跨了一步,“哪,我和太太商量一下,再和你联络?”

“没问题!”马丁挥了挥手,“你们商量好了,告诉我一声。”

老马接着干活,却发现自己的精力不能够集中。想起猪肉有可能被安乐死,心里感到沉甸甸的。于是,他自我安慰,猪肉可能运气好,说不定就让人领养了呢。但这个安乐死的可能性总是在脑子里挥之不去。他又想起儿子走了以后跟猪肉絮絮叨叨的说话,想起猪肉看着他,把冰凉的鼻子贴在他的手上,舔他的手。。。老马撂下工具,走进屋里。

老马太太在卧室里,床几上放着电脑,上面显示着花案图样。针头线脑,各式布料,桃红柳绿鹅黄海蓝地摆了一床,旁边的小桌上放着缝纫机,她坐在前面,正在照着电脑上的图样,比比划划地把布料拼着缝在一起。

老马站在门边,就把领养猪肉的事儿对着太太说了。太太很痛快,一口答应了。还说,“我前几天还在琢磨着,要不咱也弄个小猫小狗的养养?。。。”

老马听了心里暗笑,怎么就没想起她肯定会想到这个呢?

太太还在接着说,“。。。后来我想,弄个猫狗的也挺麻烦的,还不知道咱有没有这本事对付。”

老马不失时机地恭维一句:“瞧这话说的,孩子你都拉扯大了,这猫狗的,还能比养个孩子难?”

太太听了满脸放光,“这猪肉可是条好狗,咱看了这么长多年了。不能让它安乐死,咱牵回来养着。”说着被面也不做了,就在网上输入养狗须知的字眼,找起养狗需要的狗褥子,食盆玩具什么的,“咱这儿先看看,列个单子,待会儿再到店里去买。噢,这儿还说了,要打预防针。咱待会儿别忘了问马丁这事。。。”

夫妻两人商量着,等老马把手头的活儿干完了,就去商店买东西,然后到马丁家去领猪肉。两人还讨论了是叫这狗猪肉呢还是坡起呢,最后太太拍了板,还是叫坡起,人家听惯了嘛。狗还没来,太太先心疼起它来了,“就算猪肉会被人领养,咱这不算救它一命,那它不是还得到动物收养所里去等着?那收养所里都是笼子,哪儿能像在家里这么舒服?”

提起救命,老马想起了和小崔的对话,“你说,咱这救了狗一条命,也算积德救命吗?这本命年的坏运气是不是也能冲掉一点?”

太太说,“怎么不算?肯定算!我的同事苏珊就说过,每个动物的命也是一条生命。救了动物的命,上帝也会。。。”

老马举起手打断了太太,“等等,这积德转运的事儿,不归上帝管。”

太太一愣,“那归谁管?”

老马犹豫着,“这个好像是如来佛的管辖范围,”他挠了挠头,“可是,这如来佛好像跟易学也隔着行呢,不是一回事?”

“哎呀,你真是,”太太又拍了板,“别管是上帝还是如来佛,反正如果真的有这么个至高无上的神,你救了一条狗命,这神就会记下来,把你本命年的坏运气转换过来,成了好运气。不信,你明天问问小崔,他那什么大师,是不是也是这么说的?”

“咳,小崔,小崔懂啥呀?”他把和小崔中彩的对话对着太太学了一遍。

太太说,“哎,那咱们帮人帮到底  --  咱们领养猪肉,就是帮了伊蒂丝,帮了马丁,那就再帮小崔一把。等猪肉到家,你去把小崔请来,让他踩一脚狗屎,然后去买彩票,不就能中了六合彩嘛!”

老马听了大笑着,走出门去。

 

《本文故事人物皆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版权所有,转摘请引出处》

 

1

高兴
1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28 个评论)

2 回复 xqw63 2014-1-22 12:47
本命年自己吓自己,咱就不信,咱老妹给咱买了7条红裤头,从周一穿到周七
9 回复 dwqdaniel 2014-1-22 13:01
看来本命年是得留神注意些  
1 回复 jc0473 2014-1-22 13:01
54,66,78年出生的马本历年
2 回复 Giada 2014-1-22 13:23
xqw63: 本命年自己吓自己,咱就不信,咱老妹给咱买了7条红裤头,从周一穿到周七
后来穿了没有呢?
5 回复 Giada 2014-1-22 13:24
dwqdaniel: 看来本命年是得留神注意些   
不用不用,我写着玩,吓唬人呢。
1 回复 Giada 2014-1-22 13:24
jc0473: 54,66,78年出生的马本历年
你门儿清啊。
3 回复 越湖 2014-1-22 13:24
老师在吓唬谁呢?
俺若是出生于1918年,算本命年么?
2 回复 xqw63 2014-1-22 13:27
Giada: 后来穿了没有呢?
穿啦,太小,差点穿残废了 如果残废了,还真的以为是本命年害得呢
6 回复 jc0473 2014-1-22 13:33
Giada: 你门儿清啊。
门外汗
2 回复 dongfang2006 2014-1-22 13:57
文笔太好了!情感把握的入木三分!喜欢!
2 回复 Giada 2014-1-22 14:09
xqw63: 穿啦,太小,差点穿残废了 如果残废了,还真的以为是本命年害得呢
     你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了,废了就废了。
2 回复 xqw63 2014-1-22 14:14
Giada:       你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了,废了就废了。
  
2 回复 Giada 2014-1-22 14:15
jc0473: 门外汗
     这个对的巧。
10 回复 T26118 2014-1-22 14:16
这是大师级的手笔呀。本来没什么“事儿”,竟能写得如此丰满。
3 回复 小皮狗 2014-1-22 14:17
好文笔。鲜花一大把~~~~
6 回复 Giada 2014-1-22 14:18
越湖: 老师在吓唬谁呢?
俺若是出生于1918年,算本命年么?
不知道啊,1918年是属马的吗?
2 回复 Giada 2014-1-22 14:18
dongfang2006: 文笔太好了!情感把握的入木三分!喜欢!
谢谢鼓励,谢谢喜欢。
3 回复 Giada 2014-1-22 14:18
xqw63:   
    
2 回复 Giada 2014-1-22 14:20
T26118: 这是大师级的手笔呀。本来没什么“事儿”,竟能写得如此丰满。
   别开玩笑,比你那些故事差远了,你是把那年间的事一个一个都写成故事,那才是真功底。
2 回复 T26118 2014-1-22 14:22
Giada:    别开玩笑,比你那些故事差远了,你是把那年间的事一个一个都写成故事,那才是真功底。
反对互相吹捧
123...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Giada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6 11: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