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票 - 小说&电影 (母亲节必看)

作者:远方的羊  于 2011-5-6 12: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已有2评论

关键词:

【已经是几年前看的电影了,很感动... 如果你没有看过的话,这个母亲节一定找来看看,或者看一下贴在下面的原作小说...】



》(電影)

張之亮2007年電影新作  :《

出品公司:香港驕陽電影有限公司

設計公司: 稻草熊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類型:溫情片

導演/監制:張之亮(香港)

出 品 人:徐小明(香港)

小說原著: 李家同(台灣) 

改編作品: 李家同《讓高牆倒下》散文集內的短篇文章《》 


劇情簡介

一個從小被拋棄的孤兒,心懷怨恨的女孩,在摯友的鼓勵和鞭策下,憑藉襁褓中遺留的,一同踏上千里

尋母的艱辛之路,卻在一張張的遺物中,發現一個母親為愛堅守一生的秘密。


制作起源

導演:“這個故事是2000年在網络上看到的,當時覺得非常喜歡和感人。“因為原來一直恨的一個人,

其實卻一直存在在你的周圍,只是她非常的愛你,卻無法留在你的身邊,等你帶著恨了解到她的深愛

時,她已經不在了。”心裡覺得這是特別感人的故事。”


幕後制作

 關於電影

這是一個近乎真實的故事,導演對内地觀眾接受溫情電影的寬度和喜愛度,以及對市場回報的信心,原

故事的台灣背景,被導演更廣泛的選擇在内地——雲藏山區和北京。“人性不應該是壓抑的,應該是美

的。溫情片也不應該是沉悶的,而是陽光和溫暖的。”影片在沿綿3000公里長途跋涉的拍攝中,以唯

美、壯麗、奇特的山區景色,和明快清晰的鏡頭手法,塑造深情不沉悶,溫暖不壓抑,陽光不陰翳的母

愛故事。

希望有更多的觀眾能對影片母愛至深和不離不棄有真實的體會和感悟!

 關於拍攝

拍攝地:西藏盐井、梅里雪山

雲南六库、大理、六库、丙中洛、昆明

北京、天津

特別拍攝地:西藏天主教堂

雲南古盐田、丙中洛怒族村落、怒江索道、茶马古道、云南古朴砖窑、山區小學。 


評論

當與友人經過地鐵的廣告燈箱,或是看《武俠梁祝》前的預告時, 我發現《》只是靜悄悄地出現在你眼前。之前並沒有想過在香港亞洲電影節中看《》,因為遲些再正式公映才看,或是出影碟才租吧,又或是……總之, 《》就是如此毫不起眼的電影,其實,《》是張之亮的新作。

坦白說,對張之亮的電影,我只是一知半解。十年磨一劍,06年 《墨攻》的確再次令觀眾記起張之亮,《》被喻為是張導回歸《籠民》、《流星語》貼近社會民生又玩文藝之作。改編自台灣李家同的短篇小說,港導張之亮+ 中國左小青+台灣吳奇隆,再加上扮相修女的葉童和有趣的導遊午馬,《》是女記者千里尋親記的故事,來道出為人父母之情。片中多在中國雲南、大理、西藏 一帶取景,走到狀麗的梅裡雪山、茶馬古道、雲南的怒江、西藏民生樸樸的鹽井拍攝,真是令人大開眼界!無錯,影像的確見不少綺麗風光,就像一部劇情版 《Lonely Planet》+旅遊節目特輯,反而令故事變為次要,其中一節講述左小青要獨自靠繩索過江,本來給觀眾知道當年攜女母親一個人走的苦況,結果我的眼球卻集 中於繩索過江的好玩之處,令觀眾對尋親的主軸故事的向心力外流,效果適得其反。

》小說的內容設定原本在台灣新竹、屏東,而女主角既因被 遺棄而入住了修導院,學得一手好鋼琴,又品學兼優,卻從此憎恨母親節。片中出現偏差的地方,就是改了在中國國內發生,並在上述的劇情以外另加了外兩段支節 故事︰「命運」和「無奈」—由錢小豪與劉思彤扮演一對給天生有心臟病的嬰兒活下來的機會,以及范偉演出照顧自閉症兒子的單身父親。這個兩節故事並非《 》短篇小說的內容(短篇小說在片中名為「分離」),情節又不突出、亮眼,收不了為主軸故事畫龍點睛之效,反而削弱了觀眾的集中力。
 
像這部涉及家庭倫理和社會議題的電影,在中國找導演來拍,絕對 容易不過。可惜回顧芸芸香港電影人之中,相信近年來的導演,懂得等待來沈澱出好題材,同時拍出既入世又警世的電影,少之有少。同樣地,無論是深入社會話題 之作如《籠民》、《流星語》、《自梳》,或是《墨攻》、《慌心假期》、《中國最後一個太監》等商業片,張之亮導演也應付自如。《》中在劇情處理上仍有 不少瑕疵,亦不是張之亮最得意之作,但能夠拍出如此在平常百姓中不平凡的故事,劇情不求煽情催淚,在流行下仍肩負拍攝這類不顯眼的人懷兼倫理片種,拍出商 片業的格局(這一點與今年許鞍華導演的《天水圍的日與夜》和劉國昌的《圍城》,這齣作品只集中天水圍為題香港地道小品。),在籠罩於陰霾下的香港電影圈 中,可能只有張之亮才做得到。


=====================================================


票(原作小說
作者﹕李家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以顫抖的手,打開了這個信封,發現裡面全是,一套一套從這個南部小城到新竹縣寶山鄉的來回,全部都保存得好好的。
我從小就怕過母親節,因為我生下不久,就被母親遺棄了。

每到母親節,我就會感到不自然,因為母親節前後,電視節目,全是歌頌母愛的歌,電台更是如此,即使做個餅乾廣告,也都是母親節的歌。對我而言,每一首這種歌曲都是消受不了的。

我 生下一個多月,就被人在新竹火站發現了我,站附近的警察們慌作一團地替我餵奶,這些大男生找到一位會餵奶的婦人,要不是她,我恐怕早已哭出病來了。等 到我吃飽了奶,安詳睡去,這些警察伯伯輕手輕腳地將我送到了新竹縣寶山鄉的德蘭中心,讓那些成天笑嘻嘻的天主教修女傷腦筋。

我沒有見過我的 母親,小時候只知道修女們帶我長大,晚上,其他的大哥哥、大姊姊都要唸書,我無事可做,只好纏著修女,她們進聖堂唸晚課,我跟著進去,有時鑽進了祭台下面 玩耍,有時對著在祈禱的修女們做鬼臉,更常常靠著修女睡著了,好心的修女會不等晚課唸完,就先將我抱上樓去睡覺,我一直懷疑她們喜歡我,是因為我給她們一 個溜出聖堂的大好機會。

我們雖然都是家遭變故的孩子,可是大多數都仍有家,過年、過節叔叔伯伯甚至兄長都會來接,只有我,連家在那裡,都不知道。

也就因為如此,修女們對我們這些真正無家可歸的孩子們特別好,總不准其他孩子欺侮我們。我從小功課不錯,修女們更是找了一大批義工來做我的家教。

屈指算來,做過我家教的人真是不少,他們都是交大、清大的研究生和教授,工研院、園區內廠商的工程師。

教我理化的老師,當年是博士班學生,現在已是副教授了,教我英文的,根本就是位正教授,難怪我從小英文就很好了。

修女也壓迫我學琴,小學四年級,我已擔任聖堂的電風琴手,彌撒中,由我負責彈琴,由於我在教會裡所受的薰陶,我的口齒比較清晰,在學校裡,我常常參加演講比賽,有一次還擔任畢業生致答詞的代表,可是我從來不願在慶祝母親節的節目中擔任重要的角色。

我雖然喜歡彈琴,可是永遠有一個禁忌,我不能彈母親節的歌。我想除非有人強迫我彈,否則我絕不會自己去彈的。

我有時也會想,我的母親究竟是誰?看了小說以後,我猜自己是個私生子。爸爸始亂終棄,年輕的媽媽只好將我遺棄了。

大概因為我天資不錯,再加上那些熱心家教的義務幫忙,我順利地考上了新竹省中,大學聯招也考上了成功大學土木系。

在 大學的時候,我靠工讀完成了學業,帶我長大的孫修女有時會來看我,我的那些大老粗型的男同學,一看到她,馬上變得文雅得不得了。很多同學知道我的身世以 後,都會安慰我,說我是由修女們帶大的,怪不得我的氣質很好。畢業那天,別人都有爸爸媽媽來,我的惟一親人是孫修女,我們的系主任還特別和她照像。

服役期間,我回德蘭中心玩,這次孫修女忽然要和我談一件嚴肅的事,她從一個抽屜裡拿出一個信封,請我看看信封的內容。

信封裡有二張,孫修女告訴我,當警察送我來的時候,我的衣服裡塞了這兩張,顯然是我的母親用這些從她住的地方到新竹站的,一張公從南部的一個地方到屏東市。另一張火是從屏東到新竹,這是一張慢,我立刻明白我的母親不是有錢人。

孫修女告訴我,她們通常並不喜歡去找出棄嬰的過去身世,因此她們一直保留了這兩張,等我長大了再說,她們觀察我很久,最後的結論是我很理智,應該有能力處理這件事了。她們曾經去過這個小城,發現小城人極少,如果我真要找出我的親人,應該不是難事。

我一直想和我的父母見一次面,可是現在拿了這兩張,我卻猶豫不決了。我現在活得好好的,有大學文憑,甚至也有一位快要談論終生大事的女朋友,為什麼我要走回過去。去尋找一個完全陌生的過去?何況十有八九,找到的恐怕是不愉快的事實。

孫修女卻仍鼓勵我去,她認為我已有光明的前途,沒有理由讓我的身世之謎永遠成為心頭的陰影,她一直勸我要有最壞的打算,即使發現的事實不愉快,應該不至於動搖我對自己前途的信心。

我終於去了。

這個我過去從未聽過的小城,是個山城,從屏東市要坐一個多小時的公,才能到達。雖是南部,因為是冬天,總有點山上特有的涼意,小城的確小,只有一條馬路、一兩家雜貨店、一家派出所、一家鎮公所、一所國民小學、一所國民中學,然後就什麼都沒有了。

我 在派出所和鎮公所裡來來回回地跑,終於讓我找到了兩筆與我似乎有關的資料,第一筆是一個小男孩的出生資料,第二筆是這個小男生家人來申報遺失的資料,遺失 時間就在我被遺棄的第二天,出生在一個多月以前。據修女們的記錄,我被發現在新竹站時,只有一個多月大。看來我找到我的出生資料了。

問題是:我的父母都已去世了,父親六年前去世,母親幾個月以前去世的。我有一個哥哥,這個哥哥早已離開小城,不知何處去了。

畢竟這是個小城,誰都認識誰,派出所的一位老警員告訴我,我的媽媽一直在那所國中裡做工友,他馬上帶我去看國中的校長。

校 長是位女士,非常熱忱地歡迎我。她說的確我的媽媽一輩子在這裡做工友,是一位非常慈祥的老太太,我的爸爸非常懶,別的男人都去城裡找工作,只有他不肯走, 在小城做些零工,小城根本沒有什麼零工可做,因此他一輩子靠我的媽媽做工友過活。因為不做事,心情也就不好,只好借酒澆愁,喝醉了,有時打我的媽媽,有時 打我的哥哥。事後雖然有些後悔,但積習難改,媽媽和哥哥被鬧了一輩子,哥哥在國中二年級的時候,索性離家出走,從此沒有回來。

這位老媽媽的確有過第二位兒子;可是一個月大以後,神秘地失蹤了。

校長問了我很多事,我一一據實以告,當她知道我在北部的孤兒院長大以後,她忽然激動了起來,在櫃子裡找出了一個大信封,這個大信封是我母親去世以後,在她枕邊發現的,校長認為裡面的東西一定有意義,決定留了下來,等他的親人來領。

我以顫抖的手,打開了這個信封,發現裡面全是,一套一套從這個南部小城到新竹縣寶山鄉的來回,全部都保存得好好的。

校長告訴我,每半年我的母親會到北部去看一位親戚,大家都不知道這親戚是誰,只感到她回來的時候心情就會很好。母親晚年信了佛教,她最得意的事是說服了一些信佛教的有錢人,湊足了一百萬台幣,捐給天主教辦的孤兒院,捐贈的那一天,她也親自去了。

我 想起來,有一次一輛大型遊覽帶來了一批南部到北部來進香的善男信女。他們帶了一張一百萬元的支,捐給我們德蘭中心。修女們感激之餘,召集所有的小孩子 和他們合影,我正在打籃球,也被抓來,老大不情願地和大家照了一張像,現在我居然在信封裡找到了這張照片,我也請人家認出我的母親,她和我站得不遠。

更使我感動的是我畢業那一年的畢業紀念冊,有一頁被影印了以後放在信封裡,那是我們班上同學戴方帽子的一頁,我也在其中。

我的媽媽,雖然遺棄了我,仍然一直來看我,她甚至可能也參加了我大學的畢業典禮。

校長的聲音非常平靜,她說「你應該感謝你的母親,她遺棄了你,是為了替你找一個更好生活環境,你如留在這裡,最多只是國中畢業以後去城裡做工,我們這裡幾乎很少人能進高中的。弄得不好,你吃不消你爸爸的每天打罵,說不定也會像你哥哥那樣離家出走,一去不返」。

校長索性找了其他的老師來,告訴了他們有關我的故事,大家都恭喜我能從國立大學畢業,有一位老師說,他們這裡從來沒有學生可以考取國立大學的。

我忽然有一個衝動,我問校長校內有沒有鋼琴,她說她們的鋼琴不是很好的,可是電風琴卻是全新的。

我 打開了琴蓋,對著窗外的冬日夕陽,我一首一首地彈母親節的歌,我要讓人知道,我雖然在孤兒院長大,可是我不是孤兒。因為我一直有那些好心而又有教養的修女 們,像母親一般地將我撫養長大,我難道不該將她們看成自己的母親嗎?更何況,我的生母一直在關心我,是她的果斷和犧牲,使我能有一個良好的生長環境,和光 明的前途。

我的禁忌消失了,我不僅可以彈所有母親節歌曲,我還能輕輕地唱,校長和老師們也跟著我唱,琴聲傳出了校園,山谷裡一定充滿了我的琴聲,在夕陽裡,小城的居民們一定會問,為什麼今天有人要彈母親節的歌?

對我而言,今天是母親節,這個塞滿的信封,使我從此以後,再也不怕過母親節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3 回复 无为村姑 2011-11-3 08:15
有机会去看。谢谢介绍。
4 回复 远方的羊 2011-11-3 08:59
无为村姑: 有机会去看。谢谢介绍。
准备好纸巾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2 15:3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