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ZTZT 哭 哪能没有歌

作者:oneweek  于 2013-5-30 11: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

岂可无长歌以哭之 

 

招魂

 

         翟明磊

 

 

那些孩子

那些孩子啊

 

他们在天上怯怯地看着我们

仍然穿着海军蓝的汗衫

没有妈妈给他们补那个破洞

 

捐出了的少年

却让我们尴尬

 

听到枪声时

迷茫的眼神,混乱的步伐

就这么停在了中阴空间

 

没有人领他们走出那隧道.

 

呕吐时的那声凄厉的叫声也被捂在嘴中.

 

魂兮归来

 

 

魂:

“我们无法长大成人

无法在心爱女子的长发中徜洋

不知道什么是销魂的东西

我们没有后代

年老的妈妈已变得象我们的外婆

做针线时总会对着窗外痴痴地想

我们无法抚摸妈妈粗糙的双手

我们厌恶共和国的字眼

 

在寂静中我们听不到歌声

有时我们会为自己哼唱

有血染的风采,有国际歌,有时我们也会唱铁臂阿童木

 

这么多年,这片土地没有改变

改变的是人们听到谎言再没有表情

因此更多痴肥的中年人.

 

马路更宽了,车子更多了

潮湿地上更多蠓虫.

 

他们只是把我们杀害啊

可你们被无声的杀害又被污辱了

 

我们交出未完成的诗篇

你们写成了帐本”

 

 

人:

“我的孩子们

谁又能做历史的主人?

那位小个子的爷爷?

还是那位大肚皮伯伯?

我们只能在时代中随波逐流

有一份不错的工作

与在内环的房子

如果你们活着也会如此

我们根本没有力量改变什么

请不要用死亡遣责我们

毕竟我们既没有忘记你们

也不愿再提及

二十三年过去了

坟上的树叶也许会吹散

露出一些泥土

但是我们亲手埋葬的

你们已和那些历代的冤魂

被高高景仰”

 

魂:

“我想让你们延续我们未完成的生活

我们毕竟不能和你们一起吻一个女孩

一起在东四十四条的街上喝同一碗豆浆

我们也许是年少轻狂,

把对女孩子的激情放在了一个国家铁一样的胸膛

于是本应埋在少女波动的馨香乳房中的脸庞埋在了公主坟的草地上

坦克车又把他深深压进了泥土,

好象柏油路上深嵌的硬币

 

 

我们变成了符号,变成了数字

如果这让你们好过一些

也无妨

 

可是我们有同一个祖国啊!

当我们年轻的手握在一起,手心的汗水微微沁出,

当我们用布条缚上额头,

总有神圣的东西在呼喊.”

 

人:

“别跟我谈祖国

我们只有一个个公司,

知道吗?

你的同学们一个个也都出了国

难听点的叫美籍华裔

好听点叫世界公民

我虽说没做过什么好事,

可也没有转移过国企资产

每天工作到深夜

十年后就能付完房款

祖国在哪儿

哪有祖国

没听到现在的小孩听完六四故事

说了一句

“这些傻逼.”

 

怀念你们的是我.

他们根本不知道你们存在.”

 

魂:

“你总是想说,

这一切不值得我们用生命付出,

更多的人说这不至于用坦克来镇压,

这是历史的悲剧与误解

 

我接受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一切

是你们不能接受

在最初的愤怒之后

你们要找到一个良心能生存的环境

即使没有,你们也要画一个。

 

我现在痛恨自己的牺牲

我们振臂高呼

你们却在奴隶城自甘为奴

我们在宣纸上印上第一笔墨痕,

用来写一个“自由”

在奴隶主的监视下

你们却加上细尾改成了小蝌蚪

 

死亡真得没有什么可怕

可怕的是生在地狱。”

 

人:

“地狱吗?

最多就是一个丰衣足食的猪圈而已。

兄弟,

我们知道处境

不用你来教我们

我们有物质发展没有民主

我们有私下牢骚的自由但不能在报纸上批评

这让西方人很看不惯。

可老实说,这种日子蛮稳定的。

你来过过也会觉得不错。”

 

魂:

“在上海大超市开业的第一天,

  四百只烤鸡不翼而飞,

在厕所里发现遍地是鸡骨头。 

在拆迁的旧房上,

一个人点燃了自己,

人们静静看着他燃烧。

与妓女签劳动协议,

每月每人上交公安局一千元,

没有完成任务的七位妓女被警察杀害,

被扎进化肥袋中扔进垃圾堆。

有人犹豫地徘徊在高楼上,

他的妻子与孩子在下面呼喊,

警察忙着架云梯,

男人渐渐缩回了半空中的脚步。

等了一个小时的群众,

突然发出狂呼:“跳啊,有种跳啊!”

男人摔了下来。

一片安静。

在世贸大厦被毁的那天,

众多的国人齐声叫好。

一位美女作家这么写道,

为了吃更多好吃的,我吃饱后进了厕所,扣着喉咙,吐出食物,出去继续吃。

建设银行行长被抓,

他的公文包里有一亿元的私人存折。

为了让旧房中的老人早点搬出去,

拆迁组买了几麻袋黑老鼠,

放在老房子中,

几位老人受不了惊吓

去世了。

为了筹钱

山东临沂借计划生育为名,诛连十族,

一家不结扎,全村人被抓,

不亮车灯晚上悄悄进来。

桃花顶村,白天在田里干活,晚上全村人睡在田里,村子变成空村,

老人家说这只有当年鬼子进村时才发生过这样的事,

女镇长用高跟鞋踹着老汉,一个个血洞

她不停地说“说,我打你了吗?”……

孩子吃上毒奶粉

川震校舍压碎了小学生

车子碾过了小悦悦

碾过了老村长

高铁开到了天上

儿童成了奴工

还需要我说更多的吗?”

 

“你从哪儿听来这么多东西,我的小兄弟。”

“这是上帝每天念叨的东西。

    他说下面有块国土越来越象当年的所多玛城

   他要依据这些来审判。”

 

  “愿他饶恕我,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啊,

      从未伤害过别人。”

 

魂:

   “上帝说看不义的事发生

        便是不义的帮凶

        所多玛毁灭是全城的大火,只有义人得救。

        这就是祖国的含义,

       我们有共同的命运。”

人:

     “哈,孩子

         别说蠢话了。

         肯定没有上帝

         也没有神仙与皇帝。

         别让鲜血模糊了你的双眼,

         你渴望审判,

         可是审判不会来临,

         那是年轻人的梦想

         你要相信一个中年人的智慧。

         毕竟在枪声之后,

         有许多事发生。

          当年我和你一样。

          现在我更关心自己。”

魂:

        “我为你流泪。

            我仅仅是被杀害,

            而你却在杀害后

            又被污辱,换上了凶手的心。

 

            有死亡必有得救

           走过生命的路是窄窄的门,

           那熙熙攘攘的不是人间的正道。

           人子得救,必有赤子般的心,

           在死亡的瞬那,天堂与地狱互换了。

           握我的手吧,经过中阴世界,过来吧”

人:

        “说什么疯话!

            你骂我如尸体,

            骂一个怀念你们

            只是不想和你们一样的人!

            在这片土地上,成千上万的人和我一样

            我们热爱生活

            为生活,我们付出了辛酸的劳动。

            你却说这样的生活是地狱!

            请你还是高高地坐在天上

            受我们景仰吧!”

魂:

         “恐惧迷住了你们的心窍,

              我们久久地在中阴徘徊,

              只收获了少数勇敢的灵魂

              看下面 骷髅乱舞,繁花似锦

              贪食地狱已成却浑然不觉

              我们是应当离去还是徘徊

              也许下一个世界的生命更值得我们期待?

              血中又染上新血

              灵魂总是在呓语!”

 

              中阴世界说不出的寒冷,

              孩子们仍穿着六月的汗衫

              嘴唇冻得黑紫,

              迷云中睁大的双眼,

              无力的双手伸展着

               那块土地

               在温柔地狱中沉沦。

               那里有他们的母亲。

 

 

 

2005年七月初稿,2012年改定。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4 14: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