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百姓眼中的重庆,王立军,薄熙来 zt

作者:马大哈ann  于 2012-3-19 00: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35评论

重庆老百姓眼中的王立军

  这两天,关于王立军同学与不厚同志的传言多如牛毛,阿左阿左们更是展开了激烈的论战,在主义问题上争论不休。俺作为一个重庆老百姓,也来说点看法。

其实俺不太喜欢左派与右派这个说法的。不管是阿左还是阿右,他们是好人,一群忧国忧民的人,他们的言论是推动社会进步的重要力量(当然,他们的思想真转化为行动可能就祸国殃民了)。但为了有所区别,俺就暂把他们看作是左或者右。

对于阿左,创造了重庆模式这个说法,他们认为重庆模式是中国的希望。

阿右们,则针锋相对说,重庆是在复辟文革,破坏法制。

到底谁对谁错呢?

作为一个老百姓,俺认为不必把问题想得这么复杂,胡适不是说过嘛,“少谈点主义,多谈点问题。”简单的问题上升到主义的层面,往往是堂诘诃德与风车大战,闹笑话而已。

俺也来对阿左阿右们说几句:

第一,根本就没有什么重庆模式。你们为重庆模式为论战,纯属堂诘诃德与风车大战。

重庆不过为老百姓干了点实事,干了一些该干的事情而已,这是仆人们的份内之事。仅此而已。这些事情是任何模式都应该干的。俺在重庆呆了十几年,从来没有觉得重庆是一种模式,如果干了这点事就可以成为一种模式,这真是中国人的悲哀。一年多前,当俺在网上看到重庆模式的争论,不由十分诧异,重庆居然成为一种模式。这些知识分子都能搞啊。

如果不厚同学把重庆当作一种模式,这是为了追求进步的政绩包装而已,干了点事就无限夸大充分宣传。同样,注同学如果在广东干了些事,也根本称不上什么模式。

阿左们把重庆看成一种模式,纯属臆想。这些阿左,整天生活在梦中,他们抱怨中国走了资产阶级道路,他们心目中的理想就60年代的文革和目前的朝鲜。重庆所谓的唱红打黑,使他们的梦想有了一个寄托的目标。于是大加吹捧重庆。

阿右们,则与阿左针锋相对,把所谓的重庆模式说成是复辟文革,破坏法制。这个更是为了与阿左论战而炮制的想象,阿左们喜欢文革,所以阿右们就认为阿左喜欢的东西一定有文革特征的。这是不了解事实的想象,俺在后边会详细论述。

作为重庆老百姓来讲,这些阿左与阿右的言论,都很可笑。

这些阿左和阿右根本就不了解重庆!也未必了解他们所谓的广东模式。

打黑能够代表一种模式么?

任何政党,管它找什么大旗,讲什么主义,都必须反对腐败,打击黑社会。这和模式有什么关系?

唱红能够代表一种模式么?唱唱歌而已。充其量一场政治秀而已。雷声大雨田小,讨好ZY高层的老革命而已。和模式有屁关系。

其实,这些所谓的重庆模式,广东模式,都是D领导下的同一种模式。

从经济上讲,中国都是一种模式,“吃伟哥模式”。中国的地方官员任期只有5年,所以他们都是急功近利想出业绩,为了出业绩,他们滥用凯恩斯主义,拼命用投资剌激经济,拼命哄抬房价地价为投资筹集资金。这本质上是用吃伟哥的方式来创造持续的兴奋,结果兴奋之后就是肾虚,而且是严重的肾虚,快休克的肾虚。无论重庆还是广东,他们的经济发展都是这种模式,没有本质的区别。重庆也讲过所谓什么经济纲领,俺听过但早就就忘了,因为这都是蒙人的。

从意识形态上,所谓的重庆模式和广东模式更没有什么区别了。都是扛毛爷爷与邓爷爷旗帜的,能有什么区别。

重庆和广东,所谓的巨大区别,是阿左和阿右们为了论战臆想出来的。老百姓看起来觉得很可笑。俺作为一个重庆老百姓,给大家讲讲真实的打黑,真实的唱红。

第二,关于打黑:

在不厚来重庆之前,重庆很黑,也不黑。

说重庆不黑,是因为全国都这样。只是其他地方没有打重庆先打而已。

关于重庆的黑,我也是亲身体会的。

20年前,当俺到重庆读书时,被中巴车司机宰了,1元钱车费硬被要了十几元,一车人敢怒不敢言。这是俺第一次认识到重庆的匪。

第2年,俺在火车站又被存包的宰了。一个警察就站在傍边,俺向警察求援,警察把俺怒斥了一番。俺才认识到警匪是一家。

后来工作了,发现警察工资不高,但都富得流油。钱多得用不完。

考驾照,有个词叫软过,给钱就可以通过,而且名码实价!如果你不想考,可以干脆用钱买个驾照,也是名码标价的。  

交通违章,找点关系打个招呼就可以私了。有钱人酒后驾驶,更是不怕,打个电话就搞定了。

俺有个亲戚,自己做生意的,搞了些企业,他告诉俺他经常请黑道的吃饭。俺大吃一惊。这才知道做生意的老板,要黑白通吃,不学会和黑道打交通,生意就没有办法做。

有一天,俺发现其实这些都是小问题。有一天,有人告诉我,公安局长文强是最大的黑社会,俺大吃了一惊,还有这种事?朋友笑俺太没有常识了。在重庆这是公开的秘密。

重庆真正的纯黑社会,力量不大,他们没有成立什么帮,也什么成立什么党。无非是收点保护费,当当打手挣点钱而已。真正的黑道分子,都是司法系统培养出来的,那些开妓院的、开赌场的都必须在司法系统有后台。

重庆的黑,本质上就是司法系统的腐败问题。

当老百姓对重庆的黑已经习惯之后,突破有个叫王立军的把他们都办了,给了老百姓一个惊喜。

王立军,这种人的本质就是一个酷吏,专挑体制内人的毛病搞大清洗,这样的人性格往往比较极端,他就是一把刀。他这样的人下场往往不好,因为得罪人太多。这样的人有可能名垂千史也可能遗臭万年。是香还是臭,取决于他把刀对准了谁。

在重庆老百姓中,立军同学的名声很好的,因为他把刀对准了黑社会和腐败的司法系统。

文二哥死了!

文二哥的手下坐牢了。

那些开赌场的,开妓院的,收保护费的,拿刀砍人的,基本上被一网打尽!

驾校考试,软过不行了!买驾照更是不可能了!

交通违章,找关系也了不掉了。

唱酒开车的,管你什么关系,先到拘留所关3天再说。

王立军在重庆也开始一遍骂名:

骂立军同学的,首先是公安!

曾经和人聊天时说,公安系统全部腐败,你总不能把公安系统的干部全部办了吧?

但王立军就是干了这件不可能的事。他在公安系统进行了大清洗,很多有问题的官员全部挖出来。当然,他不可能把大多数公安局的官员都送进大牢,法不责众。他还是网开一面的,交待问题,不做官了也不查你了。很多原来的处级干部,开始沦为普通警察,上街执勤。在大清洗的背后,他搞了在公安局搞了个竞争上岗,这相当于把那些当官的全部撤职了重新竞争。

很多公安系统的人很恨立军同学,在这样的大环境中,个人是微小的,人必须适应环境,谁都会有点问题。辛苦奋斗了几十年,被立军同学清零回到原点,这也太不合情理了。

很多公安很怀念文强同学。文强时代,公安局的日子太好过了。要钱有钱,呼凤唤雨。在立军时代,简直就是官不聊生。俺认识一个人,老公是公安,以前天天开车来接老婆下班,王立军时代就再也没有时间接老婆。

骂立军同学的,还有这样一批民营企业家。他们本来是黑道出生的,但他们已经金盆洗手。当上了民营企家。当起了房地产开发商,如庆隆的彭治民,那个开发“俊峰龙风云洲”的开发商李俊,等等。善良的老百姓觉得他们已经放下屠刀了,可以既往不就了。不过立军真狠,把这些民营企业家的老底揭出来,把他们都法办了。

这批人虽然不多,但他们势力大,他们的利益代言人炮制了许多言论,如借打黑强占民营企业家资产等等。甚至有人把他们包装成温顺的基督徒。

第三,关于唱红。唱红让人想起文革,所以唱红是引起非议最多的。

唱红是干啥的,重庆老百姓都清楚。这是不厚同志为了追求进步,讨好革命老同志。你说他是政治投机也罢,说他啥折腾也罢,也就那么回事。他目的决定了雷声大雨点小,宣传包装重于实质。

作为一个老百姓,俺没有感受到唱红对俺有啥影响。俺是国企的,俺从来没有唱过红。也没有人要求或者动员俺唱红。俺老婆是事业单位的,也没有人让她唱红。

党偶尔举办一个唱红歌比赛。喜欢唱歌的就参加一下。不喜欢的人不参加就是了。唱歌而已。比赛之前培训一下,对上级交待得过去就完了。

经常唱红的人,比如红歌会的人。都是一些太婆大爷的。他们经常唱,甚至天天唱。他们为什么要唱。我看这不是什么政治信仰问题。所谓红歌,50年代60年代的歌,老年人唱的歌而已。年轻人唱年轻人的歌。老年人凭什么不能够唱老年人的歌。

对于老年的歌唱爱好者,他不唱红歌他唱啥?难道他去唱张学友的《吻别》?俺有个亲戚,70岁了。他也喜欢唱红歌。十年以前他就唱这些歌。他认为80后唱的简直就不能叫歌。

唱红歌,并不象阿左阿右们想象的那样,代表意识形态的重大问题。年轻人喝《吻别》,他就真的是在抒发与女朋友亲吻的感觉么?老同志们唱红歌,也只是唱歌而已,并非代表对毛同志的无限感情与DG的无限忠诚,更不代表对文革的怀念。要说起文革的故事,这些老同志可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他们的大多数是那个荒唐年代真正的受害者。

第四,不要动不动就上升到主义问题,否则会闹笑话的。

先讲一个阿左的笑话。

几十年前,一只农民养了一只鸡。养鸡就养鸡吧。用它下蛋也可以,卖了也可以。宰了吃肉也可以。这无非是一只鸡的问题。可以,有一个阿左非要上升到主义问题,说这是资本主义的尾巴。

这个故事很荒唐,但几十年前,这种荒唐的事情天天在发生。

今天,如果动不动就上升到主义的层面。同样也会闹笑话的。

重庆打黑,就那点事,仆人做了点该做的事而已。阿左阿右们非要从主义的角度去争论,在俺老百姓眼中,这又是在制造笑话而已。

有一种好笑的言论,说重庆打黑是在复避文革,破坏法制。

就打黑那点事,用得着上升到这种高度么?

民主与法制,是老百姓期永远的追求。估计还要几十年的努力才有希望。

但打黑和法制是两码事。难道不打黑就法制了。难道法制没有建设好就不打黑了。也可以任由公安系统人员腐败了。

其实说打黑在破坏法制的人,根本不了解真实的打黑。他们的论据都是网上的谣言,是打黑中利益受到损害的人编造或者臆想出来的。

首先是李庄案!有人以李庄案为依据,说明打黑在破坏法制。

李庄这人是干啥的?李庄本身就是司法腐败的象征,抓了他怎么能和破坏法制挂钩呢?

李庄这人当律师挣钱靠民主与法制吗?

狗屁!

中国的法院,是不讲法制的,讲的是钱,讲的是关系。谁有关系谁有钱,法院的天平就倾谁。这是公开的秘密。李庄就是这样一个贩卖关系的人。

有个律师朋友讲,中国的律师,最不喜欢接的案件是刑事案。最喜欢接的案件也是刑事案件。

如果你是老百姓,没有关系也没有什么多少钱。肯定律师不愿意接,因为这种案件他挣不到多少钱。如果他接也是被迫接,因为律师有考核指标,似乎接的刑事案少于一定数量是通不过年审的。

但如果你有很多钱。肯定有律师愿意接你的案子。他会给你讲,我有关系帮你减刑。你这个案子本来应该叛多少年,如果少判1年,你给我多少钱。

李庄就是这样一个律师,他的办事方法就是先收150万元。事成之后,再收300万元(150万元300万元只是举例)。据重庆司法界人士讲,李庄来重庆,猖狂之极,宣称自己关系有多么的硬,根本不把重庆放在眼里。庄哥要找关系,总要找点理由吧,于是他告诉他的客户,你要对外讲,他们对你刑讯逼供,...,然后我就人把你弄出去。

没有想到他的客户想要免死急着立功,把他出卖了。所以李庄就坐了两年的牢。

很多律师界的人为李庄喊冤,不过为了他们的利益。作为一个律师,他们必须适应司法腐败的环境,他们同时也是体系腐败的受益人。他们在这个体系中,贩卖关系赚了不少钱,但整治司法腐败,他们有可能成为法制进步牺牲品。

李庄案,给重庆司法界扣了一顶破坏法制的帽子,夸张了一点。

有人以程序为由,说明打黑破坏法制。

网上有很多不靠谱的传言,把打黑描绘成文革式的运动。其实这些都是不了解真想臆想出来的。

打黑不就是抓了一些贪官,打掉一些团伙么?这点事是仆人应该干的活。不然我们老百姓纳税养他们干啥?没有什么能够把打黑与文革与运动挂起钩来。

打黑的程序,基本上是在现行体制下进行的,当然与普通的司法程序的确有些不一样。不过老百姓觉得没有什么不好的。

打黑为什么难打?

要是有个黑社会抢了你的钱?甚至污辱了你的女人,你敢告他吗?

老百姓是不敢的,因为黑社会会告诉你,要是你敢去告,杀你全家。

不仅受害人不敢,也没有人敢去作证。“杀你全家”这个武器的威慑力太强大。\曾经看到一个意大利黑手党的书,说以前黑手党在意大利很猖狂,当街杀人都不当回事。因为根本没有人敢作证,法院问证人,证人只敢一言不发。再大的案件都不了了之。

对于黑社会分子,过于讲究细节程序就是对老百姓的不负责任。所以反黑有点特殊程序是正常的。至少要受害人和证人不能被黑社会杀全家。

要让黑社会分子失去杀人全家的能力,重庆的做法无非是两种。第一,一网打尽,留几个在外,证人和受害人的安全就没有保障。第二,侦破阶段,把涉黑的人关在农家乐,不让涉黑的人与外界接触。这样他就无法去布置杀人全家,或者威胁杀人全家,当然也不能和家人和律师联系。当然这仅仅是限于侦破阶段。

打黑程序是否合适,要说清楚很难。因为老百姓没有参加过打黑程序。被打黑者说出来的可信度也不高。网上传的更是谣言满天,不如换种思路,被打黑的是否是真正的黑社会分子。有没有被冤枉的?如果打的都是黑社会分子,说明这种程序是对的。如果很多人被冤枉了,这种程序一定有问题。

几个黑社会团伙以及政府官员中的涉黑人员是没有异议的。他们的问题老百姓都知道,只是以前没有人能够办他们而已。

有争议,其实是几个黑道出身,但已经金盆洗手的地产商。如彭治民等。

作为一个老百姓,我觉得彭治民等属于可打可不打的。抓他有理由,毕竟都知道是黑道出身的。不抓也有理由。毕竟已经放下屠刀了。

但真正扩大化的,可能是这些企业家的手下工作人员。例如彭治民公司很多员工也当涉黑人员被抓了。按照打黑一网打尽的原则。如果被列为涉黑团伙,涉黑公司的很多员工也自然要被牵连进来。公司干非法的事情,给他做事的员工难免脱不了干系。但这些所谓的涉黑人员他们是比较冤枉的。他们应该属于从宽处理或者免于处理的范围,很多事情他们仅仅是知道或者按照批示办而已。他们和动不动就杀人全家的团伙是完全不一样的。

第四,关于不厚与立军同学的传言,俺就不研究了。立军同学这样的人往往不会有好结局,他得罪的人太多了。不厚呢,能否继续进步俺就不关心了。政治斗争很丑陋,俺们老百姓不评论,老百姓只关心谁在办实事。

(看到这么多朋友的评论,补充一下,在打黑过程中,特殊流程是存在的。但这个流程中是否有黑打,俺不知道,也没有听说过。老百姓嘛就看结果,看被打的人是不是真正的黑社会。那几个公认的黑社会团伙和文强等公安系统的是没有异议的,倒是在打庆隆的彭治民时,老百姓传闻有几个彭治民公司的员工有点点冤,一个已经金盘洗手的前黑老大,他的员工,要被牵连说得上,但大家觉得打这几个小鬼没有意思。何不大度一点不追究了。)

不厚十万元买的古画。。。回家一看傻眼了

1

高兴

感动
1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4

支持
1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5 个评论)

4 回复 ManCreatedGod 2012-3-19 00:59
实话
5 回复 hr8888hr 2012-3-19 01:28
理论家太多,各有各的角度.各有各的说法. 
5 回复 往事并不如烟 2012-3-19 01:47
实话实说, 建议此帖置顶!
5 回复 weihua99 2012-3-19 02:02
我第一次知道这么"黑",太可怕了。
5 回复 马大哈ann 2012-3-19 02:03
hr8888hr: 理论家太多,各有各的角度.各有各的说法. 
是呀 这就是一种说法
5 回复 hr8888hr 2012-3-19 02:10
马大哈ann: 是呀 这就是一种说法
管他什么人统治,大多数老百姓觉得好有goodwill就行.
5 回复 马大哈ann 2012-3-19 02:12
hr8888hr: 管他什么人统治,大多数老百姓觉得好有goodwill就行.
   这话我爱听
5 回复 心如水 2012-3-19 02:14
重庆老百姓澄清了很多谣言。
5 回复 马大哈ann 2012-3-19 02:17
心如水: 重庆老百姓澄清了很多谣言。
是呀 谣言=利益 没有利益造谣和用?
5 回复 马大哈ann 2012-3-19 02:21
ManCreatedGod: 实话
实话才能赢得人心
4 回复 马大哈ann 2012-3-19 02:21
往事并不如烟: 实话实说, 建议此帖置顶!
谢谢
4 回复 马大哈ann 2012-3-19 02:22
weihua99: 我第一次知道这么"黑",太可怕了。
国内的很多城市都一样
5 回复 心如水 2012-3-19 02:26
马大哈ann: 是呀 谣言=利益 没有利益造谣和用?
有钱就有话语权,李庄可以网络大牌。
4 回复 torpedo1 2012-3-19 02:45
对王立军不满的确实很多是公安的人。咱有个同学就是重庆公安的,他也很抱怨。改天咱写写他的故事。
5 回复 秋天的云 2012-3-19 02:53
说实话不容易啊,支持!
5 回复 老君岩 2012-3-19 03:19
建议在标题里两个字,变成:“一个百姓眼中的重庆,王立军,薄熙来”。不要一个英雄浪漫主义把所有(或大多数)的老百姓都给代表了。
5 回复 马大哈ann 2012-3-19 04:02
老君岩: 建议在标题里两个字,变成:“一个百姓眼中的重庆,王立军,薄熙来”。不要一个英雄浪漫主义把所有(或大多数)的老百姓都给代表了。
5 回复 马大哈ann 2012-3-19 04:05
秋天的云: 说实话不容易啊,支持!
中国有多黑,现在真的不知道了。。。。所谓的好警察,那就是两头受气
5 回复 马大哈ann 2012-3-19 04:07
老君岩: 建议在标题里两个字,变成:“一个百姓眼中的重庆,王立军,薄熙来”。不要一个英雄浪漫主义把所有(或大多数)的老百姓都给代表了。
改过了 请查收
5 回复 专治蛋疼2 2012-3-19 04:45
打黑没错,但是打到最大的最黑的执政者的身上以后,就打不下去了。这也叫公仆该做的事?
唱红也没错,但是唱红唱到不孕的人可以怀孕,癌症晚期可以痊愈,这是唱唱他们老头老太爱唱的歌而已?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1: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