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同事在加拿大一起看脱衣舞 撤底晕了!(著者不详)

作者:马大哈ann  于 2010-11-2 05:5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27评论

关键词:

那是个周五的晚上,我的同事MICHAEL(麦考)和STEVEN(史地文)约我出去吃饭,我们一起去了个昔腊餐馆,菜做的很好,酒也好,当然, 结帐时是各付各的,这和国内是不一样的,也没啥不好意思的,都这样,有一次,麦考没带够钱,就向史地文借了五分钱,第二天就还给了史地文,我看史地文也没推辞,很自然地就接过去了.

早就说好了,今天要去看脱衣舞,吃完饭我们上了麦考的黑色捍马车就上路了,麦考并不是有钱人,这车据说是他女友借给他的首付款,他按月供款,每月的月供只有几百加元,和每月几千加元的工资比起来月供并不多,但他每月都把钱花的精光,因为他经常向我和其它同事借钱,但是每到发工资时都先把借的钱还给我们,还算是个君子?(其实这里是两周发一次工资)

那舞厅在市里的一个街角,门前有彩色的霓虹灯,门前并不热闹,甚至有点冷清,进了门,是个售票的窗口,票价很便宜,二加元一位,我们各自买了票,进了大厅,厅里灯光较暗,厅的南边是一个圆型的舞台,中间立着一根长长的不锈钢管,围着舞台有一圈椅子,稍远处也有很多的桌椅,厅里人还是挺多的,因灯光较暗,看不清脸,我们三个就径直坐在了舞台边的椅子上,我把换好的五加元一张的一叠钞票每张都折成长条状,这是准备给舞女的小费,我们每人还要了一瓶啤酒.

一会儿,音乐响了起来,舞台上的灯光亮了,一个身穿三点式泳衣的苗条女郎出场了,靠,竟是个亚洲女郎,她梳着很长的黑色批肩发,有大约1,7米高,腿很长,身材很漂亮,象个韩国女孩,随着音乐,不停的摇动着身体,很合谐,接着她在钢管上做了几个很好看的动作,之后,她慢慢地脱去了所有衣物,她四肢着地,慢慢向我爬来,眼直勾勾地看着我,爬到我面前时,直起了上半身,用大腿继续向前挪,直到她那对挺拔的双峰几乎要贴住我的脸,她的皮肤非常细腻光洁,散发着一股汗香,我赶紧把一支叠好的五元钱纸币拿起来,她用手把箍在大腿上的一根肉色的粗皮筋拉开,我就把钱放进去,她一松手,钱就紧紧地勒在上面,我无意间手指碰了她的大腿一下,她的腿汗津津的,她向我一笑,就又爬向别人那里.一会儿,她叉开双腿站在那里,向胯下指了指,从台下窜上一个白人小伙子,仰面躺在了那里,女郎就在小伙子的身上开跳,要知道,她可是一丝不挂呀,渐渐地,她竟向小伙子的脸坐了下去,现场一片叫喊声,她停在了里小伙子脸也就2,3厘米的地方,作着各种动作,一会这个小伙子下去了,又上来一个黑小伙,也躺在那里, 女郎象刚才一样,但当她向小伙的脸坐下去时,却发生了意外,那黑小伙竟伸出了舌头,因为离的很近,我明显看到那女郎的身子颤了一下,马上,一个黑大汉上来了,他是舞场的保安,足有1.9米高,粗大的胳臂真比一般人的腿还粗,象个黑铁塔,他象抓小鸡一样,把那个黑小伙提起来,扛走了,厅内一片杂乱,但很快又静了下来,那女郎接着表演,象啥事也没发生一样,看来这种事常有,舞厅的规矩是可看不可摸,一摸就违规了,更不用说用舌头"摸"了.这样的人一般会被立刻清出场外,但保安不会打人,就是不让你再进来了.舞场的保安都是非常高大,粗壮的黑人.

这样一连看了几个,一会儿上来一个金发蓝眼的舞女,她一上来就朝我们这边招手,麦考贴近我的耳朵说:这是丽萨,噢,原来他们认识呀,丽萨跳得很不错,舞姿很漂亮,很快就脱光了衣服,这时只见丽萨叉开了腿,指指我,又指指腿下,天呀,她是在叫我躺在那里,我僵在那里不动,麦考使劲推我,要我去,可我坐在那里不动,一个是我真的受不那样,按中国人的讲法那是跨下呀,二来,我真害怕,万一丽萨放个屁或撒个尿什么的,那我就惨了.就在我犹豫的时侯,另一个亚州小伙冲了上去,躺在了丽萨的身下,那小伙的眼直勾勾向上看着,鼻孔直动,象在使劲嗅着啥,还激动地喊着.

转眼快三点了,我们决定要走了,坐在麦考的车里,他不开车,好象在等谁,一会儿,丽萨出现了,她灵巧地坐进了我们的车,麦考对我说:迈克,这是我的未婚妻丽萨,卧靠,我晕,我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我晕晕呼呼地回了家.

第二天,史地文告诉我说那是真的,丽萨在一个小学里当舞蹈老师,是业余时间来干这个的,靠,我又晕,闹了半天,还是个人民教师呀.他还告诉我,麦考经常邀请朋友同事去看他未婚妻跳舞,史地文说他还曾在丽萨双腿下躺过哪,这是表演艺术,没什么.我又一阵晕旋.

又过了一段时间,麦考和丽萨真的结婚了,我参加了他们的婚礼,他们很幸福地接受大家的祝福,我在没人时轻轻问麦考:"那以后,丽萨还去跳舞吗"?他象看外星人一样地看这我:"为什么不?那可是一份很好的工作呀!",我撤底晕了.

史地文是个单身,他离婚了,有个女儿,跟前妻过,他的前妻又结婚了,一天,我约他去打网球,他说不行,他说要到前妻家去,我好奇地问去干吗?他说,他和他们一家三口约好了去钓鱼,还说他前妻找的丈夫是个厨子,做的饭可香了,那老哥还常邀请他去家里吃饭,我又晕了,感情这两爷们快成了一担挑儿了.

我在这儿呆的时间一长就渐渐明白了,这就是人家的生活习惯,跟我们的习惯不一样,再比如,当地人工薪族都不存钱,工资全花光,开着好车,住着好房,钱都是贷款贷来的,随时破产,过一天算一天,这也是人家的文化,在商店,常看到有很多的人买两根烟(听说过香烟论根买的吗?),两根香蕉,一个桔子的,那大概是到月底没钱了的原因.买一辆一百元的自行车也要分期付款,每月还十几块.人们就不愿意一次给钱,能贷就贷.

他们的有些东西还是值得我们学习的,虽然我们不必去当卡奴或邀请朋友,同事去观赏老婆的屁屁,但就离婚后仍然与以前的伴侣及其新的家庭保持平和,友好的关系还是值得称道和应该学习的.
ZT

4

高兴

感动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7 个评论)

4 回复 8288 2010-11-2 06:19
都是为了混口饭吃
6 回复 Lawler 2010-11-2 06:23
本文仅学到一点:离婚后-仍然要与以前的伴侣及其新的家庭保持平和,友好的关系。
但,对没离婚的,就没得学了哈。。。
5 回复 马大哈ann 2010-11-2 06:48
Lawler: 本文仅学到一点:离婚后-仍然要与以前的伴侣及其新的家庭保持平和,友好的关系。
但,对没离婚的,就没得学了哈。。。
百尺竿头 更进一步吗....
6 回复 珍曼 2010-11-2 08:01
你们这帮色狼...还把文章的精神都拉到高出了啊...
7 回复 shaitthis 2010-11-2 08:35
写的很精彩。呵呵
7 回复 yulinw 2010-11-2 08:51
澳洲是一周发一次钱,俺家顺应,女儿一个礼拜领一次口粮,好计划,还有盼头
4 回复 xqw63 2010-11-2 09:33

看不懂,好事怎么没咱的份呢?
6 回复 JoanneJyy 2010-11-2 10:42
8288: 都是为了混口饭吃
5 回复 精诚所至 2010-11-2 11:40
长“知识”!
5 回复 yourmay 2010-11-2 16:57
5 回复 nierdaye 2010-11-2 18:38
麦考经常邀请朋友同事去看他未婚妻跳舞,:你们的小费就是他们的生活费。而且,吃了人家的豆腐,总得补偿补偿。这老外别看傻,其实,精明者呢。
5 回复 Blue Ivy 2010-11-2 19:14
西方人思想开放, 但有节制, 不贱,  国内有些人就贱~
5 回复 Matney 2010-11-2 23:12
其实这种事西方的文化, 他们去表演, 犹如花朵一样, 可以看, 但是不能摸, 那些脱衣舞女郎是在用不同的方式给生活增添一份气愤, 但是她们一般不会出场, 这和国内的那些舞厅小姐或者是其他娱乐场所的小姐还是要好多了.
3 回复 红妹子 2010-11-3 00:26
跟着马大哈见世面
德国是两周发一次钱,不紧不慢刚刚接上
5 回复 马大哈ann 2010-11-3 05:29
nierdaye: 麦考经常邀请朋友同事去看他未婚妻跳舞,:你们的小费就是他们的生活费。而且,吃了人家的豆腐,总得补偿补偿。这老外别看傻,其实,精明者呢。
同感 其实他在拉客儿....
5 回复 马大哈ann 2010-11-3 05:30
珍曼: 你们这帮色狼...还把文章的精神都拉到高出了啊...
色狼也分公母儿....
5 回复 yzfoto 2010-11-3 07:18

老马,下次吧我也叫上呀!
5 回复 马大哈ann 2010-11-3 08:36
yzfoto:
老马,下次吧我也叫上呀!
6 回复 马大哈ann 2010-11-3 08:42
yzfoto:
老马,下次吧我也叫上呀!
不许代相机....
5 回复 88club88 2010-11-3 19:46
有生之年,什么都看看试试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00:4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