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学范光平

作者:异域堂  于 2012-1-9 06:0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29评论

      连我自己都奇怪,为什么总是记得这个名字“范光平”,一位我高中的男同学。海城牛庄人,高度近视后面是一双有神的小眼睛,胖胖的脸上总是一副憨笑。据说是物理赵老师的同乡加亲戚,所以转学到了我们班级,也是据说赵老师是否认那亲戚关系的,但是对他却也关心,还难得地介绍他到员工食堂去入伙吃饭。
      1960年的冬天是严酷的,范光平在沈阳没有家和亲戚,所以只能偷偷住在教室里。我和他是邻座,所以看到了他藏在地板缝下的薄被,居然还没有我的“猴衣”(戴帽子的大衣)沉。我悄悄问他是怎么度过这夜间零下20多度的严寒的,他说“反复搬桌椅,锻炼。”我问他“晚上没有查夜吗?”他说“他们装作不知道”。一天,大雪,晚自习后,我悄悄脱下大衣,放在他的椅子上,跑步回了家(5站汽车的路程)。母亲见我满头大汗地进屋却只穿着秋衣,恐惧地问我“出了什么事?”我笑着告诉她“我把大衣借给范光平了”,接着介绍了范光平的情况,母亲沉了一下说“明天让他到我家来住吧”。
       第二天晚上,好说歹说地,我把范光平拉到我家。母亲给我俩准备好了热气腾腾的菜粥,他坚决地只吃了半碗。夜里央求我说“彭城,让我回教室住吧。你们太好,我受不了。”果然,只此一晚,他坚决拒绝了我的挽留。后来还是赵老师求学校领导给他解决了楼梯下的一个小间度过了冬季。
       他学习不是很好,尽管很努力。用他的话说“就是记不住”。我当然知道原因,因为他没有经济来源,当时也没有“助学金”这个说法,所以他每个月的伙食费都是靠卖粮票换来的钱交的,后来我才发现他的“胖”是浮肿,发亮的腿部一按一个坑。每月34斤的粮食定量,他要卖4斤粮票,换回12元钱,才能满足全月的消费。后来据说学校发现了“卖粮票的事”,特批给他每月3块钱补助。赵老师好像也给了他一些接济,才熬到了1962年的高考。
       别看他那么困苦,可也是我们同学的开心果。无论谁调侃他,讽刺挖苦他,他总是笑嘻嘻的对付,从来不知道生气。他的衣服永远是一身黑,长长的上衣能遮住屁股,问他有什么爱好,他就说“我会跳满地爬舞”,然后就学“熊瞎子”状,惹得女生哈哈大笑。
       残酷的高考后,他被录取到“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至此却突然失去了他的踪迹,有人说他上学去了,也有人说他病了,没有坚持完学业就回牛庄了。赵老师也说他也不太知道范的消息。
       半个世纪过去了,天各一方的我,却时常莫名其妙地记起他厚眼镜后面发光的小眼睛。
       老范,你还活着吗?

高兴
10

感动
1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1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9 个评论)

6 回复 无为村姑 2012-1-9 07:02
鼻子酸了~~~你母亲是个好人~~
9 回复 卉樱果 2012-1-9 07:55
有这么苦的人儿
14 回复 nancyzhang 2012-1-9 08:02
想起我父亲的忆苦思甜:他在重庆读中学的时候,已经是孤儿了,每天学校吃饭的时候,八人一桌,他就混进去轮桌吃,只是周日要查桌,他不能混了,只好挨饿。我听了,很难过,不过他现在82岁了,我母亲给他做饭,在长沙。
5 回复 异域堂 2012-1-9 08:09
无为村姑: 鼻子酸了~~~你母亲是个好人~~
谢谢,其实中国的母亲基本都这么影响子女。
3 回复 异域堂 2012-1-9 08:11
卉樱果: 有这么苦的人儿
踏下身子去看,就会发现这样的人一大片。
7 回复 异域堂 2012-1-9 08:12
nancyzhang: 想起我父亲的忆苦思甜:他在重庆读中学的时候,已经是孤儿了,每天学校吃饭的时候,八人一桌,他就混进去轮桌吃,只是周日要查桌,他不能混了,只好挨饿。我听了 ...
祝你双亲健康长寿!
7 回复 麦燕萍 2012-1-9 08:14
我想他应该还在世的
7 回复 nancyzhang 2012-1-9 08:21
异域堂: 祝你双亲健康长寿!
谢谢
7 回复 light12 2012-1-9 09:20
老天爷,真苦啊
7 回复 异域堂 2012-1-9 09:23
麦燕萍: 我想他应该还在世的
找不到了。
3 回复 异域堂 2012-1-9 09:27
light12: 老天爷,真苦啊
有时候,人活得很顽强。
6 回复 light12 2012-1-9 09:32
异域堂: 有时候,人活得很顽强。
他有自己的尊严,很不错的人

当时你们家也不富裕吧

现在我每天怕多吃,好惭愧
7 回复 异域堂 2012-1-9 09:40
light12: 他有自己的尊严,很不错的人

当时你们家也不富裕吧

现在我每天怕多吃,好惭愧
当时我家4口人,只有父亲工作每月52.87,母亲浮肿得不能穿鞋。
12 回复 light12 2012-1-9 09:44
异域堂: 当时我家4口人,只有父亲工作每月52.87,母亲浮肿得不能穿鞋。
不幸赶上那个坏时代了
8 回复 活水涌泉 2012-1-9 09:49
我也在心里问了一声:他,还活着吗??
12 回复 fanlaifuqu 2012-1-9 10:19
过去的事,也曾亲身经历,总能牵动漫漫的思绪!
4 回复 方方头 2012-1-9 10:59
太苦了
8 回复 dwqdaniel 2012-1-9 11:46
故事好感人!
想起八十年代中期我读大学的时候,班里有一个来自广西的同学很穷,一日三餐只吃10个馒头和咸菜,一星期吃块排骨,我们有时会接济他点钱,希望他能改善一下伙食,谁知他把这些钱连同助学金寄回老家,后来我们干脆送饭票给他。
12 回复 yulinw 2012-1-9 11:48
   希望他现在都好~~
8 回复 卉樱果 2012-1-9 11:51
异域堂: 踏下身子去看,就会发现这样的人一大片。
真的呀,可怜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21: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