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文革,我的同学叛党自杀了。

作者:异域堂  于 2016-6-2 14:0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6评论

关键词:人民日报, 马列主义, 罗瑞卿, 毛主席, 工作组

他叫王培显,是文革第三年1968年毕业分配前“自杀”死的,说是同学,其实我们不在一个班,他在一班住301室靠走廊窗户,我在二班住305室,靠近厕所。因为全年级同专业的学生都在一起上课,所以说是同学,并不勉强。但是大学六年(拜文革所赐大学五年加一年闹革命)我们从未说过话,尽管我们肯定都知道对方的名字,因为他是我们年级学生的党支部书记,而我平时是全专业有名的“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文革后又晋升为被全校批斗的反动学生。
好多人其实不知道北京的文革是怎么回事,即使是亲身经历也是被推着走的。比如聂元梓的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康生传达说是毛主席评论为“何等地好哇”,于是我们就赶紧跑到北大去保护聂元梓,后来才知道那是个嫁过好几回的将军的老婆,北大哲学系总支书记的高干老太太,至于她为什么要反对陆平,至今我也不清楚,但是毛主席挥手我前进这是绝对不会错的大方向。于是1966年6月2号人民日报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就掀起了所有高校一起反对校党委的高潮。这时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的反党集团已经被抛了出来,北京新市委的李雪峰走马上任,按照刘少奇的部署,向所有高校派出了工作组,刘少奇用“引蛇出洞”的阴招把所有给校党委写了大字报的学生打成“反动学生”,激起了学生和工作组的对立,于是纷纷上访北京新市委,要求“撤换工作组,自己闹革命”;这时薄一波写给北京地质学院工作组的一封信公开宣布“工作组是党中央派的,有意见可以提,但是不能反,反工作组就是反党,就是反对党中央。”于是6月24号,人民日报又发表了“党的阳光照亮了文化大革命道路”,吹响了在学生中抓反革命的进军号。这时,所有大学都关上大门斗学生,成了万马齐喑的局面;忽然7月16号人民日报又发表了毛主席在王任重陪同下畅游长江的照片,7月22号,23号到26号冒出了中央文革小组的江青,陈伯达,关峰,戚本禹到处讲话煽风点火的讲话稿,7月29号更在人民大会堂宣布“撤销工作组”的决定,8月4号夜间,周恩来在清华为蒯大富平反,宣布“在北京的中央领导同志犯了方向路线错误”;8月5号毛泽东发表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于是所有学校形势急转,挨整的成了“革命派”,整人的成了“保皇派”。北京的大学红卫兵,先后成立了三个“司令部”,最早成立的基本都是极左的干部子弟,其次是保爹保妈的“首都红卫兵”,最牛的是“革命造反总司令部”,蒯大富掌印,周恩来和中央文革小组助威。
我们学校因为有几个部长和封疆大吏的孩子,所以属于“第一司令部”,对手是跟着工作组整人的“老保”;几经冲突,周恩来首先表态:建议他们认错解散,加上谢富治当了公安部长,抓了属于“第二司令部”的“联动”的头头,所以矿业学院成了北京最早“联合统一”的学校。正因为如此,身为党员干部的学生一直不得烟抽。
王培显所在的一班,就因为当初整学生太狠,所以一直团笼不起来。我们班因为党员干部基本都和“落后学生”是一派,就一个“显赫的书记”属于鸡蛋掉到油缸里的滑蛋,早已经“宣布投诚”所以全班是一团和气,他们班却天天鸡生狗斗的;原本王培显是一直在外面避祸的,可是要搞毕业分配了,不能不回来,就进了“革命群众”的包围圈。起先大伙想洒洒气也就行了,不料越整越是互不服气,所以动手的事就发生了,一天早晨,就听他们班吵得不行,只见王培显,冲出301,跳上走廊的窗口,一跃而下。可能是中间绊了一下,头部落地,结果当场就死了。谁也没料到是这个结果,全慌了。还是校革命委员会会圆场,当即宣布:自杀是对革命的背叛,党员是叛党的行为。于是没抓凶手,也没有人担责任,大家赶紧毕业走入。
按说,三层楼高也就10米的距离,如果是脚先落地,至多也就如罗瑞卿断腿,邓朴方半瘫的结果,偏偏是头部着地,还落个“叛党”的罪名。
文革到底算个啥?靠整人起家的刘少奇被引蛇出洞的整死了,靠造反起家的文革小组全被林彪的三军无产阶级革命派消灭了,靠政变论握有军权的接班人被一把手逼出中国摔死在温度尔汗。被打倒好几回的二号走资派成了改革共产党的总设计师,最后以反修防修为目的的革命成了造就修正主义的温床。
历史就是这么可笑的宣布了,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党成了最大的土豪和地主,一切都变成了原来的反面,还往那儿变呢?只好做梦,梦见啥就是啥吧。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5

难过

拍砖
2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1 回复 xqw63 2016-6-2 21:10
运动中,丑陋的人性大释放
1 回复 总裁判 2016-6-2 22:28
自杀性运动张狂,将无数无辜者逼至自杀。
1 回复 徐福男儿 2016-6-3 00:03
太祖虽然是开国君主,但是戴着一顶无产阶级革命的桂冠,没有君权神授的正当性,所以当位置受到威胁的时候,便不顾一切地为维权而斗争,这就是文化大革命。所有威胁到他坐龙座的人都必须打到,可怜了多少无辜的青年死于非命。
2 回复 云海暖流 2016-6-3 05:30
文革确实如此,刘邓决不是什么受害人,而是害人最后害己 。政治就是这样,打来打去的,没有谁高尚。关键是否站在人民大众的一边。

对比一下,邓小平还是最狠的。他翻身后,毛远新被打残,王洪文年纪轻轻被坐牢死,江青被逼自杀。而邓小平自己在文革不过被下放而已。工资照拿,党报照看。这个恶人,在六四是完全显露本色,杀人不眨眼,把坦克都开到了大街上了,所谓的坏透了的北洋军阀都望尘莫及哦。
0 回复 云岭H 2016-6-3 07:17
可笑?可叹?可悲?这是一部没有最后一集的肥皂剧......
2 回复 nierdaye 2016-6-3 10:45
云岭H: 可笑?可叹?可悲?这是一部没有最后一集的肥皂剧......
永远没有结束的戏剧。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25 19: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