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记事

作者:异域堂  于 2017-6-1 21:1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22评论

关键词:汽车, 敞篷, 军人, 司机, 西门

今天是六一,微信里到处是孩子的照片和妈妈们的祝福。而我,孙女们都已经是青年了,童年于我犹如凌晨浓雾里的影像,唯有闭上眼睛打开记忆,才会清晰显现。
1947年我四岁,好像还穿着棉袄;晨阳下我背靠楼下的墙根,望着不时有叮叮咣咣的摩电车(有轨车)摇摇晃晃的跑过,很是热闹。忽然,有两个穿着破烂的小孩从我面前走过,比我大的那个用绳子牵着比我小的那个在地上爬行的小孩,绳子也是套在脖子上的。忽然,街对面的香烟摊被两个伤兵掀翻了,还拿拐杖打破了那卖香烟的头;忽然,我被妈妈拖起,拉进家门;边说“快进来关门,伤兵又来要钱了。”
1948年秋,我在路边玩,路上一辆敞篷卡车慢慢地开过,车上的军人不时往下扔面袋子,下面奔跑的人有的忙着接面袋子,有的忙着向上递钱,还有的大喊“我的金镏子已经给你了,快给我面那!”后来那车加速地跑了,不甘心的人还在追,是枪声中止了这一切。
后来的一天晚上,司机张叔在我家喝酒吹牛“他妈的,那天八路都从大院西门打进来了,东门的哨兵还在那傻站着呢,我冲他喊八路来了,他才跑。”忽然,警笛嘶叫,妈说“快趴下,飞机又扔炸弹了。”原来我家隔壁高墙内是剿总大楼,解放后成了市委办公地,炸弹是奔它扔的,但是哑了。
1951年,我上学了,是老师在街上招生,问“谁想上学?”我就跟着别的孩子报了名,可是没记住是哪个学校,到了9月1号开学时,从小西小学跑到一经路小学,花了两个钟头才被姓关的老师收留,记得那是位很漂亮的班主任。
同年冬天,因为去接被骗担保而入狱的父亲出狱,我冻着了。由感冒到肺炎到感染肺结核,折腾半个多月老中医何先生才说“这孩子肺子烧坏了,没救了!”是父亲的把兄弟李绍忠把我从哭昏的母亲手里接过来,一直抱到沈阳医大打了近一年的盘尼西林,我才活过来。于是认了他做“干老(爹)”。他是我第一个佩服的人:帅气,大方,还总是自己创业。可惜,命运坎坷,女儿,妻子都死于癌症,自己也老年残废地消失了。
1953年,城里搞三反五反,父亲总是被斗来斗去,据父亲说是“单腿在地上蹦,不准停,四周围几个人,靠近谁,谁就打,直到打趴下。”妈问他“为什么呀?”爸说“因为单位知道了我爸爸是被枪毙的地主了,说我是反革命家属。”
那时的过年,外面是鞭炮声不断。我却只能躲在昏黄的煤油灯底下,和妈妈一起等待爸爸下班,期望他今天没被挨打。为此我恨死了这个爷爷,“干嘛要当地主?”妈妈却说“是我们都搬出来自己过日子,把十几口人的地都算在他们老两口名下,所以就成了地主。”我又问“地主就都枪毙吗?”妈说“乡下说是你爷爷打死过八路军的侦查员,其实是瞎说的,你闵姥爷说是他领过护村队,打过土匪。至于你爷爷连枪都没摸过。”我追问“那为什么不讲清楚呢?”妈说“跟谁讲清楚呀?人都死了,就认命吧!”我总觉得,只要实事求是,一切都是可以讲清楚的,后来才知道权利和势力决定“真实”,最清楚的事就是做梦。
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是“二等公民了。”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8

难过

拍砖
1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2 个评论)

4 回复 light12 2017-6-2 00:14
稀里糊涂的年代
7 回复 yunyyyun 2017-6-2 04:38
中国、中国人民的悲哀从土八路进城开始了!
5 回复 【小虫摄影】 2017-6-2 05:38
地主的待遇是最差的,共产党来了分田地。资本家还好一些,公私合营,可是到了文化大革命,资本家也就倒霉了,抄家充公所有的家产,子女也一样成了二等公民。
我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党支部书记找我谈话;小罗,你的家庭成分要改了,不是教授,是资产阶级。我说,你改就是了。
我知道,因为我父亲在外公的公司里工作过【解放前】也在大学教书。解放后他可以选择去一个地方,不能工作两个地方。父亲选择了在大学继续教书,是他的热爱。文化大革命还是被抄家了,除了书被学生偷走【再也没有还回来,说是禁书】。
4 回复 文庙 2017-6-2 06:04
忘不了的童年!
6 回复 Nanshanke 2017-6-2 06:42
共产党造的孽罄竹难书呀!
2 回复 海外思华 2017-6-2 07:03
    
3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7-6-2 08:23
一个恶的社会是蓄意煽动仇恨的社会。中共、希特勒、川普,都是致力于打造这样的社会。
2 回复 看得开 2017-6-2 12:20
怪不得我的右派父亲从不向我透露他是右派。
3 回复 看得开 2017-6-2 12:24
舌尖上的世界: 一个恶的社会是蓄意煽动仇恨的社会。中共、希特勒、川普,都是致力于打造这样的社会。
对,川普在一月就职典礼演讲中指出美国现为"尸横遍野"。
2 回复 异域堂 2017-6-2 17:00
light12: 稀里糊涂的年代
其实我们不糊涂,只是打不过人家而已。
2 回复 异域堂 2017-6-2 17:01
yunyyyun: 中国、中国人民的悲哀从土八路进城开始了!
还要早些吧。
3 回复 异域堂 2017-6-2 17:03
【小虫摄影】: 地主的待遇是最差的,共产党来了分田地。资本家还好一些,公私合营,可是到了文化大革命,资本家也就倒霉了,抄家充公所有的家产,子女也一样成了二等公民。
土匪都是从农村开始。
3 回复 异域堂 2017-6-2 17:03
文庙: 忘不了的童年!
因为伤疤在深心处。
2 回复 异域堂 2017-6-2 17:04
Nanshanke: 共产党造的孽罄竹难书呀!
而且还在造。
2 回复 异域堂 2017-6-2 17:06
舌尖上的世界: 一个恶的社会是蓄意煽动仇恨的社会。中共、希特勒、川普,都是致力于打造这样的社会。
煽动并制造仇恨是独裁体制的共性。
3 回复 异域堂 2017-6-2 17:07
看得开: 怪不得我的右派父亲从不向我透露他是右派。
因为那是刻在心上的屈辱。
3 回复 bobzhou 2017-6-2 17:41
这是中国的真正的写出中国人的良心的好文章
2 回复 light12 2017-6-2 18:29
异域堂: 其实我们不糊涂,只是打不过人家而已。
  
2 回复 异域堂 2017-6-2 20:40
bobzhou: 这是中国的真正的写出中国人的良心的好文章
谢谢夸奖。
3 回复 Sc2885375 2017-6-3 03:32
何谓「公民」?可能解放前出世的是「公民」;想來想去,解放后出世的我,在国內只是不入等的低级「居民」而已。吃不饱穿不暖,连受高中教育的機會也沒有,也沒有机会留在自己出生的城市居住,也从來未曾有过中國身分证或者护照.....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17: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