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记事:在被抢劫中,要学会“感恩”。

作者:异域堂  于 2017-6-2 20:1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15评论

关键词:汽车修理工, 中国社会, 三好学生, 社会主义, 高中录取

1956年,我13岁上了初中,此前父母没有为我开过家长会;是班主任徐老师家访时告诉我爸妈的。这时我有个秘密必须在开学前解决,那就是在户口簿上我的家庭出身是地主。开学前,我拿着毛主席关于“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的小册子,去找大西边门派出所的王大明户籍员要求改家庭出身,我说:毛主席说,在阶级社会里,每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我是在我爸爸的生活环境中长大的,从来没有跟我爷爷在一起生活过;而我爸是1942年就在沈阳打工了,我是1943年出生的,沈阳解放后从来没有划分过成分,凭什么我的家庭出身写我爷爷的成分“地主”?王大明很年轻,估计不到20岁,他愣愣地说“你让我核计核计”,一周后,他到我家把户口簿上家庭出身地主的字样抹掉改成“未划”。我以为我的家庭出身真的不是地主了。可是,1959年,我初中毕业时,尽管是三好学生,也未被高中录取,理由是我的档案上家庭出身是:地主兼资本家,还是“血仇子弟”。这个内容是党员班主任王慧媛含含混混提示我的。原来,还有一条更要命的绳索在捆绑我们的命运:无法摆脱的秘密档案。
我的父亲是资本家吗?他是1956年第一批接受“社会主义改造”的公私合营职工,一台破汽车作价人民币13800元,交给了沈阳市汽车运输公司二队使用,换来了四级汽车修理工的待遇:月薪52元8毛7分钱。可是这个“地主兼资本家”的帽子是属于“组织内部监控的档案材料”,对我和我家都属于“绝密材料”,是不允许打听和分辩的。于是,我只好认命,到那位曾经宣判我“没救了”的中医大夫何先生处当学徒,一周后,王老师忽然打发同学告诉我,“你被39中学补充招生录取了,快去报到吧。”我喜极而泣。开学后我的学号是50号,俄语老师铁玉庸说:50号以后的学生都是,白捡来的。

1959年是政治和经济同时“大跃进”的一年,为了完成钢产量翻一番(535万吨到1070万吨)的指标,家家户户捐献锅碗瓢盆去大炼钢铁;我家因为原来养过汽车,所以破零件被街道干部拉走了一大车,也就因为被捐献得多,又成了怀疑我家“开地下工厂”的理由,于是我父亲又被“灭资兴无”学习班抓去关了20天,家里也被部分查封了,就是除了睡觉可以进屋,其余东西一律贴封条。20天后,沈阳市公安局四处把我父亲放回来了,却拿走了所有值钱的东西,留下的是一纸清单记录,没有任何理由。58年啦,东西被没收,理由却从来没有。父亲活着的时候每每去公安局打听都是“没押你就是好事,还想翻案那?”我不敢去替父亲说话,因为怕被说成“立场有问题”,为此父亲没少骂过我,我被逼急了会冒一句“谁让你那么傻,老被抓典型。”回忆起来,我要对父亲的在天之灵道歉“爸爸,对不起,面对强权不只是你傻,我们都不得不傻呀。”

1960年开始了大饥荒,沈阳市有几个月每天每人只给二两粮食。理由是“大水封城,粮食运不进来。”我只好到野外扒草根,捡稻粒,野菜也卖到了三块五一斤。这时母亲浮肿,弟弟感染了肝炎,全家都在挣扎着活,为此父亲卖掉了自行车。夜里妈妈求爸爸“把车赎回来吧,你骑车上班还得40分钟,走着去怎么行啊。”凌晨,母亲陪父亲去赎车了,我在被窝里流泪发誓“今后无论如何,我都要对得起爹妈和这个家。”

1961年有个口号叫“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是逼那些成分不好的家庭妇女到农村安家落户的;我爸妈的意思是“无论任何也不分开”,于是街道干部就借“大办工厂”的名义,征用了我家49平方米房子的“白天使用权”,本来隔成的三间小屋,一间被征用做“小卖部”,另两间做“托儿所”;我妈为了白天有个歇脚的地方,只好当起了义务的阿姨。终于太多的折磨,使母亲得了间歇式的歇斯底里精神病。于是小卖部撤走了,搬进来了街道主任邸桂兰一家三口人,托儿所也撤了,还给了我家两间小屋的使用权。我爸妈忙三叠四地“感谢政府,感谢党。”但是,母亲的病却在加重,我不得不放弃学习时间陪她。因为只要她孤身一人的时候,就会怀疑有人害她,于是跑出去找我,引来一群孩子围着打闹。为此,我和妈妈在她精神好的时候,做了一番掏心掏肺地聊天,那是在沈阳中山公园的水池旁,我问“妈,你还害怕吗?”妈说“有你在跟前,我不害怕。”我问“如果我是个窝囊废,怎么保护你?”妈说“你孝顺,有志气,不会是窝囊废。”我说“如果我考不上大学,我们家依然会被人家看不起,我想不窝囊废也不行。所以,妈,你要支持我考上大学,尽量忍着不犯病,让我全身心学习。”妈长出了一口气说“好,我忍着,不犯病,你安心学习。”
1962年八月,我终于以平均80分的成绩考上了第一志愿的学校“北京矿业学院”,可惜又是因为家庭出身问题,没有分配我到机电系,而是到了采煤系,开始了后来“反动学生”的生涯。

高兴

感动
2

同情

搞笑
8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4 回复 fanlaifuqu 2017-6-2 20:25
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2 回复 徐福男儿 2017-6-2 21:48
异老回忆的历史,在共产党官方宣传中都被选择性地“忘记”了,所以年轻人听起来像天方夜谭。
3 回复 qxw66 2017-6-3 02:59
1962年考学校出身无关紧要
2 回复 Sc2885375 2017-6-3 04:01
1962年好些,还看成绩。我1964年考初中,考不上第一志願的學校,只分到第五志願。母親不明所以,找在第一志願學校工作的朋友查看我的成績:平均分是97分而落榜...
10年后,我在香港考入大学,並且获得香港政府奬学金和助学金完成學業。
2 回复 异域堂 2017-6-3 04:04
qxw66: 1962年考学校出身无关紧要
62年高考前是有个陈毅讲话,提倡“又红又专”,对于出身不好的学子有些松绑,但是也仅限农林牧副渔和工矿等普通专业,对于政法,军工,和尖端专业还是限制报考的,这就是毛时代“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的政策。
6 回复 异域堂 2017-6-3 04:07
徐福男儿: 异老回忆的历史,在共产党官方宣传中都被选择性地“忘记”了,所以年轻人听起来像天方夜谭。
历史本来就是权势者的性奴,忘记还是好的,篡改又奈我何?
2 回复 异域堂 2017-6-3 04:09
Sc2885375: 1962年好些,还看成绩。我1964年考初中,考不上第一志願的學校,只分到第五志願。母親不明所以,找在第一志願學校工作的朋友查看我的成績:平均分是97分而落榜..
越是下面越左。
3 回复 云岭H 2017-6-3 08:59
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
3 回复 Sc2885375 2017-6-3 09:13
云岭H: 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
希望是开玩笑。
不觉得做人牢记“苦大仇深“是很辛苦的事?所以现在每天都想着令自己开心的事情。
4 回复 Sc2885375 2017-6-3 09:23
异域堂: 62年高考前是有个陈毅讲话,提倡“又红又专”,对于出身不好的学子有些松绑,但是也仅限农林牧副渔和工矿等普通专业,对于政法,军工,和尖端专业还是限制报考的
最后那几句“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是骗人的;在具体的执行中是只看和做第一句,因为这样做最安全。
3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7-6-3 10:23
王小波用他黑色幽默的口吻说,祖国灵魂工程师们呕心沥血辛勤浇灌,终于还是没能把花朵全部培养成毒草,这说明了人性的向善啊!
3 回复 云岭H 2017-6-3 10:46
Sc2885375: 希望是开玩笑。
不觉得做人牢记“苦大仇深“是很辛苦的事?所以现在每天都想着令自己开心的事情。
  
2 回复 平凡往事1 2017-6-3 12:40
成分论害人  
4 回复 异域堂 2017-6-3 15:11
Sc2885375: 最后那几句“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是骗人的;在具体的执行中是只看和做第一句,因为这样做最安全。
本质上就是用血统论维护统治集团的特殊利益。
2 回复 bobzhou 2017-6-3 18:15
好文章。都是共产党不想多说,老百姓应该多说说的事情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06: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