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我的海南。

作者:异域堂  于 2018-4-19 23:5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12评论

因为假牙损坏,我又没有牙科的保险;据说要重新制作需要两千刀,于是我毅然决然地花600刀买了纽瓦克到沈阳的往返机票,乘国航CA820;其中北京到沈阳的往返属于白给。

沈阳的牙医是老相识,人民币1350就全包了。趁着闲暇,弟弟夫妻和我开始了海南之旅。

三月末的海口宛如北方的盛夏,原以为可以借机会会还在当官的小友,不料人家说“博鳌盛会要准备接待习主席,太忙了,不好意思。”于是从老部下手里拿了一部丰田,开始“自驾游”。

第一站自然是他开的“万泉河漂流”,因为上游的水电站是他二十年前买进的私产,所以特许他开发了漂流这一小本生意,说是小本,是因为很受交通不便的限制;一条只能单车通行的水泥路和政府商讨了十几年才算完工,五年前就口头答应的宾馆项目,楼都建成了,仍然还是“违建了待批的项目”,据说琼海市的领导都是坚决“按政策办事的”,只要把这地块划为“旅游景点”任你是天王老子的楼宇也得扒掉,所以负责“和政府沟通”的宋经理总得守着官老爷的屁股,因为和我是多年老友又不得不急匆匆跑回来陪我吃一顿饭,下一会儿船,还得赶回市里看领导眼色。

五个人的橡皮艇一启动,但见绿波荡漾,曲径通幽,小溪瀑布,层林尽染;莺飞燕舞,渔歌隐现。真是美丽得很。我问宋总“这水库可以钓鱼吗?”他说“那就看是谁了。”我说“你们老总好像有心事?”他说“官司缠身,谁也乐不起来。”事关企业机密不便多问。翌日,奔兴隆度假村,洗温泉。

却看见五星级酒店的老板哭了                                                                     

据我所知,兴隆的温泉好像只有一处是真的,九一年我曾陪柳部长住过三天;现在几乎家家宾馆都有“温泉浴场”了。我订的酒店因为露天浴池很脏而且还限时弟弟很不满意,所以任他找吧。奇怪地是,用中文标注的太阳宾馆,GPS指引的地方却是个英文名字的五星级酒店。偌大的园林式宾馆门口只有几只老母鸡游荡,院落是空旷的落寞,几乎无人打理,七栋豪华的别墅长满了绿苔和杂草,只有迎面六层的大厦还有些人工打扫痕迹,到里面一问“正常营业,大床房350,不含早餐,早餐每人28元一套。”接待经理悄声地说:外面有南洋早茶。还给了个地址。我简单的巡视了一下酒店的环境:地处小城边缘,依河而建,两个大浴池落差一米,绿树环绕;几个标有不同药草浴的木桶错约在石径的两侧;不知名的花草修剪得还算得体;老实讲这个宾馆如果是在海口或三亚最少也得千元一晚,何况每个房间都有露台浴池可以洗浴。因为贪图便宜和舒适,我们决定游完三亚依然还在这里小住。第二天早晨,我们特意寻到了“南洋早茶”真是热闹非凡,百米见方的小店,人声鼎沸,各种糕点不胜枚举,只是环境太接地气,门外施工打混凝土的声音逼得服务员和顾客只有大声喊叫才能交流,我们只好草草进餐便逃之夭夭了。晚上,和柜台一男服务员聊天,为什么酒店如此落寞?答曰:自从兴隆镇归了万宁市,就日渐萧条了,北有博鳌,南有三亚,游客都不留宿。而且所有建筑80%都属于“违建”,一旦清理就是废墟,谁敢投资?出于好奇,我约见了酒店大经理,安徽人,彬彬有礼地接待了我;我问为何酒店如此不堪,偌大的千人容量,却只有二十几人入住?每天至少亏损几千元吧?他看看我,突然掩面而啼;“老先生,这里的黑社会惹不起呀!”他述说了经过,我不便透露,只能祈望习近平的打黑真能奏效吧。据说大盖帽一脱一戴就是黑白两道的标配。   

 三月三十号博鳌封路 了。                                                                    

我是参观过博鳌的会场的,知道会期临近肯定是封馆整顿的,但是弟媳说:这么有名的地方,在外面照照相总该可以吧。于是我们兴匆匆地前行了,大约还有十公里的路上,停车检查。车很多,检查很慢,我下车询问,被警察喝止。我问“检查什么?”答曰“你们的安全。”我问“我的安全是你检查出来的?我问你检查的内容。”对方使劲地看看我说“检查身份证和司机的驾照。”又过了几公里,大约是会址附近,完全禁行了。弟媳悻悻地抱怨:既然封路还检查什么,结果白白开了这么远的路。我劝她说“为了领袖的安全,一切都是应该的。”忍耐,是上天赋予中国人最好的品行。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12 回复 BANGZI 2018-4-20 00:12
海南是小地方大乾坤。03年左右年年都去三亚过元旦,海滩上还可以自己放焰火。不过那时黑车黑店多。前年去三亚感觉好多了,规范了许多,起码表面上不那么乌烟瘴气的了。
14 回复 绿野仙踪 2018-4-20 03:52
二十多年前曾去三亚旅游,从三亚回海口的路上车坏了,前不靠村后不靠店,差点没被当地农民抢劫,领略了穷山恶水出刁民的风俗,而且一车人没有一个是男儿,最后是我和一对东北夫妇冒着风险下车拦截另一辆过路车返回三亚,沉默的大多数蜂拥而上,竟无一人向我们道谢,那次我深切地感到这好像不是正常的人类社会,一定得离开。
那时海口无路无灯无公交车,尚不知那是房地产破产后的低谷时期,住的各公司别墅小区的后面就是海南当地的第三世界贫民窟,对比鲜明,各公司都得自己配车,当然现在应变化很大了。
12 回复 8288 2018-4-20 04:03
都是黑社会当道
10 回复 ryu 2018-4-20 07:18
黑白都是嘴上说的。
12 回复 法道济 2018-4-20 11:33
绿野仙踪: 二十多年前曾去三亚旅游,从三亚回海口的路上车坏了,前不靠村后不靠店,差点没被当地农民抢劫,领略了穷山恶水出刁民的风俗,而且一车人没有一个是男儿,最后是
绿妹惊险!我三十年前就走遍大江南北,深刻体会到地不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欺负外乡人,宰客甚至人身凌辱,公然抢劫,哪里都是一样。所以我从来不去国内旅游,受骗上当,危险太大,女人和孩子可能受害最大,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12 回复 emuch 2018-4-20 12:46
法道济: 绿妹惊险!我三十年前就走遍大江南北,深刻体会到地不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欺负外乡人,宰客甚至人身凌辱,公然抢劫,哪里都是一样。所以我从来不去国内旅游,受
多年前去荆州古城门附近一个水饺店吃饭,被店主老太太一通凶,关键是也听不太懂她说的是啥~老太太都要欺负外地人
9 回复 绿野仙踪 2018-4-20 17:26
法道济: 绿妹惊险!我三十年前就走遍大江南北,深刻体会到地不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欺负外乡人,宰客甚至人身凌辱,公然抢劫,哪里都是一样。所以我从来不去国内旅游,受
我还在北戴河赶上两次,来自各方的媒体人住在人民日报招待所,当地也敢黑我们,最后是单位交费救出人质。大家愤慨,有一位师长却说当地是政策致贫的受害者,中国没有平权运动,先有大的不公和不自由对地方,特别是农村,然后导致这种土匪统治全民皆匪的现象。现在我一看到一村人贩毒、一村人拐卖妇女儿童就想起这些话。
9 回复 亦云 2018-4-20 19:50
记得早年我们单位隔壁的另外一个中科院的研究所职工集资去海南炒房,最后血本无归。那是对海南的印象。自贸区估计也是拍脑袋决策,昙花一现而已。
8 回复 专治蛋疼2 2018-4-21 19:27
海南一向是乌烟瘴气。土皇帝盛行,因为天高皇帝远,谁也管不了。皇帝也不愿意来,因为那里是天涯海角,来了就是官运到头。所以任由他们糟蹋。
琼海市委要找白书记,如果还没被打苍蝇的话。不知道他老婆开的夜总会是否还健在?
9 回复 专治蛋疼2 2018-4-21 19:29
亦云: 记得早年我们单位隔壁的另外一个中科院的研究所职工集资去海南炒房,最后血本无归。那是对海南的印象。自贸区估计也是拍脑袋决策,昙花一现而已。
烂尾楼出名的海南,房地产就是泡沫。纯粹的泡沫。问题是一次全岛烂尾楼还不够,第二次更厉害!
10 回复 亦云 2018-4-22 05:07
专治蛋疼2: 烂尾楼出名的海南,房地产就是泡沫。纯粹的泡沫。问题是一次全岛烂尾楼还不够,第二次更厉害!
估计是那个雄安没有什么起色,就又去海南了
10 回复 你懂的 2018-4-24 13:09
刚听了个三亚一条鱼6000RMB的宰人故事,不知真假。
估计除了脖子以下自由,其他没啥自由的;香港够自由了,现在都这熊样,海南能好到哪去。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4-23 21:0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