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小人物记:二 申教授的“恋情1”

作者:异域堂  于 2019-3-13 18:4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2评论

申正若,1944年生于上海,1968年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1978年考回南大读硕士,毕业后留校助教,1988年以交换学者身份来美,攻读了物理学博士学位。后在佛州大学任教。

我认识申先生是拐了两个弯的:其一穆风搞装修时带过一个小工姓陈,因为常来我家找穆风所以知道我有客房出租;一天问我:“彭哥,我表妹在佛州大学教书,下周到纽约搞学术交流,可否住到你家?”我问“大约住多长时间?”答曰半个月吧。我说“行”,他说“还得麻烦你去拉瓜地机场接机。”我也说“行”。一周后,接来了陈先生的表妹赵老师,是位文质彬彬自视甚高的戴眼镜的主修幼儿教育的教授。言谈话语之间和小陈的透露了解到对方原来是江苏省委某秘书长的儿媳,因为丈夫花心在外偷吃嫩模被她抓包了,所以公公才送她和孩子来美国进修,她硕博连读后入籍了美国,其丈夫也借光拿到了绿卡,这时俩人才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其丈夫也正式把嫩模娶进了门,婚后经常来往于中美之间做贸易和投资方面的皮条客。赵教授因见我家还算干净且交通便利,便说:“我有位教授朋友姓申,已联系到曼哈顿的一家公司上班,近日即来纽约可否也暂住你家呢。”我自然答应,所以就从这第二个弯知道了申先生的简况。半个月后赵老师回了佛州,又半个月,我接来了申教授。原来是个比我瘦了一圈的不戴眼镜的学者,态度谦卑客气得很。

由于我和他年纪相仿(我大一岁),经历类同,所以略略数语之后便一见如故了。不同的是:他父亲解放前是上海国家银行的协理,属于高知高管家庭,我父母是目不识丁的乡下农民;异曲同工的是文革中他的家庭出身叫“伪官吏”,我的家庭出身叫“反动地主”,都属于党国“黑崽子”之列,都有被“再教育”的经历。

闲聊时申先生坦言: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江苏县城的街道办的小工厂当技术员,一个月才拿四十三块半的工资就成了当地高收入阶层,真是心灰死了。为了表示积极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所以就一切听从党安排了,于是街道主任的远方亲戚就成了我现在的媳妇。人嘛倒也长得不赖,只是小学文化的“贫农女儿”却霸道的很,并生了一女一男之后就更加颐使气指了。稍有不顺必找组织出面教育我这个资产阶级思想严重的臭老九。这种人打不得骂不过只有忍气吞声,原以为就此终老一生革命到底了,没想到,七七年大学开招,我又考回南大读研,毕业后留校当助教,老婆孩子也住进了南大,人事部门还给老婆安排到图书馆当清洁工。八八年中美大学学术交流,我以J签证来美进修读博,老婆怕我跑了不回来,所以坚持带孩子全都过来“陪读”,当时每月不足千元的收入实在养活不了四口之家,而她既不懂英语又不想打工,还找了个正义凛然地理由叫“坚决不给美帝国主义打工”,带儿子回国了;第二年我实在怕耽误了儿子的学业,就又接回儿子来美国一起生活。老婆既怕在美国打工又怕丢了南大的工作,所以就一直分居。后来我毕业当了教授女儿也结了婚,老婆怕我和她提离婚,所以也从来不和我同居,即使偶尔来美国也住在女儿家。我这个人比较内向,总觉得自己教书不如到公司工作,可是物理学博士实在不好找工作,于是就又读了统计学硕士,现在曼哈顿一家公司让我做数据分析工作,我觉得挺适合我的。现在女儿是会计师;儿子在读大学。我觉得自己生活还是挺自由的。

我在讲穆风的故事里说过:我的HOUSE算地下室共有四层,一楼是客厅,书房,厕所和厨房;二楼有三个大房间和一个小房间及一个洗手间。阁楼有两个房间和一个厕所,为便于出租,每个房间都有电视机和简单家具,六个房间我自用两间,备用一间;其余三间出租,月租按人头算在400500刀之间,包水电费。当时分别住着两位河南姐妹(姐姐在衣厂打工,妹妹在餐馆),一对无锡父子(在街头作画)和申教授;加上我和太太一共七个人,因为只有一个厨房,所以我总是早起做一锅大米绿豆粥,再备用一些咸菜和调味品给大家免费食用,晚餐我也会尽量多做些,谁赶上谁就一起吃,都不收费。时间长了大家也会买一些食品共度晚餐,显得颇为和谐。多年积下来我的房客后来都成了我的朋友。

大约是三个月后的晚上,申教授问我“彭哥,你余下的那间房也租给我吧?”我问他“你有客人要来吗?”他迟疑地说“是赵老师要来住几天。”我立刻爽快地说“没问题,住几天都行,算我招待不收费。”他忙说“不不不,宿费还是要给的。”并约好周六中午帮他接机。不料,周五晚上他下班回来见我的第一句话就说“唉,彭哥,明天赵老师不来了,”然后就饭也没吃地躲到他屋里打电话去了。第二天是他很晚才起床;饭后,我约他到客厅聊天,他才慢声地告诉我,赵老师的儿子昨天出了车祸,现在还在医院抢救。据说很重,学校的老师都在张罗募捐了。原定下周赵教授和纽约中小学教育协会的会议也不得不推迟一周了。所以下周六,赵老师还是会来的。

果然,赵老师如约而至,只是面容憔悴疲惫不堪,完全没有了第一次见面时的风采。事故的悲剧还是源于家庭对孩子的溺爱,尤其是单亲家庭。因为离异的父母大多会觉得自己的行为对孩子是个亏欠,所以只要有可能总会尽量满足孩子的需要作为补偿。赵老师的儿子十七岁了,一米七的个头很是帅气,颜值像父亲也是高分。还酷爱运动踢足球是校队的主力,平时很得女生们的青睐。他自己也很自恋,总緾着赵老师要求买个跑车以增加耍酷的亮点,倒是赵老师顾及安全一再以不够十八岁不准开车的理由再三推托了,偏偏上个月孩子父亲又带继母来美国度假,正值儿子十八岁的生日,于是一部丰田红色跑车就成了父亲和继母给儿子成人礼的礼物。由于儿子早就在网上通过了理论考试,所以路试后一周就拿到了驾照。此后一有时间就出去飙车,玩得晕头转向。在赵老师要来纽约的前一天下午,儿子着急参加同学们的周末派对,路过十字路口左拐时,没有让直行的大货车先行,而是狠踩油门抢道,结果车尾被货车猛撞,车头又反转撞向货车中部,最后360度翻转,人也当场昏死,检查结果是颈椎骨折,下身瘫痪,还严重脑震荡。至今孩子仍在重症室抢救。赵老师边哭边讲,我和申老师也是听得一脸戚然。面对赵老师的无助申先生当即表态,周一上班就去辞掉曼哈顿公司的工作,然后和赵老师一起返回佛州大学做临时教员,以便照顾伤重的孩子。听了这话赵老师当即惊呆,面露喜色追问到“真的?你想好了?”申老师坚定地点头称“是”,我却诧异这决定是否欠妥。因为我知道他们未来关系的难点是申老师太善良也太软弱迈不出离婚的那一步。赵老师早已离婚是自由之身,但申先生却是一直在打逃避战,只要老婆一哭二闹三上吊。申先生立刻会哑口无言退避三舍。这样的关系时间长了,都不会有好结果。因为申老师告诉过我他和赵教授相处的过程:他比她早到佛大多年,因为华人圈子很小又男多女少,所以赵带孩子一进佛大念硕博连读,就有人传出有个离异的南大女校友来了的消息,大家见申太太回国后再没有回来过就都以为两个人离了婚,申教授是单身的,所以都来撮合。其实赵老师早知道申老师的情况,但是她愿意等,所以两个人才想出了让申先生先在纽约搭个窝,赵老师再经常过来同住暂时维持这种情侣的关系。待申老师办好离婚手续再正式结婚。现在要申老师提前直面亲朋,他能处理好吗?

但是无论如何对申老师的毅然决定,确使我对这位男方汉子肃然起敬,所以临行时我告诉他“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无论什么时候,我这都有你的一席之地。”

我太太也很佩服申教授,她算了一笔帐:申先生在曼哈顿公司当统计师年薪大约十万左右,可是在佛大当临时教员,年薪不会超过五万;而且还要整天伺候一个瘫痪孩子,这经济的损失,处境的尴尬,绝非常人所能做到的,真是爱情让赵老师赚大了。

申老师走后我们经常通电话,他先是讲赵老师父母的感动和祝福,讲同事为他们举行的“婚礼派对”,后来就总是讲伤者的康复状况,如何给伤者按摩,如何教他发音说话,亲近之情溢于言表俨然那真是他自己的儿子。在他的夜以继日地照顾下,年轻人竟奇迹般的恢复着。我真替他们高兴。有趣地是申教授竟有一次问我:“彭哥,在纽约买伟哥方便吗?”我笑问他:“你现在就不行了吗?”他遮掩着说“是赵老师想给他爸爸寄回国用的。”我因为和那些东西素味平生,所以也就再也没有和他提过有关性的事。

一年半后的一天中午,申老师突然从开着轿车回我家了。我惊奇地问他“怎么啦?”他只说“孩子康复很快,不需要专人陪伴伺候了。我在宾州也找到了工作,已经报到了,现在我困死了,你先帮我安排睡觉吧。”晚上,我做了几个小菜,以茶当酒给他接风,他才渐渐吐露了实情:“赵老师嫌我老,又有新人了”。我大吃一惊地问“还有人有比你更关心她?”他“哦”了一声,继续道“也不能这么说,孩子出事以后,佛大里的华人都很义气:有帮募捐的,有帮看病的,还要送各种偏方帮助康复的,其中发起募捐的就是佛大校内开小卖部的经理,也是华人,也是单身,也是江苏人,还比他小她四岁。而我比赵老师大十六岁。她经常抱怨说你是老了。”我暗算了一下,当时申老师五十六岁,赵老师才四十岁,俗曰“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只好叹了口气说“物竞天择,原来女人中也有比男人还强烈的。”(待续)



高兴

感动
2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1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2 个评论)

6 回复 徐福男儿 2019-3-14 00:08
異老講故事絕對高水平!
3 回复 tea2011 2019-3-14 00:25
徐福男儿: 異老講故事絕對高水平!
吸引人耶,我最喜欢真实的故事
2 回复 异域堂 2019-3-14 02:24
徐福男儿: 異老講故事絕對高水平!
所见所闻记录而已。你也讲一个吧。
2 回复 jc0473 2019-3-14 03:24
徐福男儿: 異老講故事絕對高水平!
很少来易异老家看唠叨,看了就不想走了
4 回复 农家苦 2019-3-14 03:44
江南女人与江南爷们,人品相差太远。女人为了欲望,会不顾情义的。老爷们还是不要在小女子身上下功夫为好。堂兄讲故事真动人!
2 回复 light12 2019-3-14 04:20
彭老讲故事No. 1.
4 回复 异域堂 2019-3-14 05:16
jc0473: 很少来易异老家看唠叨,看了就不想走了
欢迎常来,不吝赐教。
3 回复 异域堂 2019-3-14 05:17
农家苦: 江南女人与江南爷们,人品相差太远。女人为了欲望,会不顾情义的。老爷们还是不要在小女子身上下功夫为好。堂兄讲故事真动人!
谢谢农兄捧场。
3 回复 异域堂 2019-3-14 05:19
light12: 彭老讲故事No. 1.
有个部门约我入会,所以整理几段,应试一下。
3 回复 xqw63 2019-3-14 05:46
这个申老师读书读呆了
4 回复 Lawler 2019-3-14 06:05
纽约,故事多
2 回复 jc0473 2019-3-14 11:34
异域堂: 欢迎常来,不吝赐教。
谢谢异老分享!!!长文小字看得少了,眼花缭乱人老了不服不行啊~~感觉听自媒体还不错
1 回复 异域堂 2019-3-14 19:33
sunnylan: 故事是我们交流的平台,很喜欢你的风格!
谢谢,常交流吧。
1 回复 异域堂 2019-3-14 19:34
jc0473: 谢谢异老分享!!!长文小字看得少了,眼花缭乱人老了不服不行啊~~感觉听自媒体还不错
字体是可以放大阅读呀。
1 回复 夕明 2019-3-14 21:15
不够有钱。
1 回复 海外思华 2019-3-14 22:25
好故事!申教授太实在,好人啊!那个女人太无情了!!
1 回复 borninheaven 2019-3-14 23:47
听上去那女人太有情了, 情欲强
1 回复 jc0473 2019-3-15 06:13
异域堂: 字体是可以放大阅读呀。
嗯,有机会去纽约找异老喝二杯
回复 异域堂 2019-3-15 08:29
jc0473: 嗯,有机会去纽约找异老喝二杯
好啊,到时候留言联系。
回复 sweets 2019-3-15 18:33
异老的文笔真朴实啊,又精彩。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3-16 13:0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