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培瑞: 我们为什么记得六四

作者:谢盛友  于 2019-5-30 15:4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林培瑞: 我们为什么记得六四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那时候蒋捷连才17岁。今天,他仍然是17岁。他永远是17岁。死去的人不长岁数儿。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那些逝去的亡灵,始终困扰着刘晓波,直到晓波去世;亡灵们也将困扰我们,直到我们也去世。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刺刀上闪烁的篝火,令人难忘;即使没有亲眼看见过的人,也不会忘记。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它让我们看清了中国共产党的本质。在那会儿,这个党所有的外衣脱落在地,毫无隐藏。没有任何书籍、电影或者博物馆,能够让人看得如此清晰。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普通的工人倒了下去。我们不可能记住大多数他们的名字,因为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从来也不知道。但我们记住了他们作为人的举动,我们也记住了自己始终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这是最坏的中国,但也是最好的中国。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它是一场大屠杀--不仅是一场镇压;不是一个事故、事件或风波;不是一次反革命暴乱,不是一个模糊的记忆;不是如同今天中国的一个孩子所能够想起的,一片空白。不是别的,是一场大屠杀。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正如方励之以他的特有的幽默所说的:世界历史上很少有大国侵略他自己。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我们想知道那些杀人的士兵们, 自己有什么记忆。 在执行凶狠的命令之前,他们在北京的郊区被洗脑,以为是要平息暴徒。因此这些普通兵也是受害者。我们不知道他们头脑中想过什么。但是我们记得我们想知道。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丁子霖还活着。她82岁了。她走到哪儿,便衣警察跟到哪儿。为的是安全。丁教授的安全吗? 不是。为的是国家的安全。没错,一个拥有千亿元GDP和两百万军队的政权,竟然需要保护自己免受一个82岁老太太的伤害。怕的不是他的力气,是她脑子里的想法。那想法是有力量的。这是我们值得记住的。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要支持其他的想记住的人。我们单独记得。但也是跟朋友们一道记得。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记忆对我们自己有好处。是我们自己的利益。 政治提到"利益"总是物质利益。然而精神上,道德上的利益同样重要--不,更加重要。比拥有一艘游艇重要得多。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六四是五分之一世界的历史转折点。是一个朝向可怕的方向的转折。我们不希望看到,这也是把世界带到沟里去的那样一个转折。但我们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得走着瞧。

我们记得六四,是因为只有通过记性,这种事儿才能在脑子里存在。 难道能够想像得出来吗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有些人非常希望我们记住。我们记住,对他们是莫大的安慰。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另外有些人非常愿意看到我们遗忘。 遗忘有利于他们维持政权。多么卑污!哪怕记住屠杀是我们抵制独裁的唯一方法,我们还是得记住,还是得抵制。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记忆能提醒我们中国政府撒谎的方式。自己都不信自己的谎言。 说中国人民早就对"天安门广场上的反革命暴乱作出了正确的判断"。但是每年的六四,便衣警察阻止人们进入天安门广场。 为什么?--假如中国老百姓真的做了政府宣扬他们做了的所谓"判断," 那为什么不让人家进入广场去谴责反革命分子?警察的在场,说明政权不相信自己的谎言。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人脑受到巨大冲击之后,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才能开始恢复。哪怕我们下决心从明天开始遗忘,也肯定忘不了。

本文作者林培瑞(Perry Link)是美国汉学家、哈佛大学哲学博士。曾担任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系研究讲师,现任加利福尼亚大学河滨分校校长特聘讲座教授。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09:4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