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剑直击共和国心脏

作者:谢盛友  于 2019-7-1 00:1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右剑直击共和国心脏

作者:谢盛友

《凡尔赛条约》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战胜的协约国和战败的同盟国签订的和约。协约国和同盟国于1918年11月11日宣布停火,经过巴黎和会长达7个月的谈判后,于1919年6月28日在巴黎的凡尔赛宫签署条约,标志着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式结束。得到国际联盟的承认后,《凡尔赛条约》于1920年1月10日正式生效。

条约限制德国的军事能力,使其割让领土,以及迫使他们支付巨额的赔款。在1921年时,德国所要负担的赔款高达1320亿马克。当时许多经济学家,包含著名的约翰·凯因斯,都认为凡尔赛条约太过苛刻,赔款金额过于高昂并且容易产生不良后果。谢德曼(Philipp Scheidemann)关于条件不应过分苛刻的愿望未能满足。这位由革命产生的德意志帝国总理认为,在巴黎和会上达成的停战协议不能接受。1918年11月9日在柏林宣布了共和国诞生的谢德曼由此集中表达了德国国内的普遍情绪。事实证明,这一和平协定使新生的德国民主制政体举步维艰。

尽管被强加上严苛条件,德国仍能保持其在中欧的强大民族国家地位。另外,最初并未具体确定的赔偿负担未超越德国的偿还能力及其经济力。至1920年代底,通过后继谈判,德国得以将1921年由战胜国确定的总共1320亿马克赔款压缩至360亿。

对1919年的人们来说,未来并未确定。但是,右翼的共和国敌人利用了《凡尔赛条约》,以反对民主制并最终摧毁之。政治暗杀事件频繁发生。最著名的罹难者就是时任外长拉特瑙(Walter Rathenau)。1922年他在柏林遭极右分子枪杀。他们认定,这名遭他们仇视的自民党政治家是对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胜国采取所谓“满足政策”的象征性人物。

瓦尔特·拉特瑙(Walther Rathenau,1867年9月29日-1922年6月24日),犹太裔德国人,是一位德国实业家、政治家、作家,在魏玛共和国期间担任德国外交部长。于1922年6月24日遭到暗杀身亡。拉特瑙遇刺后,德国各大城市均出现大规模示威行动,柏林示威人数甚至多达40万人。

一战后,战胜国惩罚德国的《凡尔赛条约》,被德国人视为奇耻大辱。复仇的种子,在很多德国人心中生根发芽。这次瓜分,德国的海外殖民地清零,本土13%的面积被割走,工业损失极为惨重。德国工业体系没有被摧毁,只要有合适的时机,德国就可以开动这些机器。6千多万德国人,并没有因为帝国的倒掉,就失去了东山再起的希望。

德国进入魏玛过渡期后,打着产业合作化的旗号,对之前就比较完善的军事工业体系进行更新换代。拉特瑙在1919年出任德国的建设部长。他还有三个身份:一,德国著名的工业家,德国通用电气总公司的创始人;二,政治家(担任过外长);三,犹太人。

第三个身份暂时可以忽略。拉特瑙在一战后就说:要不惜代价把德国的军事工业至少恢复到战前的水平。自此后,德国不管是建立新厂,或旧厂翻新,会突显其军事产业功能。尤其是被用于军事上的机床,德国非常可疑地进行大规模生产,截止于1929年,德国生产的军用机床,可以大规模出口欧洲和东亚国家。

拉特瑙的一大贡献是与苏联签订了《拉巴洛条约》,让德国和苏联这两个在欧洲受孤立的国家抱团取暖,让德国得以在苏联境内开展军事训练和研究,这些活动都是被《凡尔赛和约》禁止的。拉特瑙是犹太人,早就被右翼圈子放在了死亡黑名单上。拉特瑙德高望重,所以他的遇害引起了公愤,很多人上街游行示威,要求政府严办此案。“执政官组织”的两名凶手赫尔曼·菲舍尔(Hermann Fischer)和埃尔温·科恩(Erwin Kern)藏匿起来,萨洛蒙希望帮助他们逃跑,没有成功。两名凶手一人被警察击毙,一人自杀。希特勒后来赞誉菲舍尔和科恩是“先驱斗士”。 萨洛蒙是拉特瑙刺杀案的帮凶,被判五年徒刑。卡尔·爱德华自己没有扣动扳机,但他和“执政官组织”的刺客们一样有罪,甚至比他们罪孽更重。

卡尔·爱德华支持“执政官组织”的目的当然不是仅仅和这些恐怖分子交朋友。他的愿景是推翻共和国。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科堡公爵于1922年10月14至15日在科堡举办了一次“德意志之日”集会活动,希望把形形色色的右翼势力团结起来,共同对付共和国和共产党。此时的希特勒、纳粹党的知名度还不高,他们很高兴有这样的机会把自己的势力范围从慕尼黑向外扩张。这也是冲锋队第一次大规模公开活动,有数百冲锋队员参加。这次活动中的出席者总共有四千多人。社会主义者和共产党人针锋相对地举行了自己的游行示威,在科堡城与右翼势力发生斗殴,演化成双方都有六百多人的混战。当晚,在科堡的宫廷啤酒馆,卡尔·爱德华和其他一些权贵聆听了希特勒的演讲。这是希特勒与公爵的友谊的开端。后来希特勒把1922年科堡的“德意志之日”视为“斗争年代”的一大里程碑;参照同样发生在1922年10月的墨索里尼“进军罗马”,把科堡的那次行动称为“将军科堡”;还专门设立了“科堡荣誉奖章”(Koburger Ehrenzeichen)给参加过1922年“德意志之日”活动的“老战士”。 在公爵大人的促成下,科堡成为德国第一个由纳粹党人控制市议会的城市。 希特勒上台之后,卡尔·爱德华公爵会继续为他效力,比如借助自己与英国王室和上层社会的联系,拉拢英国,推动英国的绥靖政策等等。

德国人对一战后遭到的奇耻大辱不能释怀。相比于民主,复仇的口号更能煽动德国人,最终导致出一条道路,直接通向1933年的纳粹独裁。

2019年6月2日凌晨,基民盟党籍的卡塞尔行政区主席瓦尔特·吕普克(Walter Lübcke)被发现奄奄一息地躺在自家住宅的露台上,头颅上有明显的枪伤。送医后不久,吕普克就宣告死亡。此前,吕普克已经因其在难民问题上的立场而多次受威胁。他最有争议的一次言论出现在2015年:他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说,那些不同意共同生活价值观的人,尽可以离开德国。

6月15日极右翼犯罪嫌疑人Stephan E.被拘捕,其拥有多次前科。联邦检察院将此次谋杀归为具有极右背景的政治暗杀。嫌疑人的经历及其言论也能佐证这一点。

右翼犯罪嫌疑人Stephan E.公开声称“吕普克是德意志民族的叛徒”(Stephan E.: Mordverdächtiger soll Lübcke „Volksverräter“ genannt haben.) 。

过去几年当中,吕普克曾多次收到死亡威胁。作为卡塞尔行政区政府主席,4年前,吕普克曾积极支持在黑森州北部安置难民的事项。其在难民事务上的立场同遇害有关,网上多次出现针对吕普克的人身威胁。前基民盟政治家施泰因巴赫( Erika Steinbach)在脸书上转发了一篇有关吕普克的文章。文中涉及吕普克2015年的一些言论。一名网民的跟帖是一张手枪的图片,并发出“清扫”的呼吁。另一网民则写道:“您已经上了黑名单,赶紧在德国之外找个藏身处吧。”其他的跟帖中包括绞架图片、威胁以及言辞侮辱。

吕普克遇害的三周后,有约2000人在卡塞尔示威游行,抗议极右主义和暴力。柏林还有其他城市也有抗议活动。在吕普克的家乡Wolfhagen,有数百人聚集在一起为其守夜。

根据德新社等多家媒体引述内部知情人士的消息,德国联邦总检察长弗朗克(Peter Frank)在联邦议会内政委员会的一次闭门会议上通报了最新进展。现年45岁的嫌疑人Stephan E.此前有过多次犯罪前科,至少在过去与极右翼团体有联系。具有极右翼倾向的嫌疑人目前已经认罪,并强调刺杀吕普克完全是由他一个人独立策划并实施的。德国政界怀疑,嫌疑人的这一认罪表述,可能是为了掩护同伙。嫌疑人在认罪时声称,他单独实施了此次刺杀行动,没有同伙。

联邦总理默克尔宣布,打击具有暴力倾向的新纳粹分子要“毫无禁忌”。内政部长泽霍费尔(Horst Seehofer)希望加强打击极右翼势力的措施,“赋予法治国家更多反击力。”此外他想审视一下,是否可以剥夺民主敌对分子的基本权利。外交部长马斯(Heiko Maas)称,一旦证实此案确实存在极右翼背景,那这就是“我们民主的悲剧”。马斯呼吁要进行抗议:“让我们表明,我们要比极右分子、反犹分子和分裂分子更强。”

根据德国联邦刑警局的统计,2018年,全德国针对行政官员或者议员的犯罪案件总共有1256起,其中43起为暴力犯罪。这些案件的犯罪动机中,极右翼居多,达517起。来自极左翼的案件数量则为222起。

外交部长马斯写道, 德国存在恐怖主义问题。他指出,德国国内有1.2万暴力倾向极右分子,尽管受到通缉,有450人潜入地下。

难民,同情难民,极右恐怖主义将导致出一条道路,通向 x 年新的纳粹共和国?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7-1 00:2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