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不如烟

作者:谢盛友  于 2020-6-19 00:3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1评论

往事不如烟

作者: 谢盛友

欧洲华文作家协会於二0 0三年九月19日-21日在新天鹅堡(聚寶樓)举行理监事会。這次理監事會同時舉行一場「現代藝術座談」,請新會員書法家孟憲傑(法)、現代畫家霍剛 (義)、文友畫家丘彥明(荷)以文學與繪畫為主題,暢談它們之間的共通之處與微妙關係,非常精彩。会后参加慕尼黑啤酒节。二○○四年四月由副秘書長麥勝梅編輯、會友許家結、謝盛友、李智方等人美工、設計、校對,「本月刊環歐信息雜誌社」印刷,三十七位會員供稿出版一本《歐洲華文作家文選》,二百四十七頁。在海外中文資源十分缺乏的環境裡,能出版的這本書,非常不易。

会前,副会长张筱云打电话给我,让我一定安排时间到慕尼黑火车站接从法国巴黎来的祖慰。

祖慰大哥中文小说写得很棒,但是外文一个字都不懂,不懂法语、英语,更不懂德语,在欧洲出门总得有人陪伴,不然迷路回不了家。1995年德国国建会邀请他来科隆演讲,会长郑晖大姐也是让我先到科隆火车站,等从巴黎来的祖慰。

在聚寶樓开会的时候,我与祖慰 “同居”一个房间,会后我们参加慕尼黑啤酒节,一饮而欢。因为祖慰的火车在下午五点就开往巴黎,我送他到火车站。那次的长谈就成为我们的“决裂”:

祖慰:我已经想好,决定回去了,希望得到你的理解。我们有许多共同朋友,在欧洲也希望你能为我向他们解释一下。

我听着听着,脑海里回忆起我给他邮寄药物包裹的情景。祖慰流亡巴黎后,在欧洲日报当记者,退休后得了一场大病,他至今仍然得意回忆说,给他开刀的大夫就是当年给密特朗开刀的那位。他出院以后,医生给的药吃完了,他不懂到药店买药,怎么办呢?我让他传真给我药方,我在德国买药邮寄到他家。就这样,买药寄药好几年。

谢盛友:我当然理解你,你外文一窍不通,在欧洲生活的确寸步难行。

祖慰:谢谢你的理解。你在欧洲生活也不容易,华友快餐店再开一段时间,就应该停止了,开餐馆挺辛苦。我是过来人,看得出你有写作天份,应该给后人留下一些东西。

我说任何一种职业都是上帝的呼召,在欧洲能当职业作家的人很少。

祖慰回中国后我们一直有联系,他让我停止的快餐店至今24年了,还没有停止,只是至今还没有写出一本像样的书,对不起他,对不起赵淑侠大姐,对不起赵大姐创建的欧洲华文作家协会。

P.S.:在第三届汉堡年会时才与赵淑侠 会长认识,第一次见到赵大姐,她就一边牵着我的手,一边说:「盛友,来!  我带你认识一位文昌老乡。」原来我的文昌老乡就是符兆祥,符大哥听了我家在文化大革命时的悲惨遭遇后,一个男子汉竟然在晚辈跟前泪流满面。2007年年会 在布拉格召开,符兆祥因故不能来,他夫人丘秀芷来做报告,大哥特地让秀芷嫂子带来一份礼物到布拉格给我。
也是在汉堡年会上,我才第 一次见到“怪味小说派”的代表作家祖慰,这位在出国前已是知名作家的湖北省作协副主席,六四时退党,此后我们成了知己挚友、莫逆之交。祖慰为人正直宽厚而 不失幽默感,是大家的好朋友,第一届就被选为欧华作协副会长。深度的乡愁是他客居异域的痛,现在终于回到了祖国,祖慰还非常关心欧华作协,他回国后曾担任 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客座教授,同济大学教授,中国上海世博会世博局主题部顾问,上海世博会城市足迹馆总设计师,IAI亚太设计师联盟创意委员会副主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2 回复 二人余木 2020-6-19 10:04
漫漫长夜 谁来解我孤单? 悠悠长路 谁朝夕相伴? 悲欢离合 风流云散 谁让忧伤的心还有歌唱? 层层云雾 谁来指我前路?
https://www.backchina.com/blog/381892/article-321171.html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8: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