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体制超越美国?

作者:谢盛友  于 2020-8-2 02:5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6评论

中国的体制超越美国?

北大法学院的强世功提出所谓“实际宪法”的问题,中国实际执行的宪法是《宪法》+《党章》+《政协章程》+其他党和国家规范性法制文件,比方说党政干部选拔任用条例,那个条例是个非常重要的文件,因为各级组织部门要照这个文件来选拔官员。中国共产党不是西方意义上的政党,西方意义上的政党只是代表社会某一部分人。

儒家的人性论和西方的人性论是不一样的,儒家的人性论认为,人性是流变的、可塑的、多样化的。从这里可以推出一系列儒家的政治主张。儒家政治最重要的方面是“层级结构+进入资格”,或者贤能标准。用这个就能理解中国共产党。

在中国的体制里是靠科举下面选拔出来,接着要看你的业绩。从西汉开始就有了所谓的“考课”制度,就是皇帝派钦差大臣到各地巡视,考察官员,做得好的升迁,做得不好的批评甚至贬谪。儒家的人性观是一种现实主义,承认人和人之间是有差异的,激发人的向善向上心,鼓励大家后天的努力,只要你努力就可以成圣成贤,积极的务实主义比自由主义的盲目平等主义更加符合现实,更加融合激励大家向上。儒家是说你必须要有后天的努力。

在人性观的基础上就构建儒家的政治。儒家政治的特征最主要的是层级制度和资格。社会是由有序的组织和层级构成的,一定的层级需要一定的资质。为什么需要层级呢?社会治理有不同的层次,范围越大,需要的能力就越多,在这种情况下,你必须分层,哪些人有能力,有较高的道德水平,他才能适应某一个层级的组织,某一个层级的领导职位。

中国人从血液里是承认这个的,比如人们评判某一个政府官员时,大概第一感会说这个人道德是不是好的,他是不是个贪官。如果他不是贪官,下一步会问他是不是有能力的。

儒家政治是不承认抽象的政治平等的,他只承认基于资质的平等,你具有了同等资质的人可以平等地竞争,你没有这个资质,不能谈政治上的平等。你没有这个资质,非得说我要做省长甚至要竞争国家领导人,就很不合理。

不久前弗朗西斯·福山宣称,美国的制度就是市场经济下的自由经济,也就是资本主义的社会和民主选举的政治体系,乃是历史的终结。福山的意思是指,人类的演化到了一个近乎完美的状态,从此只需时时微调而已。然而,拉波尔的这部着作,却指陈了美国历史中无穷无尽的冲突和矛盾、对立和分裂。拉波尔这本书的结论是:国家在分裂,城乡在分离,社会在分化,人群在离散,到最后,“个人”陷入“粒子化”。

【文/ 许倬云】

这是《说美国》的最后一章,在此我想将前文所说的美国的现象,与中国的处境互相对比,作为对中国前途的警示。

起笔写这一章的时候,恰巧有一本新书出版,乃是哈佛大学美国史教授拉波尔(Jill Lepore)所写的《如此真理:美国的历史》(These Truths: A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这本书几乎长达千页,对于美国的过去有深刻的反省。从“如此真理”这四个字,可以看出其以反讽的笔法来检讨美国立国的理想和实际之间的落差。该书思想深刻,文笔流畅,使人欣赏其文采,但也令人心情沉重。

这本书一开始就说到美国立国:二百五十万欧洲白人,进入了这一片“新大陆”,掳掠、奴役了两千五百万的非洲人,几乎逐灭了五千万新大陆的原住民(以上人口数字,与大家理解的数字稍微有参差)。在这块广阔肥沃的新土地上,白人无所不用其极,奴役其他种族来开拓土地,大量开发矿产和森林资源。作者认为,这种机遇历史上史无前例,将来也不会再有新大陆供人类挥霍。她也指出,这种机会使得白人在近代世界史上占尽了优势,成为世界的霸主。

从该书一开头就可以见到,白人的优越感实际是美国文化的盲点。于是她指出,美国历史充满了矛盾和冲突:在号称自由的土地上,奴役他人;在征服的土地上,宣告主权;在奴役他人时,宣称自由;永远在战斗,把战斗当作自己的历史和使命——于是,美国历史呈现为一个织锦的图案,上面有信仰、有希望、有毁灭,也有繁荣,有技术的进步,也有道德的危机。

到了 18 世纪初,虽然有许多教派进入新大陆,然而真正信仰宗教的人大概只有20%。到了 18 世纪末叶,也就是美国独立建国的时候,则已有 80% 的人经常上教堂。因此,在美国建国的理念中,对神的仰望和依靠成为新国家立国的宗旨;人类的自由与平等是神的恩赐。一个排斥其他信仰、文明系统的国家,竟自以为是在神的恩宠之下,得到特殊的地位。美国所崇奉的人间的平等和自由,虽然是神赐予人类的,但是这赐予的对象却是经过选择的,也就是在单一神信仰之下的“选民”,才配得到平等和自由。这也是反讽:不证自明的自由和平等,只是在“我们”自己人之间自由平等,对于外人却是另外一回事。

从这种语气上我们能够理解,该书的书名“如此真理”乃是明显的反讽。不少人相信“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是适用于所有人类的“普世价值”。不久前弗朗西斯·福山宣称,美国的制度就是市场经济下的自由经济,也就是资本主义的社会和民主选举的政治体系,乃是历史的终结。福山的意思是指,人类的演化到了一个近乎完美的状态,从此只需时时微调而已。然而,拉波尔的这部著作,却指陈了美国历史中无穷无尽的冲突和矛盾、对立和分裂。

18世纪以来,这一新国家缔造之后,很快因为这个新土地上几乎无限的发展空间,取得无穷资源,进而累积巨大的资本,开启了工业化,以机器代替人工劳动。因此,人类创造了崭新的文化。这一迅速开展的工业文化体系,经历一个世纪的继长增高,将美国的地位推向巅峰。

 在最近二三十年内,我们所见到的是机器的不断更新,把管理机器的工人也抛出了生产线。生产能力增加的同时,没有职业也没有产业的人群增加了。追求快乐,追求福祉,慢慢替代追求生产和追求财富。拉波尔这本书的结论是:国家在分裂,城乡在分离,社会在分化,人群在离散,到最后,“个人”陷入“粒子化”—这些现象,我在前面各章都已有叙述。

拉波尔宣称,面临这种对立和分裂,虽然美国在不断尝试、不断创建新的理念空间,但这究竟是能够解决问题,还是注定遭遇到了一个冲突矛盾之下的难题,终于难以避免彷徨与迷茫?她特别指出,19 世纪中叶是另一个转变的关口,已经面临过如此的困难,那时候是理性和信仰、真理和宣传、黑和白、奴役和自由、移民和公民的对立——凡此种种的矛盾,终于导致了美国的内战。内战终结后重建的过程,其实至今没有完成。从内战到今天,种种民权运动都是为了要挣扎、摆脱上述几乎已经视同“命定”的矛盾。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6 回复 qxw66 2020-8-2 03:41
是的
6 回复 你懂的 2020-8-2 06:03
像金三那样,不用涂脂抹粉
6 回复 11nn93n9 2020-8-2 10:26
美国本身就是从原住民手里抢来的。抢夺在美国人的心底是天经地义的。普世价值那只是表面。抢夺一直是美国的宗旨。只不过现在被披上了普世的外衣。
7 回复 tantianxing 2020-8-2 11:43
西方民主靠选票政治来决定民生和社会发展大多情况就是愿望和理想是好的,但是大多数被选上的各级议员基本就是白痴!或者说是做这个公众位置的资格与资历根本就不合格!而且,由于历史和文化的原因,早期开始原来的主要族裔白人被选上的各级白痴议员上台了,基本还很难被公众民主力量轰下台,因为没有法律支持。还有,能力特别差的各级白痴议员从来不会去辞职,反而非常乐意愉快地在其政治议员位置上混高薪而无所事事。就是说业绩和能力很差的白痴议员在其位置上混了许多年,耽误了许多地方社会事务前进和发展,根本没有任何政治或公众处罚。长而久之,就自然形成了一套完善的民主官僚主义,或是官僚民主体制。这样恶劣的民主官僚主义体制对于社会的危害度其实和独裁政权对于社会发展的危害度都是一样的,都是对人类文明发展与进步有巨大阻碍的。
2 回复 ryu 2020-8-2 21:03
LZ对上面乱七八糟的评论没有表示,说明你的涵养落后他们300小时。
3 回复 ryu 2020-8-2 21:05
撸家思维现在主持中国,儒家文化只能自虐式的聊一聊就是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2: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