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 上网来最荒唐的一天

作者:谢盛友  于 2020-11-24 05:2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2评论

润涛阎: 上网来最荒唐的一天  
 

网恋---上网来最荒唐的一天  
 
 来源: 润涛阎 于 2008-04-18 09:44:24

看到“我的速配”窗口,便猜想可能是电脑红娘给网恋者搭桥的。我是个电脑盲,从不敢随意点击不确定的窗口以防引进电脑病毒。想到“网恋”一词,好奇心一直战胜不了网络病毒的恐惧感。今天我觉得我的电脑该换新的了,就壮了胆子。把鼠标放入该窗口便点击进入了这个令我神秘了一年的窗口。

唰--唰--唰,一道闪电映入眼帘。定睛一看,是两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在朝我放光芒。考虑到这么大功率的电火花对我没有诱惑力,猜测是个爷们。定睛一看朝我放光的竟是网络帅哥“谢盛友”先生的眼睛!谢先生风流倜傥、神勇威武;据说三岁就很帅,长大后帅得不敢照镜子。


(图1)

帅哥谢盛友

我立刻惊呆了。电脑红娘是根据双方的个人资料才配对的,理应非常科学合理。莫非我当初建立博客时填写个人资料点错了性别一栏?我本是个不计小节的人,这种错误难免,便立刻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上面清清楚楚:

性别:男;
年龄52;
政治面目:瓜子脸;
家庭出身:贫农;
主要性格特征:幼稚、迟钝
博士论文:炒茄子不放油能治疗罗圈腿

这谢盛友老弟怎么会成了我的网恋潜在对象?难道驴唇也能对上马嘴不成?要说这位帅哥真够帅的无疑。可俺不断背呀?这个世界什么事我都能理解唯独理解不了俩爷们之间的耐情。

谢先生用眼睛把一捆捆秋天的菠菜往我眼里送,您说这不是白费电吗?

把目光一移,更让我吃惊不已。第二位是个戴项链的美女头像,明明是个女机器人吗?这电脑红娘在忽悠我。这机器人美女头像下边的名字是林韵,大名鼎鼎的林妹妹。这个丫头可是个管理型人才,据说差点回国接吴仪的班。手下员工流动性极强,最少时也有3820人。有幸看过网友贴过那丫头的生活照,当真是明眸皓齿、肤若凝脂、柳叶弯眉、艳似桃李、柔情绰态、勾魂摄魄。暗忖俺50多岁的貌不惊人的糟老头子哪会有这等桃花运?穿上个年轻马甲便可与人家打情骂俏?一想这是网上,便认为可行。

把目光一挪,第三位竟然是如雷贯耳的女侠碧血千寻。点击进入她的博客,那四幅照片显示出来的当真是神态天真、娇憨顽皮、双颊晕红、落落大方、千娇百媚。碧血姑娘寻遍小小寰球,阅尽人间春色。暗忖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土包子咋能跟碧姑娘暗通款曲?一想这是网上,便也认为可行。

既来之则安之。再把眼球一扫,第四位是红豆豆女士。她的头像是油画画像,神态悠闲栩栩如生。当真是美目流盼、桃腮带笑、含辞未吐、慧指兰心、闭月羞花。她还身兼司令职务,有诗为证:“纵横江湖鲜逢对手,颠倒人间好遇知音。……” 暗忖我这个网上有名的老实巴交的村夫咋能跟这等武士美眉眉来眼去?一想这是网上,便认为可行。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继续朝下看,第五位是李老师。脑袋包在树花丛中。芙蓉镇里有个芙蓉塘,这就是芙蓉塘边的芙蓉花。让我想起了当年电影《小花》里“妹妹找哥泪花流,不见哥哥心忧愁”的歌曲。看着美眉的照片,当真是落落大方、沉鱼雁落、神采奕奕、出水芙蓉。暗忖我这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咋能给这等美眉暗送秋波?虽然现在她说不定早已名花有主,插足难度极大。一想这是网上,便认为可行。

不能再往下看了,电脑上显示配给我的“速配人数”竟然有28,952人! 除去951个爷们,还有2万8千零1个美女!天啊,我看一遍眼睛恐怕就会失明了!难怪皇帝不去参观6宫佳丽,看多了必然两眼晕眩,体力不支。

到底先跟哪位美眉搞网恋,等换了新电脑再说。

关上电脑,开车到达商场,购入一新款式手提。到家后当即接通宽带,重新设置个人资料。这次,所有资料全部倒过来,以防谢盛友之流的951个爷们继续骚扰。恩格斯说“要把颠倒了的历史重新颠倒过来。”

润涛阎改为阎润涛;
年龄由原来的52改成25;
政治面目:四方脸;
家庭出身:富农;
主要性格特征:成熟、机敏;
博士论文:罗圈腿炒茄子不放油。

上网再看“我的速配”去找寻网恋的潜在对象。

唰--唰--唰,一道闪电映入眼帘。定睛一看,又是两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在朝我放电。考虑到这么大功率的电火花对我没有诱惑力,猜测是个爷们。荧光屏上看到的竟是“谢盛友”25岁时的照片!

轰隆隆,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送来了年轻的谢盛友!
(图2)

25岁的谢盛友

这是怎么啦?这个谢盛友干吗跟我过不去?俺是想寻花,你偏偏让我去问柳。25岁的谢盛友又跑出来朝我暗送秋天的菠菜了。

突然想到一位网上高手的谆谆教导:

“上网不寻花,
对不起徐大妈;

上网不网恋,
对不起流氓燕;”


俺还需要再加一句:

要想寻花不问柳,
必须宰掉谢盛友!

(二)  
重开一个窗口便不由自主地到了一座山前,有一木制休闲亭子,上书“品茶小轩”一老翁厅前站立。俺便上前搭话道:“请问大哥,此处可有一网?”老翁道:“本人法号庄子。亭子后面便是一巨网,江湖名称:武学城。本城下辖70个街道办事处。办事处两排而立,中间有一走廊。走廊左边便是原创处。正处长正忙着谈恋爱,副处长法号‘四十不糊涂’,证件检查及其严格。只是先生您不穿件马甲无法进入。您老可先到茶轩小坐。”

我立刻告诉庄老:“本人乃走廊网管先生眼中的江湖恶棍---润涛阎是也。”庄老一听挥一挥手作出驱赶手势道:“你不穿件新马甲不得进入本轩,一旦被网管发现,我这头衔难保。”

正嚷嚷间,但见从原创处出来一人,身穿紫色巨蟒袍,足登铜色骑马靴,头戴镶金瓜皮帽,威风凛凛。

“请阎先生进来一叙无妨,本官有一事相求。”

三人到达亭子后面,但见一阁楼刚刚竣工,便惊叹:“酷似昆明大观楼!壮观!”先生答道:“该楼就是仿造昆明大观楼。只是昆明大观楼有号称天下第一长联(共180字)。有幸阎先生今日到此,也来书一长联,亦180字,不能多不能少,字字对仗工整。如能写就,三大两银子作酬。”

说罢,先生佛袖而去。不旋踵,一书童抱着宣纸笔墨来到楼前。俺问庄老先生这位先生出身成分,生活履历,以便草就长联。庄老一一道来。

原来这位便是副处长四十不糊涂先生。先生乃书香门第,祖父曾任翰林院编修。外公乃光绪3年进士,官至江西巡抚。解放后定成分可苦了这位名门之后,他成了黑五类黑崽子,便被发配到煤矿挖煤达4年之久。基层组织给他安排了个改造思想的革命伴侣。她出身倒是好,可皮肤比煤球白不了多少,生铁颜色,且脾气暴躁。这黑铁姑娘是党支部书记的侄女,对改造黑崽子的世界观有帮助。为了改造自己的资产阶级思想尽早回到无产阶级中来,黑崽便答应了这桩婚事。只是结婚后他白天下井挖煤,晚上不上床而是夜读书籍消磨时光,把改造思想的事儿给抛到九霄云外了。

霹雳一声震天响,高考喜讯传四方。黑崽考上了名校,后来考取了研究生。在研究生院他结识了一位美才女,二人相见恨晚。历经波折,他终于扔掉了那块废铁,淘到了金子。后来到美国下海经商,发了横财。太太李老师出身好,且貌相出众。文革时她红得发紫,人称“紫姑。”也曾有二位高干子弟自称白马王子巴结过她。其中一位飘侠,号称赤脚大仙,籍贯中国月亮,手捧汉代蜜瓜;另一位乃秦军裸体,号称涩狼,其实他早已为人父,出生在粗枝大叶的丁庄秀园, 夏雨不愁。只因革命思想战胜了小资情操,紫姑李老师没有答应二位王子的婚事。

一个黑崽一个紫姑,二人能结成伉俪,盖因老邓将那阶级沟壑一把抹平。

听完庄老介绍,我提笔挥毫,写就180字长联。字字对仗工整,上联每句以仄结尾,下联句句以平对应。

上联:
下二百米地矿 龙王自此往下打井 迫黑崽去井底掏煤掏到一块废铁 竟气出两缕长髯一声唉叹七窍生烟六体麻木 复苏后岂敢辜负那十年寒窗四载黑洞! 趁拨乱反正 针刺骨勤自学考研入第 换来一腔热血 驰骋书林学圃 

下联:
上三千里凌霄 玉帝从那朝上建楼 请紫姑到楼台圆梦圆得半身贵族 便引来一对王子两骑白马九团仙雾八面春风 到头来焉肯付与这半床热梦一枕黄樑? 借开放改革 头悬樑苦读书榜上有名 灌就满腹经纶 走遍海角天崖 


本人对银子不感兴趣,来了就是要看城里有无美眉佳丽,便可网恋一番。把写好的对联交给书童便径直朝后院走去。但见10所宫殿一字排开,刹是壮观。便问庄老何人居此。庄老一一道来:“城主大人有5大金刚5大烈女。北方憨哥、好几千集、刘邓大军、HPI、悟空孙大圣,个个秦琼再世关公重生。”

听到这里,俺大喊:“打住打住!俺对英雄豪杰猛男帅哥不感兴趣,尤其不能提那位姓谢的!俺是来找美眉网恋的。能否介绍一下那5位烈女?”

庄老回道:“阎先生应有耳闻,这5位烈女吹拉弹唱诗书琴画各有所长,少林拳五当腿无一不能。拳打欧亚蛟龙,脚踢美洲雪豹。武艺高强,势不可当。个个身佩长矛大刀,一人当关万夫莫开。昨天她们唠叨说欲将恶棍润涛阎碎尸万段!看来您老势单力薄凶多吉少,还是远走为佳。”

原来这五大烈女便是林韵、碧血千寻、淑女司令、笑比哭好、京西城区。

举起俺随身携带的红外相机,面对眼前的宫殿,透过窗帘便看到卧室里有一龙凤床,床上美眉仰卧而睡。她左手楼着小凤雏,右边躺着一卧龙。庄老先生道:“此乃淑女司令之帝所,卧龙凤雏紧贴左右,哪有您第三者插足之隙?”

俺立刻追问:“有无凤雏俺不在意,5位皆有卧龙乎?”庄老听罢,悄悄耳语道:“老夫不敢造次,未敢侦查详情,大将军科夫见过五大金刚之一的孙大圣偶尔半夜悄悄溜进右边宫殿,以党代表洪常青的身份在追一娘子军,娘子的名字俺不敢奉告。”俺听后热血沸腾,连喊:“游戏游戏!有戏有戏!有喜!有隙!”

但听四十不糊涂一声怒吼:“日本鬼子胆敢到此喧哗!来人,给我拿下!”俺立刻起身上马欲遁。未出院,5大金刚早已骑马赶来,将我围住。四十不糊涂定睛一看,怒火满腔:“原来是你!刚才我看到了你写的对联,你竟敢篡改我的婚史!杀无赦!”大圣甩起金箍棒,把俺打落于马下。俺临死前振臂高呼:20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我死了,不就是一马甲吗?


(三)

俺把谢盛友送给俺的秋天的菠菜装入一大车,用眼角暗送给5大烈女一人一捆。看有没有电火花照过来。

帮帮帮,一顿乱棍打来,庄老与刘邓大军跑来才帮我解了围。事后庄老告诉我说这些女人都有帅哥呵护,你送菠菜给她们,帅哥能不过来打你吗?庄老给俺上了一堂哲学课,说老阎你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俺听后不服。庄老塞给俺一对联,便扬长而去。俺打开一看,上书:

上联:说你是行 你就是行 不行也行 谁敢说你不行?
下联:说你不行 你就不行 行也不行 我就说你不行!

横批:不服不行


俺这时体会到:网恋危险太大,尤其对男人。


据说吮露鹤胡涣的头发都被呵护红袖甜香老板娘的帅哥们给揪没了,搞网恋搞成了个秃子。俺立刻把个人资料全部删除。先恋网,练就十八般武艺。等到82岁再学老杨与28的美眉网恋。

注:
1. 本文第一部分是真实故事;后面的(二、三)是小说。
2. 流氓燕与木子美卫慧芙蓉姐姐并列四大;徐大妈=徐静蕾,博客访问量全球第一。

后记:

海外华人---这个独特的群体,承受着文化孤独的煎熬。然而,中文网站彻底改变了海外华人们的真实生活。有人初步统计,10个第一代移民的海外华人中有8个上中文网。网络是虚拟社会,谁也看不见谁,个个批着马甲,按古人说法这纯粹算是“魔鬼对话”了。然而,每个马甲的后面都坐着一位活生生的真实的人。

有的人把网络当成纯粹的虚拟世界,决不跟网友私下联系,更不会暴露哪怕一点个人信息。网上的朋友只认马甲不认马甲后面的人。把自己当成缝制马甲的“针”自我调侃。有诗为证:


咏针

一头尖尖一头空,
一头扎孔一头缝。
有眼长在屁股上,
只认马甲不认人。


恋网的人们可以从网上得到无穷尽的信息,找到自己喜欢的作家去享受精彩妙文。网恋的人们还可以从网上找到自己的爱情。很多网友从网上成了朋友后私下里见面而成了真实世界的朋友。随着网上活动的增加,尤其是真实世界恐惧感的减少,网友之间能确立互信,以后很难区分虚拟世界与真实社会的界限了。

著名女作家林海音在《城南旧事》里写了一段话,是说当你面对大海举目远眺,海天一色,你能分得清蓝天与大海吗?

今天我们也有同样的疑问:不论你是恋网还是网恋,你能分得清虚拟网络世界和真实社会吗?
然而,男人们你要当心。

 


高兴

感动

同情
2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小虫摄影】 2020-11-25 01:20
这位作者润涛阎是前几天某人写文章说是死于病毒的那位吗?
https://www.backchina.com/blog/307830/article-330148.html
回复 谢盛友 2020-11-25 02:00
【小虫摄影】: 这位作者润涛阎是前几天某人写文章说是死于病毒的那位吗?
https://www.backchina.com/blog/307830/article-330148.html
是。等会儿发表悼念文章。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1-25 02:0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