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化遗产名城班贝格

作者:谢盛友  于 2020-11-27 03:2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世界文化遗产名城班贝格

原创 by  叶莹   and   天使撒落

班贝格老市政厅

“亲爱滴,我们今天在班贝格 (Bamberg),班贝格!”潺潺流水响,潇潇黄叶飘,主播大侠站在桥上,一截花裙子从她的黑外套露出来,虽然戴着口罩,也没能遮住她红扑扑的脸,这个活力四射的女人一出现,灰暗的天空便刹那间被照得亮堂起来。她身后的古建筑——老市政厅,在雷格尼茨河上像一艘永不沉落的航船。今天陪伴她的是文友小宇,小宇刚从黑森州搬回她先生在班贝格旁边的老家不久。小宇热心爱助人,有一副漂亮的中低音嗓子,唱歌很好听,但是,她却很低调,不愿“出镜”,在镜头后面默默地为大侠当“导游”。

班贝格这座小城,我路过了好多次,但每次都是有更远的目的地,所以只是在老市政厅附近的街道走一走吃个饭,便继续赶路了。好吧,今天我就先跟着她们的直播去游览一番。

镜头转过去,对着桥的另一侧,那是我熟悉的班贝格“小威尼斯”景观,还没等我来得及仔细辨认河上的游艇,她们便继续往前走了。小宇说要带大侠去见班贝格最著名的华人。

著名华人谢盛友

这位著名的华人其实我在德国的《华商报》见过。说他著名,在维基百科上就能看到他闪闪发亮的简历:谢盛友,出生于海南岛文昌县湖山乡茶园村,1979年考进广州中山大学外语系,毕业后任职于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1988年坐火车到德国巴伐利亚自费留学,在班贝格大学读新闻学和社会学,获得新闻学硕士学位。之后在埃尔朗根-纽伦堡大学博士班研究西方法制史。

谢盛友2014年3月16日以CSU(基督教社会联盟)党内最高票之10621票当选班贝格市议员。2019年代表CSU竞选欧洲议会议员。在欧盟级别的议会选举中,他是欧洲华人中参选的第一人,也是迄今为止非欧裔第一位欧洲议会议员候选人。可以说是破天荒之举,极具开拓性的意义。

班贝格这座大学城并不大,很快她们就来到了谢盛友和他太太经营的外卖小餐馆。门口红红的招牌上,一句“鸭子好,一切便好!(Ente gut, Alles gut!)”的广告词,想必会把许多德国人的胃锁住。这句广告词,改自德国谚语“结局好,一切便好!(Ende gut, Alles gut!)”。主人热情地和她们打过招呼,让她们先自行在小店里看看,便又低头忙碌着干活了。墙壁上挂满了他参选的一些报道和照片,他和钢琴家朗朗的合照,也令这个小餐馆生辉不已。

好不容易他忙中抽闲来和大家聊几句了。

“三十多年前,你为什么会来到班贝格这个城市呢?当时这里的华人应该很少吧?”大侠问他。

“是啊是啊,当年来德国自费留学,我一下子收到了五所大学的入学通知书,比起慕尼黑等一些大城市的“找房难”,别人告诉我,在班贝格找房子不成问题。于是,我就选择来班贝格啦。”谢老板爽朗地回忆旧时光。

从他满脸的红光,可以想象得到他在班贝格的幸福生活。班贝格这座城市,只有七万多人口,但在今年初的班贝格市议会选举中,他获得了一万六千多票,是获票最多的议员——看来,班贝格人真的很喜欢他的烤鸭。

还没来得及和他进行更深入交流,他约好的银行工作人员到达,大侠她们便起身先告辞,说好了中午再过来看他。

而我在想,能让他读完书后一直留在班贝格的,除了房子问题,肯定还有别的吸引他的地方。

这个答案,我很快就找到了。

在德国,没有受到战争毁坏的有一定规模的历史城区,并不多。而班贝格,是其中的一座,而且是德国最大的一座未受到过战争毁坏的古城。1993年,班贝格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今日的班贝格,能以这样一幅美轮美奂的中世纪城市建筑艺术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我们应该感谢它最早的建造者——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二世(1002—1024年在位)。当年,班贝格的地理位置和自然风光获得了他的青睐,于是,他决心要把这里打造成一座“新罗马城”——作为主教和皇帝的驻地,他的宗教和政治权力中心。

权力和皇帝会变更,战争的烽火会熄灭,而幸存下来的建筑却总能以永恒的艺术姿态给后人留下那个时代不灭的印记。

看,那一道道镶着古铜铸着铁环的古老木门,那一座座中世纪风格的教堂和巴洛克庭院住房,都在静静地诉说着这座城市的历史。只有偶尔出现的电车,和风尘仆仆迎面而来的戴着口罩拎着重重购物袋的路人,才提醒我们,这也是一座属于现代人的城市。

舍不得从静静的历史中走回忙碌的现代。那么,继续往上走吧,听说班贝格有七座山呢,让我们去最有名的主教堂堡山(Domberg)吧。主教堂是一座有附带4个钟楼的后期罗马式和前期哥特式的雄伟建筑,那里值得拿起画笔。然后,在文艺复兴建筑老皇宫庭院(Alte Hofhaltung)找一块青砖石坐下来,只为能真正忘我地亲近一下历史留下来的奇迹。据说这里是班贝格市最早有人居住的部分,在3000年前的青铜器时代,山上已经开始有定居点。

砖石铺成的路,一直引领人们往上走。一座座的古建筑,雕塑发黑了,墙上的砖也暗黄了,这份令人窒息的沧桑美,我在德累斯顿也见过,但是,德累斯顿是完全被炸弹炸毁后,用一份执着的信念去重建的古老,让我看了却甩不掉那份伤感。而班贝格,它的古老是原汁原味的,一份浪漫温馨的心情油然而生——我的感觉没有错,如今成为历史博物馆的老皇宫庭院,旁边还有一个卡塔琳娜小教堂(Katharinenkapelle),那里是班贝格人登记结婚的地方。此时此刻,一对恋人出现在大侠的直播镜头里,他们身着深色的衣装,手拉手穿过刻满浮雕的拱门,一幅地老天久的和谐画面便定格在这个疫情之冬。

从老皇宫庭院另一侧往下走,沿途的树已是光秃秃的,年复一年的匠心修剪,已把它们修剪得整整齐齐,铁丝杆般细长的枝丫密密麻麻地围着一个个粗壮的树干长起,像一把把撑开了的伞骨。山坡上的葡萄树,秋收的葡萄被摘下酿成美酒留给了人间,此刻,它们静静躺着,虔诚地守护辉煌的新皇宫。班贝格市所在的地区——法兰克地区,酿出来的葡萄酒可是醉人啊。好客的班贝格,除了它迷人的风景,迎接游客的还有无数美酒,美食,以及不计其数的文化节庆。

下山的路上,迎面又看到一个推着婴儿车的爸爸在跑步——他是跑在上坡的路上,一双结实的小腿裸露在寒风中,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那热气腾腾的活力。是的,古老的班贝格,并没有变成暮气沉沉的样子,也许因为它有一条河——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让我们来看看这条河吧:河水与建筑相映,雷格尼茨河(Regnitz)岸与民居形成的风景,便是班贝格的另一张小名片——“小威尼斯”,每年的八月二十三日,雷格尼茨河小威尼斯段会举行划船比赛,是班贝格最古老的传统划船竞赛。

划船比赛!是不是让你想到了我们大中华的五月龙舟节?然后,是不是还会让你想到了班贝格那位著名的华人——谢盛友,以及他义无反顾扎根在班贝格的缘由?是啊,只要这方异国水土对你温柔以待,何处不故乡?地球本来就只是一个圆圆的球,转来转去我们都围着同一个球心。

就要结束直播了,她们回去跟谢老板打个招呼道别。正是午饭时分,快餐店的门口站满排队等候的客人,疫情也挡不住人们对烤鸭的向往——鸭子好,一切便好!

隔着马路和谢老板挥手道别后,她们转身往集贸市场的方向走。一个路边小摊把她们吸引住了:一个女人坐在街边门口的台阶上,旁边的自行车上,地上都挂满和摆满各式手工圣诞装饰编环,它们是用各式植物花卉果子编成的。女人戴着红色的毛线帽子,粉色的口罩,就连那条小围巾也是紫红色的,她的整个脸都被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眼睛的一道缝,所以看不出她的年龄,但从她的声音和动作来判断,应该是一位祖母级的人了。这些工艺品都是她用家里花园的材料编的。有路人过来问她松枝环的价格,她说一个卖十二欧元。这时,我才注意到,她一边招呼顾客手中还一边不停地拿着剪刀剪松枝来编圣诞花环。

古老的班贝格,它的勃勃生机,便定格在这个编圣诞花环的老太太身上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1-27 03:3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