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前华沙之跪:东西阵营和解

作者:谢盛友  于 2020-12-7 16:3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50年前华沙之跪:东西阵营和解

作者:谢盛友
https://www.spiegel.de/geschichte/willy-brandt-und-der-kniefall-in-warschau-peter-brandt-ist-auch-heute-noch-sehr-beruehrt-a-2138e944-7692-40f1-9fd8-0de6efd2d8fb

 德国前总理维利?勃兰特(Willy Brandt,1913年-1992)是一个私生子,本名Herbert Frahm,他的亲生父亲John M?ller 在他出生一个月后,就离开了汉堡,他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亲,他母亲(Martha Frahm)和继外公(母亲的继父)一路艰辛把他养大。他的继外公(Ludwig Frahm ,1875–1935)是他的第一政治父亲,受外公的影响,他1930年加入德国社会民主党,开始他的政治生涯。该党1931年与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联合,而被希特勒纳粹政府禁止。

德国社会民主党被禁止后,勃兰特只好流亡到挪威,但是,他私生子“不光彩”的身份,经常被政治对手抓把柄,而被诬陷和攻击,他坦然面对。勃兰特的一句话“恶言不伤人,伤害的是恶言者自己”,成为名言,至今德国媒体还经常引用来说明,给别人抹黑,担心自己变得越来越黑。

在流亡的日子里,勃兰特为狱中的朋友卡尔?冯?奥西埃茨基(Carl von Ossietzky ,1889 - 1938 )提名诺贝尔和平奖。1936年,冯?奥西埃茨基获追授诺贝尔和平奖,而两年后的1938年,奥西埃茨基逝世,希特勒纳粹政府竟然剥夺了勃兰特的德国国籍。
勃兰特1969年—1974年任联邦德国总理,他的生命在纳粹制造恐惧中成长,但是,他并不仇恨“敌人”,而是以带罪之心做赎罪的努力,1970年的华沙之跪,引起全球瞩目,促进东西阵营和解,为此他在1971年成为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勃兰特华沙一跪后,他对媒体说:“仅仅送花圈,是不够的。跪下,释放了心中的恐惧。”

1970年12月7日勃兰特对邻国波兰的访问,被认为是德波战后关系史上的一次突破。不过,此次访问不仅因为签署协议而载入史册。它的历史意义更因为勃兰特在华沙犹太人纪念碑前下跪谢罪而成为永恒的瞬间。他儿子Peter说:“直至今天我仍然十分感动。(Ich bin auch heute noch sehr berührt)”
1970年12月7日,勃兰特总理正式的访问日程中包括在华沙犹太人纪念碑前逗留数分钟。在那里,他为当年起义的牺牲者敬献了花圈。在拨正了花圈上的丝结之后,勃兰特后退几步,突然双膝下跪。这一举动事先没有计划,它也无需语言解释。据说事后勃兰特曾说过,“我这样做,是因为语言已失去了表现力。”德国总理下跪谢罪的画面传偏了世界,在德国国内也引发了不同的反响。许多人批评指责,但更多的是尊敬。当时担任德国内政部长的根舍(Hans-Dietrich Genscher)这样回忆道:“我被这一举动深深地感动。勃兰特以他全部的人格向每个人做出了明确的表述。由此,我对他十分尊重和敬佩。”

当年波兰的共产主义统治者没有料到勃兰特的举动,兴奋之余,也产生了不安。毕竟波兰的宣传语境中,德国的形象仍然是“敌人”或者“侵略者”。一个忏悔的德国总理与这一形象实在太不相符。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勃兰特下跪谢罪的举动一开始在波兰并没有引发人们的强烈关注,因为除了少数高层人士,在民间知道这一举动的人几乎没有。波兰的教科书直到1989年才收入了这幅照片。不过,当年勃兰特访问波兰的动因并不是要下跪谢罪。
50年前,勃兰特访问波兰并不是寻求宽恕,而是以伙伴的身份,希望促成两国间关系的正常化。在通过接触达到转变 的过程中,同波兰举行对话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勃兰特必须认可的前提条件是,承认战后盟军划定的奥德河与尼斯河的新国界,而战败后成立的联邦德国直到那时还没有正式承认这条边界线。当年勃兰特“新东方政策”的高参巴尔(Egon Bahr)说:“我们很清楚,不对奥德-尼斯河国界做实际的承认,德国统一便永远实现不了。但这条国界当时在德国是禁忌的话题。如果二战战胜国担心,德国还会提出领土要求,那么它们永远不会让德国获得自由。”

1970年12月7日签署的《德波协定》首次承认了波兰的领土完整。于是,勃兰特做了一件他的前任拒绝做的事情:他承认了奥德-尼斯河为德波国界,也由此认可了东部领土的丧失。这位社民党籍的政治家使得同波兰重新建立关系成为可能。这时,战争已经结束25年。波兰历史学家特拉巴(Robert Traba)这样说道:“从各个方面看,1970年12月的访问都是德国东方政策的最亮点。当然,这里首先牵涉到的是两德关系,但它必须通过与波兰及苏联实现关系正常化的途径。对波兰而言,这一协定至关重要,因为德国首次承认了波兰的西部边界。此后勃兰特的下跪谢罪,则超出了任何人的期待。这一举动成为欧洲实现和解的象征,成为东西之间、德国同波兰之间和解的象征。”
这个协定还规定了两国间互换留学生以及在经济、科学和文化领域的合作。许多人,其中更多的是年轻一代,利用这一新出现的契机。莱特在20年前选择了攻读日尔曼学,波兰转型之后他成了首任驻德大使。他回忆道:“那是一个前往新世界的发现之旅。这个协定第一次给波兰人提供了前往西德的奖学金。它无论在政治还是在社会方面的意义,今天来看,都是无与伦比的。”

华沙之跪
华沙之跪(德语:Warschauer Kniefall)发生在1970年12月7日,指时任西德总理威利?勃兰特在华沙犹太区起义纪念碑前下跪一事。当天西德与波兰签订了华沙条约。
在纪念碑前敬献花圈后,勃兰特突然自发下跪并且为在纳粹德国侵略期间被杀害的死难者默哀。这一举动引起德国国内乃至世界各国的惊动。无可否认,华沙之跪极大的提高了勃兰特和德国在外交方面的形象,为此,1971年勃兰特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华沙之跪也为战后德国与东欧诸国和以色列改善关系的重要里程碑。
据陪同者在一次电视采访中回忆,当天晚上在就此事问勃兰特时,他曾经回答说“我当时突然感到,仅仅献上一个花圈是绝对不够的”(Ich hatte pl?tzlich das Gefühl, nur einen Kranz niederlegen reicht einfach nicht!)。
而德国明镜杂志随后作了民众调查访问,48%的德国人认为这太夸张,41%认为很恰当,11%认为中立。

1970年的华沙之跪可谓经典,西德总理勃兰特表情沉痛地在华沙犹太区起义纪念碑前下跪,告慰在二战中死于德国纳粹之手的犹太亡灵。这惊世一跪让无数人泪目,也让不少犹太人对德国人骨子里的怨恨在顷刻间化为乌有。有人如此评价华沙之跪——跪下是凡人,站起来已经不朽!
威利勃兰特虽跪下了,但整个德意志民族站起来了,他们直面曾犯下的滔天大罪,并真诚地忏悔,祈求那些无辜被残杀的犹太人的原谅。勃兰特本身就是一个坚定的反法西斯主义者,他曾不顾自身安危,用化名揭露了希特勒统治下德国纳粹的种种丑恶嘴脸。
他认为德意志民族需要获得被伤害民族的原谅,华沙一跪也并不是勃兰特事先编排好的“戏码”,他原本是要去华沙犹太区起义纪念碑前献上花圈的,可等到他真正站在哪里,才突然感受到“仅仅献上一个花圈是绝对不够的”,因此怀着真诚的忏悔之心,勃兰特代表德意志民族跪在了犹太区起义纪念碑前。
事后,有德国人含泪感慨:“那一刻,德国人的感觉,就是终于从战争中解脫了!”这一跪,也让德国和邻国波兰的关系缓和不少,当天,德国和波兰就在华沙签订了互不干涉领土主权的“华沙条约”,象征着两国冰释前嫌,正式和平相处,并且约定在将来也互不侵犯。勃兰特的华沙之跪与日本首相参拜供奉侵华战犯的靖国神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不仅是个人品质的对比,更是两个民族在气节上的差别。一个虽犯下大错但愿意忏悔、祈求原谅,而另一个犯错之后不仅毫无悔意、反而以此为荣。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2-7 16:3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