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喜欢战争与仇恨

作者:谢盛友  于 2020-12-30 16:4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没有人喜欢战争与仇恨

莉莉玛莲的故事

台湾《上报》发表文章《两岸需要东方版莉莉玛莲》,作者邓鸿源说,七十几年前的欧洲与北非战场,在圣诞节来临之前,每天晚上九点五十五分,不管是德国、俄国或英、美、法等国计程车官兵,敌我双方都会不约而同暂时停下手边的工作和枪杆,把无线电频道调到德国国防军广播电台,静静聆听一首充满爱情的流行歌曲《莉莉玛莲》。《莉莉玛莲》当时之所以广受欧洲军人的喜爱,主要原因是它唤醒了人类爱好和平与情爱的心灵,毕竟没有人喜欢战争与仇恨。战争与仇恨仅起自于少数独裁者的野心,从古至今都是如此。
文章说,台湾版的《莉莉玛莲》是邓丽君的《何日君再来》,邓丽君充满温柔婉约的美妙歌声,曾经风靡台湾全国军民,因此有军中情人之称,其歌声也曾穿越铁幕,深入中国城乡各地,唤醒许多在六、七零年代政治斗争中暮气沉沉的中国军民,让他们知道,世上最可贵的东西不是权力斗争,而是亲情、爱情与友情,人与人间的关系不应建立在仇恨上,而是彼此尊重、谅解与互助合作。


1981年宁那·华纳·法斯宾德拍摄了虚构故事片《莉莉玛莲》,讲述二战中一个德国歌女与瑞士犹太籍音乐家的爱情故事。
《莉莉玛莲》(Lili Marleen)是一首在二次大战两方阵营中广为流传的德语歌曲。
歌词由汉斯·莱普(Hans Leip 1893-1983)写于一次大战中的1915年,他当时是一名被征召到德军俄国前线的汉堡教师。Leip组合了他女朋友与另一名女性朋友的名称,即莉莉与玛莲,诗意地组合了莉莉玛莲这一个人名。这首诗题为"Das Mädchen unter der Laterne"(德语:〈路灯下的女孩〉),收入在1937年出版的名为《Die kleine Hafenorgel》的诗集中。1938年作曲家诺伯特·舒尔策(Norbert Schultze)为这首诗谱曲,改名为"Das Lied eines jungen Soldaten auf der Wacht"(《一个年轻的士兵值班之歌》)。原本是为男歌手写的歌曲,舒尔策先送给一位有名的男高音歌唱家,这位歌唱家认为歌曲太简单,拒绝演唱。后来舒尔策又找夜总会歌手拉莉·安德森演唱,并在1939年灌制了唱片,但是由于战争爆发,唱片只出售700张。
1941年德军占领南斯拉夫,德军在贝尔格莱德开设德军广播电台,覆盖南欧和北非地区。8月18日,电台从一些废弃的唱片中找到这首德国歌曲播放,不久收到许多前线士兵来信要求重播这首歌曲。贝尔格莱德电台重播了《莉莉玛莲》,随后其他地区的德军电台也播放这首歌曲。由于帝国元帅戈林欣赏拉莉·安德森的演唱,于是这首歌也在德国后方广为流传起来。但是纳粹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不喜欢这首歌,认为是靡靡之音,瓦解士兵斗志。1943年德军在斯大林格勒战役失败之后,戈培尔下令禁止演唱这首歌。


然而在北非的英国老兵也喜欢上了这首德国歌曲,并带回英国。1942年,英国诗人Tommy Connor为歌曲填写英文歌词,于是有了英国版的《我灯光下的莉莉》。不久这首歌又传给了法军,美军和加拿大部队,改名为《D-Day Dodgers》。1943年盟军加拿大部队唱着这首歌登陆意大利,1944年盟军也唱着这首歌登陆法国诺曼底,向德国挺进。美国为了进行抗德宣传,还请叛逃到美国的德国女演员玛莲娜·迪特里茜录制了爵士版的《莉莉玛莲》,在美军电台反复播放。1943年东线上的苏联也推出了苏联版《莉莉玛莲》。纳粹德国被《莉莉玛莲》包围。
拉莉·安德森(Lale Andersen)于1939年和玛莲娜·迪特里茜的唱片有助于提升歌的形象。尽管受到纳粹政权,尤其是纳粹的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的反对,它仍能够大众化。然而,在1941年占领贝尔格莱德后,贝尔格莱德电台成为德军无线电台并能收发信号遍及整个欧洲与地中海。它每晚9时55分都会播放安德森的唱片。在地中海附近,不论德军还是盟军都能定期地调整频率听到这首歌,更快速地增加它的知名度。它的知名度就如同Waltzing Matilda一样。Waltzing Matilda对一次大战亦有描写。
德语歌词:
Vor der Kaserne
Vor dem großen Tor
Stand eine Laterne
Und steht sie noch davor
So wollen wir uns da wieder sehen
Bei der Laterne wollen wir stehen
Wie einst Lili Marleen
Wie einst Lili Marleen
Unsere beide Schatten
Sahen wie einer aus
Da? wir so lieb uns hatten
Da? sah man gleich daraus
Und alle Leute sollen es sehen
Wenn wir bei der Laterne stehen
Wie einst Lili Marleen
Wie einst Lili Marleen.
Schon rief der Posten,
Sie blasen Zapfenstreich
Das kann drei Tage kosten
Kamerad, ich komm sogleich
Da sagten wir auf Wiedersehen
Wie gerne wollt ich mit dir geh’n
Mit dir Lili Marleen
Mit dir Lili Marleen.
Deine Schritte kennt sie,
Deinen zieren Gang
Alle Abend brennt sie,
Doch mich vergaß sie lang
Und sollte mir ein Leids geschehen
Wer wird bei der Laterne stehen
Mit dir Lili Marleen
Mit dir Lili Marleen.
Aus dem stillen Raume,
Aus der Erde Grund
Hebt mich wie im Traume
Dein verliebter Mund
Wenn sich die späten Nebel drehn
Werd’ ich bei der Laterne stehen
Wie einst Lili Marleen
Wie einst Lili Marleen.
中文翻译:
在兵营雄威的大门前,
那里有一座路灯。
如果它依然矗立,
我们就在灯下再次相会。
就像从前啊,莉莉玛莲,
就像从前啊,莉莉玛莲。
我们的身影交织如一体,
让每个人见证我们爱的永恒。
所有的人都将看见,
我们相会在那路灯下。
就像从前啊,莉莉玛莲,
就像从前啊,莉莉玛莲。
卫兵对我说,
归营号已吹响,
快说再见吧,兄弟,
否则三天都走不了。
分别时你对我说再呆一会吧。
想和你一起,我踌躇不前。
想和你一起啊,莉莉玛莲,
想和你一起啊,莉莉玛莲。
你熟悉我坚定的脚步声,
每夜痴痴地等候,
我来得再晚也从不怨怼。
不管我发生什么事
依然等候在那路灯下
想和你一起啊,莉莉玛莲,
想和你一起啊,莉莉玛莲。
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你我
你火热的双唇令我犹坠梦中
当夜雾弥漫
我将回到路灯下
就像从前啊,莉莉玛莲,
就像从前啊,莉莉玛莲。

二战期间,那首德语歌冲破了同盟国和轴心国的界限,传遍了欧洲战场,从炙热得烤熟鸡蛋的北非沙漠到阴雨连绵的阿登森林,每天晚上9点55分,战壕里的阿兵哥们,都想说办法把收音机调谐到贝尔格莱德电台,去听那首哀伤缠绵《莉莉玛莲》,听得如醉如痴,这特么不励志,宣传部长戈倍尔博士对这歌恨之入骨,他下令禁播、销毁唱片、歌手发集中营,可阿兵哥不干啦,包括沙漠之狐隆美元帅都是爱听,那好吧,这歌不但没消失,反而越唱越响,一开始是德语版,后来又有了英语版和法语版,直到战争结束。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2-30 16: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