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有前途吗?

作者:谢盛友  于 2022-2-6 17:5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欧元有前途吗?

新加坡的李光耀说过,美国人或许有一天会失去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这难以想象,却是有可能发生的。目前,仍没有一种货币能取代美元作为储备货币。欧元深陷危机,而人民币也还未能取代美元。

欧元(Euro)是欧盟中19个国家的货币。欧元的19会员国是德国、法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爱尔兰、西班牙、葡萄牙、奥地利、芬兰、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希腊、马耳他、塞浦路斯 。

1999年1月1日在实行欧元的欧盟国家中实行统一货币政策(Single Monetary Act),2002年7月欧元成为欧元区的合法货币,欧元由欧洲中央银行(European Central Bank,ECB)和各欧元区国家的中央银行组成的欧洲中央银行系统(European System of Central Banks,ESCB)负责管理,另外欧元也是非欧盟中6个国家(地区)的货币,他们分别是:摩纳哥、圣马力诺、梵蒂冈、安道尔、黑山和科索沃地区,其中,前4个袖珍国根据与欧盟的协议使用欧元,而后两个国家(地区)则是单方面使用欧元。

随着疫情、天然气供应问题恶化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市场越发担心欧元走势。加上欧洲央行行长继续坚持鸽派立场,市场押注欧洲央行将继续按兵不动,欧元兑美元跌至16个月以来的低点。分析家称,随着欧元跌破交易关口引发动量效应,实际波动率上升、短期看跌期权需求增加,导致欧元期权的成交量居高不下,欧元或将延续下行趋势。2021年11月16日,德国能源监管机构暂停了俄罗斯“北溪二号”(Nord Stream2)天然气管道的认证程序,称其运营商不符合德国法律设定的条件。次日,俄罗斯国家能源运输公司Transneft随即发布声明称,一条从俄罗斯到欧洲的主要输油管道由于“临时检修”而暂时运作。受此消息影响,市场对供应担忧加剧,叠加俄罗斯的出口量原本就远低于欧洲的需求量,好不容易回落的欧洲天然气价格再次飙升,并逼近历史新高。

欧盟的缔造者,如舒曼(Robert Schuman,法国人,出生于卢森堡)、阿登纳(Konrad Adenauer,德国人)和加斯贝利(Alcide De Gasperi,意大利人)等都是会说德语的天主教徒。他们在政治上是基督教民主党人,在观点上都接近古典自由主义。古典自由主义认为,个人自由是欧洲文化和基督教传统中最重要的价值。在古典自由主义的愿景中,欧洲各主权国家的职责是保护私人产权和自由市场经济,开放欧洲国家间的边界,从而保证货物、服务和理念的自由流通。

1957年《罗马条约》的通过是古典自由主义的主要成就。该条约由欧洲人承诺了四大基本自由:商品、人员、资本自由流动和开业经商自由。这些权利生成于19世纪古典自由主义的黄金时期,在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盛行的20世纪被抛弃,又在罗马条约中获得重生。罗马条约的签订是一个转折点,它意味着欧洲开始拒斥国家主义——这一引发欧洲国家冲突,并最终升级为世界大战的意识形态。

古典自由主义派认为,欧洲一体化的目标,应该是恢复19世纪的自由传统。他们认为,取消贸易壁垒,实行自由竞争,应该是欧洲共同市场的主旋律。在古典自由主义者看来,没有人有权利禁止一个德国理发师在西班牙开店,没有人有权利向一个英国人征税,只因他把钱从法国银行转到了德国银行,或者只因他投资了意大利股市,没有人有权利通过管制的手段,阻止一位法国酿酒商在德国贩卖啤酒。政府无权发放补贴,扭曲市场竞争,也无权阻止一个丹麦人离开他高福利和极端高税率的祖国,搬到爱尔兰这样税赋轻松的国家生活。

这个和平合作、共同繁荣的宏伟理想,只需要欧洲重返自由传统即可实现。在古典自由主义派看来,没有必要建立一个超级欧洲国。事实上,古典自由主义者对创设欧洲中央政府的构想是高度怀疑的,他们认为这样的超级大国将有损个人自由。从哲学上看,许多古典自由主义捍卫者的灵感来源于天主教;他们定义的欧洲一体化的边界,也与基督教的传播范围吻合。与天主教的思想类似,古典自由主义者认为,在处理社会问题时,应该采用辅助性原则:所有问题都应该在最基层、权力最分散的地方解决。古典自由主义派认为,在将来的欧洲,唯一可以接受的欧洲中央机构,自由欧洲法院。该法院的职责,是裁决成员国之间的冲突,保护四大自由。除此之外,不得越权。

与古典自由主义的愿景直接对立的,是国家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欧洲梦。这一愿景的捍卫者,包括政治家德洛尔(Jacques Delors,法国人)和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法国人)等人。民族主义、社会主义、保守主义等势力,在国家主义的利益下联合起来,用尽一切手段推进其计划。他们希望欧盟成为一个帝国,一个对外实行贸易保护主义、对内实行干预主义的封闭堡垒。这些国家主义的梦想是,有他们——代表国家利益并掌握政权的技术官僚——来高效地(他们是这样认为的)管理中央集权的欧洲。

在这个愿景中,欧洲帝国的中心将通知外围。欧盟将拥有单一且高度密集的立法机关。国家主义愿景的拥护者企图把这个欧洲当作一个民族国家,并依此建立一个超级大国。他们希望设立囊括全欧洲的福利制度,并由欧洲国统一分配收入、监管企业、统一全欧洲的法律法规。欧洲国的最高权力,将负责统一各国的税收和社会管制手段:如果欧盟内通行的增值税率有25%和15%两种,那么国家主义者会把所有国家的税率都调到25%。这些社会管制同一化的受益者,是那些最受保护、最富有、生产力最高的工人。他们能够付得起这样的管制——而他们的竞争者都将受困于管制。因而丧失竞争力。比如,如果把德国的劳工规则强加到波兰工人身上,那么后者将很难与前者竞争。

单一货币支持者的最主要论点,是统一的欧元将会降低欧洲内部的交易成本,从而刺激欧洲的贸易、旅游和经济增长。然而,他们秘而不宣的真实目的,是以单一货币为跳板,为欧洲国的建立打好基础。他们认为,欧元能提供足够的压力,迫使对手接受他们的计划。

西德在传统上一直是国家主义欧洲的反对者。西德最终屈从法国并接受欧元,与两德的统一问题有很大关系。法、德之间达成交易:西德允许法国建立自己的欧洲帝国;法国允许西德统一东德。为了避免统一后的德国过于强大,西德必须移除他最锐利的武器——德国马克。换句话说,西德必须缴械投降。

国家主义阵营是通过《欧盟宪法》草案(由法国前总统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起草)建立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但是,《欧盟宪法》彻底失败了。2005年,法国和荷兰的选民在公投中否决了《欧盟宪法》草案。像往常一样,没有人征求德国人的意见,哪怕在欧元问题上也是如此。虽然欧盟宪法遭否决,但是,政客们对自己想要的东西从来不会轻言放弃。他们直接把欧盟宪法更名为里斯本条约,重新包装后向欧洲推销。这一次,经过包装的宣发无须公投即被通过。

最终,里斯本条约于2007年12月顺利通过。该条约充斥着诸如“多元化”“拒绝歧视”“宽容和团结”等字眼。这些语言经过解释,很容易成为侵犯私人产权和契约自由的工具。里斯本条约第三条承诺“打击社会排斥和歧视”,从而为经济干涉主义者打开了一扇大门。

里斯本条约实际上是国家主义愿景的失败。它并非货真价实的宪法,仅仅是个条约而已。对欧洲帝国的鼓吹者来说,里斯本条约通向的是一条死路。他们被迫重新部署,专注于他们的下一个武器——欧元。但是,怎样通过欧元达成欧洲的集权化呢?

答案是,欧元的引入将触发各种问题——政客们将以解决这些问题为借口,在欧洲揽权。事实证明,欧元的设计和发行,的确造成了一连串的严重危机。在欧元体制下,成员国可以间接地利用欧洲央行的印钞机来为赤字财政提供资金;欧洲经济和货币联盟的这一特点,使成员国发生主权债务危机成为必然。这些危机发过来又可以作为借口,让各国把财政政策的制定权集中到欧盟。一旦有了财政政策制定权,欧元区很可能将各国税收同一化,从而消除国家间的税收竞争。

欧元已经成为国家主义者用来贩卖他们的欧洲政府梦的最后武器。主权债务危机的发展,关系到欧元的生死存亡。然而,欧元的终结,并不意味着欧洲或者欧洲梦的终结,死去的,只是国家主义版本的欧洲梦而已。

但是,人性欧洲化并非那么简单欧洲化是什么?实质上,就是一种熵增的合理化安排。一群人可以不自律、不工作,就靠社会这台机器不断的给他输氧过活,欧洲人或许将成为靠机器输血过活的废人。建立在自由意志之上的独立价值将被整齐划一的数据价值彻底取代。欧洲化是,无用阶级提供数据,生存依赖社会供养,自由将彻底消亡。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11: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