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声依旧

作者:谢盛友  于 2022-4-10 03:3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

2014725日,修海涛与老友谢盛友在华友快餐店相

涛声依旧 : 怀念修海涛

作者:谢盛友

2019年1月6日在普通病房里,我正在欣赏病床对面的一幅画。面对这幅画的时候,我感到茫然无措,画作与现实世界有怎样的关系?艺术家是在美化自然,还是歌颂人生?艺术家是想要观看者震惊,还是获得安慰?

我没有想得很多,只是简单地想到圣经上的话,“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撕裂有时,缝补有时;静默有时,言语有时;喜爱有时,恨恶有时;争战有时,和好有时。”(《传道书》3:2、7-8)

如何看这幅画?椅子为什么是空的?曾经坐在这里的人到哪里去了?

我用我自己的方式看这幅画,我多么希望他们接受了福音,如今已经到了天国。

突然间有人敲门,进来的是修海涛和他夫人小田(田效英),我向海涛和小田说明我为什么住院的原因:

2018年12月30日对我来说是很正常的一天。起床,跑步后洗澡。穿衣时感觉胸痛,之后冒汗,然后一切正常。我与妻子一起吃了早餐,去教堂做礼拜。我一边抱着小孙女,一边把事情告诉儿媳,她连说3次:“爸爸,马上去医院!”

我立刻与妻子一起到班贝格医院,血压反而偏低,心电图正常。X射线计算机断层成像(CT):主动脉撕裂至少5厘米。医院立刻用直升机把我送到德国最大的心脏科医院手术。

突现主动脉剥离,手术成功。主治医生对我说:“再晚8个小时治疗,你将会死亡;再晚2个小时,就会残疾。”

感谢上帝,再赐我一次生命,这次的“重生”想必有祂的美意。

聊天中海涛问我,华友快餐店今后怎么办?我说我让我妹妹继续经营下去,我希望我的快餐店经历一个25周年,甚至四个25周年。

海涛说,不行就卖掉,像华友这样的小店,很好卖,售价至少十万欧元,因为两年就可以把投资收回来。我告诉海涛,我很不愿意把快餐店转让。我还告诉他,我这么多年在欧洲,第一个最大感悟是,西方法治国家私有财产的保障,保障了一切,包括人权保障、新闻自由、司法独立等等。你想想,你的财产不明不白地被没收了,显然是人权被残害;我把你的财产没收了,当然不让你登报说出来;不准人家说出来,当然没有法院来判案。

德国医生朋友到我快餐店用餐,他是外科医生,同时也是无疆界医生组织的成员,他那一句“共产思想教育,你的就是我的;基督思想教育,我的也是你的”使我恍然大悟。

当年谢家面对公私合营,泰诚丰银行被迫并入中国银行。1957年1月11日,我曾祖父1912年创建的泰诚丰银行被强行并入中国银行。毛泽东当时得意洋洋地说:“三面架机枪,只准走一方。”对于私人企业家,开始实行的策略是“步步为营”。

我还告诉海涛,我正在写中德文版《德国百年老店》这本书,我要把德国为什么有这么多百年老店,为什么有健全的私有财产保障制度,告诉人们。有了这样健全的财产保障制度,才能有健全的法治制度。

我也问海涛,华商报今后怎么办?他说,再做几年就不做了,也希望经历第一个25周年。万万没有想到,才两年多,海涛就离世,我为他感到安慰的是,他已经培养了接班人,他2021年6月30日退休后,2021年7月1日,Goldenway GmbH接管华商报,曹晴任主编。

我万万没有想到,2019年1月6日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2014年7月25日,海涛到埃朗根办事,顺道到班贝格来看我,匆匆忙忙,中午饭也没有吃,只是喝了半杯水,聊天两个小时后,他就开车回法兰克福了。尽管我们是三十多年的好朋友,但是很少合影,我万万没想到,这是我们倆最后一张合影

海涛,谢谢你来华友快餐店看我,你的商业头脑还真的很灵光,我谢家的亲妹妹不愿意接管华友快餐店,2021年7月12日华商报为我刊登快餐店转让广告,果然每天很多电话来询,可见华商报的威力。我最后选择了一个张家妹妹,转让费没有十万,不过张家妹妹百分之百按照我的风格继续经营下去,名字不改、餐牌不改、质量保持。很感恩、很感谢有你创办的华商报,我能够很快地找到接班人。我7月18日才认识张家妹妹,8月18日就重新开张,能不感谢你感念你么?

我现在在店里打半工,昨天很想念你,我就在店里听毛宁的《涛声依旧》。你已经安息主怀,我还在路上。我们都是地球上的过客,天堂才是我们的家。

海涛,我们共同的朋友老万(万润南)于你离开我们的第二天写了如下文字:

海涛兄一路走好

三十年来结高朋鸿儒世外同修

一夕之间驾白鹤祥云泪洒海涛

在疫情之前,我和我太太张申华每年圣诞节都在巴黎老万家,老万现在每天写日记,他有一个特别的方式,他不是写某年某月某日,而是用倒计时。他认为正常人生命是83岁,也就是三万天。几年前我到达时,老万写日记:今天3299,第二天他就写3298。

我今天再读老万的文字,感悟出一个新的道理:人生八十三年,你太勤奋了,用六十四年的时间完成了主交给你的工作任务,所以耶稣把你先接走了。我比较偷懒,上帝说,我还要在地球上干活,所以祂给我第二次生命,等我完成了工作任务以后,也会到天堂与你相会相聚。

海涛,你留下一段真情

无助的我

又回到你面前

留连的钟声

在敲打我的无眠

你我定会再相聚

我们保存着那张笑脸

许多年以后的你我

再重复昨天的故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修海涛(Haitao Xiu,1957年8月2日-2021年8月23日),笔名齊墨,德国中文报人,中德双语专栏作家,文化名人。

生平

1957年,修海涛出生于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1970年代末高考恢復之後,修海涛1977年考进山东大学历史系,一年后考取同校世界中世纪史专业研究生。1981年底获硕士学位后到北京工作,先后担任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文科教材编辑室主任、中共中央党校讲师。1987年初留学德国,攻读历史学博士学位(中断)。1989年发生天安门事件后,他便和其他当时滞留德国的中国留学生和访问学者一起留在德国,获得德国长期居留权和德国国籍。

修海涛在1994年底在北威州明斯特市附近的迪爾門开了中国餐馆“大唐饭店”;1996年底在此地创刊《華商報》,任社长和主编,至2021年6月30日退休,这是一份政治中立的半月刊。2021年7月1日,Goldenway GmbH接管华商报,曹晴任主编。

《华商报》以广告为收入来源的报纸已在德语区华人和中国商人中间占有一席之地:它发行量2万份,在机场和火车站出售,并在华人社区免费发放。在2005-2008年其间还出版了11期中德双语杂志《Nihao Europa》(《你好,欧洲》)。

修海涛在海外曾擔任《莱茵通信》編輯和民主中國陣線主席。2012年,修海涛發表回憶錄《我的民運路:行到水盡處,坐看雲起時》,书中记录了1983年开始的当代中国海外民运,见证了海外民运走向衰落的原因,展示了民运人士的心路。

《华商报》在2021年8月25日发布讣告:修海涛因病经过近一年治疗不愈,于2021年8月23日晚不幸离世;遵其遗愿,后事从简。

著作

    《世界近代史纲要》(与杨云等一起编写的中国共产党党校系统教材,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7年3月)

    《愿将爱国心,换取自由魂》1989年《莱茵通信》连载

    《历史不会忘记》(出版:World University Service Deutsches Komitee e.V.,1990年5月,ISBN 3-922845-14-2)

    《新权威主义:对中国大陆未来命运的论争》(唐山出版社,1991年10月初版1刷)

    《大陆当代文化名人评传》 与德国汉学家马汉茂(Helmut Martin)一同主编(正中书局,1995年,ISBN 957-09-0972-2)

    《我的民運路:行到水盡處,坐看雲起時》,2012年

    译著:《现代政治思想的基础》 (Quentin Skinner: The Foundations of Modern Political Thought)(原著是英国的昆廷·斯金纳,1989年5月求实出版社出版发行,ISBN 7-80033-086-9)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11: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