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尔和加尔文

作者:谢盛友  于 2022-9-18 23:0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1评论

巴塞尔大教堂(Basler Münster)

巴塞尔和加尔文

巴塞尔(Basel)是瑞士的第三大城市,仅次于苏黎世和日内瓦,2018年12月31日统计人口172,258名,是巴塞尔城市州的首府。巴塞尔坐落于瑞士西北的三国交角,西北邻法国阿尔萨斯,东北与德国南北走向的黑森林山脉接壤;而莱茵河在此东注北涌穿城而去,将巴塞尔一分为二,版图较大者位于西岸称为大巴塞尔区,小巴塞尔区则位于东岸。

巴塞尔被誉为瑞士的文化首都。整个巴塞尔城市州境内有近40座博物馆和各种文化设施。许多巴塞尔的文化和艺术机构是世界著名的。相对于它的面积和人口数来看巴塞尔是欧洲重要的文化中心之一。巴塞尔美术馆是瑞士最重要的公共艺术收藏。1661年巴塞尔市收购了阿默尔巴赫小屋并把它公开展出,这是巴塞尔美术馆的起源,也使得巴塞尔美术馆成为世界上最古老的艺术博物馆。

巴塞尔大学成立于1460,是瑞士最早的大学,也是整个欧洲大陆上历史最悠久的大学之一。德西德里乌斯·伊拉斯谟、帕拉塞尔苏斯、丹尼尔·伯努利、莱昂哈德·欧拉、弗里德里希·尼采、卡尔·雅斯贝尔斯、诺贝尔奖获得者塔德乌什·赖希施泰因等著名学者都曾经在这里授课。1897年在西奥多·赫茨尔组织下首届世界锡安主义者大会在巴塞尔召开。到1948年以色列建国为止锡安主义者大会一共10次在巴塞尔举办,比世界上任何其它城市都多。

巴塞尔市是瑞士第二大经济中心,仅次于苏黎世市,是化工和制药工业发达的地区,尤其以知名药业公司诺华(Novartis)和霍夫曼·罗氏集团(Hoffmann - La Roche)为首的瑞士最大的药品公司总部都设在巴塞尔。巴塞尔博览会是世界知名的博览会,巴塞尔也是一个重要的银行城市,国际清算银行的总部就在巴塞尔。位于巴塞尔附近的穆滕茨(Muttenz)是全欧洲最大的铁路调路及分路车站。巴塞尔港口是瑞士仅有的由莱茵河畔向北海的出口。巴塞尔-米卢斯-弗赖堡欧洲机场是与邻近的法国一同管理的,它位于法国境内,由一条高速公路通往瑞士境内。边界关税于是成为了机场范围内的收费项目。

1460年巴塞尔大学的成立极大促进了当地出版与印刷业的发展。除造纸厂外当时有50多个印刷厂,其中包括著名的约翰内斯·佩特里、约翰内斯·阿默巴赫和约翰·弗罗本。1468年在巴塞尔出版了一部拉丁语的活字印刷《圣经》。1488年约翰内斯·佩特里在巴塞尔设立了他的出版设,这是流传到今天最古老的印刷设和出版社。在巴塞尔最著名的印刷术士约翰·弗罗本带领下1500年后巴塞尔称为欧洲领先的出版和印刷地。今天巴塞尔市内有15座出版社。

加尔文(Jean Calvin15091564

宗教改革家和加尔文主义的创办人约翰·加尔文(Jean Calvin;1509-1564),曾经在巴塞尔居住过多年,他的主要著作《基督教要义》在巴塞尔首版。后来他去日内瓦。由于他支持猎巫他的名声受损。

《基督教要义》最早于1536年以拉丁语出版,后来在1541年以作者本人的母语法语出版,并在1559年和1560年分别以拉丁语和法语形成最终版,其中拉丁语版共80章。

加尔文大概是在1534年抵达巴塞尔,据说同行的还有二至三人。巴塞尔位于法、德、瑞士的交界,距法国边界的斯特拉斯堡约有115公里,而从巴黎至斯特拉斯堡则有400公里的路程。他们一行骑着马,日夜赶路,逃避法王鹰犬的追捕。寒冬的一月让这个带有浓厚日耳曼民风的巴塞尔古城,显得更加肃穆。他们迅速地安顿下来,加尔文用托名租了一个小房子,就在古城住下一年之久。

加尔文来到他形容为“隐蔽角落”的巴塞尔时25岁,踌躇满志,内心却又带着浓浓的忧患意识。他在短短九个月内,疾笔成书,完成了《基督教要义》(法语:Institution de la religion chrétienne,拉丁语:Institutio Christianae religionis)的首版,青年加尔文的才华,显露无遗。不久,被誉为欧洲之子的伊拉斯谟(Erasmus,1466-1536)在此地逝世,我们没有任何历史佐证显示他们二人曾经会面。然而巴塞尔与伊拉斯谟所体现的北意大利式文艺复兴的精神,却是青年加尔文心之所向,但他的内心却因着“迅速的悔悟”(subita  con-versio)而降服于基督教改革信仰所致力回溯的纯净教训,认识上帝与认识自己的两极思维在他心灵中产生了无尽的交汇与相悖,当中所衍生的睿智与焦虑,伴随他一生之久。

不管是人文主义的修辞文学或是希腊文圣经的注疏,都在悲壮殉道的喧嚣中,退于加尔文思维场景的后方。他在22年后的《诗篇注释序言》中回忆道:“当我隐居于巴塞尔只有少数人知道时,许多忠心与圣洁的人却在法国被烧死”。据说当时法国有一种可以摇摆的火刑架,使死囚缓慢地被烤死。但最让加尔文无法忍受的是心灵而非肉身的屈辱:“一些邪恶与欺诈的传单,声称没有人被处以此种极刑,被烧死的都是重洗派与叛乱分子”,作为一位法学者,他怒斥“法庭的措施是何等无耻”,并且立誓说:“我立时看到除非我尽一切的方法来反抗他们,否则我的沉默无法使我逃脱懦弱与奸诈的罪名。”

《基督教要义》既非中古亦非现代,其神学思维方式是加尔文之独创,具有其自身的试验性与不稳定性,故此加尔文在23年来修订《基督教要义》时的许多序言中,均流露出一种自谦与自省的语调。加尔文的思维与写作风格肯定比较像作曲家巴赫的不断改良式,而非莫扎特的直观图象式。因此今天之主要加尔文学者均不再过分高举1559年版为“决定版”,甚至有时将以前版本作为参照来明白加尔文的神学思维,或许我们可以猜想:若加尔文不是在“决定版”的五年后去世,他会否再来一次修订? 

这部著作是针对那些具有对于神学基础知识有所掌握的人的一本关于新教理论的概论书籍,涵盖了从教会教条、圣礼到因信称义和基督徒自由等多方面的主题。它尖锐地批判了那些加尔文认为是异端的教条教理,尤其是加尔文自己在转向新教之前曾经笃信的天主教会。该书的一个突出主题——也是加尔文在神学理论方面的最伟大遗产——是“上帝完全主权”(total sovereignty)的观点,特别是它在拯救和神的拣选方面的内容。加尔文归纳圣经经文后指出了名闻千古的预选说,上帝已经对世人的命运与是否得救,做出了预定,且没有人能够改变其命运。

《基督教要义》被公认为归正宗神学理论系统的重要参考文献,而这种神学理论通常被称作加尔文主义。 《基督教要义》的第一章或许是最为知名的。在这一章之中,加尔文展示了全书的基本脉络。全书讨论的主要内容有两项,即造物主(creator)和造物(creatures)。首先,该书关注了有关造物主,即上帝的知识,但是“由于神的完美在人的造就这件事上得到了最好的展现”(as it is in the creation of man that the divine perfections are best displayed),书中还包含了一部分讨论我们对人类自身的理解。毕竟,人类对于上帝的知识以及他对其所造之物的要求,是神学书籍的主要关注点。在第一章里,上述两个问题被一起讨论,作者以此展现上帝与人类(以及其他被造之物)的关系的重要程度,以及上帝的智能是人类远不可及的。

为了阐释上帝与人类的关系,加尔文采取了一种称作“探题”的西方传统写作结构。这种结构根据使徒信经来安排材料。首先,关于上帝的知识被看做是关于圣父、造物主、提供者和维持者的知识。然后,该书探讨了圣子如何显明圣父(然而只有上帝有能力彰显自己)。该书的第三部分则描述了圣灵的工作方式。圣灵使得基督由死复活,并从圣父和圣子中来到人的里面,来通过人们对耶稣基督、上帝永恒的信念达成教会的团结。最后,该书的第四部分讨论了基督教会,并展示了其如何实践上帝和圣经的事实,尤其是通过圣礼。这一部分同时还描述了教会的牧灵功能、世俗政府与宗教事务的联系,并包括了一段对于教皇职权(papacy)缺陷的长篇幅论述。 加尔文认为上帝的本质是属灵的,因此无法用人的言语和方法来加以测度,他反驳有人认为圣经中对上帝有拟人化的描述,就认为上帝是有形像,他同时指出,除了圣经有拟人化的描述之外,圣经也有表明上帝本性的名称,上帝是如此的独一,以致于有三位,有人抨击“三位一体”的说法,是完全没有圣经根据的,我们对上帝应该要有敬虔的态度。

加尔文看重圣经不是字面的权威,而是圣经作为上帝话语的可靠性和权威性。加尔文所处的时代,虽然圣经批判学尚未发达,但是从加尔文解释圣经的方法和取向,就会发现他对圣经作者及写作背景独具洞见,他同时认为新旧约之间虽然存在些许差异,但并不是实质的问题,这些差异并不足以破坏上帝在圣经中的应许

加尔文的教会论涵盖非常广,包括了基督徒的自由、教会的权柄、真教会的基本特质等,其中他所认为真教会的特质应该包括了:“传扬神的道”及“遵行圣礼”。所以传福音、聆听上帝的话及遵行圣礼都是十分重要的。圣礼的定义加尔文对圣礼的定义是:“神赐恩给我们的证据,是一种外在的印志,和我们对祂的敬虔之互相印证,加以确认。”

其中必要圣礼特别是指“洗礼”与“圣餐”。“洗礼”:加尔文认为洗礼是基督徒的第一个圣礼,其意涵是加入教会的表记,好叫人们跟基督共融,列为神的儿女。加尔文非常反对私人洗礼。因为他认为洗礼与圣餐是教会的公共圣职,私人不可擅自施洗。且受洗者必须要先充分明白真理,才可施洗。

加尔文强调通过圣餐,使得信徒得以与基督连结。他并不重视饼与酒,他主张“在圣灵里耶稣基督身体真实的临在”。也就是说,人在圣灵里改变而体验到耶稣基督的临在,体验到耶稣基督的圣体与宝血。但是在领受圣餐时,必须传扬神的道。

加尔文同意圣奥古斯丁对圣礼的看法,认为那是代表不可见之恩典的一个可见的记号。在《基督教要义》第四卷中,加尔文解说圣礼为“外部的标记,基督藉以说明并保证祂对我们的善意,为了支持我们信心的软弱,同时试验我们对祂的虔诚。”圣礼是以印记来保证其中所有的内容,是信仰的公开认定。

加尔文认为“洗礼是准许我们进入教会的起码标记,为了与基督联合,我们可以被列在神的子民之中...是一种工具,借此神保证我们所有的罪都被涂抹,永远在祂面前消失。”借着洗礼,表明我们的罪被洗净,也是重生的标记。加尔文认为洗礼的方式并不重要,重点在于洁净。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8288 2022-9-19 08:44
什么时候可以聊聊德国的能源危机下平民的生活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9-19 08: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