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悠悠--七十年代的情爱

作者:afreeleaf  于 2021-4-29 22:4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旧事|通用分类:两性话题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已是文革的后期,母亲下放到农村合作社的一个仓库当会计。那地方紧挨着一个小火车站,除了用作从武汉购买日用商品中转的仓库,还有一个小卖部,旅社和餐馆。都在一小山坡上,组成一个十来个人的单位。周围是零散的农户,不远处还有一粮食仓库。后来还在小站对面的河边成立了一个挖河沙的厂子,这些都是因为火车运输方便。

那时我刚十来岁,青春期初始,看到周围成年人的事,记忆犹新。昨天,看到网上有人评议张爱玲,说她很小的年纪,还没有谈过恋爱,却在小说里把男女之情说得如此透彻,似乎难以理解。其实这是人的天性,耳闻目睹,孩子知道的,远比成人想像中的要多。尤其是那年代,表面上是禁欲,可私底下的活动更多,更开放。上初中的时候,有一农村同学,也就十一,二岁,说起男女之事,滔滔不绝,让人瞠目结舌。他那时已开始去农田里做农活,年龄小,所以总是和女人们混在一起。好多他知道的事,都是听那些年轻的媳妇们聊天时说的荤话。

当年农村很苦,能有个拿工资的工作不容易。那时候有个职称叫亦工亦农,有点像是临时工,工资低还随时可能因为一点小错退回农村去。即便如此,也是要有门路或后台,或有特殊条件才行。母亲那小单位就有几位这样的职工。

服务员A 是位年轻的寡妇,丈夫因工伤事故去世,她受政府安抚照顾,按亦工亦农招收到那小旅店当了服务员。虽然工资不高,但不用日晒雨淋地做农活了,还有机会成为城市户口,很是满足。可毕竟年轻,还有一小孩,也不能就这么一个人过下去。她丈夫是弟兄三个的老大,夫家希望她能改嫁小叔子,可她觉得做了嫂子再做弟媳妇不合适,就没同意。这么拖了两三年,别人介绍了对面河沙厂的一个工人,帅帅的,也是合同工,拿工资。不嫌她是寡妇还有一拖油瓶,和孩子相处得也很好。他们交往了一段时间,不久就结婚了,还又生了一小孩。这下她前夫家就不干了,没能阻止她改嫁,便折腾着把她的工作给弄没了。前夫家不替孩子考虑,其实干的是损人不利己的事儿。她倒是不太在乎,有人呵护,没工作也行。不过听说后来不幸患癌,英年早逝。这应该算是悲剧了。

相比之下,另一位小卖部的售货员B,就幸运多了。她父亲是当地农村的地方官,有权有势的大队书记。未婚夫也是年轻的大队干部,虽然不吃皇粮,可也不用下地劳作。小伙子一表人才,姑娘也很漂亮,门当户对,看上去很合适的一对。那时还未结婚,他会时不时来,不知道是否住到一起了,但肯定是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不过有一天突然说她男朋友出事了,据说是被人告了性侵,对方还是军婚。要知道在中国,一旦牵涉到军婚,都会重罚的,轻则开除党籍公职,重则会有牢狱之罪。可后来又说没证据,控告不实,不了了之。此事一出,外人都觉得这桩婚事要黄,毕竟无风不起浪,事大事小总会是有点什么瓜葛。男方的解释是那女人信口雌黄,是乱咬人,根本没有的事儿。亦或是生米已煮成熟饭,女孩也就没过多追究,在别人面前还一再替她男友申辩,最后他们还是成婚了。后来听说,他们几十年过来,还一直在一起。其实男人都会有一颗不太安分的心,有了一次警示,倒能定下心来,过安稳的日子。

真正不安分的男人也有。小领导C 是中年男,已婚。 据说平素被老婆管着,是那种大家总开玩笑说的气管炎(妻管严)的典范。由于是领导,平时还一本正经,找女同志个别谈话,为了避嫌,还总会请一个人陪着。忽一日,冷不丁的就调走了。 后来才知道,他是和一位同姓的未婚女青年暧昧了。大概是在自己家里受压抑,遇到一个仰慕的,控制不住就发生了。不知道是谁告的密,好在那女的没怀孕,批评教育了一下,也就过去了,只是丢了小官职。

合法夫妻打打闹闹也是常事。小卖部的售货员D,是国家正式职工,丈夫是城里的工人。虽然小卖部离县城不远,也就十几公里,而且出门就是火车站,可那时小两口只能在周末聚聚,都是丈夫骑车来。按说聚少分多,这样的夫妻日常琐事的矛盾应该不多,可记忆里好像他们每次相聚都会吵架,而且是那种不怕家丑外扬的大吵大闹,就差大打出手了。清楚记得有年夏天的晚上,好像是半夜了,大家都被他们的吵架声闹醒,男的气冲冲的,骑车要走。周围的同事好说歹说,总算劝了回来。奇怪的是,第二天,他们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和好如初。几十年后我回国时在街头偶遇他们,老俩口相偎而行,和和睦睦,满是幸福,年轻时闹腾的迹象荡然无存。


当然也有过不下去的夫妻。售货员E是位年轻的新妇,在那里工作时间很短就走了。她本是农村姑娘,也是回乡知青,为了逃离农村,嫁给了一个在县政府工作的新贵,靠夫家的权势成为拿工资的职工。可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就是合不来。丈夫偶尔来一趟,女的爱搭不理,更不用说亲乎劲儿,完全不像夫妻。女的当时住在小卖部柜台后隔出来的一个小房间里,另一边还住着另一个女售货员。丈夫来了后急兮兮的想住在一起,那女的就是不同意。于是丈夫找了周围同事,请大家帮忙。他们毕竟是合法夫妻,好不容易有机会在一起,大家反复劝说,还去借用另一个单身女性的宿舍,女方才勉强同意那么住了一宿。不知道他们那一宿怎么样,但那男的以后就再也没来过了。没过多久,那女的也东窗事发,被遣送回家了。原因是和本单位的另一个临时工好上了,还明目张胆地来往,让好事者告发,和那边离婚,这边结婚回到农村。据说他们后来在农村也过得不错。还是应了那句老话,强扭的瓜不甜!

还有当年看上去很般配的一对,却在婚后十多年离异了。小饭店售票员F 年轻漂亮,活泼可爱,应该不到二十岁。她家里是城市户口,家里有关系,高中毕业没下乡就参加工作了,属于无忧无愁的那类。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在农村巡回放电影的大龄青年。那人圆滑,深谙人情世故,极会钻营。知道女孩家里有背景,花了不少心思去追女孩,后来总算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靠女孩家的帮助,他也由一个职员,逐渐变成干部,最后还能官至科级。官不大,可对他而言,已经不错了。但他的条件好了之后,唯利是图的本性就暴露无遗,加之俩人家庭背景相差太大,凑合了几年,最后还是离婚了。

悠悠往事,几十年已过,但闭目冥思,一切又历历在目。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4-30 15: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