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骚乱,该如何看待?

作者:飞云  于 2013-8-20 09: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随想|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7评论

 

最近埃及骚乱, 民选总统穆尔西被军方赶下台。今天《华尔街日报》最新消息:穆尔西对前强人总统穆巴拉克的指控有可能被推翻,他甚至有机会被释放。

对于埃及军方的处置,全世界分成了三大阵营。保持中立的,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明确支持军方行动的沙特等三国(其中沙特和阿联酋为伊朗邻国,约旦为以色列邻国),以及批评军方行动的第三阵营。而保持中立的美国和西方,事实上是支持军方的,只不过无法明言。批评军方的人士,当然完全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们无不同时批评美国政府和其他西方政府态度暧昧,对世界上其他国家对内的军事镇压行动持“双重标准”。

那么到底该如何看待军方推翻民选总统穆尔西这件事?

民主自由派毫不犹豫地谴责了军方行动。原因非常简单:因为穆尔西是“民选”的。似乎“民选”就是雷打不动的真理,这正是民选“正义”派的理由。

民选“正义”背后的逻辑是:因为真理掌握在多数人民手中,故(多数)人民的投票选择总是对的。

其实“正义”和真理不一定掌握在多数人手中,多数人选票是不得已的一种相对最不坏的选择,所以丘吉尔说民主是最不坏的制度,这不是矫情。

反过来说,如果多数人一定代表真理,那么如何理解狂热的大炼钢铁、疯癫的文革?那参加者不仅是多数,而且大多是心甘情愿发自内心啊。

其他例子如西魔特勒,也是民选,给世界造成了极大的危害。《圣经》提到在索多玛俄莫拉,多数人思想的都是恶,以致上帝单只救出罗德一家。大洪水时期,上帝毁灭了除诺亚一家八口之外的所有人。

故在人心败坏的时期,多数人败坏(有时当然会通过选票来败坏)并不令人意外。“人民” == “正义”是左派和西方自由派的一个颇能迷惑人的误区,是一粒包着糖衣的毒丸。

伊朗,当年一个世俗化的中东大国,在神权化以后,急剧倒退。它不仅和以色列为敌还和几乎所有邻国为敌,和自由世界为敌,使它所在的地区成为长期的热点,乃至影响左右世界经济稳定。这是当年美国民主党天真总统卡特留下的肿瘤。穆尔西所做的正是如此,和当年巴列维国王与霍梅尼斗法时期的伊朗情况十分类似。他欺骗了选民,正在利用“合法”的程序把埃及往神权伊朗方向拉。埃及一旦伊朗化,不安宁的可不仅仅是以色列和美国,全世界都将为之颤栗。伊朗把霍尔木兹作为要挟,神权化以后的埃及,苏伊士运河将是他的大杀器。这也是为什么沙特、阿联酋和约旦这几个伊朗和以色列邻国支持埃及军方的原因。如果当年的卡特没有那么幼稚(把民选当真理),就不会留下如今这个灰堆里的豆腐,——打不得,也吹不得。如今埃及又一次处在十字路口,不被看好的民主党人奥巴马至少没有强硬对待世俗化的埃及军方;相反共和党人,上届总统候选人麦坎反而成为了幼稚的“民选”正义派。多亏现在不是他老人家当美国总统。看来美国人的幼稚,不仅广泛存在于民主党内,共和党也不乏其人。

如果当年把民选的希特勒用军事手段除掉,就不大会有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危害;如果当年国际社会能够用军事手段摘掉拥有“民意”的列宁,俄国就不会走3/4世纪的弯路,世界也无需为此劳民伤财、死伤无数。如果卡特政府能够全力支持当年的伊朗军方镇压霍梅尼神权势力,就不会有旷日持久的伊朗危机。

民选总体上优于独裁和对民选政府的军事政变,但是人们不应当犯刻舟求剑的错误。若把温和的民选政治比作锻炼身体吃药治病的话,那么在癌症发病初期,流血的手术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很遗憾,牺牲的那些人是令人同情的、流血的代价。

当年8.19的时候,人们笑话苏联。我曾说过,十年后再下结论。当年台湾议会打斗,人们说中华民国的民主打斗不如我们的人大会议和谐;我曾说过,十年以后再下结论。如今,并未试图军事独裁的埃及军方正在和神权化的民选领导人斗法。十年以后让我们回头再看:埃及,是向土耳其方向发展?还是向伊朗方向迈进,飞云相信到时我们都会有结论。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1 回复 正义感 2013-8-20 09:48
所以,民主运用不当可以造成最坏的制度(楼主举的希特勒一例)。
1 回复 徐福男儿 2013-8-20 09:56
我不太同意您的看法。民主制度,程序正义是非常重要的。这次埃及军方政变之前,其实世俗派已经举行反对穆西总统的大游行了,压迫他下台比采用军事手段要合理。不过话又说回来,阿拉伯国家如何实行民主制度是一个新课题,谁也没有经验,有的都是失败的教训。伊斯兰教的政教合一主张和民主制度政教分离的原则冲突得非常激烈,目前看不出有什么合适的办法可以解决。所以中东是一个很不稳定的地区。
2 回复 飞云 2013-8-20 10:00
正义感: 所以,民主运用不当可以造成最坏的制度(楼主举的希特勒一例)。
所以,有真理这个锚,才能不翻船。。。
1 回复 飞云 2013-8-20 10:01
徐福男儿: 我不太同意您的看法。民主制度,程序正义是非常重要的。这次埃及军方政变之前,其实世俗派已经举行反对穆西总统的大游行了,压迫他下台比采用军事手段要合理。不 ...
他们刚刚搞民主,程序正义也是谈不上的。和民选正义一样,都不是真理。
1 回复 arznith 2013-8-20 10:11
   伊朗的问题不是民主问题,而是伊朗军方的强权和教权结合的问题,希特勒的问题也基本类似。

对于小国或弱国,其强权系统,往往必须依靠大国,是被大国控制的。比如埃及军方,基本就一直被英国控制(不管谁是总统)。

弱国对抗这种问题的唯一出路一是要弱化暴力部门,二是要民主,三是要设计好的体系。作为伊斯兰国家而言,目前没样板。作为东方文明圈国家而言日本比较成功,但也有问题。

瑞士在这方面,是世界弱国小国的基本最佳模型,如果美国有足够的智慧将中东地区国家基本瑞士化,那么功德无量。
2 回复 正义感 2013-8-20 10:15
徐福男儿: 我不太同意您的看法。民主制度,程序正义是非常重要的。这次埃及军方政变之前,其实世俗派已经举行反对穆西总统的大游行了,压迫他下台比采用军事手段要合理。不 ...
首先,通过民选的是不能通过压迫来迫使他下台的。只有再通过选举把他选下 (当然有可能再选上)。
其次,在根本没有民主意识的人中宣扬民主本身就会犯错误,包括选上恐怖分子等。
再次,民主是要有土壤的,象中东这样宗教帮派林立,民族族群众多的地方,光靠民主是非常幼稚的。民主只会造成更进一步的宗族分裂和仇杀。

中东最终的问题不是民主和独裁的问题,而是宗教教派,逊尼还是什叶派,以及民族,比如阿拉伯,库尔德还是犹太族的问题。企图通过民主解决这些宗教民族问题是不现实的。
1 回复 徐福男儿 2013-8-20 10:32
正义感: 首先,通过民选的是不能通过压迫来迫使他下台的。只有再通过选举把他选下 (当然有可能再选上)。
其次,在根本没有民主意识的人中宣扬民主本身就会犯错误,包括 ...
我所说的“压迫”就是通过国会弹劾等符合程序的手段来罢黜穆西,而不是用军事手段,这样会遗患无穷。
埃及人目前有没有民主意识,是个可以观察的问题,百万人上街游行反对穆西,就是一个证明。目前的中东,是宗教意识与世俗(民主自由意识)冲突的时期。穆西选上台之后,推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遭到激烈的反弹,就证明了这种冲突。
阿拉伯人如果有足够的智慧,希望他们会找到一条温和共存的道路,不然,无休无止地冲突下去,也是他们自作孽,谁也帮不了。
3 回复 正义感 2013-8-20 10:43
徐福男儿: 我所说的“压迫”就是通过国会弹劾等符合程序的手段来罢黜穆西,而不是用军事手段,这样会遗患无穷。
埃及人目前有没有民主意识,是个可以观察的问题,百万人上 ...
埃及人是否有国会弹劾的法律还不清楚(美国有,但不是所有的民主国家都有),埃及人的民主法律意识是否能达到这种程度也是很怀疑的。他们是没有耐心等待这种有时需要几年的法律过程的,所以他们的意识就是通过上街把选出来的政府再推翻。其实有百万人上街游行反对穆西,也有百万人上街游行支持穆西的,并不是一面倒的,不然还要开枪镇压干吗?

莫西推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是有它的基础的,不要以为埃及人都是反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不然莫西如何能推行?

我们是用生活在西方的眼光去看待这样的事,以我们的标准去要求埃及,我们最多只能“希望”,可事实离我们的希望差之千里。

就在奥巴马谴责军方开枪杀人的今天,埃及的将军就说你们美国对埃及的看法跟事实相差太大。我同意这样的说法。
3 回复 飞云 2013-8-20 11:27
arznith:    伊朗的问题不是民主问题,而是伊朗军方的强权和教权结合的问题,希特勒的问题也基本类似。

对于小国或弱国,其强权系统,往往必须依靠大国,是被大国控 ...
1 回复 飞云 2013-8-20 11:50
正义感: 首先,通过民选的是不能通过压迫来迫使他下台的。只有再通过选举把他选下 (当然有可能再选上)。
其次,在根本没有民主意识的人中宣扬民主本身就会犯错误,包括 ...
有道理
1 回复 xqw63 2013-8-20 12:19
军政府是民主社会唾弃的对象
1 回复 飞云 2013-8-20 13:50
xqw63: 军政府是民主社会唾弃的对象
埃及不是军政府。即便是,世俗军政府也比神权霍梅尼式政府强百倍。
1 回复 xqw63 2013-8-20 21:14
飞云: 埃及不是军政府。即便是,世俗军政府也比神权霍梅尼式政府强百倍。
这类的政府,可以逞强一时,但绝不会长久
1 回复 malian 2013-8-21 00:52
飞云: 埃及不是军政府。即便是,世俗军政府也比神权霍梅尼式政府强百倍。
同意。
1 回复 malian 2013-8-21 00:52
飞云: 埃及不是军政府。即便是,世俗军政府也比神权霍梅尼式政府强百倍。
同意。
1 回复 snakek 2013-8-24 17:00
其实这个问题是西方国家自己自相矛盾的政策造成的。过去埃及的军事独裁政府是美国一手扶植的。而美国又要宣扬所谓的普世价值“民主选举”。实际上在西方国家的民主选举也不是真正的民主,只是人民肯接受所谓的游戏规则。到了第三世界,没有经济基础和教育意识的地方,连表面的民主也就行不通了。美国支持的犹太复国主义的“以色列”是一个毒瘤。因为它显示了美国式“民主”的虚伪性。长期来对巴勒斯坦人民的压迫,造成了回教极端主义的崛起。美国无法宣传政教分离,因为它自己还是以教立国的。不信这一点的朋友可以看一看,美国国会和法庭,在办事前都要拿着圣经先来一番宣誓,这不是政教合一吗?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8 02: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