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责任心” 浅论世纪核心政治“铁律”

作者:飞云  于 2022-4-19 03:3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随想|通用分类:政经军事

近一个多世纪以来,世界人民突然脑洞大开,莫名更新出许多不证自明、毋庸置疑的政治铁律。且这些“浩浩荡荡”之“铁律”很少有人质疑,甚至根本不容置疑。本文欲冒天下之大不韪以最简单常识与读者共同反省其中核心“政治定律”, 看究竟如何?

 亚圣孟子曾云:“有恒产有恒心,无恒产无恒心”。人对自己的恒产才有责任心去关注、构建、改善。非涉自身恒产,虽不能说不负责任, 但至少远不及对待恒产那么用心。谁为别人谋福超出自己房屋?谁爱他人父母越过自己舔犊?圣经提到的最高境界也不过是“爱人如己”而已。由此看来,“责任心” 这个浅显道理当为人类共识

国家、民族道理相同。当周朝初建之时,由于采用分封制的缘故,有责任心之诸侯较多,分区管理且有竞争,加上各国人才自由流动、施展抱负。各诸侯用心经营各自领地。经营好的诸侯领地扩大, 经营不善者渐被兼并,好比当今市场自由竞争一般。周朝以是延续近800年。

秦始皇统一六国以后,原来有责任心的各国国君和有领地的卿大夫都被消灭。一方面“新国家”领地超大,而另一方面秦制的实施却导致有责任心之人不增反减只剩下皇帝一人。更兼秦之无道残暴,短短15年就寿终正寝。之后历朝,虽然中央集权依旧,但封侯、封王也使得各地王侯恒心尚存。不过无论如何,最有责任心之周室国祚800年当为绝唱无疑。

大清末期以降,国际政治“定律”突然开始爆发式流行全球。那就是人类似乎找到了最优秀、无瑕疵、且号称“长盛不衰”之政治模式。是否最优、是否无瑕?读者见仁见智。但至少“长盛不衰”却绝不可信!为何?因为连唯物主义者都声称世间万物有生就有死,不衰之理何来?周朝800年礼仪之邦都纷争不断,未敢称最优,现有各种“新”政治模式充其量不过二三百年历史已达污秽难掩之地步,新巴别塔摇摇欲坠,何胆敢称最优?

故此我们必须再达成另外一个突破“新真理”、“新铁律”之共识:即,人类社会本来、从来就没有长盛不衰、无暇无疵之政治模式。达成两个共识后,咱们再寻找“新模式”之责任心到底隐藏何处。

帝王将相宁有种乎? “新政治真理模式”不外乎要取消各种“不平等”,而其核心则是,民要把握自己命运,各自自己做主​,​

民自己做主,是否可行?让我们先从圣经真理看以色列人向上帝求“国王”之事。上帝对以色列人求国王之事是不喜悦的, 因为这意味着民想要脱离上帝公义的管束反接受国王统治。不过神还是满足了他们的要求,同时也按照警告和约定给了他们当得的。其后神通过拣选国王来管理、乃至惩治犯罪的民。岂料三千年后,民连国王也厌倦了;要自己亲自做王、做主,至少要替神择自己的“主”。实现“自己做主”的方法是“投票”。

在圣经和中国传统经典中,每当遇到难题,“拈阄”也是数千年来经常使用的一种方法。 “拈阄”的实质是神做主、民听神令、随遇而安。多数人投票决定大事,多数人代少数人决定命运这种事,若确实公平、公正、智慧的话;为什么圣经和中国经典中一次也没有出现?是上帝疏忽大意,智慧不够?还是中国先哲愚昧无知?这是需要我们思索的基本问题、而非“不证自明”之“铁律”。 “多数人做决定”这个政治定律,意味着默认真理掌握在多数人手中。那么如若投票决定大事,旷野的以色列人100%会选一个带他们返回埃及的“主”;摩西必会下台。看官您先思索一番,咱们都不急于下结论。上帝是否会喜悦这些“进步”思想?

孔子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智)之” (可以指挥人民做好事,但是难以使全体人民皆有智慧、皆知其所以然)。圣人乃在揭示一个古典常识和事实, 并非要“歧视”民。读到这里,笔者思想那些已经按捺不住心中恼怒的看官,乃以为自己不是民, 而是有智慧之上人、博士等; 或者是那些“孔子不如看官自己有智慧”, 以为“民是可以集体有智慧”者 。心中平静的读者则可能会思考:是啊,毕竟圣人,2500年前就洞察秋毫,所言有理。若看官您承认自己没有智慧?那正说明民不可能全有智慧;若看官您觉得笔者没有智慧?那同样也证明全民智慧不可能。按照圣人观点,或按照常识,民既然不可能集体有智慧,那么缺乏智慧的他们如何强行做主呢?须知做“主”是需要智慧、勇气、道德和担当的。即便完全无视智慧而实现平等?那最公平的“民做主”办法无疑乃是使其民轮流每人一生做0.01秒~5秒的“主”, 可惜无人认真讨论这个最“公平”方案。到最后,所谓民自己做主, 不得不蜕变成 “民的代理人替代自己做主”。

谁能忘我地代替自己的利益?他对您的恒产是否有责任心?总统不是国王,那不是他自己拥有的国家;任期区区四年,他为什么必定违反常理大有责任心,非得想方设法把这个国家治理好?非得为了您的利益赴汤蹈火?这恐怕不容易。舍己为国、舍己为人乃是如尧舜禹一般的、极其高尚之特别现象绝非普遍规律。换言之, 您的“代理人”其责任心不会很强,道理非常简单,因为他只是个临时工、暂时“王”而已。

再来看做一方之“小主”,道理相同甚至更加难以置信。扪心自问: 州长、州务卿、法院系统;城市或乡村之选举, 几十、上百候选人您认识几个?听广告宣传?别逗了,做宣传的那些人您更不认识。由此知之:民自己做主已经完全彻底的打了折扣, 甚至变得面目全非。

上面谈了民自己做主的残酷现实,然后让我们用常识再拨开看看这政治“铁律”的发端​迷雾​,深究一下何时、为何、全世界之民突发奇想、心想一处地要自己做主。

看官不假思索答曰:那还不容易?因为国王们是“独裁者”嘛!所以我们民要自己做主。听着怎么那么耳熟,那么高尚,那么似曾相识啊?​... ... 想起来了没?对,富人都是贪婪的剥削者(布尔斯维克主义),男人都是欺负女人的(女权主义),浅肤色的都歧视深肤色的(种族主义)。

破旧大风是立新暴雨之预演。不把国“主”搞成独裁,如何建立“民”主;不把富人搞成“剥削”,如何建立布尔什维克?以此类推。 哦,这些有责任心的国王们,居然不分好坏,而且谁有资格定义他们好坏? ... ... 就这样被冠以“独裁”大帽被打倒了。当然, 留下了一些“不独裁”的国王直到今天(沙特、科威特、泰国、汶莱等)也是事实。不知打倒国王这件事他们是否征求了上帝的意见?还是他们认为自己就是副上帝?结果是:全世界大半的民终于自己出头做了“主”。只不过代理他们做主的各国之“王”,似乎清一色都是“临时工”。每想到这些“临时代办"们的责任心,疑惑谁真正有能力​操纵​他们​在​前台“代办”​。​他们到底在为谁“代办”,这世界​诸​国难道真的全然没有了​​“负责人”?难道这个世界一直在做“人民​随机​布朗运动”?思来想去,笔者不由得起了冲动要窜改李清照词句​为​:“帘卷西风,热心寂寞,半夜凉初透”。

富人们,多数是绅士,在许多地方也被打倒了,占多数的穷民在那里做了"主"。浅肤色的,好人多数,羞愧地低下头为三百年前先民的罪孽买单。啊,民真的做主了!民做了主以后的其它好处是:每天工作8小时疲于奔命,而对自己的具体事务而言,很少有什么是可以自己随便做主的,包括言论。再回想帝王时代的诸多自由:迁徙、结婚、买卖土地、房屋、耕种、低税、办学、做生意 。 。 。 。 。 。和基本端正的三观,有无感概?

当然了,您会说那时是独裁,民只能有取代皇帝的念想,憋屈难忍不可有取代皇帝之行动;现在民是主人了,理论上只要本人愿意,就可以是总统候选人,有崇高的政治荣誉, 一万个自由也换不来; 您心中感觉舒坦比身体力行的自由更加踏实,这确实也是设计好的“世纪大观”,其效果本来就是要您开心的。您开心,​设计师们​就放心。

笔者不由得感叹重申:圣经、历经考验的经典和常识,乃是人类智慧仅有的源泉。脱离了上帝的法则、道德和智慧后,满有罪性的人类社会从来就不曾存在过任何最优、无瑕、长盛的政治模式。任何不容置疑的、节外生枝的政治“铁律”都可能是陷井;保持多年的匀称身材,突然“新”长出来的“新”玩意, 多半是不讨喜的不祥之物,也无人为胳肢窝新长出第三条臂膀欣喜;因此精心“保守”我们那不完美的身体才是正道。任何声称掌握了既美妙又不衰之铁律者,亦必是网罗。羊皮伪装剥去后,展现的恐怕是难以面对的,且更加残酷、血腥、邪恶之现实。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08: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