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对日本,我们不要装出来的牛逼

作者:wo?  于 2014-11-16 18:2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6评论

关键词:白话文, 代表性, 日本, 中国, 图片

说实在的,我对日本,因为工作上的关系,对日本人很讨厌的,尤其是公司里的人,但是,出了公司,觉得日本人又都回到了正常人状态,文明,礼貌,秩序等又是很多国家难以匹敌的。另外,在干净,安全等方面也是我所喜欢的,当然,频繁的地震和地皮儿太窄了又是让人觉得真是鱼和熊掌不可得兼的感觉。当然,对于他们的一些人对待过去战争的否认回避等态度我是绝对不认同的,这也是我们很多中国人对日本人用不可原谅的根本原因,但同时也得反思,那所有的被侵略皆因我们不强大,弱小,不团结等而引起的,所以,人家当年拳头硬,打了你,你被打,说句不好听的话,那是你的命。如果,当年,没有他人的帮忙,也许,也就没有今天的中国?所以,虽然被打,只要正义在,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邪恶终归是会被战胜的,对日本,永不可掉以轻心。

话扯远了,无论如何,觉得日本人还是很装的,至少是对外,即使对你再有多不满,他们也会装得很高兴,如此,看的人当然也觉得高兴了。这点儿,中国人装的人也有,但是,不装的人也不少?就如,前次,习近平同志明明白白地把它写在了脸上,同时,也得到了很多人的赞同。

今天,偶然看到这样一篇文章,权且转过来,大家也可学习学习。

对日本,我们不要装出来的牛逼
2014-11-15 经济的常识

如果您尚未关注我们,您可以点击标题下方的蓝色字体“经济的常识”关注我们


【周末】

文|六神磊磊


【一】


最近,几张来自APEC会议上的图片,仿佛成了近年来最振奋人心的东西。一些憋久了的国人终于爽了。本来转几张照片玩玩也无伤大雅,但有的朋友难掩兴奋,用各种词语羞辱安倍,说他是“不远千里来丢人”,觉得自己占了诺大的便宜。


我昨晚上和朋友小酌,问他对这事怎么看。他把手里的啤酒一口闷干,说:“总觉得今天中国人和甲午战争前的国民心态非常相似,都是憋急了想爽。


如若不知道究竟什么是“憋急了想爽”,不妨仔细看看甲午战争前的国民是个什么心态。


【二】


如果翻译成纯白话文,我们大概会以为这是某个爱国社区里的帖子:



这是甲午战争前极有代表性的国民言论。曾经的屈辱,今日之强盛,共同构成了急于寻求报复、恢复地位的强烈冲动。


当代有一位叫韩小林的学者,曾经从《申报》研究甲午战争前的国民心态,得出的结论是:在当时的社会上,一种狂妄、虚骄、盲目自大的国民心态占据社会主导地位,在绝大多数国民和清王朝官僚集团中普遍存在。国民幻想借中日战争之机,重新恢复清王朝大国的地位,恢复当年“万国来朝”的威严。


甲午战前,清王朝经营三十年洋务,开设了工厂,扩充了军队,充实了军械舰炮,况且1884年中法战争后中国获得了长达十年的相对平静,憋久了的国人急着要爽了。面对身边的“蕞尔小邦”日本,社会上弥漫着一种报复性的大国狂热。


当时人们眼中的中日力量对比是什么样呢?“以饷项言,中国地大物博,财力充盈,沿海各关之洋税,内地各卡之货厘,与夫京部省库之所藏,正自取之无穷,用之不竭。”而日本又是什么样呢?“蕞尔岛国,矿产有限,库藏空虚,一有战事,则纸币不能流通,商贾为之远引,厘市箫条,盖藏告匮,其困乏可立而等也。


而对于日本的陆海军队战斗力,一些国人简直蔑视到了极点,说人家像猪和鹿一样蠢:“临时征调罄通国之兵,不过数十万,又况形类侏儒,蠢如鹿豕,见人则肆意攒殴,不辨曲直。”“此种鸟合之众,以劲兵捣之,如发蒙振落耳,况日兵应调时不肯离乡去国,甚至父哭其子,妻挽其夫,依依不舍,其军士亦无斗志。


人们发出了呼声:“我正宜乘机惩戒日本,规复琉球,乃可一劳永逸。


【三】


众所周知,在大家已经点开了片子正想爽的情况下,一些自命克制的人跑来关电脑,确属十足讨厌。


李鸿章对中日实力对比意存保守:“彼之军械强于我,技艺强于我”,认为中国的军力“平内乱有余,御外侮不足”。类似的孬种言论立即招致朝臣驳斥。比如翁同龢的门生王伯恭记述了自己的一段亲历:翁同龢说“李鸿章治军数十年,扫荡了多少坏人啊!现在,北洋有海军陆军,正如火如荼,岂能连一仗都打不了吗”?


此前中法战争的结果更是让国人信心大涨:“我中国昔年法人交战,此虎狼之国犹且负少胜多,岂足以御法人者转不足以御日本乎?”“昔年越法之争,以之抵御法兰西,胜败尚能互见……使与日人从事疆场,正不知鹿死谁手?”在当时来看,这一推论确似有理。


如果避战,则可能面临虚掷赀财、空耗国力的指责:“枪炮亦皆精益求精,式样务取其新,机构必求其灵,火药弹子亦复加意讲求,天津又有水师武备学堂……竭数十年之力,赀财以数百兆计,无非欲为自强计耳。迄今兵船已多,枪炮已利,药弹已充,尚未不肯出而一试,然则向之竭数十年之力,费数百兆之赀财,不几等于虚掷也哉?


【四】


和如今一样,自觉壮大了的国人爱抓住一切机会证明那失去了的尊严。今天我们尚且不过是对着几张照片兴奋不已,殊不知一百多年前,北洋水师的战士们做了牛逼得多的事。


1886 年,日本长崎爆发“清国水兵事件”,也就是所谓“镇远骚动”。众所周知,中国水师官兵上岸和日本警察民众群殴,据说起因于水兵在长崎嫖娼斗殴——活捉苍老师,暴打小日本,这不是如今一些人梦寐以求的境界吗?如果嫖娼说属实,那么我北洋水师将士们一百多年前就曾无限接近做到了。


事后清廷在外交中也体现了硬气。有史料称李鸿章事后召见日本驻天津领事威胁道:“开启战端,并非难事。我兵船泊于贵国,舰体、枪炮坚不可摧,随时可以投入战斗。”多么掷地有声啊。事后结果则是日方有所退让,明明他国士兵在本国国土上嫖妓、斗殴,但半年后中日双方协议,日本赔中国52500元,中国赔日本15500元,长崎医院的医疗救护费数千元也由日方掏钱。


小日本这岂非典型的“降心俯首,纳款请成”么?这岂非远远比几张照片更“振奋人心”么?


按照常理,下一步就是用枪炮重振雄风了,当时人所谓:“厚集兵力,多运饷粮,奏派知兵大员素有威望者,统率雄师长驱直进,将日本驻韩之兵禽薤无遗,行见大军所至,如汤沃雪,如风扫箨,军威一震,日本将救死扶伤之不暇……使知中国大有人在,永不敢再萌觊觎,岂不快哉。


遗憾的是,我们“愉快的回忆”只能自此而止。甲午战争的结果,让这些美丽的想象只能停留在春秋大梦里。


【五】


我们有些人的心态,总是在两种极端状态间转换,就是当屌丝时的奴形媚色和一旦爆发后的急于出头,一百多年也不见有长进,和甲午前夜的乃祖仍然是一个模子。回到今天,APEC不过是一场国际会议,会上的一些段子插曲,拿来开开玩笑不是不可以,但潮水般的羞辱安倍以扬国威,只能说那too什么什么、sometime什么什么。


这总让我想到金庸小说《笑傲江湖》里的一个段子:嵩山派的大佬左冷禅要当五岳盟主,召集大家来开会。会务工作原本做得挺好——“山道上打扫干净,每过数里,便有几名嵩山弟子备了茶水点心,迎接宾客,足见嵩山派这次准备得甚是周到”。然而嵩山派总有一些门人弟子觉得这是扬眉吐气的大好时机,“眉字之间颇有傲色”,总想要借机找些爽点。


比如每来一批客人,这些弟子们就往山谷里丢一块大石头示威,“大石和山壁相撞,初时轰然如雷”,以至于来做客的恒山派仪和说:“每一个客人上山,你们都投一块大石示威,过不多时,这山谷可让你们嵩山派给填满了。


我的朋友评论员王攀有一段话,不妨拿来作为结尾: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1 回复 穿鞋的蜻蜓 2014-11-16 21:18
有人以为这是羞辱了安倍,不过是传递了信息。“牛逼”? 除非不见,或者视而不见。
1 回复 paci 2014-11-16 21:25
视若无物
回复 wo? 2014-11-16 21:31
穿鞋的蜻蜓: 有人以为这是羞辱了安倍,表情政治学的秘诀在于,你看到的往往是相反的内心世界,情人夫妻吵架的心理如出一辙。
  
1 回复 wo? 2014-11-16 21:31
paci: 视若无物
  
1 回复 法道济 2014-11-17 03:14
说清朝变法图强,谁又知海军处500万白银报销了修颐和园,而近日中央大佬高喊强国,又有多少美元进了瑞士美利坚
1 回复 wo? 2014-11-17 19:25
法道济: 说清朝变法图强,谁又知海军处500万白银报销了修颐和园,而近日中央大佬高喊强国,又有多少美元进了瑞士美利坚
   不知道多少进了境外敌对势力的腰包啊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4 18: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